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六十七章 洞中之洞
    铁凝竟然是自己想要投靠的铁线娘的妹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不能不让吴峥惊讶。﹎_8w·w·w-.-由此也更加坚定了吴峥要把她救出去的决心。
    
        愣了一会,虽然铁凝的年龄看起来也就比自己大个两三岁,可毕竟是铁线娘阿姨的妹妹,所以才不得不改口说:
    
        “阿姨,让我背你出去吧。”
    
        说着就要伸手把床上的铁凝拉起来。
    
        不想,铁凝反而向里面躲了躲。
    
        “谢谢你的好意了,你还是尽快逃命去吧。若是被柳老贼给堵在这里,又要白白送掉一条性命。我已经连累了姐姐,再不想连累任何人了。”
    
        “柳史青现在并不在府中,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
    
        “你怎么知道?”
    
        两认刚说到这里,外面便传来了隐约的脚步声和说话声,虽然听不清说话内容,却能够分辨出正在走来的应该是一男一女。
    
        眼看就要被堵在洞府中,见铁凝似乎是真的不想连累自己,而自己又不能不管不顾一走了之,再说即便现在想走恐怕也要直面正在走进来的两人。稍作思考,吴峥迅转身把洞府的铁门轻轻关上后,一猫腰钻入了铁凝身下的大床下面。
    
        只是,仓促之间却忘记把大床上的帐幔放下来了。
    
        吴峥刚刚在床下藏好,就听见铁门被打开的声音,同时传来一个男人的斥责声。8w·w=w=.-y=a`w=e-n-8-.`com
    
        “柳邕和柳富这两个半男不女的东西,竟然如此粗心大意。”
    
        显然是因为被吴峥取下栓门的铁棍,所以才导致来人归罪到了柳邕和柳富头上。只是此人何以称呼柳富和柳邕为“半男不女”呢?
    
        “柳管家,如此严密的所在,没有谁能逃出去的。”
    
        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想着柳富和柳邕离开时的话语,吴峥猜测,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朱婆子”,而刚才说话的男人,听朱婆子的称呼,则是柳府的管家柳瑾。
    
        “哼,你们懂什么?老爷行事一向谨慎,幸亏是被我现,若是被老爷现,不仅有他们两人好看,恐怕也要连累到本人。”
    
        说着话,两人已经站在了洞府里面,听脚步声,柳瑾是坐在圆桌旁边的圆凳上,而朱婆子则直接来到床边,看着床上一袭翠绿色睡裙的铁凝劝道:
    
        “铁姑娘何必自讨苦吃呢?因为你的缘故,不仅把你姐姐搭了进来不说,也连累我们一家人跟着忙活。再说,既然已经进来了,难道铁姑娘还不死心吗?别说是姑娘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就是下面那三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不也只能认命吗?姑娘是个聪明人,何不遂了太师爷的意思,过一世荣华富贵的日子有什么不好?”
    
        “哼,巧舌如簧。怎么不把你闺女送进来?”
    
        “哟,看姑娘说的,谁不想啊?不是太师爷看不上老婆子的闺女吗,不然老身还不天天跪在神佛前顶礼膜拜?”
    
        连趴在床下的吴峥听到这里,都不由在内心暗骂了朱婆子一句:无耻之尤。_8﹍﹍﹏w=w-w=.
    
        “别跟她废话,太师爷随时可能回来,赶紧办正事吧。”
    
        随即,吴峥便听到倒酒的声音,而原本坐在圆桌旁的管家柳瑾也站了起来,向床边走来。
    
        “休想。”
    
        只听到床上的铁凝咬牙说了两个字之后,便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以及朱婆子的喘息声。
    
        干什么,难道要强灌铁凝喝酒吗?
    
        会不会是酒里有什么东西?
    
        回想柳富和柳邕离开时的对话,吴峥只能做如此猜测。
    
        心里清楚,若是想要救铁凝,就绝不能让两人得逞,所以现在必须要动手了。
    
        悄悄朝床外爬了一下,看到管家柳瑾的双脚,吴峥不再迟疑。猛然伸手攥住柳瑾的一双脚腕,用力往上一掀,淬不及防的柳瑾不出意外被吴峥给掀了个四脚朝天,还把身后那张圆桌给砸翻了。
    
        借机,吴峥也从床下钻了出来。
    
        “啊呀——!”
    
        先是传来朱婆子一声惊恐的喊叫,继而则是稀里哗啦的桌子摔倒,杯盘摔碎,以及管家柳瑾噗通倒地,并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的杂乱声响。
    
        “咦,小野种,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进来。”
    
        显然管家柳瑾是认出了吴峥,正是前夜夜闯柳府的那个被人救走的少年。
    
        话音未落,柳瑾一个健步窜上来,右手在前成掌直切吴峥胸口,左手握拳掌背朝下由左肋下穿出,紧随在右手掌缘之下。正是八门拳中的迎面炮。
    
        吴峥并不认识柳瑾使出的这一招,不过从柳瑾动作的麻利上看得出来,肯定身手不错。
    
        吴峥当即脚踩凌云步法,向身体右侧一让,错过柳瑾攻来的右掌左拳,凌霄九式的第一式自然而然便使了出来。只见吴峥单手一把搭在了柳瑾右侧的肩头,顺势往前一带的同时,右手也滑落到了柳瑾的手肘处。
    
        随着柳瑾被吴峥带了个趔趄,吴峥的右手也已经抓紧了柳瑾的手肘。
    
        习练纯熟了凌云步法第九十个脚印的吴峥,任督二脉中早已有了一缕真炁,而且这缕蛰伏于经脉和丹田中的真炁,根本无需吴峥指挥,自然而然便汇聚到紧握着柳瑾右臂手肘的手掌上。
    
        正当吴峥五指用力,想要触及柳瑾手肘上的麻穴,从而使其右臂暂时失去能力时,掌心中却出乎意外地传来捏碎骨头的声音。
    
        “啊——!”
    
        这也行?!
    
        不理会惨叫的柳瑾,吴峥心中反而是既惊且喜。
    
        右手不停,沿着柳瑾的手臂不降反升,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把柳瑾一条右臂的大臂骨捏成寸断。柳瑾的惨呼声更是连成一串,始终没有停下来。
    
        眼角的余光看到朱婆子已经溜到了洞府入口处,吴峥随手摸出一颗石子,甩手就扔了过去。不偏不倚,刚巧击中朱婆子后背上部的大椎穴,整个人噗通一声伏身摔倒,嘴里甚至没有来得及喊出一个字。
    
        而当吴峥的右手摸到柳瑾肩头,并用力捏下的时候,柳瑾终于疼昏了过去。
    
        眼前生的一幕把一直蜷缩在床上的铁凝看得目瞪口呆,原本苍白的脸上,不知何时竟然因为惊讶和激动而出现了一抹潮红。
    
        “你,你,你跟谁学的武功?”
    
        吴峥只是简单答道:
    
        “没有人教我。”
    
        先是抬脚把不知死活的朱婆子拖了回来,与昏死过去的管家柳瑾并排放在一起,担心柳瑾苏醒过来,吴峥不忘又提掌在其后脖颈处切了一掌。这一招却是学自吴家堡,吴家家传武功中的小擒拿术。
    
        做完这些,吴峥随手扯住洞府壁上的水红色帐幔,轻轻一拉,便拉下来一大截,本来是要拧成绳子,好把看上去行动不便的铁凝绑在自己的后背上。可是,当吴峥把墙上的帐幔扯下后,却被突兀出现在洞壁上的一个小小洞口给惊呆了。
    
        洞中之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