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三十六章 月夜擒贼
    转眼来到八月十八,一大早就起身,帮着搭理行李的吴峥,虽然已经从丫头翠莲口中听说了算命先生的事情,也猜出来算命先生的话里肯定有猫腻,不过他并不知道算命先生究竟是受了何人之托。自然翠莲也不会知道。吴峥还是向那位费尽周折想要来隋家做书童的人,在心里默默道了声抱歉。
    
        吴峥不是不清楚,虽然向阳镇距离吴家堡和柳林堡有八十多里路,而且是在双方都始料不及的山南,可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绝对安全了。
    
        待那些纷纷派出寻找自己的吴柳两家弟子,在东西北三个方向一无所获返回时,必然会引起吴柳两家当家人的怀疑,那么派人翻过南山到山南一带寻找自己是迟早的事情,所以吴峥对于随同隋家大公子隋兴前往县城读书的机会是绝不能错过的。
    
        既解决了自己的衣食住行,又能远远避开吴家堡和柳林堡,即便是抢,吴峥恐怕也会毫不犹豫。
    
        由于整整大吴峥十岁,已经二十三岁的隋兴,早已娶妻生子。而此去县城读书并不只是隋兴一人,还有他的妻子罗依依,以及尚在襁褓中的小女儿梦儿。另外,一名十二岁的小丫头翠柳也在同行之列。
    
        吃过早饭,吴峥挑着一担书籍和文房四宝,跟在隋兴妻子罗依依,以及小丫头翠柳,女儿梦儿乘坐的,花钱雇来的一辆骡车后,亦步亦趋走出向阳镇,拐上前往一百八十里外的县城——铜锣城的大路,由骑着一匹骡子走在骡车前面的隋兴带领下,一路向东南方向行去。
    
        都说远路无轻载,吴峥挑的担子只有四十来斤,起初并感觉有多重,只是两个时辰后,吴峥的脸上就见汗了。
    
        被坐在骡车车辕处的小丫头翠柳看在眼里,不由对吴峥挤眉弄眼示意,意思是让吴峥央求一下隋兴,把书担放到骡车上。
    
        吴峥只是对翠柳笑了笑,并没有上前央求隋兴。
    
        先不说是第一天伺候主人隋兴,早晨装行李的时候,雇来的骡车车夫就已经在嫌好道歹,一会说装的东西多了,车子重了;一会又说怕骡子受不了,要隋家多出钱。不然也不至于把隋兴读的书籍和文房四宝单独拿出来,让吴峥挑着了。
    
        显然丫头翠柳私下里告诉了隋兴的妻子罗依依,所以在午时打尖的时候,罗依依开口和那位骡车车主商量,要把吴峥挑的书籍分出来一些放到骡车上,还不等说完,就被车主断然拒绝了。
    
        “少奶奶,无妨,我挑的动。”
    
        不想让隋兴夫妻为难,吴峥急忙接过了话题。
    
        听吴峥这样说,看起来想要和车夫争论几句的隋兴,又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虽说是大路,可也并不好走,坑坑洼洼的路面,骡车走在上面不住的颠簸。无需担心颠坏了襁褓中婴儿的罗依依吩咐,骡车车主早已放慢了速度。还真没见过如此在意牲口的人,对于放了四年牛的吴峥来说,倒并不十分讨厌这位车夫。
    
        就这样,早晨寅时末离开向阳镇,到傍晚戌时初,天黑下来时,堪堪走了不到五十里路的一行人,便在一处不大的镇子上唯一的一家客栈里歇了下来。
    
        把行李搬到房间安顿好后,又帮着翠柳借客栈的厨房,忙活着做饭。等饭做好,大家吃完,简单洗漱,各自回房休息时,月亮早已升到了半空。
    
        俗话说十八十九坐一等,那意思是说,十八十九的月亮,是要晚饭后坐下来等一会才会升起,所以这时已经是亥时前后了。
    
        即便是骑骡子的隋兴,颠簸了一天也有些累,早早就睡下了。
    
        车夫和吴峥一个房间,翠柳自然是时刻不离罗依依身边,因为夜里也要起身伺候襁褓中的婴儿梦儿。
    
        肩膀酸痛的吴峥,看着窗口透进来的月光,迷迷糊糊刚要睡着,却被骡车车夫巨大的呼噜声给搅得毫无睡意了。
    
        自从八月十五夜里,被吴家堡和柳林堡派去的人追入后坡村后山,吴峥整整两天一夜没有合眼。也就是进入向阳镇隋家后,十六夜里好好睡了一觉。昨天夜里因为要收拾行李,晚上睡得晚不说,早晨天不亮就起身了。要说吴峥不累不困那可是假的。
    
        眼看自己无法在车夫的呼噜声中睡着,明天还要挑着担子赶路,吴峥随手揭起床上的被褥,打算到房门外的屋檐下对付一宿。
    
        就在吴峥走到门口,刚要伸手拉开房门的瞬间,突然看到窗外一个黑影一闪,心中顿时一惊,不由自主就想到了吴家堡和柳林堡:
    
        “难道他们这么快就追来了?!”
    
        随即,又摇摇头,应该不会这么快。即便是巧到刚好问到了那位一大早给了自己两个馒头的老人家,也不会这么快。
    
        于是吴峥回身又把手里的被褥放回到床上,悄悄把房门拉开一道缝隙,朝客栈院子里瞧去。
    
        借着天空明亮的月光,吴峥看到一个黑影正趴在隋兴夫妻居住的房间窗口,用手指在窗纸上抠了个小洞,继而从怀中取出一根不足小指粗细的管子,就要拿嘴去吹。
    
        吴峥暗道一声不好,尽管没有亲眼见过,却是经常听说:有些盗贼专一深夜潜入人家,待主人熟睡后,通过门窗向房间里施放**药物,等房内的主人昏迷后,好入室偷盗,甚至还会干一些**妇女之类伤天害理的勾当。
    
        “大胆,好贼子!”
    
        吴峥怒喝一声,随即打开房门,一闪身窜出去,迅速朝那名被自己的喊声惊的一愣怔的黑影扑了过去。
    
        显然是没想到会被人发现,黑影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扭头就想朝客栈门外跑。
    
        就在两人擦身而过时,吴峥脚步迅速挪动间,突然身体前倾,双手在前,一把就抓住了黑影的左臂。不等黑影有所反应,吴峥双手用力,顺着对方身体跑动的惯性,猛然往自己身前的右后方甩去。同时,脚下还不忘绊了对方的脚腕一下。
    
        只听“噗通”一声响,那个瘦小的身影,顿时被吴峥摔到了客栈房间外墙的墙根上。
    
        “哎呦——!”
    
        吴峥都想不到眼前的贼子不仅没有马上翻身逃跑,反而双手抱头痛呼起来。
    
        看到机会的吴峥,三两步蹦跳过去,抬脚大力揣在了蹲在地上痛呼的窃贼胸口,再次把对方踹到了墙根上。只是这一次窃贼没有再发出痛呼声,反而软塌塌地躺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声息。
    
        吴峥心中一惊,不会打死了吧?
    
        急忙上前伸手在躺在地上的窃贼口鼻间一探,还好,还有呼吸,应该只是昏死了过去。
    
        这时,不仅隋兴夫妻,丫头翠柳,骡车车夫,以及客栈的老板也都被惊醒了,一边纷乱跑出来,一边惊声询问:
    
        “是谁,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