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五十二章 巧遇故人
    就在吴峥走到一家茶馆门前,一边徘徊,一边低头思考,该找个什么理由进入茶馆之中打听铁线娘的事情,不想差点撞入迎面而来的一个人的怀里。?  ?文小说  w?w?w?.ranwen`org
    
        抬头之间,两人几乎是同时惊讶出声。
    
        “先生?!”
    
        “仇峥?!”
    
        “先生怎么来顺天府了?”
    
        一脸惊喜的吴峥一面向甄庆义行礼,一面恭敬地问道。从对方一身生员的打扮上,吴峥已经猜出来先生甄庆义应该也参加了上个月的县试,而且考中了秀才。
    
        不料刚才还一脸惊讶的甄庆义,马上恢复了正常的表情,有些淡漠地对吴峥说:
    
        “哦,我们年前就举家来到这里前来投靠青莲的二叔。仇峥,我刚好约了几位同年到茶馆小叙,没时间陪你说话了。改天有时间到府上坐坐。”
    
        说完,甄庆义转身抬脚就走入了茶馆。
    
        扔下吴峥愣在当地好久,最终还是选择离开了这家茶馆门口。
    
        先生是埋怨自己当初的不辞而别吗?
    
        可是为什么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呢?
    
        甚至从先生的眼神里还看到了一丝轻视,一点也没有了在后坡村时的热情。
    
        既然嘴上说让自己过几天到府上坐坐,可为什么连地址都不告诉自己?
    
        在吴峥心目中,先生甄庆义可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尤其是先生刚才转变极快的面部表情,不能不让吴峥猜想,先生是不是因为中了秀才,又投奔到青莲的二叔府上,所以水涨船高,便不再看得起自己这位流浪的孤儿了。
    
        尽管出身卑微,吴峥却不是那种逢迎阿谀之辈,当然不会觍着脸子跟上去惹人生厌。
    
        没来由,吴峥脑子里突然蹦出来四个字——世态炎凉。
    
        很快,吴峥就把刚才遇到先生甄庆义的一幕从脑海中抹了去,调整一下心态,继续在城里转悠了一会。最终还是在午饭时,硬着头皮,平生第一次走进了一家还算气派的酒馆。
    
        迎面而来的店小二看到一位明显是乡下打扮的少年走进来,抬头朝吴峥身后望去,并没有现旁人,当即把吴峥拦住了。
    
        “小哥找人?”
    
        “不找人。”
    
        “那是进来等人?”
    
        “一定要找人和等人才能进来吗?”
    
        本就心情不好的吴峥,也知道是店小二看不起自己,所以不想让自己进去。于是随手取出那块被握扁了的银饼,在店小二眼前晃了晃,随意走到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
    
        看到吴峥手里的银子后,店小二这才喜笑颜开凑上来热情地询问:
    
        “公子要吃点什么?”
    
        刚刚还小哥,马上就变成公子了,吴峥也不和他计较,随口点了两样小菜,一盘牛肉,以及一大碗米饭。
    
        等店小二把吴峥点的饭菜都端上来时,酒馆内的食客也几乎上满了。
    
        从嘈杂的声音里,吴峥终于听到了一个极低的声音里隐约提到了“铁线娘”三个字。吴峥并没有扭头去看,从声音传来的方向,就能够判断出,应该是刚才进来的四人,三男一女。年龄都在三十岁左右,四十上下。而且都是一身劲装打扮不说,还各自带着兵器。四人无一例外都背着一柄带鞘的长剑,所以他们一走进酒馆,吴峥就已经注意到了。
    
        极力屏蔽其他乱糟糟的声音,吴峥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倾听三男一女的谈话上。
    
        虽然四人坐的桌子距离吴峥不过三五步远近,只是四人说话的声音非常低,所以吴峥也只能听到个大概。
    
        “三师兄,临行前师傅再三吩咐这次下山,绝不能过问大师姐的事情。更不能提大师姐的名字,你怎么又忘记了?”
    
        “呵呵,一时失口,师妹见谅。不提了,喝酒。”
    
        大师姐?从刚才一男一女的对话中,不难判断出铁线娘应该就是这三男一女的大师姐。
    
        尽管接下来,四人再也没有提及一句铁线娘,或者大师姐的字眼,吴峥心里却已经有了打算。既然父亲口中的铁线娘是这三男一女的大师姐,那么只需弄清楚这四人是出身于什么门派,就不难打听出铁线娘的事情来。所以,吴峥决定接下来跟着这三男一女,看看他们来到顺天府城究竟想要做什么。希望能从四人的举动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跟在四人身后离开酒馆的吴峥可不敢大意,虽然不知道对方的修为如何,仅是从年龄上判断,肯定都已经是浸淫武术十几二十年的人,若是稍有不小心,很可能就被对方现了。
    
        果然,从未盯梢过的吴峥,还是很快被四人现了。
    
        当吴峥紧随在四人身后,走到一处街口,见四人转身不见,吴峥心中担心跟丢了,所以急忙紧走了几步,刚刚转过来就被四人围在了当中。
    
        “干嘛从酒馆出来就一直跟着我们?”
    
        四人倒没有表现出凶神恶煞的表情,反倒是那位女人口中的三师兄语气平淡地问了吴峥一句。
    
        既然被现了,吴峥也不再隐瞒,毕竟听他们刚才的交谈,是与铁线娘同出一门,所以也就没把四人当做敌人。
    
        “三位大叔,阿姨,我的确是自酒馆出来就一直跟着你们。”
    
        见三人都等着自己的后话,吴峥也就实话实说道:
    
        “我本是铜锣城人,来此正是要投奔铁线娘阿姨,不料……。”
    
        “你是不是刚才在酒馆偷听我们的谈话了?”
    
        “阿姨,不是偷听,是无意中听到的。”
    
        “是谁要你来投奔铁……。”
    
        “三师兄,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话吧。”
    
        说完,看了吴峥一眼,试探着问道:
    
        “你敢不敢跟我们走?”
    
        吴峥没有犹豫,心想只要对方有意要带自己走,即便不想去恐怕也是不可能的,所以点点头之后,率先朝前走去。
    
        随着四人直接由顺天城东城门出了城,拐下大路,来到荒野中一处偏僻的小树林子里,三男一女才停下脚步,转身面对吴峥,还是那位三师兄先开口:
    
        “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是受何人指使前来投靠铁线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