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三十一章 阴差阳错
    一夜未睡的吴峥,先是被人追入后坡村村后的山林里,继而在村东南的大路上遭遇了柳仕进三人,一番打斗之后,又奔跑了近三个时辰,如今打定主意返回的他,早已是**难耐。
    
        因为不敢冒险走上大路,穿行于荒野枯草树林之中更显费力。虽然随手打死了一只被惊起的野兔,吴峥却不敢架火烧烤。他虽然不知道那些想要抓住自己的人去了哪里,却是可以肯定,吴家堡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
    
        所以吴峥拎着被打死的野兔,一路走来,看到荒野外大路边上的一个村庄后,抬脚就走了过去。打算用手中的野兔换顿饭吃,先填饱了肚子再说。
    
        刚刚越过大路来到村口,就看到一户人家院门外的空地上有三四个木匠正在打制家具。本无意在村边逗留,只是一直紧张被人认出来的吴峥,不时留意身周的目光里却突然出现了小霸王吴刚,以及获得今年族中大比第四名吴明志两人的身影。情急之下,吴峥急忙走到正在做木匠活的场地中,见有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一个人埋头费力拉锯解板,随手扔下手中的野兔,蹲下身子便握住了大锯的另外一头,顺着那位木匠大叔的力道和速度,有板有眼地拉了起来。
    
        那位木匠大叔对于突然出现在眼前帮着拉锯的少年,先是觉得好笑,以为是村子里玩耍的孩子,一时好奇所以才伸手帮忙。本想出言喝止,却突然发现少年不像是来捣乱,反而拉锯拉的有模有样,随即咧嘴笑了笑,还不忘夸奖吴峥一句:
    
        “真聪明,就是这样拉。”
    
        吴峥这个时候可不敢开口说话,只是报以微笑,便埋头拉了起来。
    
        小霸王吴刚和吴明志两人是听从了吴春的安排,尾随在柳林堡搜索吴峥的五人身后,一路悄悄而来。毕竟柳林堡的五人刚刚从此过去,所以他们压根就没想过吴峥会出现在这里。
    
        自从族中大比之后,就传出吴峥因为弄丢了大青牛畏罪逃走的消息。之后才慢慢听说了吴峥是被暗中沉塘了。搞不明白为什么的小霸王吴刚,等听说了那天就是吴峥出手击落了吴凡和吴毅手中的兵器,从而救了自己,所以心里还是蛮干净吴峥的。一直在心里打算,一旦找到吴峥,首先要向吴峥道谢。
    
        同时,吴刚也暗自盘算,都说男子汉大丈夫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若真是被自己首先找到了吴峥,一定要放他一马,以报当日的解围之恩。
    
        毕竟距离四月十八的大比,已经过去四个月时间,吴峥的身量虽然没明显的变化,身上的衣服却早就换了。尽管远远看到一个少年出现在刚才的村口,可是少年直接走入了打制家具的场子里,二话不说蹲下就拉锯,吴刚和吴明志下意识穿村而过,根本就没往吴峥身上想。
    
        直到感觉小霸王吴刚和吴明志已经走远,吴峥这才停下来,对那位木匠大叔说:
    
        “大叔,我刚才打了一只野兔,想到村子里来换顿饭吃。”
    
        “你不是这个村里的孩子?”
    
        吴峥笑着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我们马上就要开饭了,我跟主人家说说,就在这里吃吧。”
    
        说话的同时,那位木匠大叔的眼角却瞄了地上的野兔两眼。吴峥马上意会道:
    
        “那就谢谢大叔了,这只野兔就交给大叔处理吧。”
    
        说完,吴峥又蹲下身子帮着拉起大锯来。
    
        的确,过了不到半个时辰,一位大婶走出院门,前来招呼四个木匠说:
    
        “张师傅吃饭了。”
    
        “好嘞。”
    
        四人同时停手,吴峥也站了起来。
    
        “师傅,这孩子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四人中有两个年龄只有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听语气就是两位年长者的徒弟。其中一位看着站在那里的吴峥,笑吟吟地对那位拉大锯的中年人说了一句。
    
        中年人没有说什么,先是走过去,用锯末把吴峥扔在地上的野兔盖了起来,继而对吴峥摆摆手,意思是跟着一起走。
    
        吴峥跟在他身后走进了院子,这才听眼前的中年大叔对那位大婶说:
    
        “谢家嫂子,这个孩子帮我拉了大半上午的大锯,中午就赏他一顿饭吃吧。”
    
        “看李师傅说的,就是没有帮着拉锯,赶到饭头上,进来吃一顿饭还能把我们家吃穷了?”
    
        果然不出吴峥所料,这位李师傅是看上自己打的那只野兔了,嘴里丝毫没有对主人家提及。
    
        一边埋头吃饭,一边听四位木匠和主人家闲聊。
    
        “闺女是十月出嫁吧?”
    
        “是啊,日子都定了。不然也不着急赶制嫁妆。”
    
        “吴家堡可是远近闻名的好地方,闺女嫁到那里去肯定吃不了苦。”
    
        “唉,做父母的谁不巴望儿女的好呢。”
    
        “谢大哥,好像听说女婿是吴家堡中一个管事的后生?”
    
        “说管事谈不上,只是总跟在族长身边跑前跑后的,还算有点脸面。”
    
        埋头吃饭的吴峥一听,心中当时就是一愣,竟然误打误撞来到了吴立山的未婚妻家。
    
        似乎这个时候,一家人才想起还有一位小客人,吴立山的准岳父随意问了一句:
    
        “孩子,你家是哪里的?”
    
        知道吴家堡和柳林堡是死对头,吴峥不敢再说自己是柳林堡人了,急忙抬头说:
    
        “大叔,我家是山南的。”
    
        当地人都把吴家堡南面大山之南一带地方称之为山南。由于那里相对落后,所以当地人都看不起山南的人。自古以来都是山南的姑娘嫁过来,却从未听说有女孩子嫁到山南去的。
    
        “几岁了?”
    
        “快十四岁了。”
    
        不想那位拉大锯的李师傅突然问了吴峥一句:
    
        “想不想学木匠?”
    
        吴峥听了一愣,抬头看了看所谓的李师傅,心中不由快速盘算了一下。如果答应下来,倒不失为一条暂时的栖身之路,只是一旦答应就必须留在这里直到家具打完,这可是要冒风险的。再说,万一哪一天他们要去吴家堡做活该怎么办?
    
        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
    
        “大叔,我不是不想学,这次出门是要去寻找走失四年的父亲。因为今天走累了,身上带的钱也花光了,所以……。”
    
        估计是担心吴峥提到那只野兔,所以没等吴峥说完,李师傅就打断了他的话头。
    
        “哦,是这样啊。你父亲是怎么走失的?”
    
        “跟人家外出经商时走丢的。”
    
        很快,吃饱了肚子的吴峥,心中也有了新的打算。
    
        从小霸王吴刚的突然出现可以想见,后坡村是说什么也不能回去了。罗旭东和甄庆义的救命之恩,也只能等待来日再报。
    
        吃饭时随口一句“我是山南人”反而提醒了吴峥,既然他们都在这一带搜寻自己,何不出其不意前往山南呢?
    
        饭后谢过了吴立山准岳父一家,甚至还见到了吴立山的未婚妻谢妙英,转身与那四位木匠告辞,穿过刚才的大路,吴峥再次钻入了南去的山野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