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十五章 竹筒里的秘密
    既然选择留下来,就不能吃闲饭,吃过午饭后,虽然罗旭东一再劝说,先休息两天养一养身体再去放牛不迟,吴峥还是牵着大青牛来到了村南的南溪边。
    
        太了解大青牛的习性了,吴峥根本不用管牠。来到溪边,把绳子缠到牛角上,就放任大青牛在溪边自由吃草。不过还是吸取上次的教训,则选择了一处随时都能看到大青牛的柔软沙滩,小心躺了下去。
    
        胸口的伤势必须慢慢将养,短时间内是无法干重活,即便是扔石子打兔子的绝技,一时半会也不能够了。
    
        吴峥早就惦记着怀里的暗红色竹筒了。
    
        扭头四顾,见附近并没有人,这才伸手从怀里掏了出来。
    
        拿在手里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该从哪里打开。虽然不想把父亲留下的唯一物品毁坏,没有办法的吴峥最后还是用石头把竹筒敲开了。
    
        竹筒本来就不大,仅有自己手腕粗细,所以吴峥也没期望里面有多少东西。果然,仅有一个小小的纸卷。
    
        小心翼翼把纸卷摊开,里面竟然还有一样东西。
    
        “这是什么?”
    
        顾不上读纸张上的字迹,吴峥先被纸卷中包裹着的一个小物件给吸引了。一个白色玉石做成的,仅有拇指大小的菱形物件。
    
        仔细观察,菱形物件里面隐约透出一个字来。仔细辨认了一会,吴峥确信那个字应该是个“凌”字。
    
        这不能不让吴峥联想到得自洞穴深处,坑洞四壁上的《凌霄九式》,以及武功秘笈最后那异常潦草的“凌云”二字。
    
        究竟手中的菱形玉石和《凌霄九式》有没有关系呢?
    
        吴峥哪里能够想的清楚,急忙展开纸卷,希望能从其中找到答案。
    
        “峥儿,吾儿。当你看到这个竹筒时,为父已经不在人世了。”
    
        哇的一声,吴峥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虽然在吴家堡东山遇到小飞侠吴立英后,吴峥就已经隐隐猜测父亲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可就是不愿意相信父亲已经离世。
    
        先是放声大哭,继而变成压抑的啜泣声,良久,吴峥才忍住眼泪,接着读了下去。
    
        “峥儿不要悲伤,人生一世孰能无死?只要死得其所,也就值了。只是奶奶年迈,峥儿年幼,为父焉能不牵肠挂肚?”
    
        再一次忍不住落下泪来,眼泪一颗颗滴滴答答落到手中的字纸上。
    
        “为父之所以要留下这个竹筒,一是告诉峥儿为父的去向;二是要告诉峥儿一个,关于你和你从未见过面母亲身世的秘密。”
    
        不想让眼泪浸湿了父亲留下来的唯一字迹,吴峥不得不擦去眼泪,努力忍住心中的悲痛。
    
        “为父此行,是要揭穿族中败类吴继宗、吴继学、吴友仁等人一个见不得人的勾当。若是顺利,为父自然会安全归来。若是有人告诉了峥儿为父藏于炕洞中的竹筒,则说明为父没有成功,而且已经死在了三吴手中。”
    
        让吴峥没有想到的是,父亲吴立鹏竟然没有在其中讲明,他所说的吴继宗、吴继学、吴友仁等人所谓见不得人的是什么勾当。反而话题一转,转到自己与母亲的身世上。
    
        “峥儿记住,你并不是为父的亲生骨肉。”
    
        吴峥的脑袋里不由嗡的一声,怪不得那天夜里吴立山会那样骂自己,这竟然是真的,怎么可能呢?!
    
        “为父在遇到你母亲的时候,你已经是母亲腹中两个月大的胎儿。记住,你母亲姓宁名云燕,是当朝兵部尚书宁泽中的女儿。而你的生身父亲是当今武林泰斗,人送外号‘金翅大鹏’萧鹏举的儿子萧英。”
    
        父亲还是没有说何以会遇到母亲,又何以母亲会跟随父亲回到吴家堡,还嫁给了父亲的原因。
    
        “峥儿,其中的是是非非为父不想告诉你。而且,之所以不让峥儿习武,既是你母亲的遗愿,也是为父的决定。你母亲在世的时候,我们早就协商过,若是峥儿能够在学业上有所出息,是可以博得个功名出身,做个小官小宦。如若不能,那就干脆做一个快快乐乐的乡下人娶妻生子,如普通人那样度过一生。
    
        所以,你母亲临终前曾经再三叮嘱,等你懂事后,能不告诉你你们母子的身世最好不要说。若是一定要说也可以,但是不允许你前去萧家认祖归宗,更不允许你去认你的外公一家。
    
        只是为父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把这个选择权留给峥儿。毕竟人生一世,不认祖归宗可以,不知道亲生父亲是谁,总觉得于心不忍。
    
        至于这块菱形标记,却关联着一件当今武林惊天的秘密。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唯一遗物,还望峥儿好好保存。”
    
        写到这里,纸上的字迹明显变得有些不流畅起来。吴峥虽然一时猜不到是为什么,不过接下来的一段话,还是让吴峥想到了当时父亲写下面一段话时内心的纠结与矛盾。
    
        “峥儿,按照你母亲的意思,下面这段话是不该讲给你听的。只是为父总觉得,人活着是讲机缘的。有些人为达目的使劲手段,到头来也未必能如意。可是有些人也许从未争竞,却总能在无意中得到某种机缘。这也是为父给你取‘吴峥’这个名字的真实用意。
    
        夫唯不争,故莫能与之争;夫唯不争,故无尤。峥儿切记,千万不要痴迷什么武林之惊天秘密,千万不要刻意去寻找什么,更不要拿这件菱形标记给任何人看,至亲之人都不行。
    
        本来为父是想毁掉它的,一则是你母亲留下来的唯一遗物,二则心中还是有些非分之想。唉,为父也是一位普通的习武之人,所以难免有非分之心。
    
        为父是想,假如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让峥儿于无意之间,在不冒任何风险下能够得到那个惊天秘密的真相,又何乐而不为呢?
    
        峥儿,谢谢你替为父在奶奶跟前尽孝。之所以让你在奶奶去世之后,才可以打开竹筒,为父也是存了私心的。虽然知道峥儿从小就是个好孩子,不过还是担心一旦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心有不甘。
    
        好了,就说这么多吧。若是吴家堡不能容你,可以前往顺天府找一位叫铁线娘的阿姨,只需报出爹爹的名字,自然会得到她的关照。
    
        父吴立鹏绝笔。”
    
        读完之后,吴峥再次忍不住哭了很久,渐渐止住眼泪后,吴峥的脑子却无法停下来了。
    
        怪不得小时候总缠着父亲想要习武,父亲就是不答应,甚至又一次把父亲缠急了,还打了自己两下。那是吴峥记忆中,唯一一次挨父亲的打。
    
        尽管父亲留下来的字里行间中,没有一个字眼提及“疼”,或者“爱”,但是吴峥还是能感觉到那份沉甸甸的父爱。
    
        显然母亲的出走,以至于与父亲结合,明显是与江湖争斗有关。也正是因为由此看清了江湖的险恶,才不让自己习武,不让自己陷入江湖的纷争和残酷之中。
    
        “可是,爹爹,娘,你们知道吗?爹爹你是死在了他们手里,奶奶也死在了他们手里,峥儿也差一点就死在他们手里了。正如爹爹所说,冥冥之中自由安排,谁能躲得过呢?”
    
        吴峥越想心里越矛盾。
    
        虽然因为年纪小,而且因为没有习武,并不清楚所谓“金翅大鹏”有多威风,可是“武林泰斗”这四个字,他还是明白的。还有“兵部尚书”,那可是朝廷里,宰相之下一等一的大官。
    
        一个是自己的亲祖父,一个是自己的亲外公,竟然护不住自己的母亲。
    
        即便还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会来到吴家堡的真实原因,吴峥心里难免会怪罪萧宁两家之人。
    
        就是父亲和母亲不叮嘱,吴峥也已经打定主意,绝不会认祖归宗,绝不会认什么外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