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七章 惨遭沉塘
    跪坐在地上,紧紧抱着怀里死去的奶奶,心底一股无名之火陡然生起,转头怒视着推倒奶奶的吴立山,早已被吴春踹在胸口的一脚踹成重伤的吴峥,张口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一滴不落全部喷到了吴立山的裤脚上。
    
        恼羞成怒的吴立山,顿时抬腿照准吴峥的胸口,又是狠狠的一脚踹下去。只见吴峥两眼反白,怀抱着奶奶一头栽倒在地,眼看又是出气多进气少奄奄一息,活不成的样子了。
    
        “立山!”
    
        只是吴友仁的喝止声来得晚了些。
    
        “弄盆凉水来。”
    
        吴继学话音落地,吴春转身走出房门,很快便端着一盆清水进来,哗啦一声泼在了昏迷过去的吴峥脑袋上。
    
        在凉水的刺激下,缓缓醒来的吴峥知道,今天是难逃一死了。于是横下心来,用最大的力气抱着奶奶的尸体,不论吴友仁等人询问什么,一个字也不再回答。
    
        “吴峥,难道你不想知道吴立鹏四年前是如何走失的吗?”
    
        又是吴继学充满阴森的话语。
    
        “哼,还不是你们这帮假仁假义的畜生暗算了我爹。”
    
        即便知道了又能怎样?
    
        不过吴峥还是没有忍住胸中怒火,咬牙骂了一句。
    
        “小野种!叫你骂!”
    
        看到吴立山又要上前殴打吴峥,吴继宗轻咳一声制止了他。吴继宗已经从吴峥刚才的话中听出来,吴立英肯定告诉了吴峥,四年前吴继学带人暗算吴立鹏和吴立英的事实,于是再次说道:
    
        “如果你把今天吴立英说过的话都告诉我们,可以考虑给你一个全尸。而且我可以做主,把你们葬入吴家祖坟。”
    
        “吴家祖坟?好让人羡慕的地方啊。”
    
        就算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打开家里炕洞中,父亲留下来的那个朱红色竹筒,吴峥也不可能告诉他们。
    
        不过,通过刚才吴立山的一句“小野种”,还是让吴峥想起了吴立英说的“竹筒内有有关你身世秘密”的那句话。由此不难判断,自己应该真的不是吴家的后代。
    
        见吴峥再也不肯开口说话,吴友仁与吴继宗、吴继学轻声商量了一句,便对武教头吴春说:
    
        “算了,沉塘吧。”
    
        虽然这句话清晰传到了吴峥耳朵里,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吴峥反而没有丝毫惧意。抱着怀中死去的奶奶,吴峥想要挣扎着站起来。不想又是吴立山,在得到吴友仁一个示意的眼神后,突然走过来,把吴峥奶奶的尸体,从吴峥怀里拉了出来。
    
        本想抱着奶奶一起上路的吴峥,见最后的一个愿望都无法实现,却没有再歇斯底里地喊叫,而是抬起头来看着屋内众人用极为平淡的语气说:
    
        “即便做鬼,也绝不放过你们。”
    
        没来由,屋内所有人都感觉眼前这个十三岁孩子的话语,似乎不是传入了自己的耳朵,而是直接钻入了各自的心中。
    
        微微愣了一下的吴春走过来,再次一脚踢在吴峥胸口,随即倒地的吴峥便再也没有了声息。
    
        “死了吗?”
    
        吴立山上前伸手在吴峥口鼻处探了探,对吴友仁说:
    
        “还有一口气。”
    
        “抬出去吧。”
    
        “还用沉塘吗?不如省下一只铁笼子。”
    
        被吴友仁瞪了一眼,吴立山不再说话,伸手拎起地上吴峥瘦小的身体,跟在吴春身后走了出去。
    
        “三叔,究竟吴立英回来是为了什么?”
    
        吴继宗捋了捋颌下稀疏的胡子,默默想了一会,才说道:
    
        “无外乎两个目的,其一便是来报复,其二则是来给吴峥报信。”
    
        “报信,报什么信?”
    
        吴立伟显然没有听明白。
    
        吴继学接过话头来,解释说:
    
        “当年吴立鹏和吴立英中了**粉之后,并没有马上束手就擒。集我们多人之力,虽然重伤了他们,还是被两人趁着夜色逃进了山林里。当时就担心,他们极有可能没有马上死去。想不到吴立英竟然活了下来,而且一身修为也恢复到原来六七成的样子。”
    
        “那吴立鹏呢?”
    
        屋内众人当然都十分关心这个问题,今天之所以要审问吴峥,也是想要知道吴立鹏的真实下落。
    
        “从吴立英突然回来的举动看,十有**吴立鹏已经死了。不然以吴立鹏的脾气,即便有一口气在,也定然会回来的。”
    
        虽然吴继宗没有说吴立鹏回来会做什么,屋里的人还是都能想象得到。
    
        原本吴立鹏就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受了族人的暗算,岂会善罢甘休。
    
        对此,了解吴立鹏的吴继学、吴继宗、吴友仁自然十分清楚。
    
        说到这里,吴继宗欠了欠身,指着地上吴峥奶奶的尸体对吴立伟说:
    
        “就到这里吧,一会立伟带人把她葬入祖坟,对外人只是说不小心摔倒所致。至于吴峥,就说因为弄丢了族里的大青牛,畏罪逃跑了。”
    
        听完吴继宗的吩咐,吴立伟站起来躬身答应了一声。
    
        “三爷爷,大爷爷,友仁叔,那头大青牛怎么办?”
    
        “只能偷偷牵出去卖掉了。幸亏今晚没有牵回堡子里来。”
    
        吴友仁说完,便跟在吴继宗和吴继学身后离开了。
    
        吴立伟看看地上吴峥奶奶的尸体,也随即出门叫人去了。
    
        吴立山和吴春抬着装有仅剩下一口气吴峥的铁笼子,一边朝堡子外面南溪下游走去,一边嘴里嘟囔着:
    
        “这小子也值一个铁笼子的钱?”
    
        “闭嘴吧,大不了过段时间再把铁笼子捞回来就是了。在水蛇湾,还担心丢了不成?”
    
        “真是多耽误功夫,把这小子往水蛇湾里一扔,别说仅剩下一口气,即便是活蹦乱跳扔下去,还能有命逃的出蛇口不成?”
    
        武教头吴春显然不是个喜欢多说话的人,再也不理会咕咕哝哝的吴立山,只顾埋头走路。
    
        出了堡子,沿着南溪顺流而下,一路西行,不到四里地就是吴立山口中所说的水蛇湾。
    
        之所以叫这样一个名字,是因为南溪流到那里后,来了个大宽转的拐弯,以至于在河道北岸的岩壁下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水塘。就连吴家堡的人都说不上,是从何年何月开始,那个水塘里突然出现了无数水蛇,而且都是毒蛇。别说是人,即便是鸡狗鹅鸭都会绕开水蛇湾。
    
        而吴家堡中的吴家族人每当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比如女人不贞,比如虐待父母公婆至死的儿女等等,经过族中公议,只要多数人赞成,族长首肯之后,便会被沉塘。也就是装到一只铁笼子里,沉入水蛇湾喂蛇。
    
        当吴立山和吴春把装有奄奄一息吴峥的铁笼子扔进水蛇湾,亲眼看着铁笼子沉入水中不见,返回堡子里时,已经过了子时。
    
        本想回家睡觉的二人,却又被吴立伟喊了去,说是帮着装殓吴峥的奶奶。
    
        “立伟哥,何不等天亮后再弄?”
    
        “难道你不知道横死之人不能大白天办丧事吗?”
    
        历来吴家堡子的族长都是长支长子,或者长孙来做,所以吴友仁不在场的时候,就由吴立伟来履行族长的职责。
    
        装出恍然大悟的模样,吴立山瞅了个机会凑到吴立伟身边悄悄地问:
    
        “立伟哥,那处房子空下来后族里打算怎么处理?”
    
        当然知道吴立山是觊觎吴峥家的老屋。
    
        “去问族长,我哪里知道?”
    
        “立伟哥跟我还装,谁不知道立伟哥现在已经可以当家族半个家了。”
    
        “你不是建好了结婚用的新房了吗?”
    
        “建是建好了,可那不是在一个院子里吗?”
    
        “怎么,你还想把四叔四婶赶出来住?”
    
        “不是我想,是你四叔四婶不愿意和我们住在一起。”
    
        “回头再说吧,先干正事。”
    
        似乎从吴立伟嘴里听到了一丝希望,吴立山心里当然高兴了,干起活来也格外带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