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五十七章 夤夜搜捕
    直到天黑,张谦和赵明并没有等来顺天府的援兵,反而等来了府尹蔡汝纪的一道“火回城”的命令。文小说?  ww?w?.?r?a?n?w?e?n`org
    
        这是张谦和赵明没有想到的,追查了整整一天不说,几乎每个人都挨了石子,虽心有不甘,只是府尹大人的命令却不敢不听,所以只能带领原班人马遵命回城去了。
    
        同样没想到的还有吴峥,始终居高临下暗中观察顺天府这帮捕快和衙役,自然也现了前来送信的两人。一路尾随在返城的捕快和衙役身后,来到城门口,吴峥只能选择重新退回山野之中。
    
        因为这个时候城门早已关闭,而捕快和衙役身上肯定有随时可以进出城门的关防信物。如此,吴峥是无论如何都混不进去的。
    
        “难道一个下午的努力都要白费了吗?”
    
        一样心有不甘的吴峥,有些沮丧地回到山林之中,找了一处背风,蒿草茂盛的干燥之地,卷缩着身体躺了下去。抬头看着深邃的夜空,心里非常郁闷。
    
        父亲死了,奶奶死了,有着救命之恩的后坡村罗旭东爷爷也受了自己的连累,不知道现在如何了。还有,铜锣城的段掌柜,不知那些收份子钱的人有没有再去找麻烦。
    
        即便还不知道曾经有一饭之恩的靠山屯的老人,也因为自己而被吴刚杀死灭口,在吴峥心里已经把自己归结为了一个不祥之人。
    
        不然,按照父亲绝笔信中生前的安排,千里迢迢前来顺天府投奔铁线娘,偏偏铁线娘会在到来之前的两个多月前被打入死牢,这时候的吴峥已经不再相信巧合了。
    
        虽然后坡村的先生甄庆义对于吴峥来说,也是有救命之恩的人,何况还做了吴峥三个来月的先生呢?不过,吴峥已经在尝试把他从记忆里抹去。至于曾经好心又好看的青莲,吴峥反而安慰自己,或许忘记那段记忆,对青莲只有好处,起码再也不会被自己这不祥之人连累了。
    
        一路上也没有打听出,何以府尹大人不仅不派援兵,反而要把他们撤回来的原因,张谦和赵明心中都有些忐忑。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可不要再出什么大案子了,不然的话,别说是捕头,怕是小命也难保。
    
        随即又在脑子里捋了一遍顺天城中的大户,除了前段时间被盗的人家外,已经没有什么显赫的府邸。如此,两人的心情才稍微放松了点。
    
        一行人直接来到府衙,一到门口就看到大堂里透出的明亮灯光,尽管心中猜测应该不会有大案子了,张谦和赵明的心还是不由自主抖了几下。
    
        急忙低头疾行几步,来到堂上单膝跪倒在地,向府尹蔡汝纪行礼。
    
        “张谦(赵明)叩见大人!”
    
        不过,并没有如往常一样,行礼之后反而良久都没有听到来自府尹蔡汝纪的声音。跪在下面的张谦和赵明先是扭头相互对视一眼,随即才慢慢抬起头,朝上面看去。
    
        “唉——,”
    
        刚好,这个时候高坐在大堂之上沉默良久的蔡汝纪长叹一声,并把手里的一张纸朝底下扔来。
    
        “你们自己看吧。”
    
        等张谦和赵明捡起地上的纸张,从头往下一看,冷汗登时就下来了。
    
        原来这张状纸是当朝太师柳史青亲笔书写,并没有过多内容,只是说:上次被盗的书目清单中漏写了一本《********》,乃一部绝世武功秘笈,因家人并不知晓详情,所以当时没有一同上报。
    
        看到这里,两人不问可知,一定是太师柳史青回到了顺天城。
    
        “大人,柳太师他……。”
    
        “柳太师是今天傍晚酉时进城,酉时末派人送来的状纸。现在太师大人正在柳府中坐等消息和结果。”
    
        “大人,我们觉得今天逃出城的那个少年应该有重大……。”
    
        “住口,别以为本府看不透你们心中的小算盘。平时可以不与你们计较,现在是什么时候,太师在府中坐等,是坐等,知道吗?!”
    
        蔡汝纪的一阵咆哮声,顿时把张谦和赵明说的哑口无言。无不一头触底,再也不敢抬头说话了。
    
        “本府已调守备军进城,协助进行全城搜捕。希望不要让柳太师坐等的时间太久,不然你们是知道后果的。”
    
        张谦和赵明离开大堂,虽然一天下来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甚至晚饭都没顾上吃,只是这个时候就更顾不上了。率领府衙所有捕快和衙役,在调进城内守备军的协助下,分头连夜在顺天城内挨家挨户展开了搜捕。
    
        一时间被闹的鸡飞狗跳的顺天城里,好多人家,尤其是那些无权无势的大多数人家,都遭到了捕快和衙役的粗暴对待,不论是钱财,还是物品,只要他们看得上眼的,都会顺手带上一些。众人也只能是敢怒而不敢言。
    
        不过,对于那些稍有权势的人家却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只不过象征性地在门房,最多不过是在前院装装样子,接受了主人送上的好处后,转身就会离开。
    
        按照两人商量好的分工,张谦负责城东,赵明负责城西,分界线便是城中心那条南北主街道——通天街。而柳太师在顺天城内的老家柳府,便在通天街和东西主街旭日街位于城中心的交叉口东北角上。
    
        黎明时分,赵明和张谦分别带领人马在柳府外汇合了。
    
        柳府的管家柳瑾急忙跑出来看了一眼,见两名捕头都是两手空空,又掉头回去了。
    
        就在张谦和赵明犹豫着,要不要进柳府向柳太师汇报一二时,管家柳瑾再次走了出来,而且挥手让家人把柳府的两扇大门一开到底,随即双手抱拳对张谦和赵明扬声说道:
    
        “太师吩咐小人,打开府门,请两位捕头带人入府搜查。”
    
        “这,……。”
    
        张谦和赵明一听这话,无不倒吸一口冷气,柳太师看来是真恼了。如此做派摆明了是要公事公办。
    
        “柳管家,太师府自然无需搜查,贼人即便再胆大包天,也绝不敢藏匿于太师府上。”
    
        “是啊,柳管家。”
    
        “别,两位捕头大人千万不要如此说。太师大人如今正在客厅坐等,如若抓不到窃贼,而整个顺天城又唯独太师府没有搜查,到时候谁能说得清楚?两位,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