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五十章 顺天府里遇意外
    让吴峥果断选择离开隋家的原因,正是放榜那天,在段掌柜书肆中无意看到的那个熟悉的,一闪即逝的身影。火?然?文??  w?w?w?.?ran?wen`org虽然至今吴峥也没有想起那人究竟是吴家堡的何人,却是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落入了吴家堡吴家人的眼中。
    
        尽管已经学会了《凌霄九式》的前两式——势如破竹和势如彍弩,也记住了《凌云步法》中,七百二十个脚印其中三个脚印的运行轨迹,吴峥可不会狂妄到认为,以自己目前的能力就可以和吴家堡的吴家人抗衡了。何况还有柳林堡的一干人呢?
    
        所以,在辞别了隋兴夫妻,以及小丫头翠柳之后,便翻身回到城里。知道现在才是寅时末,段掌柜不可能前往书肆,所以直接来到段掌柜家里,又与段掌柜辞行。
    
        婉拒了段掌柜诚心实意的挽留,吴峥毅然离开铜锣城,由北门出城,沿着北去的官道大步流星地走了下去。
    
        的确,正如罗依依所说,吴峥是花光了身上所有得自隋家的银钱,而且全部买成了礼物,送还给了隋家。即便是饿几天肚子,吴峥也会选择这么做。也只有如此,才会觉得稍微安心一点。
    
        至于欠段掌柜的人情,吴峥只能寄希望于将来再还了。
    
        除了父亲吴立鹏留下的绝笔信中所说,顺天府里的铁线娘之外,吴峥并没有其他人可以投奔。所以,他只能选择前往地处北方的顺天府。
    
        好在有一手掷石子打兔子和野鸡等小动物的本领,倒也不担心会挨饿。不几天,吴峥不仅能够吃饱肚子,甚至身上还有了多余的银子。若是赶上天气不好的时候,也能花钱住进客栈中避一避了。
    
        一路北上的吴峥,并没有忘记那个在铜锣城一闪即逝的熟悉身影,也随时留意身边的情况。不过,自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现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知道对方何以没有再继续跟踪自己,更加疑惑的是,肯定无疑是吴家堡的人,为什么当时没有上前抓捕自己呢?
    
        这不能不让吴峥联想起在后坡村的那个八月十五夜里,先是扔纸团示警,继而又提醒自己快跑,并把吴春和柳林堡的人引入山里的那人。
    
        “不错,极有可能是同一人。可是,究竟是谁呢?既然暗中救了自己两次,为何又不现身相见呢?”
    
        由铜锣城前往顺天府府城足足有两千多里路,吴峥在路上用了整整一个多月,才堪堪来到顺天府府城外。这时已经是三月下旬,虽说顺天府地处北方,一身棉衣的吴峥,还是感觉到有些热了。
    
        身上总共没有几两银子,吴峥只能暂时把棉衣中的棉絮抽出来扔掉,算是把棉衣改成了夹衣。自然会显得宽松了不少,吴峥也不在意,抬脚就走进城内。
    
        只是,偌大一座城池,想要找到一个人绝非易事。
    
        吴峥在街上溜达半天,最终还是走进一家,因为早已过了饭点,并没有一个食客的小饭馆,要了六个大包子,一边吃,一边向店掌柜打听。
    
        “大叔,我想打听一个人。”
    
        “小哥,你想打听什么人?”
    
        “铁线娘。”
    
        “什么,你说谁?!”
    
        掌柜脸上的神色顿时吓了吴峥一跳。
    
        “铁线娘,怎么了?大叔认识吗?”
    
        “嘘——,”
    
        吴峥万没想到,小饭馆的掌柜不仅马上立起一根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还急忙跑到饭馆门口朝外探了探头,这才回身低声对吴峥说:
    
        “小哥,幸亏你是问到了我,不然可就危险了。”
    
        见眼前的少年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掌柜接着说:
    
        “我也不问你与那女人是什么关系,你也再莫开口提那个名字,切记切记。”
    
        “可是,大叔……。”
    
        饭馆掌柜再次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并再次朝门外看了两眼,这才凑到吴峥耳边轻声说:
    
        “我只能告诉你,年前那女人就被官府抓起来,投入了死牢。”
    
        见眼前的少年似乎还要问什么,饭馆掌柜直接撵人了。
    
        “好了,好了,这几个包子总共十二文钱,快点交钱走人吧。”
    
        满怀疑虑结账离开小饭馆的吴峥,一时不知该做什么了。
    
        千里迢迢来到顺天府,父亲绝笔信中交代要自己投靠的人,竟然被下了大狱,而且还是死牢,这可如何是好?
    
        想来想去,吴峥觉得既然是父亲的朋友被下了死牢,总要问清楚是怎么回事。还有,铁线娘难道就没有家人吗?她的家人现在又在哪里,处境又如何了呢?
    
        不知不觉,吴峥竟然溜达到了顺天府府门前。站在斜对面房檐下的日影里,看着府衙门前高大威武的一对石狮子,以及站在台阶上那四名腰挎腰刀的衙役,心里甚至有一种冲动,想冲过去问问铁线娘究竟犯了什么罪被关入了死牢之中。
    
        百无聊赖地站了良久,吴峥继续往前走,来到府衙正对的广场上,见广场东边一面影壁上似乎贴着一张告示,信步走了过去。
    
        只见告示上写着:
    
        近来城内缕有入室盗窃之事生,接连月余,已案二十余起,因贼人乃深夜潜入,且身手了得,至今未有人目睹过贼人的影像。故,张榜告知城内庶民,一要夜晚严加防范,不予贼人可乘之机;二要留心观察,一旦现可疑之人,前往府衙上报。如若现知情不报者,将与贼人同罪。
    
        下面则是顺天府的大印。
    
        看完告示,吴峥不由心想,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在顺天府连续作案三十多天,二十多起。更加难以相信的是,这么长时间,顺天府偌大一座城池,竟然没有一人见过窃贼。可见此人的身手,的确是了得。
    
        不过,这件事与吴峥并没有多大干系。
    
        摸了摸身上仅剩的一两多银子,吴峥难免有些愁。
    
        这里可不是乡下,做什么都要银子,原本以为来到顺天府府城,就能找到父亲说的铁线娘,所以一路上吴峥并没有为了打猎换钱而多耽误工夫。可是,谁又会想到铁线娘年前就被关入了死牢?
    
        一时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的吴峥,一直溜达到天黑,还是没有想好。又不舍得再花钱住店,便找到一处稍微僻静的街边,打算躲在人家屋檐下凑合一夜。
    
        到了夜里,吴峥才有些后悔,不该把从棉衣里抽出的棉絮扔掉。三月底顺天府的夜里,还是有阵阵寒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