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二十四章 吴柳比武
    好在吴家堡四月十八入门三年弟子大比搭建的擂台虽然拆除了,可材料还在,所以不到两个时辰,便重新搭建完毕。
    
        这时吴家堡和柳林堡也已选定了参加比武的各自三名人选。
    
        对于争斗了数百年,最初只是因为地界划分闹出来的小误会,却因为一而再的争执,以至于双方的积怨越来越深,甚至发展到势不两立,水火不容的地步。
    
        表面上互不来往,互相抵触戒备的吴家堡和柳林堡,暗中却从未放松对彼此的侦查窥视,所以吴柳两家也算是知根知底。比如这次比武,不仅吴继宗能够猜到对方的出场选手,柳超峰对吴家会派哪三人出场,也是心中有数。
    
        果然,不出双方意料,吴家堡是“友”字辈三人,族长吴友仁,以及吴友聪和吴友敏这对堂兄弟。而柳林堡则是柳仙立,柳超山,柳未然。虽然柳超山与柳超峰是同辈的叔兄弟,不过按年龄算,也是柳家等同于吴友仁按辈分算在吴家的地位,是属于第二辈人物。
    
        抽签的结果是吴友仁对柳未然,吴友聪对柳超山,吴友敏对柳仙立。
    
        第一场是吴友敏对阵柳仙立,比武于辰时初正式开始。
    
        吴柳两家的比武,可不像是吴家弟子大比的点到即止,而是不论生死,直至一方被彻底打倒,或者开口认输才算结束。
    
        此时擂台下面的沙滩上,柳家在东,吴家在西,中间的空地上则摆放着那两辆装满从吴家祖坟旁边坑洞里清理出来,带有字迹的碎石片的小车。只是,柳家的队伍中不见了柳仕进,而吴家的队伍中也没有了武教头吴春的身影。彼此虽心知肚明,却都摆出一副视而不见的神情。
    
        吴友敏和柳仙立无需招呼,早已双双各持兵器,站到擂台中央。
    
        吴友敏手中是一条七节钢鞭,而柳仙立则是一只黄铜鎏金降魔杵。
    
        吴友敏把钢鞭搭在双臂臂弯,柳仙立也把降魔杵横在了小臂上,彼此抱拳施礼,一言不发各自后退一步,同时展开了抢攻。
    
        只见吴友敏的七节钢鞭使出一招凤点头,原本是软兵器的钢鞭顿时笔直伸出,转瞬来到柳仙立头顶上方,前面两节突然如同小鸟啄食一般,陡然猛点柳仙立头顶的百会穴。
    
        而柳仙立似乎根本就没看到头顶上的钢鞭一样,右脚在前,左脚在后,一个滑步直奔吴友敏怀中抢去。右手单握降魔杵,直捣吴友敏胸口膻中穴,左臂屈肘,手掌虚立于右手腕内侧。这一招也有个响亮的名字——直捣黄龙。
    
        不论是百会穴,还是膻中穴,都是人体上三十六死穴之一,别说是被钢鞭或者降魔杵击中,即便是遭受到拳击也一样会致命的。
    
        随着柳仙立抢入吴友敏怀中,攻到头顶的钢鞭自然就落空了,突然下击的鞭稍刚好贴着柳仙立的后脑勺垂了下来。
    
        而吴友敏眼见降魔杵即将点到膻中穴,急忙左脚后撤至右脚右后方,身体重心马上换到左腿上,随即身体跟着一扭,变成了侧对抢入怀中的柳仙立。如此,攻至胸前的降魔杵自然落到了空处,变成了横于胸前。
    
        只见吴友敏身体微微下蹲,以左腿为轴,右脚尖在擂台上虚点一下,身体瞬间前倾,猛然屈膝撞向身前柳仙立的右软肋。与此同时,握着钢鞭的右手迅速往回一带。原本垂于柳仙立脑后的鞭稍转眼变成蝎子尾一般,如同长了眼睛一样,闪电袭击柳仙立后脑勺处的风池穴。
    
        并没有忘记依然垂在自己脑后,吴友敏的鞭稍,所以在吴友敏右手抖动的刹那,柳仙立突然一招担山望月,脑袋往左侧摆的同时,右手手腕翻转处,降魔杵已是被抗到了右肩头。
    
        还没有完,本是以右弓步立于吴友敏身前的柳仙立,左腿膝盖下曲,重心后移的同时,前面的右腿轻轻拖回,便改为了右虚步。随着柳仙立再次调整重心于双腿之间,身体猛然上窜,抗在由肩头的降魔杵,突然绕着后脑盘旋半圈,陡然直立起来。不仅把一直横于头顶,吴友敏的七节钢鞭震开,而且主动让降魔杵被钢鞭卷在了中间。
    
        说时迟那时快,也不过眨眼的功夫,吴友敏和柳仙立电花石火间,已经各自攻出了两招。
    
        谁都没占到便宜,于是两人几乎是同时后撤一步,再次正面相对。彼此对视一眼,便发起了第二轮抢攻。
    
        台上二人的打斗,一时间让台下众人全都屏息静气,黑压压的人群没有一个人发出丝毫声音。只能听到台上两人兵器交接时发出的碰撞声,以及身边南溪中溪水的流水声,还有擂台后面,南岭岭头上几棵高大白杨树,早已稀疏枯黄的叶子,在秋风中发出的瑟瑟声响。
    
        只是,不论柳林堡柳家人,还是吴家堡吴家人,虽然心中都是紧张,却不是为同一件事紧张。
    
        对于吴继宗、吴继学,以及柳超峰、柳如是等高手来说,并不紧张台上两人的激烈打斗。他们紧张的只是比斗结果,以及暗中派出去的人,现在到了哪里,能不能顺利把那个放牛娃吴峥,抢在对手之前活捉回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完全被台上二人的打斗吸引,紧张他们的一招一式,紧张自己一方的选手,千万不要因一着不慎而落败。同时,也无不暗中仔细揣摩两人打斗中的细节,以便从中学习临战经验。
    
        而绝大多数不懂武功的人,所有的心思便全在己方选手的个人安危上了,尤其是吴友敏的家人。毕竟是在吴家堡摆的擂台,吴友敏的亲人听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全部都赶了过来。
    
        就连一向不喜欢凑热闹的私塾先生吴淦,因为私塾中的学生全部跑来观看吴柳两家的比武,而不得不宣布放假两天,自己也破天荒来到南溪北岸,并没有过河,只是选择了一处稍高的地势,远远观望擂台上的比斗。
    
        当然,北岸并不只有吴淦一人,还有那些早已厌烦了吴柳两家的世代争斗,而自己在族中又一无是处的吴家族人。
    
        这些人只是来看个热闹,至于输赢,他们并不关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