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四十九章 擦肩而过
    受隋兴整日唉声叹气,郁郁寡欢情绪的影响,在等待放榜的三天时间里,小院中的气氛难免压抑,以至于,不仅罗依依一直没有询问吴峥三天来跑到哪里去了,就是翠柳也没再刨根问底。?  ?文小??说  ?w?ww?.?r?a?n?w?e?n?`org
    
        吴峥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实话讲出来。
    
        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吴峥已经料到隋兴不可能考中,若是这个时候说出来,等放榜时反而自己的名字在上面,岂不让隋兴更加的没脸?
    
        三天时间虽然感觉有些漫长,毕竟转眼就到。
    
        即便从丈夫的神情中已经猜到了结果,一大早,罗依依还是打吴峥去看看。谁都有侥幸心理,何况一直望夫成龙的罗依依?
    
        吴峥依言来到县学门前,见已经是人山人海,站在人群边缘,稍微等了一会,随着一阵锣声响过,用大红纸书写的榜单便张贴到县学门前一侧的墙壁上了。
    
        无需吴峥往里挤,已经有人从第一名开始念榜单上的人名。
    
        念到第四名的时候,赫然便是:
    
        “李庄乡童生吴峥。”
    
        中榜早就在意料之内,吴峥却没想到会高中第四名,欣喜自然是有的,不过却谈不上什么惊喜。直到听到最后一名,果然没有向阳镇童生隋兴,吴峥没顾上去段掌柜书肆,便直接返回了小院中。
    
        迎上急切等待的罗依依和翠柳的目光,吴峥只能摇摇头。
    
        隋兴许是听到了吴峥回来时的脚步声,也怀着一丝期冀走到了北屋当中堂屋门口,刚好看到吴峥摇头,随即转身又回去了。很快,东间书房内,就传来哐当一声响。
    
        吴峥急忙跑进去,现隋兴正面朝窗子站在那里,地上散落着几本书籍,以及砚台、毛笔,椅子也被隋兴给摔倒了。
    
        默不作声扶起椅子,又把地上散落的书籍、砚台等收拾起来,擦干净书案上散落的墨汁,吴峥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隋兴,只是轻轻叫了一声:
    
        “少爷。”
    
        刚好,罗依依也闻声走了进来,吴峥转身又叫了一声:
    
        “少奶奶。”
    
        便走出了东间书房,直接来到了院子里。
    
        见翠柳向他努了努嘴,吴峥明白是让自己去厨房吃早饭,抬脚走到厨房门口,吴峥站了一会,却又折身回到东厢房自己的住处,把所有的银钱都带在身上,悄悄对翠柳说:
    
        “我出去一趟。”
    
        “早点回来,万一少爷和少奶奶有事,……。”
    
        知道翠柳担心自己,怕被隋兴一怒之下给辞退了,所以一边朝院外走,一边低声说了句:
    
        “放心,我一会就回来。”
    
        吴峥是想起来录子一旦到段掌柜书肆报喜,是少不了赏钱的,说什么也不能再让段掌柜破费了。
    
        一路小跑来到段掌柜书肆,果然看到门里门外都挤满了人。
    
        “段掌柜好福气。恭喜,恭喜啊。”
    
        不少人在向段掌柜贺喜,虽然只是段掌柜媳妇娘家的侄子,不是有句俗话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吗?所以,谁敢说段掌柜妻侄将来不会考中举人老爷,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毕竟新中的秀才还不满十四周岁。
    
        段掌柜一边应付着前来报喜的录子,一边与众人周旋,一眼看见人群外的吴峥,急忙招手道:
    
        “峥儿快进来,进来。”
    
        众人一听正是新中的秀才吴峥到了,不约而同让出了一条道路,吴峥一边拱手向纷纷道喜的众人还礼,一边迈步走进书肆,刚要掏钱赏给那两名报喜的录子,却现两人手里早已有了一个红包,知道又是段掌柜破费,只是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和段掌柜客气,只能收回已经深入怀中的手,打算等众人散去之后再理会。
    
        两名报喜的录子见正主回来了,自然又是一大堆恭维的话,说过之后,才把手里的红包收起来,分开众人离开书肆往下一家去了。
    
        就在吴峥目送两人离开,围观贺喜的众人也尾随渐渐散去时,突然现对面的胡同口有个人影一闪即逝。
    
        顿时,吴峥心里就咯噔一下。
    
        因为那个身影太眼熟了,虽然没有看清脸面,一时想不起是谁,吴峥却可以肯定,刚才那人一定来是自吴家堡。
    
        “是谁呢?”
    
        “峥儿,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段掌柜的一声问询,打断了吴峥的沉思,于是随口答道:
    
        “段大叔,我暂时还没有想好。”
    
        早就注意段掌柜口中已经改变了对自己的称呼,吴峥不由觉得这样听起来似乎更顺耳一些。
    
        “是不是还没有告诉你的主人?”
    
        见吴峥摇摇头,段掌柜沉思片刻劝道:
    
        “也该告诉他们了,如果峥儿想要继续走下去,参加乡试可远没有县试这么简单。”
    
        虽然对于小小年纪的吴峥,初次下场就中了县试第四名,段掌柜难免惊讶不已,想起当初吴峥的话,这才知道那并不是大话。可是,也曾经读过书下过场的段掌柜很清楚,一时的侥幸并说明不了什么。想要中举人,不下苦功是绝对不可能的。
    
        吴峥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隋家是在自己走投无路时收留了自己,刚刚过去五个月就要离开,虽说并不是卖身于隋家,也还是觉得于心不忍。
    
        “段大叔,要不再等等看吧。等隋兴少爷返回向阳镇时,再告诉他吧。”
    
        段掌柜通过这短时间与吴峥的接触,也看出来,眼前的少年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既然吴峥这样说了,也就没有再劝他。
    
        吴峥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和段掌柜在书肆中闲聊的时候,县学门前有两人正在对榜单上第四名“李庄乡童生吴峥”议论着。
    
        不是别人,正是于二月初,由吴家堡出,一路问询而来的小霸王吴刚和吴明志。
    
        “四哥,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天下重名之人多得是。这个吴峥肯定不是我们要找的吴峥。毕竟吴家堡的放牛郎吴峥只是读了不到三年书,自吴立鹏出事后就给族里放牛,即便当时学得再好,这么多年过去也该忘光了,怎么可能考中秀才呢?”
    
        说着,吴刚猛然回头朝身后望了一眼。
    
        由于两人来的时候,已经是辰时末,看榜的人早已散去,街面上只有来来往往的三两行人,并没有现什么异常。可是吴刚却清楚,自从离开吴家堡之后,就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刚才正是再一次感觉到了暗中窥探自己的眼神,才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
    
        “怎么了,四哥?”
    
        已经不止一次现吴刚总是扭头朝身后观望,吴明志自然心生疑惑。
    
        “你有没有觉得,始终有人在跟着我们?”
    
        “没有啊,四哥想多了吧?”
    
        吴明志也同样不知道族中安排吴友敏在偷偷盯着他们的事情,以他的修为是不可能现身后窥视的眼睛的。
    
        “算了,我们还是到李庄乡打听一下这个新中的秀才吴峥吧。”
    
        “也好,就听四哥的,反正接下来我们也没有方向了。”
    
        刚刚回到小院中,翠柳就凑上来悄悄说:
    
        “少爷打算明天就回去了,少奶奶刚才还问你去了哪里呢?”
    
        “怎么明天就回去?”
    
        “少奶奶说少爷总不开心,也许回到向阳镇老家会好一点。”
    
        接下来自然是收拾行李,一直忙活到晚上张灯之后,吴峥才得以抽空到街上去了一趟。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小包袱。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一家人就起身吃早饭。饭还没吃完,早就雇下的骡车也到了。
    
        依然是隋兴骑着骡子走在前面,而罗依依抱着女儿梦儿坐在骡车车厢内,翠柳坐在车辕上。等出了东城门,吴峥突然越前几步,跪倒在官道当中,对着骡子上的隋兴磕了三个头。在隋兴愣的时候,又转而向着骡车磕了三个头,这才站起来说:
    
        “少爷,少奶奶,多谢这五个多月来对小人的关照。实不相瞒,前几天榜单中那位考中第四名的‘李庄乡童生吴峥’就是小人。所以,小人想在此与少爷和少奶奶别过,等将来有机会再报答少爷和少奶奶的大恩。”
    
        吴峥的这几句话差点没把隋兴从骡子上惊下来,骡车中的罗依依也闻声撩起了车帘,一脸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吴峥。翠柳更是惊讶地叫了一声:
    
        “吴峥?!”
    
        这才明白了为何吴峥那三天会突然消失,原来也是下场考秀才去了。
    
        吴峥随手解开手中的包袱,一样样递给既惊讶又激动的小脸通红的翠柳。
    
        “这是给少爷买的一方新砚台,这是给少奶奶买的一块布,这是给你的胭脂。”
    
        翠柳依然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机械般地接过吴峥递过来的三样东西,见吴峥又拿出一个拨浪鼓,一边摇晃着出叮叮咚咚的响声,一边递给翠柳说:
    
        “这是给梦儿小小姐的。”
    
        直到这时,车中的罗依依才说了一句:
    
        “吴峥,你把身上的钱都用光了,将来怎么生活?”
    
        隋兴反而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一提缰绳,催着坐下的骡子,嘚嘚嘚嘚地走了。
    
        等骡车走出很远,吴峥还依稀听到来自翠柳的叫声:
    
        “吴峥——。”
    
        听不出来,翠柳究竟是因为惊喜,还是因为悲伤,反正声音里已满是哭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