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十四章 青莲
    “小哥,醒了?”
    
        看着眼前面容慈祥的驼背老人,不想可知,定是此人救了自己。吴峥只记得忍着剧烈的腹痛重新钻入地下洞穴中,当时体内犹如一团火焰在灼烧,从洞穴没入塘底的出口,一头扎进水蛇湾清凉的溪水中后,不久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谢谢爷爷救了我。爷爷,这里是哪里?”
    
        “呵呵,说是我救了你,还不如说是大青牛救了你。”
    
        随即老人又说道:
    
        “这里是后坡村。小哥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该怎么回答呢,吴峥一边伸手入怀,摸了摸依然挂着脖子上,藏在小褂里面的竹筒,一边快速思索了一下,才回答道:
    
        “爷爷,我叫仇峥,是柳林堡人。”
    
        后坡村吴峥还是比较熟悉的,若是沿着南溪岸边的大路走,也不过只有三十里路。若是翻过吴家堡背后的大北山,走山中小路的话,则只有二十多里路。吴峥奶奶的娘家就是后坡村。小时候两家还有来往,只是在父亲走失那年的春天,舅老爷钱充故去之后,再加上父亲不在家中,彼此间便断了来往。
    
        “柳林堡,那你是怎么掉入南溪中的?”
    
        “爷爷,因为家中没有别人,肚里饿的慌,所以翻山到了吴家堡的东山里。沿溪而下,来到一处水塘时不知被什么咬了一口,随后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你不会是去了吴家堡西边的水蛇湾吧?”
    
        满是毒蛇的水蛇湾,对于附近村庄的人是没有不知道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水蛇湾,好像也没看见水里有蛇。”
    
        “你可真是命大,肯定是被水蛇湾里的毒蛇给咬了。”
    
        听着眼前这个叫仇峥十几岁少年的话,罗旭东已经不做他想了。只是有些难以置信,被毒蛇咬了,不仅没有死去,还顺流漂了三十来里路,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身上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伤?”
    
        “在吴家堡东山里摔了一跤,胸口有点疼。”
    
        “要不要紧?”
    
        “已经不大疼了,谢谢你,爷爷。”
    
        看看再次慢慢坐起来的少年,又看看已经站起来,正凑上去伸出舌头舔着少年右手手背的大青牛,罗旭东不禁又问:
    
        “小哥,你认识这头牛?”
    
        “不瞒爷爷说,这是柳林堡孙家的一头牛。我曾经在孙家放过两年牛。”
    
        “怪不得。”
    
        说完,罗旭东伸手把草垛上的吴峥扶起来,拉着他的手走出牛棚,直接来到厨房。
    
        “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
    
        看到老人手中满满一大碗白饭,吴峥下意识咽了口口水。自从二十一那天夜里被带到家族祠堂旁边的议事屋子里,再也没有吃过一口饭菜的他,一想起洞穴中的死蛇肉,就忍不住要反胃。
    
        没有再客气,接过饭碗,就着老人又递过来的半碗青菜,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罗旭东虽然走出了厨房,却一直站在门外没有离开,而且一双眼睛也一直在关注着埋头吃饭的吴峥。
    
        刚才吴峥说的那两句“家中已经没有别人”,以及“在孙家放过两年牛”的话,不由让罗旭东心思一时活泛起来。
    
        “罗大伯。”
    
        突然被身后青莲的声音打断,罗旭东转头间,只见青莲怀里抱着一个蓝布包袱走了过来。
    
        “青莲,吃过饭了?”
    
        “吃过了,大伯。那人怎样了?”
    
        罗旭东朝厨房正在狼吞虎咽的吴峥指了指。
    
        “咯咯,还真被爹爹猜对了。”
    
        “甄先生怎么说?”
    
        “爹爹说,莲儿现在过去看看,若是刚才的药管用,少年应该醒来了。若是还没有醒来,就告诉你罗大伯赶紧去请郎中。”
    
        说着,还把怀中的蓝布包袱递给了罗旭东。
    
        “青莲,是什么?”
    
        一边接过来伸手解着包袱,一边问道。
    
        “爹爹知道就罗大伯一个人在家,所以让我送来一点吃食,还有一百个铜钱。万一去请郎中时,说不定路上能用到。还嘱咐我,留下来替大伯看家呢。”
    
        已经解开蓝布包袱,看到了里面四个馒头,以及一串铜钱。罗旭东心中感激不已。
    
        “唉,难为甄先生想的这么周到,这如何让人过意的去?”
    
        “大伯说哪里话呢,救人如救火,既然遇上了怎能袖手旁观呢。”
    
        已经从厨房外院子里两人的对话中听明白的吴峥,急忙咽下最后一口饭,抹了一下嘴巴,走出来再次道谢。
    
        “谢谢爷爷,谢谢姐姐。”
    
        不想一句话反而把青莲逗笑了。
    
        “咯咯,我叫大伯,你却叫爷爷,还叫我姐姐。”
    
        辈分是有点乱。吴峥仔细打量了一眼眼前叫青莲的女孩子,年龄应该比自己小一两岁,身体纤长,眉眼清丽,头发不长不短,刚好垂到肩头。身穿半新不旧,却极为干净的一件短袖蓝布裙,下摆堪堪盖住脚踝。脚穿一双蓝底绣着粉红色花朵的鞋子。
    
        “仇峥,这是青莲,青莲的父亲是村子里私塾的先生。刚才救醒你的草药就是甄先生给的,也是青莲给你喂的药。”
    
        “谢谢姐姐。”
    
        “你叫仇峥?好奇怪的名字。你几岁?”
    
        “刚过了十三岁生日没几天。”
    
        “比我大快两岁呢,还叫我姐姐。”
    
        说完又抿着嘴轻轻笑了起来。
    
        罗旭东看看手中青莲送来的蓝布包袱,又看看吴峥,才再次问道:
    
        “小哥,你刚才说在吴家堡东山摔了一下,要不要去看看郎中?”
    
        “爷爷,不用了。过两天应该就好了。”
    
        吴峥果断地拒绝了。若是自己有钱,是一定要去看看的。可是自己分文没有不说,还受人的救命大恩,怎么好意思再添麻烦?
    
        “要是身上有伤还是去看看吧,可别留下了病根。”
    
        青莲反而关切地劝了一句。
    
        吴峥毅然摇摇头,心里却在为难。
    
        后坡村离吴家堡那么近,留下来肯定是危险的。可是又不能不报答救命之恩,只顾自己逃命。
    
        “爷爷,我吃饱了。”
    
        吴峥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突兀地说了这么一句。
    
        吴峥的意思罗旭东是明白的,少年分明是在等自己发话。
    
        “小哥,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爷爷请说。”
    
        “刚才听小哥说,家里没有其他人是什么意思?”
    
        罗旭东当然要问清楚。
    
        “父母都不在了,奶奶也在三个月前去世,所以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人了。”
    
        “难道没有近亲的叔叔大爷?”
    
        “爷爷,柳林堡就我们一家姓仇。”
    
        “哦——,”
    
        这就让罗旭东放心了。
    
        “既然如此,小哥可愿意留下来帮我照顾大青牛?”
    
        对于吴峥来说,放牛那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尤其又是自己放了近四年的大青牛。
    
        即便知道留下来会有被吴家堡发现的危险,吴峥还是决定先报答了老人的救命之恩再说。
    
        “爷爷,放牛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只怕会给爷爷添麻烦。”
    
        “呵呵,既然小哥曾经放过大青牛,而且你这条命说起来还是大青牛救回来的。留下来只能是让我省心,不就是吃饭时多一双筷子吗?反正家里就我一人,又能添什么麻烦?”
    
        青莲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当听到罗旭东说到眼前少年是被大青牛救的,心中难免奇怪。
    
        “大伯,怎么会是大青牛救了他呢?”
    
        “呵呵,青莲有所不知。早上我去你家请先生时也没来得及多说。”
    
        当即,罗旭东便把早晨发生在南溪边的一幕,讲给吴峥和青莲听。直听的青莲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一会看看吴峥,一会又扭头看看牛棚里的大青牛。
    
        “大伯,我还是头回听说这样稀奇的事。若不是大伯亲口讲出来,哪里会想到世上还有如此通人性的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