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二十七章 灵蛇剑法
    柳仙立与吴友敏的比武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自辰时初至今,已经过去一个时辰冒头,两人还是没有分出胜负。
    
        台下观战的柳超峰,突然发现吴继宗身边多出来一个人。正是从早晨起就没有看到过的,吴家堡的武术教头吴春。
    
        无需听到吴春凑到吴继宗耳边究竟说了些什么,仅是从他那张带有愧疚之色的脸上,就能猜测的出,肯定是没有捉到那个放牛娃吴峥。
    
        柳超峰不由嘴角带笑,炫耀似的朝吴继宗点了点头。
    
        柳超峰心想,既然吴家堡派去的人空手而归,那岂不是说柳仕进三人得手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这不能不让柳超峰欣喜。
    
        只要抓住那个放牛娃吴峥,眼前的两车碎石片又算得了什么?
    
        终于,擂台上的柳仙立和吴友敏也打到了最后关头。
    
        “撒手!”
    
        只听吴友敏猛然一带缠住柳仙立降魔杵的七节钢鞭,同时借着柳仙立回拉之势,身体突然腾空而起,顿时一招鸳鸯腿凌空向双手持降魔杵的柳仙立踢了过去。
    
        柳仙立果然应声放开了手中被七节鞭缠住的降魔杵,面对吴友敏攻来的鸳鸯腿,使出一招铁板桥,以双腿膝盖为支点,整个上半身成九十度朝后仰躺过去。
    
        感觉占得了先机的吴友敏自然不会因为鸳鸯腿落空而罢手,只见他在空中的身体自左向右翻转半圈,变成附身向下的姿势,伸出双手试图按在柳仙立用以保持身体平衡的双腿膝盖上,以便借力弹起上半身,便可用膝盖直顶身下尚未恢复正常姿势的吴友敏小腹。
    
        吴友敏岂能让柳仙立得逞?
    
        就在柳仙立双手刚刚碰触到自己膝盖的刹那,吴友敏借机一个背摔,后背首先着地,整个人平平地躺在了擂台上面。自然柳仙立想要借力的打算也就落空了。
    
        已经无力可借的柳仙立,此时再也难以控制身体的平衡,噗通一声摔落到下面仰躺着的吴友敏身上。两人同时伸手抱住了对方双腿。下面的吴友敏想要站起来,上面的柳仙立想要搬折吴友敏的双腿,于是武林高手之间的比斗,顿时变成了乡下人之间毫无章法的撕扯。
    
        眼见台上两人谁也挣脱不开而僵持住了,台下的吴继宗和柳超峰对视一眼,十分默契地点了点头,同时宣布:第一场平局。
    
        谁愿意打生打死?所以台上的柳仙立和吴友敏听到吴继宗和柳超峰的话音后,同时放开对方,站起身来弯腰捡起丢在擂台上的兵器,再次拱手一礼,便分别从擂台东西两侧一跃而下,各归各队了。
    
        第二场是吴友聪对柳超山。
    
        两人都是使用的青釭剑,上来更是无需废话,按照武林规矩,相互抱拳施礼后,吴友聪一招仙人指路,左手剑诀,右手持剑,左右虚步交替,眨眼就抢入柳超山怀里。
    
        站立原地稳如泰山的柳超山直到吴友聪的剑尖即将触及眉心,才不慌不忙撩剑格挡,叮一声轻响过后,两人几乎是同时变招。
    
        吴友聪的青釭剑在柳超山胸口抖出一个剑花,突然以一种十分诡异的姿势,身体未动,手中的长剑却右下而上直刺柳超山的右腋下。
    
        柳超山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身体半转躲开吴友聪刺至腋下的长剑,瞬间剑交左手,左手腕轻盈一抖,再一次反手撩剑,迅速点击吴友聪持剑的右手手腕。
    
        吴友聪右手略微回撤,身体不退反近,重心移到虚步于前的左腿上,右脚随即向前蹚出半步,变成左虚步的同时,恰好前进了半步。
    
        至此,两人的身体只差大半步就要贴到一起了。
    
        却见吴友聪回撤的右手突然松开,手中长剑下落的刹那,左手由下往上一捞,也变成了左手握剑。身体以左腿为轴,出乎意料地左转半圈,左手中的长剑借着转体的力道,水平削向了柳超山的腹部。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却无处不带着一丝诡异。
    
        就连台下的柳超峰都不由皱起了眉头,眼睛瞥向对面吴继宗的同时,心里却在想,吴家堡究竟是从哪里弄来这样诡异的剑法?竟然专一走阴柔的路子,完全颠覆了兵器中有君子之称长剑的儒雅之风。
    
        吴继宗当然不会在意柳超峰眼神里的讥讽之意,见吴友聪竟然把《灵蛇剑法》习练到了如此程度,心中很是欣慰。
    
        柳超峰一上来的确有些不适应吴友聪这一手阴柔的剑法,大多时候都是处于防守,鲜有主动进攻的机会。
    
        转机出现在吴友聪连绵不断攻出第十八招时。
    
        只见吴友聪一招灵蛇出洞,左手捏着剑诀虚立于胸前,右手青釭剑在身前由下而上挽了一个剑花,掌心向上,又是以违反用剑常识的姿势,水平向前推去,剑尖直奔柳超山左胸心脏部位。
    
        柳超山并没有提剑格挡,而是再次撤右脚,置于左脚右后方,上半身后移的同时,身体微微后仰,右手剑擦着吴友聪的剑身刺向捏剑诀于胸前的吴友聪左手腕。
    
        柳超峰清楚,吴友聪不能不躲闪自己的长剑,由于吴友聪右手持剑平推,身体的力道正集中在身体的右半边,也就是说吴友聪若是躲闪的话,一定是身体右移,如此一来吴友聪的左肩部就露出了空当。
    
        孰料吴友聪不但没有躲闪,捏着剑诀虚立于胸前的左手,竟突然屈指,用中指和食指同时在柳超峰刺去的剑尖上弹了一下,叮的一声,柳超峰的剑尖顿时偏移了方向,转而刺向吴友聪的右胸。
    
        这突然之间的变化,瞬间使两人的打斗变成了两败俱伤的局面。
    
        只不过,吴友聪的剑是直刺柳超山的左胸心脏部位,而柳超山的剑却是刺向吴友聪的右胸。孰重孰轻,不仅两人心中明白,台下观战的柳超峰和吴继宗也是看的真真切切。
    
        这一剑下去,胜负自然也就分出来了。自然是伤重,甚至一命呜呼的柳超山落败。
    
        柳超山岂能甘心?
    
        百忙之中猛力扭动身体,试图躲开对方直刺心脏的长剑,同时右手手腕向上一抖,手中长剑的剑尖迅速抬起,原本刺向吴友聪右胸,改而刺向了右侧脖颈。
    
        无需刺中咽喉,只要刺破吴友聪脖颈上的大动脉,也是绝无活路可言的。
    
        眼看两人都要死于对手剑下,吴友聪却在这电火石花间再次变招。
    
        本是掌心向上握剑水平推刺的他,竟然再次出乎常理地把右臂向上向外拧了半圈。这是正常人无论如何都难以做到的。借着这难以想象的变招,整个上半身陡然矮下去半截不说,还以右腿为支点,成侧扑的姿势,不仅躲过了柳超山中途变向刺向脖颈的长剑,而且连人带剑,同时撞入了柳超山的怀里。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过后,左腹上部中剑的柳超山,便应声仰面摔倒在了擂台上。
    
        不用问,第二场是吴家堡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