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六十三章 第九十个脚印
    一路毫不迟疑来到顺天城外东面的山野中,吴峥当然不是出来散心,而是因为昨天夜里在柳府从柳史青那里看懂的,第四到第五十八个脚印的运行轨迹,始终在脑海里缓缓移动,必须马上习练纯熟。﹍>>吧w·w·w·.=
    
        从早已纯熟的前三步开始,每增加三个脚印的运行轨迹,吴峥就会停下来沉思一会,然后重复一遍,再接着下面的脚印轨迹习练。
    
        如此反反复复,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天不知什么时候彻底黑下来。直到午夜子时中,吴峥突然被小腹处一缕细细的热流惊醒,顿时整个人愣在了当地。
    
        “热流?真炁?竟然可以通过习练凌云步法而自动修炼出体内真炁来?!”
    
        当吴峥确定小腹处,聚集于丹田的热流千真万确是一缕真炁时,彻底被惊呆了。万万没有想到,习练凌云步法还能有如此意外的收获。至此,吴峥总算明白,何以年过六十的柳史青大半夜不睡觉,要在府中习练凌云步法了。
    
        同时也能解释,为什么一开始看那四张画满凌乱脚印的纸张,想要弄懂其运行轨迹,甚至希望记在脑海里时,会出现胸口憋闷,头脑晕眩等不适之感的原因了。
    
        想着现在只不过是习练到第四十八个脚印,就已经产生了一缕真炁,吴峥心中的兴奋不言而喻。8w·w=w·.=当即再也顾不上疲累,努力平抑下心中的激动,再次埋头从第一个脚印开始,希望一举突破至第五十八个脚印。
    
        每一次从头来过,吴峥只是增加三个脚印的运行轨迹,所以由第一开始至第四十八,断断续续吴峥反复演练了足足有十五遍之多。接下来便是第四十九、第五十,至第五十一结束。
    
        于是再一次重复,一至五十一,继而是五十二、五十三、五十四结束后,再从头开始。
    
        当学会第五十七个脚印的运行轨迹后,吴峥再一次从第一步开始,第一、……、第五十六、第五十七。本来应该停在第五十八的脚步,却身不由己地跨出了第五十九步,紧接着便是第六十步。
    
        “为什么会这样?!”
    
        不能不让吴峥惊讶,明明自己在柳府只从柳史青身上看到第五十八步,何以会又接连迈出了陌生的两步?
    
        稍做思考,吴峥似乎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虽然始终无法在脑海中回忆起四页纸上的零陵脚印,可自己毕竟看了无数遍,做了无数次尝试,貌似没有记下来的凌乱脚印,应该早就留在脑海某处难以被觉的位置了。所以,当学会第五十八步之后,如同水到渠成一般,自然而然就迈出了第五十九和第六十步。﹏﹎>>﹎吧w=ww.
    
        真的是这样吗?
    
        想了想,吴峥决定再试一次。
    
        又一次从第一步开始,……,到第五十九步、第六十步时,无需去刻意回忆四页纸上的凌乱脚印,果然极为自然地便迈出了第六十一、第六十二、第六十三步。
    
        一时间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喜悦充斥心头,吴峥更加卖力地习练起来。
    
        渐渐的,第七十二步,……,第八十一步,……,当吴峥成功迈出第九十步时,意外再一次生了。
    
        刚刚完成第九十步,原本按照习惯是要停下来思索一会,然后从头再来,身体却彻底僵在了第九十步倾斜后仰接近三十度的姿势上,吴峥自己都无法指挥自己的身体了。
    
        就在吴峥莫名其妙,甚至心中难免生出一丝慌乱的时候,身体突然直挺挺朝后摔倒在地。噗通一声,被摔了个四脚朝天的吴峥还是不能挪动一下身体的任何部位,哪怕是一根小小的手指都不能,甚至连眼睛都无法转动,更不要说惊呼出声了。
    
        虽然倒地之后,背部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吴峥却顾不上去考虑究竟是摔伤了什么地方,而是被来自小腹处的那缕真炁的怪异举动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习练到第四十八步时,小腹中产生的那缕真炁,随着学会的凌云步法越来越多,量也在微微的增加着,并由一缕变成了小小的一团。到现在的第九十步时,小腹丹田中小小的一团真炁,已经有鸽子蛋大小。
    
        让吴峥想不到的是,摔倒的瞬间,丹田中小小的一团真炁,竟然开始沿着任脉经穴的线路,缓缓溢出气海穴,继而一路下行,由石门、关元、中极、曲骨四穴,很快就到达了男根。
    
        顿时,来自身体无法控制的变化,让吴峥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甚至开始担心,身上的这件蓝布夹衣,能不能挡住勃然而起的男根。虽然吴峥的身体不能动弹,可感觉是存在的。因为他已经明显觉察到暴涨的男根大有顶破裤子的危险。
    
        好在真炁并没有在男根上停留过久,吴峥担心的事情并没有生,真炁便流过差点顶破裤子的男根下行,直达任督二脉交汇处的会阴穴。
    
        酸?麻?胀?
    
        还是针刺一般的疼痛?
    
        吴峥根本就分不清会阴穴上传来的究竟是什么滋味。苦于身体无法动弹,只能咬牙忍着,坚持着。
    
        终于,真炁突破会阴穴顺利进入了后背的督脉之中。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吴峥从未体验过的滋味。
    
        舒畅?温暖?飘飘欲仙?
    
        若是一定要找一个形容词的话,就只能用“舒爽”来形容了。
    
        长强、腰俞、腰阳关、命门,当真炁来到督脉的命门穴,并一鼓作气突破之后,吴峥终于能够动弹了。随即一翻身坐了起来,马上盘起双腿成打坐姿势,开始引导真炁继续沿督脉腧穴上行,试图一举突破剩余的穴位,以便让督脉和任脉彻底贯通。
    
        到天亮时,吴峥终于还是放弃了。
    
        因为真炁到达督脉的大椎穴时,再也无力上攻,彻底被大椎穴给挡在了那里。
    
        至此吴峥也终于明白,传说中的打通大小周天,绝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站起身来,弯腰揉搓着坐麻了的双腿,吴峥嘴里几乎是下意识蹦出来这样一句,以往长长挂在奶奶嘴边的家乡俗语。
    
        “奶奶,爹,娘?”
    
        轻轻叫了一声后,吴峥呆愣愣看着东边天际露出山巅的朝阳,不由自主,吴家堡的一幕幕再次出现在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