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三十七章 画满脚印的奇怪书页
    当隋兴走过来,俯下身仔细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昏死过去的窃贼,似乎觉得有些面熟。
    
        “咦,怎么感觉曾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夫君?”
    
        罗依依也把孩子留在房间里,跑出来看了一眼。
    
        “好像是镇子西北角,五里路之外的李家庄,给我们家做短工的隋同治的儿子隋夏。”
    
        再次低头看了一眼,隋兴果断地说:
    
        “错不了,应该就是他。”
    
        吴峥一听到这里,心中不由一动,难道那个算命先生就是受了此人所托?不然哪里有一路尾随前来行窃的人。一定是此人不甘心费尽周折却没有当上隋兴的伴读书童,所以心中不忿。估摸着隋兴这次进城读书,一定随身带有不少财物,一是出于泄愤,二也是贪图隋兴的随身钱财。
    
        不过,吴峥却不会把心中的猜疑说出来。
    
        很快,客栈掌柜就把镇子上的里正请了过来。
    
        此时,那位昏死过去,身材瘦小的窃贼也醒了。一见自己被众人围了起来,当即痛哭流涕,满嘴胡言乱语起来,众人甚至都听不出他在说什么。
    
        “闭嘴,你是谁,哪里人?”
    
        见窃贼不吱声,隋兴当即把窃贼的身份告诉了赶来的里正。
    
        吴峥一边向众人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边探手从依然坐在地上不肯起来的隋夏怀里取出那支细竹管。隋兴一看,顿时抬脚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他可是知道这东西的厉害,别说自己身上的确带了不少银钱,房间里还有妻子,以及襁褓中的小女儿梦儿呢。若是被隋夏得逞,隋兴都不敢往下想了。
    
        脑闹哄哄过了个把时辰,里正才带人把隋夏给带走了,这时早已过了子时,堪堪来到丑时中了。天空中的一轮明月也已偏西。
    
        隋兴夸了吴峥两句,罗依依却直接上前屈膝向吴峥行了一礼,慌得吴峥急忙闪身躲开,并谦让道:
    
        “少奶奶千万不要这样,我也没做什么。再说,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事。”
    
        小丫头翠柳从始至终都在用一种几近崇拜的目光看着吴峥,小脸竟然激动得都红了起来。
    
        跟在罗依依身后转回房间,来到房间门口时,还不忘转头又看了一眼吴峥,那眼神,让吴峥好半天都觉得有些飘飘然。
    
        骡车车夫虽然一直没有开口,不过等隋兴夫妻回房后,他却抢在吴峥前面走进了房间,随即手里拎着被褥又走了出来,直接走到停在客栈院子里的骡车前,一头钻入了进去。
    
        显然,他是听到了吴峥说被自己的呼噜声惊醒的话。
    
        吴峥本想跟过去告诉车夫,还是自己睡在车里好了,不想车夫直接放下了车厢的帘子,随即里面传出了呼噜声。
    
        站在院子里犹豫一会,想着不久天就要亮了,接下来还要挑着担子赶路,吴峥也就转身回房睡觉去了。
    
        由于夜里被隋夏一闹,早晨大家都多睡了一会,直到卯时初才起身,吃过早饭,卯时末退掉房间,收拾行李准备上路。
    
        吴峥刚要弯腰挑起担子,不想车夫走过来一把接过吴峥手里的担子,随手扔到了骡车上。尽管还是一句话没说,不过表情却变得柔和了许多。
    
        吴峥急忙弯腰道谢。
    
        “谢谢大叔。”
    
        没想话音刚落,已经坐上车辕的翠绿也紧跟着说了句:
    
        “谢谢郑大叔。”
    
        说完,还转动红红的小脸瞥了吴峥一眼。
    
        吴峥也没有多想,对着已经转回头看着前方的翠柳的后脑勺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快步越过骡车,走到骑着骡子走在前面的隋兴身边,意思是要接过缰绳,替隋兴牵骡子。
    
        “不用,我自己来好了。你慢慢跟着走吧。”
    
        无载一身轻的吴峥,这一天的心情可谓是大好。
    
        就这样,一行人又走了两天,于八月二十一日傍晚,终于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入了铜锣城。丝毫没有停顿,直接来到距离县学仅隔了一条胡同,隋家早就赁下的,一座独门独院,三间北屋正房,带有一间西耳房,东西各有两间厢房的院落里。
    
        由于一行人连日劳顿,只是简单整理了一下,吃过晚饭便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没有吃早饭郑大叔就赶着骡车上路。之后,吴峥才在隋兴的指挥下,和翠柳忙活了起来。
    
        隋兴夫妻住在西间,翠柳住在西耳房中,北屋的东间收拾出来给隋兴当书房用。吴峥则被安排到东厢房靠北边的一间,南边一间是杂物室。西边的两间厢房,一间用来做厨房,一间用来做饭厅。在院子的西南角处,还有一间极小的茅房。自然日常的清理,也就有既是伴读书童,又兼跟班随从的吴峥料理了。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便是年底,过了腊月十五,隋兴带着妻子,女儿梦儿,以及小丫头翠柳要回向阳镇老家过年,留下吴峥在县城看宅子。
    
        虽然翠柳私下里曾多次偷偷埋怨隋兴把吴峥单独留下来,不过,这反倒正合了吴峥的心意。一个人留下来,既可以躲避吴柳两家的搜铺,又可以仔细揣摩《凌霄九式》,甚至还可以读读隋兴在县学里读的书,借用隋兴平时积攒下来的废纸练练字。
    
        送走隋兴一家人之后,吴峥也算是彻底解放了。虽说隋兴过了正月十五就会回来,一个月的时间,也足够吴峥偷偷乐上一阵子了。
    
        又是一个晴朗的夜晚,尽管铜锣城这里的冬天十分阴冷,对于吴峥来说,并不算什么。站在院子里,反复练习了《凌霄九式》中第一式——势如破竹大半个时辰,才抬脚回到正房东间隋兴的书房里。
    
        平时吴峥也没少进来,只是因为隋兴在,他自然不会乱动隋兴的书籍。现在可是无需顾忌了,只要看完后,再按照原样摆放好,不让回来后的隋兴看出来就好。
    
        一时高兴,吴峥几乎把隋兴摆放在北墙书架上的书,都逐一抽出来翻了一遍。当他翻到一本封面上明显是手写的:《隋家家训》时,由于见那四个字刚劲有力不说,还透着一股凌厉的气势,出于好奇不由随手翻开,从头看了下去。
    
        吴峥的注意力并没有在《隋家家训》的字面意思上,而是专注于刚劲的字迹上流露出的那股凌厉的气势。
    
        翻着翻着,刚翻到三分之一处,突然看到了与众不同的一页。
    
        之所以说与众不同,是因为这页纸上没有丝毫字迹,只有一些异常凌乱的脚印。
    
        不错,就是脚印。只不过不是踩上去的脚印,而是画上去的脚印。吴峥仔细数了数,竟然有一百八十个之多。
    
        “这是什么?”
    
        惊讶之余的吴峥,继续朝后面翻去,竟然在不足百叶的《隋家家训》中看到了四页画满脚印的纸。这四页奇怪的纸,并不是简单夹在《隋家家训》中,而是牢牢钉在了书页中。若是不认识字的人看到,肯定会误以为是书中的插图。
    
        只不过这四页插图有些怪异,既不是花草,也不是人物,更不是风景,而是凌乱的脚印。
    
        “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吴峥怎么都猜不出来,当感觉到一阵困意袭来时,干脆随手扔到书案上,回房睡觉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