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二十八章 平局
    一平一负的结果,可不是柳超峰想要的。如此一来,即便下一场赢了,也只能和吴家堡打个平手。
    
        仔细查看了一眼柳超山的伤势,由于吴友聪为了自保,不得不舍弃了柳超山的心脏部位,还是在柳超山的左上腹部刺了个对穿,所以,虽无生命危险,没有一年半载的时间,柳超山是无法恢复的。
    
        一平一胜的结果,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尽管这样的结果已经让吴家堡暂时立于不败之地,可是吴继宗心里却丝毫都轻松不起来。
    
        已经打定主意,眼下两车难以拼凑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带有字迹的碎石片说什么也不会交给柳林堡,此时吴继宗脑子里却一直在想吴春回来后对他说的话。
    
        放牛娃吴峥不仅没有捉到,反而发现了一个暗中帮助吴峥逃跑的人,而且那人身手之高,按吴春的话说则是“平生仅见”。究竟是谁呢?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人一定是吴家堡内部的人。不然,外人是绝不会知道藏在吴峥身上的秘密的。
    
        尽管柳林堡的人也约略猜出了点什么,否则是不会派人前去捉拿吴峥。可吴继宗相信自己的判断,柳家的人显然是来到吴家堡之后,才心生怀疑的。所以,除了现场跟随柳超峰过来的人外,是不可能事先有人知道吴峥是第一个发现吴家祖坟旁,四壁上刻有字迹坑洞的人。
    
        一边在心中思索,一边转头,目光逐一扫过擂台下吴家弟子的脸,希望从中能发现一丝端倪。至于南溪北岸那些看热闹的人,吴继宗只是匆匆扫了一眼,也看见了站在地势稍高处的吴淦,不过吴继宗是不相信帮助吴峥逃跑的人会出现在那些人之中。一无所获的吴继宗,不得不把目光重新投向正在比试的擂台上。
    
        吴柳两家第三场比武是吴友仁对阵柳未然。
    
        对于吴友仁,整个吴家堡中,是不会有人比吴继宗更了解了。同样,作为柳超峰左膀右臂的柳未然,吴继宗也是知根知底。不仅是柳家的武术教头,也是柳超峰身边出谋划策的人之一。
    
        这时,吴友仁与柳未然早已动上手了。
    
        吴友仁是一条平时缠在腰间的软鞭,长有六尺,粗不过拇指粗细。这还是吴友仁的祖父留下来的,是用反复在滚油中浸煮阴干,阴干浸煮的熟牛皮和百年蟒蛇皮,缠绕一根极细,却又柔软可以绕指的精钢丝编织而成。
    
        因此鞭甩动时声如霹雳,所以被称为“霹雳鞭”,在武林中也算是一件小有名气的软兵器。
    
        而柳未然手中则是一柄短剑,只有正常青釭剑七成长短,从头至尾只有二尺出头。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由两人手中的兵器,不难看出柳未然擅长近身搏斗,而吴友仁则喜欢与对手拉开距离,不然难以发挥手中霹雳鞭的优势。
    
        一时间擂台上噼里啪啦响声不断,吴友仁手中的霹雳鞭始终不离手持短剑的柳未然身体半尺,而柳未然也是脚步不乱,辗转腾挪间,躲闪霹雳鞭攻击的同时,一直试图接近不住绕台行走的吴友仁。
    
        如此一来,一个想要靠近了打,一个却必须留有足够的空间,于是两人的打斗更像是一追一逃。
    
        只不过追的人并不站上风,而逃的人反而缕缕抢得先机。
    
        吴继宗可是了解吴友仁家传的这套鞭法,那可是得过高人指点,可谓攻守兼备,攻则凌厉无匹,守则滴水不漏。不仅如此,这套鞭法还有三绝招,一是潜龙跃渊,二是鹰击长空,三是九天凤鸣。
    
        只是吴继宗却发现台上稍占上风的吴友仁,不仅没有速战速决的意思,反而有意躲避着柳未然手中的短剑。看那意思,是十分忌惮柳未然的短剑。
    
        难道那柄短剑有什么出奇之处吗?
    
        吴继宗怎么看都没看出柳未然手中的短剑有任何不同凡响之处。
    
        眼看柳未然与满擂台游走的吴友仁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台下所有吴家子弟,无不逐渐紧张起来。
    
        终于,吴友仁还是动用了潜龙跃渊的绝招。
    
        只见霹雳鞭先是贴着擂台台面,直扫柳未然双腿脚腕,待柳未然微微跳起躲避的瞬间,下面的霹雳鞭却如同有了生命一样,竟然如一条灵巧的长蛇,鞭稍刹那间直立起来,笔直向上,直击悬空的柳未然双腿之间。
    
        本就没有用力上跳的柳未然此时上升之势早已枯竭,又无处借力,眼看即将下落的身体就要被笔直向上的鞭稍击中裆部会阴穴,柳未然竟然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右手短剑剑尖猛点双腿间直立的鞭稍,身体随即缩成一团,双手抱膝,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凌空翻滚,不仅躲开了吴友仁那招潜龙跃渊,而且第一次抢到了吴友仁身前不足尺半之处。
    
        没有人想到会有如此变化,因为根据常识,那看似笔直向上的鞭稍根本无法让柳未然借到力,即便是借到了,也是微乎其微的一点,怎么可能支撑柳未然下落的身体而借以变招呢?
    
        清清楚楚发生在众人眼前,即便心中再疑惑,也不能不相信这既成事实。
    
        不由自主,台下观战的众人,不论是柳家,还是吴家,不论是懂行,还是不懂行的人,无不惊讶出声。
    
        就是吴继宗也紧紧皱起了眉头。
    
        没有人注意,站在南溪北岸地势稍高处的吴淦,也在此时不经意发出了轻微的惊咦之声。只不过,眨眼间就恢复了正常人都会流露出的惊讶表情。
    
        吴友仁已经来不及再变招了。唯一能做的是,放弃手中的霹雳鞭,双腿下蹲的同时,双掌平伸,吐气开声想要把抢入怀中的柳未然逼退。
    
        好不容易才有了近身的机会,柳未然自然不会让吴友仁如愿。只见他右手断剑直刺吴友仁左手掌心,左手用力推出,结结实实和吴友仁对了一掌。
    
        吴友仁自然不敢用左手碰触让霹雳鞭都忌惮的短剑,后撤的同时,柳未然的右掌已经印在了自己的左手掌之上。
    
        啪的一声响过,仓促应战的吴友仁蹬蹬蹬连退三步,堪堪站在了擂台的边缘。
    
        至此,霹雳鞭脱手的吴友仁已经是输了一招。
    
        柳未然并没有穷追不舍,而是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用疑问的眼光看着吴友仁,那意思分明是在问:
    
        “还要接着打下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