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十六章 请教先生
    一向平静,仅有一百二十多户,不足七百口人的后坡村,最近一段时间,人们茶余饭后时不时会说起罗锅罗旭东。言语之中,还不乏对罗锅的一丝羡慕。
    
        无他,先是罗锅捡了个大便宜,花十六两银子买来一头正值出力之年的大青牛。继而又救起一位溺水的少年。关键是少年自从被救醒后留在了罗锅家里,不仅每日早出晚归辛勤伺候大青牛,而且,只要是力所能及的活,无不抢着做。尤其是养牛的人都知道的,每天半夜是要起来给牛加一次草料。而正是贪睡年龄的少年,自从住下来的第一天夜里,便不再让罗锅起夜,不论刮风下雨,每天夜里总能准时起来喂牛,从来就没有耽误过。
    
        当然,这些事情,一是从青莲和私塾里的甄先生嘴里传出去的,二是罗锅高兴的时候,自己对村子里人讲的。
    
        村里人谈论的这些话传到吴峥耳朵里,却并不是件好事。吴峥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万一被吴家堡里的人听说了该怎么办?
    
        一边放牛,一边时时刻刻琢磨着在洞穴深处,吴家祖坟地下的坑洞中记下来的《凌霄九式》。
    
        “势者趋势也。草木生而上长,果熟坠地而叶落。水流湿而下,火就燥而上。山虽巍峨,却必有所倾;天高深邃,地厚无垠,亦有雷电通其气,阴阳接而和合,雨落雪飘,造生万物之势。光有千种,其势一也。驱暗就明,直而往,势无反顾。”
    
        懵懵懂懂的,吴峥还不能充分理解这些话的意思。
    
        有时候,吴峥总有股冲动,想找村里的私塾先生,青莲的父亲去请教一二。可是,一是天天早出晚归放牛的同时,还要帮着罗旭东忙庄稼地里的活。二是只是偶尔见到青莲时打声招呼,自己来后坡村没多久,和甄家并不熟悉。虽说曾经在醒来后的当天下午,就在罗旭东的带领下去拜谢过甄先生,可是让自己独自贸然前去请教,吴峥还是感觉有些为难。
    
        自然,吴峥拿手扔石子打野兔的本领并没有废弃。
    
        开始的时候,带着被打死的野兔,或者野鸡回到家里,罗旭东总是会有些惊奇。不过,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这天吴峥运气比较好,不仅打到两只野兔,还打下来一只野鸡。所以晚饭后,罗旭东坐了一会,便拎起一只野兔,说要给甄先生送去。
    
        吴峥见状急忙伸手接过来说:
    
        “爷爷,天都黑了,路上不好走,还是我去吧。”
    
        “也好,快去快回。”
    
        吴峥提着野兔,快步来到村子中央的私塾门前。因为青莲家就在私塾里面住,所以吴峥上前轻轻拍了拍私塾大门上的门板。
    
        “谁啊?”
    
        一听就是青莲的声音。
    
        “青莲,是我。”
    
        打开大门,看到吴峥手里的野兔,青莲急忙问:
    
        “哪里来的?”
    
        “今天放牛时捉到的,爷爷让我送来给甄先生。”
    
        “你们怎么不留着自己吃?快拿回去吧,上个月东头的刘大叔还给爹爹送过来一只呢。”
    
        “家里还有呢,今天捉了两只。”
    
        听到院子里的说话声,屋里的甄先生不由开口问道:
    
        “莲儿,谁在外面?”
    
        “爹,是仇峥。”
    
        “那怎么不让到屋里来坐?”
    
        “哎,就来。”
    
        随即关上院门,接过吴峥手中的野兔,转身走在前面,把吴峥领进了屋子里。
    
        “先生好。”
    
        “仇峥啊,来坐下喝水。吃饭了吗?”
    
        “先生,我吃过了。”
    
        “爹爹,看看这是什么?”
    
        “野兔?”
    
        “先生,今天放牛时捉了两只兔子,爷爷让我送一只过来给先生尝尝。”
    
        “你们也真是见外,莲儿,一会仇峥走的时候,记得让他带回去。”
    
        青莲虽然答应了一声,却还是转身把野兔拎进了屋门外,院子东侧的厨房里。
    
        看到青莲的母亲也从里面走出来,吴峥又急忙叫了声:
    
        “伯母好。”
    
        “快坐下,坐下说话,要是没吃饭,让莲儿给你盛一碗饭来,厨房里还有。”
    
        “伯母,我吃过了。”
    
        见青莲一时没有进来,吴峥便在甄先生下手的一张凳子上坐了下来。
    
        “上次来家匆匆忙忙的,也忘记问你,可有读过书?”
    
        “先生,我六岁那年进学读了三年。”
    
        “后来怎么不读了?”
    
        “父亲四年前外出一去不归,交不起学费,所以就没有再读。”
    
        “哦,这样啊。都读过什么书?”
    
        “先生,当年读过《百家姓》、《三字经》、《千字文》,《论语》也约略学过几篇。”
    
        “还能记得多少?”
    
        “先生,那时候贪玩。《论语》里的文章大都忘记了。”
    
        “嗯?听你的意思三百千都还记得?”
    
        见吴峥竟然点了点头,甄先生不由心中有些好奇。
    
        别说只是读了三年私塾,已经放下近四年的时间,就是一直在学里读书十三四岁的孩子,也未必敢说能够记得住三百千。
    
        当即便从三百千中随口提了两句,果然吴峥马上就能接的上下句。
    
        “难得,难得。”
    
        连夸了吴峥两句,甄庆义不由多打量了吴峥两眼。
    
        “还想不想读书?”
    
        “先生。”
    
        吴峥怎能不想呢,心想若是自己一直在读书,又何至于理解不了《凌霄九式》中的句子?其实从未习过武的吴峥是误会了,武功秘笈和普通的书籍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爹爹,现在仇峥哥哥即便想读书哪里有条件啊?”
    
        青莲刚巧这时候从门外走了进来。
    
        青莲的母亲也附和道:
    
        “也是,难道放下牛不管?”
    
        甄庆义也只是随口一问,随即也就想到了吴峥的难处。
    
        低头沉思了一会,却突然对吴峥说:
    
        “要不找个时间我去和罗大哥商量商量?”
    
        “先生,爷爷和先生的救命之恩还没有报,怎能再让爷爷出钱供我读书呢?先生的好意,仇峥心领了。”
    
        于是站起来,恭恭敬敬给甄庆义鞠了一躬。
    
        “唉——,世道就是这样。真想读书的,反而读不了书。”
    
        难免,由吴峥的遭遇,甄庆义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上。
    
        聊了一会,吴峥见时间不早,便试探着开口说:
    
        “先生,以前偶尔读过一本书,也忘记是什么名字了。里面有一段话至今记得,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所以,想请教先生。”
    
        “哦?说来我听听。”
    
        当吴峥背诵了一段《凌霄九式》中自己不明白的文字后,甄庆义不由陷入了长久的思考之中。
    
        因为心中担心回去晚了再让罗旭东不高兴,吴峥坐在那里便显得有些局促。
    
        被甄庆义看在眼里后,马上对吴峥说:
    
        “这样吧,你先回去,让我好好想想,改天再讲给你听。”
    
        这样没头没尾的一段文字,即便甄庆义真有学问,也不是马上就能理出头绪来的。何况并不是普通书籍里的文字,而是武功秘笈中的句子?
    
        反正吴峥也不怎么着急,于是站起来向甄庆义夫妻告辞后,转身就出了屋子。
    
        许是身心都沉浸在吴峥刚才念出的句子里,忘记了刚才的话,甄庆义只是对青莲说了句:
    
        “莲儿,送送仇峥。”
    
        青莲答应一声,跟在吴峥身后走出来,随手从屋门外的石凳上捡起一个蓝布包裹,一下塞到吴峥怀里说:
    
        “拿着吧,是今天家里包的肉包子。”
    
        见吴峥要推辞,青莲从后面推着吴峥的腰,直接把他推出了院门,在关院门的时候,又对吴峥说:
    
        “包袱我明天过去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