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四十章 顿悟
    当吴峥把三人打倒在地后,并没有再继续,而是站在书肆当中冷冷地看着他们。
    
        这时,刚才被吴峥伤到脚踝的那人也不再哎呦了,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再说一句话。很快,那两位被吴峥踢到胸部的青年搀扶着伤了脚踝的那位,默不作声地离开了。
    
        书肆段掌柜,自从吴峥出手,就如同被惊呆了一样,一直躲在旁边直勾勾地看着。直到三个青年离开,才反应过来,急忙上前拉着吴峥地手问:
    
        “小哥,小哥你没事吧?”
    
        “段掌柜,我没事。只怕你的书肆是开不下去了。”
    
        一边抽出被段掌柜拉着的手,吴峥一边担心地说道。
    
        “唉,这世道,普通人混口饭吃可真是不易。要不是这间书肆是祖上留下来的,我早就不干了。辛苦一年,还不够他们收的。”
    
        “段掌柜,他们是什么人?”
    
        “我也只是听说,说他们的幕后之人是上面丽阳府府尹的公子。凡是丽阳府界面上县城内的商铺几乎没有几家是可以不交份子钱的。不仅如此,最近还听说他们好像把手都伸到下面的集镇上了。”
    
        自小在吴家堡长大,吴家不仅是吴家堡最大的氏族,而且崇尚习武,自然没有外人敢欺负吴家族人,即便是远房如吴峥家,也只能是吃族中人的气而已,所以吴峥并不了解外面的世界。
    
        “段掌柜,那你……。”
    
        “算了,胳膊始终拗不过大腿,还是老老实实交上今年的份子钱,关门歇业,等来年再另谋出路吧。只是小哥今晚惹了他们,可千万当心啊。听你的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听大叔的劝,赶紧回老家躲躲去吧。”
    
        听段掌柜如此说,吴峥也没多做解释,转身向段掌柜告辞,原路返回小院中。关好大门,站在院子里,吴峥清理了一下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静下心来又一次尝试关注脑海中缓缓运行的凌乱脚印的轨迹。
    
        出乎吴峥意料,这一次竟然看到了三个清晰静止不动的脚印。
    
        而且没有再出现之前看不到一个呼吸,就会晕眩、憋闷,甚至想呕吐的感觉。
    
        惊喜之下,吴峥仔细留意那三个脚印,才发现并不是静止不动,只是比其他凌乱的脚印运行速度慢了不少,相比较而言,乍看起来似乎是停止了一样。
    
        而且,那三个脚印运行的轨迹,恰好是刚才与三名收份子钱的混混打斗时,下意识使用出来的两步。一是右脚脚尖轻点左脚脚踝,二是抓住两人的胳膊,顺着他们的上抬之势,凌空踢向两人胸部的动作。
    
        吴峥真的兴奋莫名了。仅仅是三个脚印,就帮助自己打败了三个大自己好几岁的混混,若是能够与《凌霄九式》的招式完美配合起来,岂不是威力会更大?
    
        这一夜,吴峥几乎就没怎么合过眼,脑海里一直在反复观察那三个,比另外七百一十七个脚印运行的缓慢得多的脚印。
    
        到天亮前吴峥只是稍微眯了会眼,就又爬起来穿好衣服,干脆锁好门窗,直接走出了铜锣城。
    
        当然,吴峥并不是听了段掌柜的话,要出去躲躲。他是要到郊外寻找一个僻静无人,又宽敞的所在,好好练习一下已经学会的,《凌霄九式》第一式——势如破竹,以及刚刚记下的那三个脚印的运行轨迹。试试能不能让两者更加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这还是吴峥来到铜锣城后第一次出城。
    
        吴峥是从北城门出来的,沿着官道走没多远,看到东面有一座不高的山头,上面长满了树木,转身就奔了过去。很快来到树林子里,找到一处足有居住的小院子三倍不止的空地,倚着一颗碗口粗的杨树坐了下来。
    
        练习之前,吴峥还要在脑海里再过上几遍。
    
        这时候,日头刚刚升起来,红彤彤的阳光透过落光树叶的,稀疏的枝桠间照射到身上,不一会吴峥就感到身上暖洋洋的。
    
        不由自主,又想到了《凌霄九式》中关于光之势的描述。
    
        简简短短的一句话,吴峥却怎么都琢磨不透。
    
        “光有千种,其势一也。驱暗就明,直而往,势无反顾。行于暗夜,虽远可见;入于清水,曲不及深。……。”
    
        明白自己一时半会是不可能弄明白的吴峥,又习惯性地继续回想《凌霄九式》中的其他句子:
    
        世间万事万物无不有“势”:
    
        比如热气上升,冷气下降。
    
        清气上升,浊气下降。
    
        比如河高海低,比如山高谷低。
    
        比如种子发芽愈长愈高,比如果实成熟自然下落。
    
        比如星际浩渺,却有引力维系彼此间的距离和秩序。
    
        比如大地广袤,却难掩由高而低的自然趋势。
    
        ……
    
        饿虎食羊,羊则吃草,草却是沐浴在阳光雨露中生长起来的。
    
        这样一个自然而然的循环,便可以称之为自然法则。
    
        虽说弱肉强食,可是弱者就一定弱,强者就一定强吗?
    
        水,天下至柔至弱之物,却可以滴穿坚硬的岩石,即所谓的“水滴石穿”。
    
        精铁,天下至坚至刚之物,百炼之后却可以变为绕指柔。
    
        前者是由弱势而变为强势,其中起关键作用的是时间。
    
        后者由刚强而化为柔软,其中起关键作用的是锤炼。
    
        时间源于自然,锤炼则源于人为。
    
        ……
    
        势之所在,可见而不可触摸,如同张弓搭箭,箭在弦上发而未发之际,所营造出的便是最易理解的“势”。故而《凌霄九式》第二式,名之曰“势如彍弩”。
    
        …………
    
        想着想着,原本坐在地上的吴峥缓缓站了起来。
    
        只见身下的双脚忽东忽西,忽左忽右,身体也随着脚步的飘忽移动,而不断地调整着重心,调整着姿势。
    
        同时,吴峥的双手如穿花蝴蝶一样,由腋下,由腰间,由耳侧,由肩头,由开始的有迹可循,变成后来的无迹可寻,由最初的合情合理,变作了不可思议。
    
        似乎,身边的树木也随着吴峥的身体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先是随着吴峥左右摇摆不定的身体也在慢慢摇晃。
    
        继而,吴峥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飘忽,以至于整座小树林里都弥漫着一股莫名的张力,如同拉满弦的弓箭,其中蕴含的“势”随时都会激射而出一样。
    
        于是,吴峥身后那棵碗口粗细的杨树开始朝着吴峥的后背倾斜,再倾斜,终于“咔嚓”一声齐根折断,修长的树干带着没有几片叶子的树冠猛然向吴峥砸了下去。
    
        看似毫无所觉的吴峥,当树冠上的树枝即将临头的刹那,却毫无征兆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身,由刚才的背对,变成了面对。
    
        只见吴峥的双手不知何时已是掌根相抵摆在了胸前,如同在水中游泳一样,双手舒缓地向身体两侧一分,那棵倒下来的碗口粗细的杨树树干竟然从中一分为二,而且各自随着吴峥的手势砸落到他身体左右两侧的地面上。
    
        并没有被树冠落到的声音惊扰,吴峥反而如泥塑木雕一样,保持着身体前倾的姿势,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很明显,吴峥正处于一种顿悟的状态中。
    
        直到日头渐渐升到头顶,温暖的阳光直射吴峥后脑勺的时候,吴峥突然收回前倾的身躯,仰头长啸起来。
    
        兴奋,除了兴奋还是兴奋!
    
        不仅把《凌云步法》与已经学会的《凌霄九式》第一式——势如破竹完美结合了起来,甚至无意中竟然连《凌霄九式》的第二式——势如彍弩也学会了,吴峥焉能不兴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