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势凌云霄 > 第七十四章 坐山观虎斗
    即便心里清楚吴淦是觊觎自己得到的《凌霄九式》功法秘笈,可连救了自己两次却是不争的事实,一时间,吴峥被吴淦反问的哑口无言,愣在了当地(势凌云霄74章)。
    
        “哼,总算还没泯灭人性。”
    
        似乎对眼前吴峥的表现极为满意,吴淦上前走了两步,同时伸出手来说:
    
        “拿来吧。”
    
        “什么?”
    
        “明知故问是不是?”
    
        当然是明知故问,若不是吴淦从去年就开始苦心积虑跟踪自己,并千里迢迢追到顺天城,念在曾经跟他读了三年书的份上,换个环境,吴峥说不定真能把《凌霄九式》交给眼前这位,一直装作不懂武功的先生吴淦。
    
        可是现在则不同了,经过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夜闯柳府之后,吴峥从心底开始忌惮完全变了一个人的吴淦,所以,怎么可能会轻易交出《凌霄九式》呢?
    
        “学生不明白先生说的是什么?”
    
        “若是执迷不悟,继续装糊涂,就休怪先生不客气了。”
    
        就在吴淦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远远的,突然从夜色下的荒野里传来一声怒喊:
    
        “吴淦,你这个无耻小人,别以为能够逃出老夫的手掌心!”
    
        一听,竟然是当朝太师柳史青的声音,吴峥迅速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铁凝,见铁凝这两天原本已经有些开朗的脸上,顿时再次显现出一抹苍白的绝望,甚至还夹杂着无限的悲愤。
    
        “别怕,快躲到那丛灌木中,不要露出头来,快。”
    
        到这时候,铁凝除了按照吴峥的话去做外别无选择,即便心中打算一死了之,却又担心吴峥放不下自己,从而再连累到他,所以只能暂时照办。
    
        铁凝刚刚转身蹲伏到那丛灌木之后,柳史青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当场。三个人称三足鼎立之势,默默对视片刻,柳史青看了丛叶两眼后,率先对吴淦开口了。
    
        “怪不得那天夜里要救下这个小子,原来是别有所图啊。”
    
        “哼,彼此彼此罢了。”
    
        “无耻吴淦,如果你现在退出,老夫便不再计较被你欺骗之事。”
    
        很显然,柳史青已经听到了吴淦和吴峥的对话,尽管还不知道吴淦向吴峥要的是什么,不过凭柳史青对吴淦的了解,一定不是平凡之物。
    
        “休想。”
    
        吴淦只是阴测测说了两个字,便闭口不再言语。
    
        柳史青继而也转头面对吴峥说道:
    
        “小子,只要你交出身上的东西,老夫保证不计较你夜闯柳府之事。”
    
        吴峥一直在思考,究竟柳史青知不知道自己已是再闯柳府,并救出了铁凝的事情。还有,他到底有没有认出蹲在一丛灌木后面的铁凝?
    
        “太师大人,当初夜闯尊府,只是阴差阳错走错了地方。还望太师原谅则个。至于先生和太师口中所说的东西,学生实在不明所以。”
    
        吴峥干脆装糊涂到底,就是不接两人的话头,甚至还故意改成了一口文绉绉的语气。
    
        其实吴淦和柳史青都明白,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吴峥好对付,关键是要先把对方拿下方好动手逼迫少年吴峥。只是,若两人动起手来,难保吴峥不会趁机开溜。
    
        而吴峥是巴不得两人立马动手打个你死我活,好给自己创造一个可以脱身逃走的机会。
    
        所以,三人一时间僵持住了。
    
        “先生,太师大人,你们本来是不错的朋友,何必一定要横眉冷对呢?”
    
        正在僵持的吴淦和柳史青突然听到吴峥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不约而同都转头看了过来。
    
        “就学生所知,在太师府隔壁的甄府后院,玉儿小姐闺房中,就有一条密道直通柳府水牢,原本亲密无间的两家,何必一定要反目成仇呢?俗话说和为贵……。”
    
        不等吴峥说完,吴淦和柳史青几乎同时开口喊问道:
    
        “你是如何知道的?”
    
        由此,吴峥马上判断出,不仅柳史青自那夜离开后没有回到柳府,吴淦也未曾再与甄玉儿见面,不由心中暗喜,急忙解释说:
    
        “难道先生不知学生与玉儿小姐大伯甄庆义一家十分熟悉吗?”
    
        “知道又如何?”
    
        吴淦当然知道,包括吴峥在后坡村几个月内的事情,几乎无所不知。随口反问一句之后,吴淦突然惊咦一声,接着又问了吴峥一句:
    
        “咦,你不会已经和青莲相认了吧?”
    
        “是啊,这还要多谢先生成全。若不是那夜先生把学生扔到甄家后院,玉儿小姐闺房前,学生自然不会认识玉儿小姐,自然也就无缘再次见到青莲了。”
    
        说到这里,吴峥又转头对柳史青说:
    
        “太师大人或许还有所不知吧?”
    
        “什么?”
    
        “甄家的玉儿小姐,正是那天夜里的用剑少女,也就是太师大人口中所谓西域花头陀的传人。”
    
        “吴淦,想不到顺天城所有入室盗窃案,竟然是你们师徒所为?!”
    
        “是又如何,难道柳太师也想把吴某关入水牢之中吗?”
    
        师徒?吴淦和甄玉儿竟然是师徒?那是不是说,吴淦是西域花头陀的弟子?
    
        “有何不可?”
    
        柳史青显然被吴峥道出的真相给激怒了。
    
        一向身居高位,目空一切的当朝太师,不仅接连被甄玉儿等闯入府中,甚至在自己家最严密的地方还暗中挖出一条密道,如此被人耍弄,怎能不恼羞成怒?
    
        话音未落,便纵身与吴淦斗在了一起。
    
        即便被激怒了,柳史青却没有失去理智,而心机深不可测的吴淦更不可能放过吴峥的一举一动。所以,两人看似正在打生打死,却始终都留有一丝注意力在吴峥身上。
    
        吴峥当然能够看出来,尽管心中急于脱身,可表面上还是装作极为镇定的样子,津津有味地关注着两人的一招一式,特别是柳史青的脚下,吴峥希望能够多看出几步《凌云步法》的运行轨迹。
    
        自从夜闯柳府的当天夜里,偷学了几招,并在顺天城东城外的荒野里练习到第九十步之后,一直再也没有机会尝试更多的凌云步法,特别是发现了习练凌云步法可以自动修炼出真炁,吴峥难免更加珍视起这部功法。
    
        看着看着,发现柳史青脚下的凌云步法始终停留在第六十四步,这让吴峥不由心生怀疑:究竟柳史青是只学会了六十四步,还是藏而不露,不想被人发现?
    
        不论是打斗中的吴淦,还是太师柳史青,虽然都知道铁凝的存在,可是,吴淦是很清楚那个躲在灌木后面的女孩子不懂武功,而柳史青甚至没有看清女孩子的样貌,不过同样从对方的呼吸声中得知,应该是个不会武功的女孩子。所以两人对于渐渐离开灌木的遮挡,逐步后退的铁凝都没有任何干涉。
    
        在吴淦和柳史青心目中,只要眼前的吴峥不逃走,其他都无赶紧要。
    
        不过,若是柳史青认出那个正在离开的女孩子,正是被自己关入水牢,想逼迫她就范的铁凝时,会不会还如此漠不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