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二十五章 月夜示警
    由于学里从八月十二直到八月十六,共放假五天,吴峥每天早晨和上午帮着罗旭东忙活地里的活计,下午照例去放牛。
    
        到十五这天,地里的活均已忙完。该收的庄稼收了,该种冬小麦的,也都种上了。晚饭后两个人在院子里坐了会,虽然明月高悬,毕竟不是亲祖孙,不到亥时,感觉索然无味的罗旭东就回屋躺下了。
    
        吴峥却没有丝毫睡意,独自一人坐在清幽的月光下,更显幽静空荡荡的院子里,双手托腮,一会想想去年和奶奶一起过十五的情景,一会又想想《凌霄九式》中的句子。
    
        “光有千种,其势一也。驱暗就明,直而往,势无反顾。行于暗夜,虽远可见;入于清水,曲不及深。……。”
    
        光有千种好理解,赤橙黄绿青蓝紫,以及白光,等等等等。包括以上几句话的字面意思,吴峥也能看懂,可是光的“势”是什么?
    
        怎么都想不明白的吴峥,下意识从怀里掏出,一直被他贴身保存的那个拇指大小的菱形标志。先是在掌心里摩挲一会,又用两根手指轻轻捏着放到眼前,观察天空中那轮明月。
    
        看着看着,吴峥惊讶的发现,里面那个原本模模糊糊,勉强可以看清的“凌”字,竟然变得十分清晰起来。
    
        一时搞不清楚是因为月光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反反复复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端倪,只好再次收了起来。思绪不由自主,又回到了《凌霄九式》关于光“势”的思索中。
    
        似有所悟,又说不清道不明,吴峥沐浴在明亮而清幽的月光中,渐渐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周边一切,忘记了身在何处。
    
        直到牛棚里大青牛“哞”的一声叫唤把吴峥惊醒,知道是该添夜料的时候了。吴峥刚刚站起身来,眼角的余光突然发现院门处一个黑影一闪即逝。不等他抬脚追过去,就看见一个黑点直奔脑门而来。慌忙中摆头闪躲,随即听到身后的地面上传来“啪嗒”一声响。
    
        顾不上去看刚才落地的黑点是什么,急忙跑出院子,站在街上四下张望了一会,见四周静悄悄毫无人迹,只得翻身回来,循着刚才传出“啪嗒”轻响的地方走去。赫然发现,一向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地面上有一个小纸团,再次扭头四顾后,才弯下腰小心翼翼捡了起来。
    
        入手有些沉重,轻轻打开纸团,里面包裹着一块小石子。而被打开的纸团上,竟然写着四个淡淡的字迹。显然是用未燃尽的小木棍,在匆忙中写下的。借着月光,吴峥认出来是“危险快逃”四字。
    
        怀中揣着疑惑,又一次走出院门,顺着街道一直跑到尽头,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人影。吴峥一边思索着这四个字的含义,一边猜测究竟是什么人有意向自己示警。
    
        很快吴峥就明白了示警之人所说的“危险”是指什么,肯定是自己仍然活着的消息传到了吴家堡,而吴家堡里的吴继宗他们是绝不可能放过自己的。
    
        怎么办?
    
        吴峥回到院子里,先把大青牛的夜料加好,然后快速躲到了能够看到院子外大街上任何动静,院子东北角,北屋东间窗户下面的暗影里。
    
        “真的要不管不顾逃走吗?”
    
        吴峥心里非常矛盾,知道一旦逃走就再也不可能回来了。可是救命之恩怎么报?不仅是罗旭东这里,还有先生甄庆义那里,不告而别都无法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突然,后坡村村南靠近南溪的村边,传来了几声激烈的狗吠。吴峥必须要做出决定,不然极有可能再也逃不了了,显然吴家堡的来人已经进村。
    
        首先吴峥想到的是不能继续待在罗旭东的院子里,否则极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打斗中连累到无辜的罗旭东。千万不能救命之恩没报,反而为罗旭东再带来杀身之祸。
    
        想到这里,吴峥虽然没有决定要不要逃离后坡村远走高飞,却已经决定暂时离开后坡村,先到村后的大山里躲一躲再说。
    
        罗旭东的家本就在后坡村的西北角,院子后面就紧靠着村后的大山,吴峥迅速来到院子西北角,从牛棚上翻了出去,一矮身钻入山脚下的灌木丛中。
    
        并没有跑远,吴峥担心那些人因为找不到自己,万一伤害了恩人罗旭东,那可是自己万难接受的后果。
    
        刚刚藏好没多久,就听到了受惊后的大青牛发出的哞哞叫声,以及罗旭东的吆喝声。转眼间,院子里便冒起了火光,吴峥一看就知道是牛棚被点着了。
    
        随即是罗旭东一声接一声的惊呼声:
    
        “走水了,走水了,快来救火啊。”
    
        同时,罗旭东还在不断喊自己的名字:
    
        “仇峥,仇峥,走水了。”
    
        实在忍不住,刚要从灌木丛中现身出来,就看到几个黑影从着火的牛棚处跳了出来,粗略数了一下,竟然有七人之多。吴峥正在纳闷,吴家堡何至于为了自己而派出七个人来时,七人竟然在罗旭东屋后的空地上打了起来。
    
        随着被惊醒的后坡村村民慌慌张张赶来救火,罗旭东愤怒的喊声变得更大了。
    
        “你们是什么人?!私闯民宅,黑夜纵火,简直禽兽不如。”
    
        那七个打斗中的黑影显然也担心被赶来救火的众相邻围住后不好脱身,所以一边打斗,一边向吴峥藏身的灌木丛处挪动着,看那意思也是要进入后坡村背后的大山里。
    
        “还不快跑!”
    
        蓦然,吴峥耳边传来一个,明显是故意改变了嗓音的提醒声。只是转头间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吴峥也明白,若是等打斗中的七人再靠近一点,将再难脱身。而且,现在罗旭东家里的火势已经被控制住,罗旭东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于是猫着腰,转而向东跑去。也只有这样,才不至于被打斗中的七人给堵在山里。
    
        边跑边猜测,一是两次向自己示警的人,应该是一个人。再有,月夜下打斗的七人肯定不是全部来自吴家堡,不然是绝不可能相互打斗的。只是吴峥怎么也想不出,除了吴家堡之外,究竟还有什么人会对自己感兴趣。
    
        就在这时,猫腰奔跑中的吴峥猛然发觉刚才的打斗声竟然停了下来,不仅如此,还听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
    
        “快追,他逃进山里了。”
    
        是吴春的声音,吴峥不由自主停下脚步扭头朝身后望去,果然看到一个身手异常灵敏的黑影,正起起伏伏在山中的灌木和树林间忽隐忽现。
    
        看到眼前的情景,吴峥心中既疑惑,又充满了感激。不用说,两次向自己示警的人正在把那奔自己而来的七人往大山里引,以便给自己制造逃跑的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