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四十五章 渐近的危机
    夜里估摸着老人已经睡熟的小霸王吴刚和吴明志悄悄溜进院子里,吴刚一脚把扑过来的大黑狗踢出一丈多远,倒在地上再没有了声息,误以为大黑狗已死,便撬开房门,把被大黑狗的狂吠声惊醒的老人杀死后,两人连夜抬着尸体藏到了村子后面的深山里。
    
        没有丝毫耽搁,趁黑离开小山村,又到其他地方装模作样溜达了几天,赶在腊月二十八傍晚回到吴家堡过年去了。
    
        小霸王吴刚和吴明志怎么也没有想到,被踢倒在地,当时没有了声息的大黑狗并没有死,早晨苏醒过来后,一边狂吠,一边循着老人的气息很快就找到了被两人藏在山里的尸体。
    
        到傍晚的时候,老人的尸体已经被村民抬回了村子里,明知道老人是被害的,却苦于一时找不到凶手,又正逢年底,乡下人本就惧怕官府,所以也没有选择报官。
    
        正当在老人儿子的主持下,举办葬礼的时候,柳林堡的柳仙立刚好寻到这里。
    
        不用仔细打听,仅是从村民的闲谈话语中,柳仙立就感觉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脑子里突然冒起一个念头:
    
        “会不会是吴峥干的?”
    
        虽然想到了老人极有可能是人被灭口,却说什么也不会想到是吴家堡的吴家弟子干的,所以首先就想到了吴峥身上。
    
        即便心中有怀疑,怀疑吴峥何以过了四个多月,还在这附近转悠,柳仙立还是仔细询问了一下村民,见没人看到有陌生人出现,尤其是半大的孩子,柳仙立还是立即带人迅速在附近展开了搜索。
    
        当小霸王吴刚和吴明志回到吴家堡后,第一时间就去找族长吴友仁汇报一下前往山南寻找吴峥的经过,由于吴友仁在上次吴继学和柳超峰的大战中也挂了彩,至今行动还不是很方便,所以一直待在家里。
    
        另外,私塾里的吴淦提出来年后又要出远门,将不再去私塾教书了,所以吴友仁的心思多半都在物色新教书先生上,毕竟族里有几十个读书的孩子,关系到吴家堡吴家族人未来的大事,吴友仁当然不敢怠慢。
    
        只是吩咐他俩说:
    
        “过完十五,十六上午卯时中到族里集合。”
    
        并没有过多询问小霸王吴刚和吴明志,就打发两人离开了。
    
        对于吴淦突然提出年后要出门远游,不仅吴友仁没有想到,族里任何人都没有想到,包括吴继宗和吴继学。
    
        吴淦是吴立鹏带着吴峥母亲回来的前一年冬天返回的吴家堡。自从二十二岁儿子吴立君三岁那年离家,一个人在外整整十八年。回来后的第二年开春,便被族里请去做私塾先生,至今又过去十四年了。
    
        不过有两点,吴家族人还是有些疑惑的。一是吴淦在外的十八年究竟做了些什么。不同于吴家其他习武子弟的外出历练,吴淦在吴家堡从未学过武,从小就被家人送入私塾读书的他,几次下场参加县试都没有考中秀才。所以族人大都以为吴淦是外出游学去了。不过回来后,吴淦却对在外十八年的事情讳莫如深,从不对人提及。就是老婆孩子,也毫不知情。
    
        另外则是,回来后的吴淦,论才学已经大有长进,绝非当初离家远游时可比,可是却从未听他说过要再次下场参加县试考取秀才的话,就更不要提参加乡试考取举人了。
    
        偶尔,同辈的族长吴友仁也试探过吴淦:
    
        “先生何不下场试试,论才学,先生必能高中。”
    
        “族长高抬我了。先不说才学不才学,吴淦已经四五十岁的人了,即便中了又能怎样?所以,早就没有那个想法了。”
    
        自然,这次吴淦提出来年后外出远游时,吴友仁也劝过他。
    
        “先生也有五十五了吧,何必还要外出经风沐雨,遭那份罪?”
    
        “族长,自从回来,这一待就是十四年。人生能有几个十四年?所以心里想着,趁现在腿脚还好,再不出去走走,以后哪里还有机会?”
    
        吴淦说的倒也是实话。
    
        “家里大嫂和孩子呢,先生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孩子还算孝顺懂事,孙子也老大不小,只要耽误不了赶回来参加大孙子的婚礼,今生无憾矣。”
    
        既然吴淦去意已决,吴友仁也不好再劝,所以当务之急是赶紧寻找一位可以替代吴淦的教书先生。
    
        虽然八月十五夜里,祖宗祠堂被柳超峰带人一把大火给烧了,不过以吴家的财力,没用两个月,就又在原址按照原样建了起来。
    
        到年三十这天,照例族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要聚集在祠堂中,祭拜先祖,并陪伴在先人牌位前守岁。
    
        所以,吴继宗、吴继学、吴友仁、吴立伟、吴春、吴立山又凑到了一起。
    
        “友仁的伤势如何了?”
    
        “三叔,大叔,你们放心,已经没有大碍了。”
    
        “说起来,这次和柳家的争斗是我们吴家输了。”
    
        “三爷爷也不要这样说,只是没有把柳家祠堂烧掉,若论受伤的弟子,柳家还比我们多三五个呢。”
    
        吴春倒是有些得意。
    
        “你懂什么,就是再多上十来个能顶得了祠堂被烧的耻辱吗?”
    
        被吴继学一句话给噎回去的吴春,好半天没再开口。
    
        “究竟小野种躲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么多人把方圆上百里的地方都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丝毫踪迹呢?”
    
        如今吴立山已经把谢妙英娶回家,也算是成了家的大男人,不过说话还是那个调调。
    
        吴立山说完,只见吴继宗用右手食指随意敲打着桌面,沉吟着说:
    
        “据柳林堡那边传来的消息,腊月二十六傍晚,柳仙立在山南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村子里遇上了一件怪事。”
    
        吴继宗的这句话,顿时让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说柳仙立赶到的时候,小村子里的人正在办丧事。死者是一位年近七十的老人,家就在由南山下去的溪边村口。而且,死者不是自然死亡,明显是被杀死的。杀死之后,还被人把尸体给藏到了村后的深山里。要不是家里的一只大黑狗又苏醒过来,恐怕不会那么快就被人发现。”
    
        吴继宗说完,房间里众人沉默了一会,吴继学才淡淡地问道:
    
        “三哥的意思是有人要杀人灭口?”
    
        “不错,柳仙立便是如此分析的,所以带人在小村庄附近搜索了好几天。不过,并没有什么发现。”
    
        本以为吴继宗说到这里就没有下文了,吴立山刚要插话:
    
        “三爷爷,……。”
    
        只见吴继宗一摆手,继续说道:
    
        “直到前天,柳仙立一路搜寻到向阳镇时,从几个妇女嘴里无意中听到,八月中旬,向阳镇隋家请了一位来自北边的书童,而且年龄恰好也是十三岁。”
    
        “叫什么名字?”
    
        吴春听到这里几乎是脱口而出。
    
        自觉失言的吴春,刚要道歉,不想吴继宗并没有责怪他,反而接着解释一句说:
    
        “外人并不清楚,而隋家人又举家去了临山府,隋家二儿子家里过年,所以柳仙立并没有打听清楚。”
    
        “三叔,为什么柳仙立没有追到临山城继续寻找呢?”
    
        吴继宗看着吴友仁摇了摇头,意思是他也不清楚。
    
        房间内再次陷入了沉默,良久,吴继学才说:
    
        “若向阳镇隋家请的书童真是吴峥,时间和年龄倒也都对的上。只是和刚才小山村老人被杀又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老大忘记吴春去后坡村捉吴峥时被人搅局的事情了吗?”
    
        “三哥是说,族中果真有内奸?”
    
        “错不了,上次我就怀疑是族中子弟所为,只是一时想不到谁有那么好的身手。接下来又忙于和柳家争竞,搜寻吴峥,渐渐就把那事给放下了。现在看来有必要先把内奸找出来。”
    
        “三爷爷,大爷爷,大叔,该怎么找?若是信得过我,交给我好了。”
    
        一直没插上话的吴立伟首先表态了。
    
        “若是有办法不早就找出来了?不过,这一次范围应该小多了。”
    
        吴继宗的眼神停留在吴友仁身上,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会。
    
        “三叔的意思是,内奸就在腊月二十五六那几天,出现在小山村附近的弟子之中?”
    
        吴继宗点了点头,随即端起桌上的酒杯仰头干了下去。
    
        至此,吴立山才后知后觉地反问了一句:
    
        “也就是说,是那名内奸首先从被杀死的老人口中得知了吴峥的行踪?”
    
        没有谁理会吴立山,吴友仁转头问吴春:
    
        “你心里应该最清楚。”
    
        吴春低头想了一会,对大家说:
    
        “那个小村子应该叫靠山屯,总共不到四十户人家。当时应该有三组,共七人被派到了靠山屯周边。”
    
        “都有谁?”
    
        “一是吴友聪和吴猛,一是吴友光和吴凡、吴毅,再就是吴刚和吴明志。”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在脑子里把刚才吴春念出来的七个名字过了一遍。
    
        “吴友聪的可能性不大。”
    
        吴友仁首先把吴友聪排除了,吴继宗和吴继学也符合着点了点头。
    
        “这样吧,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把七个人都悄悄查一查。特别是吴刚、吴猛、吴凡和吴毅四人。”
    
        吴继宗最后的拍板,其他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不过也有疑惑之处,所以吴春想了想后问道:
    
        “三爷爷,吴峥有恩与吴刚四人我们都清楚。只是,若出现在后坡村那人和在靠山屯杀人灭口的是同一个人,那么就一定不是吴刚四人之一。”
    
        “没有谁说过,那一定就是同一个人。”
    
        听到吴继学淡淡的声音后,吴春便闭上了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