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十二章 不眠之夜
    踉踉跄跄跑进堡子北边吴家祖坟里的吴峥,一头栽倒在奶奶的坟前。双手捂住胸口,为了减轻伤势带来的疼痛,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喘息着。
    
        在水蛇湾塘底的洞穴中,一边一遍遍读着坑洞墙壁上的《凌霄九式》,一边吃死去的巨蛇肉充饥。四天过去了,蛇肉开始变质,吴峥不敢再吃下去了。最后,吴峥看着鸡蛋大小的巨蛇蛇胆,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按理说如此巨蛇,蛇胆是不可能只有鸡蛋大小的。吴峥之所以犹豫也是因为没有想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实,蛇胆之所以如此小,完全是因为吴峥的缘故。
    
        一直无法把吴峥吐出来,巨蛇本能地分泌出更多的消化液,以图把猎物消化。可惜的是,分泌出大量胆汁的巨蛇,却忽略了猎物此时还远没有到达胃里,即便有再多消化液又能起什么作用呢?
    
        对于蛇胆的作用,还是放牛时经常捉蛇回家改善生活时,奶奶告诉吴峥的。说蛇胆不仅可以明目,还可以清血去邪火,具有解百毒的功效。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吞下整颗蛇胆的吴峥,感觉胸口的疼痛略微减轻了一些。知道在没有食物和药物的条件下,想要恢复伤势基本上不可能,思来想去,已经把《凌霄九式》如同刻在了记忆中的吴峥,最终不得不选择冒险离开洞穴。
    
        还是不敢从没在塘底的入口进入水蛇湾,所以吴峥便把洞穴中那六个铁笼子中的三个,费力挪动了坑洞中,摞在一起,爬上去,用石块敲击上面漏下昏暗阳光的半透明顶板。
    
        每一次敲击总会牵引到胸口的伤势,没几下吴峥早已疼得满头冷汗,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会。
    
        就这样,敲几下休息一会,然后接着再敲。
    
        终于被吴峥锲而不舍敲破后,突然落下的水,夹杂着青苔和枯草烂叶浇了吴峥满头满脸。
    
        终于可以看清外面的情景时,吴峥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在祖坟旁边有一块深埋在地中的巨石,为了防止族人上坟祭奠逝去的亲人时,不小心引发山火,所以族里请来石匠,在那块大石上凿出来一个类似水缸大小的石臼。平时石臼里总是被注满清水,以便燃烧纸钱时,万一走火,好及时用以扑救。
    
        当吴峥从里面钻出来,并没有时间去考虑为什么石臼的下底会透光,而且入口在水蛇湾水底的洞穴,何以会一直延伸到这里,等等问题。
    
        吴峥现在急需要做的是趁着夜色赶紧偷偷潜入堡子回到家中,把藏在东间炕洞中,父亲吴立鹏留下的那个暗红色竹筒拿回来。
    
        于是,接下来便发生了吴峥在自己家中与吴立山不期而遇,随手打碎了吴立山手中的灯笼,并引发大火,摸出炕洞中的竹筒,翻东墙逃了出来。
    
        只是心有不甘的吴峥,还是二次返回,又悄悄点燃了吴立山家屋檐下的柴火垛,这才再次回到了祖坟里奶奶的坟头前。
    
        倒在地上喘息了一会的吴峥,突然感到肚子开始隐隐作痛起来。随即疼痛逐渐加重,以至于吴峥都忘记了胸口的伤痛,而双手捂着肚子,在土地上翻滚起来。
    
        依然保留了一丝清醒意识的吴峥知道,绝不能在吴家堡附近逗留到天亮,可是腹中越来越剧烈的疼痛,让吴峥想要站起来都不能够,又如何有力气逃走呢?
    
        百般无奈之下,吴峥只能咬牙坚持爬回钻上来的石臼处,重新回到了下面的坑洞中。
    
        来自腹中的疼痛,以及感觉体内似乎有一团烈火正在燃烧起来吴的峥,思维彻底停滞了,根本没有精力去想,若是天亮后被人发现了被打破的石臼,并沿着石臼找到藏身的坑洞怎么办等问题。现在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字:水。
    
        在本能的驱使下,吴峥什么都忘记了,忘记了胸口的伤势,忘记了身在哪里,甚至忘记了没入塘底的洞穴出口外就是满是毒蛇的水蛇湾。等他来到洞穴入口处,不假思索一头就钻了进去。
    
        被清凉的溪水一激,瞬间恢复了一丝清明的吴峥,只来得及担心了一下千万不要被水中的毒蛇咬伤,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吴家堡中的人刚刚从只剩下断垣残壁的吴峥家返回,就又听到了吴立山的呼喊声,不少人甚至都懒得走出屋门看一眼,就在心里暗骂道: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火不是早就灭了吗?”
    
        只是当看到被火光映红的窗口后,才知道不是吴立山瞎喊。
    
        吴立山的家可不像独门独院不说,周边的邻居都隔得比较远的吴峥家,而是在堡子的中心地带,差不多是住户最稠密的地方了。一旦吴立山家的火势失去控制,势必会烧掉大半个吴家堡。
    
        与吴立山家只是一街之隔的吴友仁手里拎着一面铜锣,一边敲打,一边吆喝,完全不是刚才去看着火的吴峥家那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了。
    
        今夜注定是吴家堡中一个无眠之夜,先是吴峥家的房子失火,继而吴立山家又走水了。好不容易把吴立山家的大火扑灭,正在安慰着哭成泪人的吴立山的父母,却猛然听到一声沉闷的巨响。甚至振动的脚下大地都抖了两抖。
    
        当有人大喊一声:
    
        “是堡子北边的祖坟方向!”
    
        历来注重风水的吴家族人,闻言一窝蜂就朝祖坟那里跑去。无不在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是自家的坟头塌陷了。
    
        通过刚才的声响判断,大部分人都误以为是坟头突然塌陷下去所致。因为以前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毕竟坟头下面是一排厚重的长条石,俗称盖石。一旦塌陷,重重砸落坟坑中,的确能发出很大的沉闷声响,尤其是富贵之家修建的大坟,动静还会更大些。
    
        当众人跑到祖坟那里,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坟头塌陷,反而是祖坟旁边,上面被凿出一个盛水的石臼,那块深埋于地下的巨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黑乎乎的深坑。
    
        “都给我站住!”
    
        眼看族人再次一窝蜂围上去,甚至有些胆大的人还要跳下去看个究竟,族长吴友仁突然大喊一声阻止了所有人的举动。
    
        “立伟,带人回去取灯笼火把。吴春,带人维持好秩序,在没有取来灯笼火把之前,任何不得擅自下去。”
    
        不明白的人,均以为族长这是担心大家的安危,明白吴友仁一贯作风的人,却无不在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哼,假仁假义。
    
        不错,吴友仁的第一反应就是,那块突然陷落的巨石下面,说不定是一座古墓。如果真是古墓的话,里面肯定有不少好东西。
    
        可是让他万分失望的是,跟在吴春身后第二个下人坑洞中的吴友仁不仅没有发现什么古墓,更没有发现好东西,反而发现了三只已经被巨石压扁,以前用来沉塘的铁笼子。而且,在坍塌的石壁中还发现了一个逼仄的地下通道。沿着通道一路走来,又发现了三个铁笼子,一条早已死去,头部以下至身体一半处的肉都消失不见的巨蛇。
    
        马上,吴友仁、吴春,以及紧随在后的吴立山就发现了留在洞中的所有铁笼子上的怪异之处:竟然每只铁笼子都有一个被撑大了的缝隙,从缝隙的大小看,足以让一个成年从中钻出来。
    
        “难道,难道吴峥真的没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