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二十二章 夜半遭袭
    吴友仁亲自在现场指挥,对吴家祖坟旁,那处大石陷落的坑洞清理了三天之后,基本上清理干净了。
    
        所有带字迹,哪怕上面只有聊聊数笔的石片,也全部运到了族中祠堂一侧的议事屋子里。
    
        吴继宗和吴继学没日没夜拼凑了三天三夜,除了不足百个清晰可辨的字,以及由此组成断断续续的几句话之外,并没有得到让吴继宗两人满意的结果。
    
        出现最多的字是“势”,其次是“草木、水、火、天、地、阴阳,光”,当然,还有做语助词的“者也”二字。
    
        能够凑出意思的话,只有寥寥几句。
    
        “凌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式”、“势如破竹”、“动如脱兔”等等零碎词语。
    
        最为完整的一句话则是:
    
        “……行于暗夜,虽远可见;入于清水,曲不及深。”
    
        琢磨来琢磨去,吴继宗知道,不可能从眼下这些碎石片上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于是马上对吴友仁下令:
    
        “尽快把吴峥捉回来。记住,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而且必须保证他活着。”
    
        说完,又转头看着吴春,用少有的阴森语气说:
    
        “我只要活吴峥不要死吴峥,不论是谁打死了他,或者打成难以救治的重伤,谁就给他陪葬。”
    
        “三爷爷尽管放心,一个小小吴峥,保证手到擒来。”
    
        即便吴继宗猜想吴峥极有可能已经得到了坑洞中的东西,却压根不会相信吴峥会弄明白其中的含义,自然也就没觉得吴春的这句话是大话。
    
        “不要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是。”
    
        吴继宗并没有给吴友仁和吴春限定日期,反倒是吴继学嘱咐了一句:
    
        “做任何事都不要大意,哪怕是感觉手到擒来的事情。再者,宜早不宜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吴春虽然口头上答应着,心里却并没把吴继学的话当回事。
    
        只是让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结束清理坑洞的当天半夜,家族祠堂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
    
        等大火把沉睡中的吴家族人惊醒,纷纷赶到祠堂救火时,才发现祠堂外早已站满了柳林堡的人。
    
        不仅祠堂这里满是死对头柳林堡的人,就是吴家堡外面,一时间也亮起无数灯笼火把,显然吴家堡已经被柳林堡的人给团团围了起来。
    
        老奸巨猾的吴继宗马上就想到了柳林堡深夜偷袭吴家堡的原因,一定是清理祖坟旁边坑洞的事情,被柳林堡窥知,或者被族中某些吃里扒外的人故意把消息泄露给了柳林堡。
    
        虽然吴继宗从来就没相信过吴家族人会上下一条心,不过最近的三天三夜,一心都在整理坑洞中的碎石片上,的确是疏于防范了。
    
        这个时候已经不用族长吴友仁出面处理了,吴继宗知道吴友仁的分量,还不足以让对方看得上眼,于是越众而出,直接面对燃烧着大火祠堂外黑压压的柳林堡人,淡淡地说道:
    
        “吴继宗在此,请柳当家出来讲话。”
    
        “哈哈——,”
    
        随着一声大笑,人群中走出一位年龄也差不多接近七十岁,身体却要比吴继宗魁梧得多的人,看着吴继宗抱拳一礼道:
    
        “柳超峰半夜不请自来,一时疏忽没有管住族中小辈,不想把吴家祠堂给烧了,实在是柳某的过失,罪过,罪过。”
    
        满脸笑意的柳超峰哪里有半点道歉的诚意,登时引来吴继宗身后吴家族人一阵叫骂声。
    
        不过柳超峰根本就充耳不闻,甚至他身边的其他人也如同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至于火烧祠堂的事,吴家肯定会向你们柳家讨要这笔账的。毕竟柳家也有祖先。”
    
        吴继宗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三十多年前,吴家堡也曾经偷袭过柳林堡,当时也是趁着夜色潜入进去,一把火烧毁了柳家的宗祠。显然柳林堡的人并没有忘记那件事。
    
        “想必柳当家此来不会只是为报三十年前的旧怨吧?”
    
        “哈哈,还是吴老弟最了解柳某。区区小事,柳某早就忘记了。今天不请自来的目的,吴老弟自然心知肚明,难道非要柳某当着众人讲出来吗?”
    
        说完,缓缓看了一眼吴继宗身后的吴家族人,一个个手里端着脸盆,拎着水桶,脸上带着怒意,嘴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柳超峰再次哈哈一笑说:
    
        “都回去睡觉吧,即便现在把大火扑灭,也只剩下残垣断壁了。还不如再烧干净点,回头翻修的时候岂不更省事?不用担心大火会殃及旁边的民宅,我们柳林堡做事向来都是小心谨慎,绝不会殃及无辜。散了吧,散了吧。”
    
        听柳超峰的语气,似乎他才是吴家堡吴家族人的当家人。
    
        虽然心中气愤,吴友仁也知道现在再救火已经来不及了。好在,正如柳超峰所说,祠堂坐落的位置,周边并没有紧邻的房屋,所以无需担心殃及他人。
    
        与吴继宗对视一眼,吴友仁回头对吴立伟、吴春,以及吴立山各自悄悄吩咐了一句。
    
        等三人转身带着众人陆续离开,柳林堡这边柳超峰一挥手,原本黑压压一片的人影,随即分散开去,身边也只留下了三个人而已。
    
        “好了,现在清净了,我们不妨就借着这身后的火光好好聊聊。”
    
        这样的话,让吴继宗等人听来怎能心中不气?那可是供奉吴家祖宗的祠堂,柳超峰竟然想在这里与他们谈事,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当即怒哼一声:
    
        “柳超峰不要欺人太甚。”
    
        “哟,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到了你们吴家这一亩三分地上,柳某怎敢。”
    
        话是这样说,语气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以至于让吴继宗甚至不得不怀疑柳超峰怎么这次如此底气十足,究竟背后还有什么鬼把戏?
    
        “既然吴老弟不愿在这里谈,那就任凭吩咐就是,柳某无不奉命。”
    
        吴继宗也不和他废话,转身带着吴继学和吴友仁就走。
    
        柳超峰想都没想,也带着身边三人,抬脚亦步亦趋跟了上去。
    
        转眼,一行七人便离开了吴家堡,直奔后面的吴家祖坟而来。
    
        等柳超峰辨认出来前面就是吴家祖坟所在后,不由自主,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