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三十二章 一丘之貉
    果然被柳超峰给猜对了,柳家子弟派出去不到一个时辰,吴友仁便带领着十来名吴家弟子悄无声息地沿着南溪蜿蜒而上,很快就来到东山西麓的山脚下。
    
        而此时吃饱了肚子的吴峥,也正在前往吴家堡东边和柳林堡交界处的东山而来。
    
        巧合的是,并不知道柳林堡和吴家堡正倾巢而出寻找自己的吴峥,出现在吴立山准岳父家所在的村子里时,刚好是柳林堡的大队人马,与尾随在后的吴家堡弟子过去没多久的空当。所以钻入山林中一路南行的吴峥,反而没有遇到任何人。
    
        等他渐渐接近大东山北麓时,却突然听到了山顶上隐约传来的打斗声。
    
        不明所以的吴峥下意识以为,可能是柳林堡和吴家堡中的几位弟子偶然在此相遇,本就是死对头的双方,碰面时发生打斗,并不是多么稀奇的事情。
    
        吴峥却不敢再冒险登山了,想了想,也不好藏身于此,万一他们打斗中再由此下山,岂不是自投罗网吗?于是抬脚沿着大东山北麓,转而向东行去,想着穿过属于柳林堡的东山东麓,再翻过南山,便进入了山南一带地方。也就彻底跳出了吴家堡和柳林堡的地盘,跳出了吴家堡的势力范围。
    
        之所以选择穿过柳林堡的地盘,是因为吴峥还不知道柳林堡也在急于搜素于他。所以,心里总感觉柳林堡对于现在的自己而言,比起吴家堡来要安全得多。
    
        一边走一边仔细留心倾听山顶上的打斗声,听着听着,吴峥突然发现,打斗声似乎也正在朝东山东麓,就是自己正要赶过去的位置而来。
    
        担心被人发现的吴峥,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
    
        当他堪堪来到大东山东麓的东南角,赫然便发现了从山顶边打边下来的一伙人。打眼一看,就认出了吴友仁,以及十来个吴家堡的吴家子弟,正在围斗一位身材魁梧,年龄在六十多岁,不到七十的老年人。
    
        吴峥并不认识柳超峰,不过还是能猜测出,此人肯定是柳林堡人。
    
        知道有句话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吴峥感觉那位被围攻的老年人似乎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急忙从衣服口袋中取出一颗石子握在了手心。刚要抬手扔出去,想要帮一下被围攻的老人,吴峥却突然把抬起的手又收了回来。
    
        “若是贸然出手,岂不是在明白无误地告诉,已经知道了自己这手掷石子本领的吴友仁等人,自己正藏身于此吗?”
    
        被自己刚才的冒失差点惊出一身冷汗的吴峥,下意识挪动了一下身体,想要把自己藏得更严实一些。不想,就是这轻微的动作,带起身边枯草发出的一阵嗦嗦声,竟然引起了那位被围殴老人的注意。
    
        “谁在那里?!”
    
        陡然传来的一声大喊提醒吴峥,自己刚才是看走眼了,那位老年人根本就没有尽全力。
    
        同时,柳超峰的喊声也让正在舞动手中霹雳鞭全力攻击的吴友仁惊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任何人,误以为是柳超峰想要故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吴友仁当即加快了攻击速度。
    
        噼噼啪啪的鞭声,在寂静的荒野中传的很远。
    
        被吴友仁手中的霹雳鞭一阵猛攻,柳超峰也顾不上再去探究刚才究竟是人,还是动物弄出来的声音,只能专心应付起眼前十来位吴家弟子的围攻。
    
        就在吴友仁登上东山山顶,和柳超峰打斗不久,负责居中联络的吴立山早已报告给了依然等在吴友仁家堂屋中的吴继宗和吴继学。
    
        其实,根本无需吴立山汇报,站在吴家堡的街道上,完全可以看到东山山顶的一切,虽然看不清楚是什么人,但是作为始作俑者的吴继宗怎么会不知是谁呢?
    
        能够让吴友仁十来人一起动手的人,柳林堡中也就柳超峰一人而已。
    
        于是,吴继宗看了吴继学一眼,吴继学微微点头,起身走到街上,毫不迟疑就健步如飞地朝东山方向赶去。
    
        如同行军打仗,作为主帅的吴继宗轻易是不会离开吴家堡的。
    
        柳超峰真的打不过以吴友仁为首的十来个人吗?
    
        当然不是,若果真如此,也不会惊动吴继学向这里赶来了。
    
        柳超峰拖住吴友仁的目的,就是要把吴继宗和吴继学引出来。如此一来,没有了吴继宗、吴继学,以及眼前的吴友仁这三位坚实的后盾,那些尾随而出,缀在柳家外出寻找吴峥弟子身后的吴家子弟,自然群龙无首,势必成为一盘散沙。
    
        吴继学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不过两刻钟不到,就已经赶到了打斗现场。
    
        “柳超峰,是不是觉得这世上就你一个聪明人?”
    
        根本不理会吴继学的冷嘲热讽,柳超峰手下突然加力,把身前一直围攻他的吴友仁等人逼退后,才大咧咧地说:
    
        “天下当然不止柳某一个聪明人,这不是又来了一个吗?”
    
        说完,仰头大笑两声后,才接着说:
    
        “好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想捡柳某的便宜,你们不觉得过于痴心妄想了吗?”
    
        躲在不远处枯草中的吴峥似乎听出来些什么,只是一时还不敢肯定。
    
        “柳超峰别给脸不要脸,半夜潜入吴家堡火烧吴家祠堂,不但不念吴家大度不与你计较之恩,还得陇望蜀想要抢在吴家前面抓到吴峥,究竟是谁在痴心妄想?!”
    
        听到吴继学的一番话,吴峥差点失口惊呼出声。
    
        身上的冷汗顿时浸湿了单薄的衣衫。
    
        好在刚才及时收回了即将掷石子的手,不然,现在自己已经再次沦为阶下囚了。
    
        再也不敢挪动身体,吴峥甚至都担心自己的呼吸声被身手了得的柳超峰和吴继学听了去。
    
        “嗖!”
    
        就在吴峥大气不敢出一口的时候,身边不远处竟然猛地窜出来一只野兔,转眼就朝山脚下跑去。
    
        正在相互对峙的十几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望了过去。
    
        吴峥急忙屏住气息,直到众人的目光收回去,才小心翼翼喘了一口。
    
        不过,也正是这只突然出现的野兔,打消了柳超峰心中刚才的疑惑,从一定意义说,这只野兔等于是救了吴峥一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