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六章 我要坐起来了!
    桌上的植物散发着银色的光芒,照亮了半个房间,也照亮了雷若雅苍白的脸。
    
        一大摞书整齐地堆放在雷若雅的右手旁,她正捧着一本厚厚的大陆通史细细研读。少女的脸上有着难掩的疲惫,但是神情却异常的专注。
    
        半精灵楠水已早早地回房休息了,外面的房间便只剩下了雷杨和雷若雅兄妹两人。妹妹看了大半夜的书,哥哥便守着妹妹看了大半夜的书。这期间雷杨一动不动,就呆呆地盯着妹妹漂亮却憔悴的脸,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读完一本书后,妹妹重重地合上了书本,而后闭眼轻轻地揉着太阳穴。
    
        “的确如楠水的那样,这个大陆非常和平,上一场战争已经是在七十八年前了。“
    
        妹妹没有睁开眼,眉头紧锁:“但这根本就是不合理的,几大天性完全不同的种族怎么可能和平相处这么久?“
    
        按历史来看,这个大陆并非是一直如此的—人类在一百多年前一统建立帝国时,尚还处于扩张性极强的时候,而人类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也确实不断向外扩张领土直至占领了全大陆三分之二的面积。
    
        而后的历史便是雷若雅觉得最蹊跷的地方了—因为按照史书的记载,人类帝国在占领了大陆大半的领土后,国力正处于巅峰。
    
        当时在位的是一名英明的君主,军队朝堂之中也均是能人辈出,军队骁勇善战,即使在经过数场大战役后也依旧保持了远超其他各个种族的规模。
    
        可以这个时代完全称得上人类的黄金时代!按道理来这时候人类完全可以继续对外扩张,因为大陆剩下三分之一部分中,依旧有着大半土地是很值得去占领的。
    
        但历史中那位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却选择了息战。
    
        这个抉择真的令雷若雅百思不得其解……就这么算了?
    
        在对于人类无限有利,其他种族衰弱到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情况下……就仅仅做到这一步?
    
        为什么在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时不选择继续扩张?
    
        如果皇帝陛下向往和平的话,那又为什么要打下前面那大片的疆土?
    
        这不通。
    
        而且更加古怪的是,后来人类国力衰弱,被占据了领土的其他各族却也没有一想要打回来的意思!
    
        精灵地精也就算了……但是传中暴躁易怒的矮人和残暴好战的兽人,也没有丁儿要和人类开战的想法!
    
        也就是,从人类帝国扩张至大陆三分之二领土这个时间开始,大陆接近百年内只发生了一场规模极大的冲突—是的,从史书上看,地精和矮人的那场战斗甚至连战争都算不上,多称得上规模大一的冲突。
    
        雷若雅睁开了眼,漂亮的双眼中跳动着思索的神色。
    
        相较于这些,更加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世界的法律,尤其是刑法非常之健全!
    
        健全到甚至可以连世界统一前的外界都比不上的地步!
    
        在这里的城市里,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打架斗殴,只要一经城市中的巡逻队发现,便会被扭送至城主府受审。甚至就算是没有被当场发现,只要一经路人或是受害者举报,巡逻队掘地三尺也会把打架斗殴者找出!
    
        而且最为离谱的是:在这个魔幻的世界中……杀人却是犯法的!
    
        当时看到这里的时候雷若雅双眼几乎都瞪了出来!
    
        她感到非常震惊,因为即使是在她的想象中,在这片大陆杀人抢劫越货夺宝也应是家常便饭一个级数的事情。
    
        但在这里杀人是犯法的,故意杀人甚至会判死刑!诚然若是路遇杀人曝尸荒野依旧会造成一些悬案,但即使是这种案子,若是被人发现举报,不论是在哪个种族中,办案者甚至不惜清楚大魔法师使用“时光回溯“魔法也要查清案件!
    
        而且大陆的执法机关对于破案效率极高,据一本专门记载冒险者类似野史一般的书籍所:几年前有一名冒险者以极其高明的手法在城中杀人,甚至布置出了密室杀人一般的诡计,城主府接到报案后,在短短三天时间内便破解了案件并将冒险者罪犯抓捕归案。
    
        “这些设定到底有什么意义……“雷若雅觉得自己的头很疼,她甚至开始觉得自己其实还在现实世界,只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以为它叫天蓝大陆而已。
    
        健全的法制,和平的种族关系,仅仅只有中世纪的文明程度……在这样的环境下生长,难怪以楠水这样对陌生人毫不设防的心性也能一个人生活这么久。
    
        这种地方如果是作为养老的地方当然是不错的,但问题在于他们这些冒险者不是来养老的!
    
        “怎么会有这么蠢的游戏!在这么和平的环境下变强有任何意义吗魂淡!怎么想也是像楠水那样修炼有所成之后找个安稳的工作颐养天年更好啊!“妹妹吐槽道。
    
        但吐槽归吐槽,吐槽完后妹妹便又陷入了深思。
    
        如果真的就像设定的这样的话……
    
        打怪练级的意义便显得极,虽一个没有主线的游戏练到满级你也可以感到高手寂寞,但终归你只能感到高手寂寞而已。虽练级的确可以变得更强,但若是变强却就连和人随便动手都不行的话……雷若雅觉得在这样的预设条件下变强似乎也没太大的意义。
    
        除非这是一个模拟经营类的游戏,魔法师、战士、刺客等战斗职业其实仅仅是他们的副职,他们的主职业其实都是农场主。目标是建立全世界最大最好的农场,然后再经营过程中可以解封各种各样的成就,成就刷完之后即可视为通关……雷若雅越想越觉得荒谬。
    
        但是指引者也了冒险者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变强,指引者应该不会出这样具有明显欺骗性的话语来......那么变强到底是为了什么?真的就是单纯的追求武力巅峰吗?
    
        不可能的,不可能有这样的游戏……一定是还有什么没有想到。
    
        雷若雅突然想到了楠水对自己的那个名为“刀锋之舞“冒险者的故事。
    
        为什么他杀了人最后却被判了无罪?
    
        在这里即使是杀了普通人也是重罪,那个冒险者杀的可是城主!
    
        解开问题的关键也许就在那个冒险者的故事身上……
    
        雷若雅隐隐有了一想法。
    
        她把看完的书放在一旁,正想拿起下一本,但哥哥却抓住了自己的手。
    
        她有些惊讶,抬头看着身旁的哥哥。哥哥轻声地对她:“很晚了,先休息吧。“
    
        妹妹摇了摇头,对哥哥:“不行的,这个游戏的难度远比我预期的大,关于这个游戏目前我还是一头绪都没有。而且我也问了楠水了,职业公会那边学习技能和转职也得要钱,但我们现在还是一钱都没有,如果不学习技能和转职的话贸然去做讨伐任务是有风险的……“
    
        哥哥听了一会儿后,缓缓地:“若雅你从就很聪明,而且做什么事都那么有自信。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我也很想明白你口中的那些我不懂的话,因为很多时候你了许多我却听不懂这种感受其实真的挺难受的……而且我也希望能帮到你呀。“
    
        妹妹愣了一下,额间的刘海忽然落了下来遮住了她的眼睛。
    
        哥哥温柔地替妹妹将头发拨开,并注视着她的双眼道:“我知道我很笨,不过这次请相信我。在计算战力的时候,就按你所预想的最强的计算吧。“
    
        “而且,你不也自称高端玩家吗?“听到哥哥的最后一句话,妹妹的双眼顿时发出了异样的神彩。
    
        她站了起来,牵着哥哥的手,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的夜空。
    
        外面一片漆黑,没有月亮,也看不到几颗星星,倒是窗台上的植物亮得出奇,令雷若雅视野中布满了银色的光华。
    
        是啊……自己在畏惧什么呢?
    
        无论这个游戏有多难,未来有多么的黑暗,但自己最重要的人就在身边。
    
        雷若雅的耳中又响起了哥哥白天对自己的那句话:“有我在呢。“
    
        和哥哥在一起,又有什么好怕的。
    
        来到奇迹游戏的第一天夜晚,或者是第二天的凌晨,雷若雅立于星空下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要让这里的所有人明白,他们只用做也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仰望身为高端玩家的我的身姿。“
    
        雷杨听到这句有些熟悉的话后,有些为难地对雷若雅道:“若雅,现在离你上次这句话还不到半天,我们却惨成了这样……用你的话这简直是像什么旗子立了起来一样的不吉利。“
    
        “不,这和之前不一样了,我现在并不惧怕立flag,“雷若雅认真地对哥哥解释道,“因为在明白了游戏的难度后,我决定要坐起来玩这个游戏。“
    
        “但你从刚才开始不就一直是坐着的吗?“
    
        “不,我之前是躺着的。“
    
        ……
    
        立完flag的雷若雅打了个哈欠,一股浓浓的困意顿时涌了上来,她感到自己上下眼皮仿佛在打架。好在半精灵的家很,没走几步雷若雅便走到房间的床前,她把自己身体狠狠地扔到了柔软的床上。
    
        “哥哥,你也来睡了吧……“妹妹有些有气无力地呼唤着自己的哥哥。
    
        “不行的,爸妈专门交待过我不能和你睡一个房间的,我在外面趴一晚上就好了。“哥哥坚定的声音传了进来。
    
        “袭胸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害羞,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个什么……“妹妹顿时感到一阵无语。
    
        “快进来,正缺个暖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