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十三章 我想我知道这个游戏怎么玩了
    兄妹二人回到贝利亚城时已经很晚了,两人回城后便直奔冒险者公会而去。
    
        冒险者公会大厅中亮了数盏油灯以供照明,此刻大厅内的圆桌旁正聚集了十数个冒险者,也不知是否在商量着什么。
    
        雷杨和雷若雅两人刚一踏进冒险者公会的大门,便吸引住了扎堆的冒险者们的注意。一方面是因为两人身上浓重的血腥味,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雷杨背在背后的包袱。
    
        包袱的布料极为普通,但里面的东西却显然很不普通。
    
        包袱里的东西显然极大,将整个包袱都撑得鼓鼓囊囊的,甚至比背着它的少年还大了许多。虽然不能看得太清楚,但有眼尖的冒险者看到包袱中隐约露出了一血红色的毛发。
    
        “那是……狮虎兽的毛发吧?“冒险者之中出现了一个声音,声音中隐隐带着几分不确定。
    
        但就是这句不确定的发问,令得冒险者们顿时炸开了锅。
    
        几乎所有的冒险者在这一瞬间对于两人的身份以及包袱里的东西有了清楚的认识。
    
        “他们就是在第二天就杀死a级魔兽的那两个人欸,看起来不怎么强的样子啊。“
    
        “谁知道呢,不过我倒是听那个女孩在第一天的时候便在冒险者公会自诩高端玩家,不屑于通过做低级任务来谋生。“
    
        “哦?原来那个自称高端玩家的人就是她吗!?原先我在听时还觉得这人太过于狂妄,结果现在看来人家能第二天就杀死a级魔兽还的确是有她狂妄的道理啊……“
    
        兄妹两人径直走向大厅后,仿佛没有听到冒险者们的议论声音。
    
        由于时间已晚,大厅后的那张长桌后,仅留下了一名少女接待二人—碰巧的是,这名少女正是之前第一次两人遇到的那位。
    
        当雷杨把身后的包袱轻轻地放在了长桌前,并将其中的巨大头颅拿出时,少女不可避免地由于吃惊而陷入了呆滞中。她清楚地知道狮虎兽的强大,眼前这位被她及同事认为变态的少女,竟然强大到了可以猎杀狮虎兽的地步!想到此节,再感受到雷若雅愈发不善的目光,她的脸色不禁变得有些苍白。
    
        雷若雅看到少女发呆许久后皱起了眉头,看向对方的目光的确是愈发地不善:“在两位前来交接任务的冒险者面前发呆这么久,这就是你的职业素养吗!?“
    
        少女闻言顿时大惊,连忙道歉,但心中对雷若雅本就有所畏惧的她竟连话都变得结巴起来:“对对对对对对不起!是我的失误,请请请您原原原谅!“
    
        听到少女结巴的道歉,雷若雅似有些意外挑了挑眉:“你很怕我吗?“
    
        被戳穿了心事的少女顿时有些心虚:“不不不不是的!冒险者大人您误会了!“
    
        “那你脸色怎么这么白……喂你全身都开始发抖了真的不要紧吗!?“
    
        “没事的!“少女忽然站起身来坚定地头,眼神中似乎透出了一丝狂热的味道,“冒险者大人您不用担心,我只是大姨妈来了,这事丝毫不能阻碍我对工作的热情!“
    
        雷若雅被忽然变得狂热的少女吓了一跳:“喂你脸色怎么又变红了,你的身体真的没问题吗!?“
    
        “容光焕发!“少女回答得异常坚定。
    
        “这人有毛病吧。“雷若雅在盯着少女看了半天后暗自腹诽。
    
        “这人真是变态啊!我不就是胸比她大了吗?!至于这样折腾我吗?!“少女与雷若雅对视半天后也在暗自腹诽。
    
        雷若雅当然不知道少女是抱着视死如归的悲愤心理继续工作的—当然若是她知道的话,她就会让对方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变态。
    
        在这样的心态催动下,少女的工作效率非常之高,几分钟的功夫便已将几个任务的交接尽皆完成。
    
        “这是两位四个任务的报酬共计一千零七十八金币,八十一银币。“少女推出了一个托盘,上面堆满了金币。
    
        脱贫致富后的雷若雅面上显然带着些得色,在收拾好这笔巨款后,她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向少女提问:“我在贝利亚城发现巡逻的士兵似乎很少,在这样一个法制社会里只是这么一些士兵远远不够吧?“
    
        少女听到问题后,面带微笑地回答:“平时在城内的士兵仅仅是贝利亚城军队的极一部分,大多数士兵平时都驻扎在贝利亚城北方的军营中,军队的具体数量由于涉及军事机密所以不方便透露。白天士兵们都在进行训练,只有夜晚才有很少的时间可以外出活动。如果您想要找到他们的话,在城内的酒馆大概就能找到他们。“
    
        “这样吗?“雷若雅了头,向少女道谢,“谢谢你的情报。“
    
        “不客气,视情报的重要程度该条情报收您查询费用十铜币。“
    
        “……你们大陆都是这么坑人的吗!?“雷若雅漂亮的双眼一瞪,拍案大怒道,“你们大陆有没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这样的行为和强卖强卖性质一样的恶劣啊!“
    
        少女一愣,而后正色道:“就我所知人类帝国中并没有这样的一部或是一条法律,视重要程度该条情报收取您五铜币查询费用。两次查询共计十五铜币,谢谢。“
    
        强大如雷若雅都在对方如此攻势之下半天不出一句话,良久后才幽幽道:“你们这些搞服务行业的,钱还真是好赚。“
    
        ……
    
        贝利亚城的酒馆的确就和想象之中的一个模样。
    
        看酒馆的模样,这幢建筑大概已经有了一些年头,搭出建筑物的木头仅仅是看上去便有一股陈旧的感觉,而建筑物本身虽然不上破烂但有很多地方看上去都不太结实。
    
        油灯的昏黄光亮落在酒馆中形形色色的原住民头上,酒馆的空气里弥漫着酒精和荷尔蒙的味道。三三两两的原住民聚集在一起,时不时地有着几对男女借着酒劲走出酒馆,目的地大概是旁边的旅馆。
    
        雷若雅和雷杨随意地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发现四周并没有什么冒险者的身影—事实上冒险者的身份很好辨认,因为冒险者大多身着外界的衣服,和原住民的穿着有着明显的不同。
    
        两人了两杯普通的麦酒,事实上这种标准的冒险者酒馆估计也拿不出什么太好的酒。麦酒的品质显然很差,入口后感觉不到任何的醇香,仅能在喉咙处感受到一阵辛辣,一口酒咽下就如同无数的刀子在喉咙处进行了许多次切割,呛得雷若雅几乎流出了眼泪。
    
        酒也的确是标准意义上的低劣麦酒。
    
        雷若雅刚坐下后不久,便吸引了许多原住民前来搭讪,毕竟雷若雅的美丽面容不论放在哪里都称得上颜值惊人。前来搭讪的原住民有人类有矮人,甚至到后来还出现了一名兽人和一名精灵。
    
        原住民们都不约而同地表现出了想要和眼前这位美丽的姐进行更深层次交流的愿望,只是表现的方式不尽相同。
    
        人类大多委婉地用语言表达出了自己的想法;矮人则是隐晦地提到自己随身携带一杆神器,想要展示给美丽的姐一看;兽人则要粗鲁得多了,它径直向雷若雅提出了想要来一发的**;而俊美优雅的精灵则为她做了一首诗歌,大胆地表现了他欲图追求雷若雅的心思。
    
        雷若雅在这时想起了自己看过的一个古****相亲交友约炮节目,感觉自己就是那站在台上的女嘉宾,台下的各种男嘉宾各凭本事各显神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就想和自己来一场深层次的交流。
    
        雷若雅认真地告诉了这些人她觉得自己和他们并不合适,在拒绝他们的同时,雷若雅伸出了手拍了拍他们的手臂以示安慰。
    
        当雷若雅触碰到除人类外的其他种族时,由于种族之心技能的存在,她的身体出现了不同的反应。
    
        触碰到矮人时,雷若雅感觉自己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碰到精灵时,雷若雅则感到自己身上仿佛吹过了一阵和煦的风;而碰到兽人时,雷若雅明显感到自己的心脏在那一瞬间剧烈跳动了一下。
    
        “所谓的身体反应就是这个意思呀。“雷若雅暗自头。
    
        “若雅我们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一旁看着妹妹不断被搭讪的哥哥忍不住问道。
    
        “做什么?“妹妹重复了一遍哥哥的问题,而后有些神神秘秘地看着自己的哥哥,声地道,“哥哥大人,你知道酒馆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吗?“
    
        “不就是喝酒的地方吗?“哥哥对妹妹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
    
        “这就错了,酒馆在各种游戏与的桥段中,可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甚至可以已经被摆放在了一个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位置上!“妹妹到这话时脸上有着一股莫名的神圣色彩。
    
        哥哥闻言一惊:“此话怎讲?“
    
        “酒馆又被称为流动的情报馆,其余的饭店酒楼一类的也是同理。只要主要人物一踏进这里,无论酒馆中客人实力身份如何,他们总会在一种名为作者的神秘力量操纵下不由自主地出最近所发生的大事!而且总能令主角听到!“
    
        到这里,妹妹抚掌道:“这可了不得啊,酒馆必有情报可是不可违背的黄金定律,酒馆也因此和拍卖会,强者遗迹并称为三大圣地!“
    
        听到酒馆的地位竟如此崇高后,雷杨吓了一跳,再看向这普通酒馆时,便感觉这酒馆已变得高大起来,再听见酒馆中原住民的酒话时,旁人的每一句酒话似乎都饱含着深意。
    
        这时酒馆的门忽然打开,走进了几名风尘仆仆的男子,几名男子身着白色的金属轻甲,脸色中带着疲惫。
    
        几名轻甲男子找到座位坐下后,向老板要了几杯麦酒,纷纷灌下了一大口麦酒,在辛辣的酒精刺激下,他们脸上的倦意似乎才被驱散了一些。
    
        老板似乎和这几人极为熟络的样子,和他们打趣似地:“你们几个家伙是还没被操练够吗,晚上还有精力跑出来?“
    
        “别提了,“一名轻甲男子听着老板的打趣连忙摆了摆手,“这几天训练量几乎是正常的两倍,而且自从出了那事之后现在大家在军营里都过得提心吊胆,若是再不放我们出来找找乐子,那可真是快要疯了!“
    
        “一想到保卫我们安全的人民军队竟是你们这副德行,我都不禁得有些担忧呀。“老板笑骂。
    
        几名轻甲男子嘿嘿笑了两声。
    
        雷若雅看着进入酒馆的几名男子,心知重头戏已经来了。
    
        很多关于军队的具体消息,在几大公会都被负责人以涉及军事机密为由而封锁了。因此她心中尚有几个没有确定的问题,想要向士兵们确定一下。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大多数的情报也都已经收集完善,最后再收集一些关于军队的信息,便可以结束之前算是漫无目的的闲逛了。
    
        不过雷若雅并没有主动上去的意思,这些士兵出来的目的无非就是在紧张的训练之余放松自己,起放松—当然少不了酒和女人。
    
        果然几人坐下后没多久,其中一个明显年轻些的士兵便看到了雷若雅,他顿时眼前一亮,而后便向雷若雅走去。
    
        “美丽的姐,似乎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你,因为像你这样美丽的女孩我想只需要看一眼就能记住。“士兵搭讪的开场白非常油滑,与他普通士兵的身份似有些不符,他完这句话后坐在了雷若雅的身旁,笑着看向身旁美丽的女孩:“认识一下?“
    
        “我叫艾克,如你所见,是个士兵。“士兵举起了酒杯,向雷若雅自我介绍。
    
        雷若雅听后笑了笑心知鱼儿已经上钩了,也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和名为艾克的士兵在空中虚撞了一下:“我叫雷若雅,旁边的是我的哥哥雷杨,事实上,我们是来自异乡的冒险者。“
    
        “哦?“艾克听后挑起了眉,“命运将美丽的姐你送到了我们大陆,并让我们相见。赞美这伟大的命运!“
    
        他自顾自地举起了酒杯,将杯中剩下的酒全部灌入嘴中,之后打了一个响指,又向老板了一杯酒。
    
        “在天蓝大陆生活得还习惯吗?“艾克向雷若雅发问。
    
        “还不错,我们刚猎杀完魔兽回来。“
    
        “那看来你们实力很不错!“艾克似有些意外,“今天我们还在森林中碰上了几个冒险者,他们正被史莱姆追杀得找妈妈呢!“
    
        到这里,艾克豪放地笑出了声来。
    
        “你们士兵的生活怎么样?“雷若雅似乎不经意地提问。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很高兴的士兵顿时垮下了脸来:“噢,别提了!这段时间里幕僚大人疯狂地催促我们训练,现在我们的训练量几乎是以前的两倍以上!“
    
        “你们以前也一直训练吗?“
    
        “当然!“
    
        “那为什么这段时间里要突然加大训练量?“
    
        “幕僚大人的意思我们又哪里知道,就只看到他每天都阴着个脸,使劲地催着我们训练。每次一有人偷懒被他看到,都少不了一顿责骂。本来最近我们在森林周围的巡逻工作量就加大了,还要整天提防着幕僚大人那张阴沉的脸,老实最近的生活真是糟透了!“
    
        到这里,艾克忽然向四周看了看,而后有些神神秘秘地凑近了雷若雅,压低了声音道:“而且最近军营那边还出了事情,所以我们最近才加大了巡逻的力度,前段时间有十几个伙计失踪了,现在还没找回来!“
    
        士兵失踪?
    
        雷若雅听后脸色一变,而后同样压低了声音向艾克问道:“军队里怎么会有人失踪?是走丢了还是……“
    
        “嘘。“艾克做出了噤声的手势,“这事情你不要声张,我也就和几个老朋友过,我是看姐我们俩有缘才告诉你的。“
    
        而后他神色有些复杂地:“那十几个伙计,就是在军营里失踪的!“
    
        “那天晚上大家都很清楚地看见他们都进入了自己的营帐,但第二天早上,他们就全都消失了!没有一征兆,就是在第二天早起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他们人不见了!而且军营那边晚上是有宵禁的,士兵不可能晚上还能进出军营!“
    
        “就在军营里面?这怎么可能?“
    
        “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艾克无奈地耸了耸肩,“所以现在大家在军营里呆着都特别不踏实,指不定哪天就像那十几个伙计一样了。我们每周都有一天能够出来,现在大家都盼着这一天呢!“
    
        士兵在军营内部失踪?
    
        雷若雅觉得这段剧情绝不简单。
    
        士兵若是在军营内部失踪那便只有可能是人为了,而且这样十几个人的同时失踪也基本可以排除军营内部私仇作案的可能性……但若是提到外部人员作案的话,大陆已经和平了几十年了,又有谁有着进入军营抓走士兵的作案动机?
    
        在雷若雅的思索间,酒馆的大门忽然被大力地推开,撞在两边的墙上,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响,吸引住了大多数人的目光。大门敞开后,门外的冷风忽然侵入到温暖的酒馆中,令所有的酒客都不禁得打了个哆嗦。
    
        一名高大的壮年男子和一名身材中等面色阴沉的男子走进了酒馆。
    
        几名酒馆中的士兵看到这两人后,都站起了身来,腰杆挺得笔直,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城主大人!幕僚大人!“
    
        雷若雅身旁的艾克也站了起来,在听到两人的身份后,雷若雅不禁得吃了一惊。但酒馆中的其他酒客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似乎是已经习以为常。
    
        倒是酒馆老板看到两人后鞠了一躬以示尊敬。
    
        高大的男子神情和善,向大家头,并示意士兵们坐下。
    
        “那个高大的男子就是我们的城主大人!旁边那个阴沉的中年人便是幕僚大人!“又重新坐下的艾克眉飞色舞地对雷若雅道,“虽然对于大多数人来,城主大人是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但城主大人为人十分和善,没有任何架子,经常出现在这种平民的地视察民情,所以大家在看到城主的时候都很习惯。“
    
        “不过幕僚大人这人就很不讨喜了,随时都绷着个脸,好像谁都欠他几百金币一样。“
    
        听上去又是一对没头脑和不高兴的组合,雷若雅心中暗自想道。
    
        高大的男子浓眉大目,一张标准的国字脸,身上的衣服极为普通,光凭衣服根本猜不到其城主的身份。他****着双臂,手臂上虬结的肌肉显示着他强大的力量。身后的幕僚身材修长,从脸庞上看去有几分英俊,但他似乎时刻紧绷的表情破坏了这还算尚可的形象。
    
        “城主大人!“艾克耍宝似的摇手呼唤城主,“这边!“
    
        城主听到士兵的呼喊后,微微笑了笑,而后便向艾克的方向走来,而幕僚始终跟在城主的身旁。
    
        “嘿,城主大人,向您介绍我刚认识的异乡冒险者!“艾克对高大男子咧嘴一笑。
    
        城主听着艾克毫无敬意的语句,却也不恼,反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雷若雅和雷杨兄妹二人。
    
        雷若雅看着城主,拉着雷杨起身向两人鞠了一躬。
    
        “冒险者雷若雅、雷杨见过城主大人、幕僚大人。“
    
        “不必多礼,随意就好了。“城主摆了摆手,笑着摇头,“你们看酒馆里的其他酒客看到我可都没有行礼的意思。“
    
        酒馆内顿时一阵哄堂大笑。
    
        城主双手举起而后又向下一压,示意大家安静,等四周静下后,忽然大声地道:“大家今晚上玩开心就好,我请客!“
    
        酒馆中刚刚压下的大笑声在瞬间转变成了欢呼,雷若雅不禁有些愕然。
    
        城主的声音很温和,略有些沙哑,但却极具磁性,落在旁人耳中,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城主大人的确如传闻中一般的亲民,而他身后的幕僚大人也如传闻中的始终板着一张脸,阴沉得似乎随时都要滴出水一样—也难怪艾克这么讨厌他。
    
        看着始终不发一语的幕僚,雷若雅忽然心中一动。
    
        她向幕僚伸出了手做出握手的姿势。
    
        幕僚有些意外地看着她,似乎不太理解这个女孩行为的意义。
    
        “在我们的家乡,和第一次见面的人都要握手以示尊敬。“雷若雅向幕僚解释,并表示了自己的诚意,“你好,幕僚大人。“
    
        幕僚的脸色明显变得有些奇怪,他伸出了手,僵硬地和雷若雅的手握了握,话的语气里有一种不出的别扭:“你好。“
    
        虽然和幕僚的握手过程称不上舒服,但种族之心也没有任何的反应—这倒也在雷若雅的意料之中。
    
        雷若雅面色如常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觉得是时候离开去整理今晚上得到的情报了。
    
        城主见雷若雅有离开的意思,不禁挑了挑眉:“只和幕僚大人握手吗?“
    
        雷若雅听到这话心知是自己疏忽了,面不改色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你好,城主大人。“
    
        “你好,美丽的冒险者姐。“城主伸出手重重地和她握了握。
    
        原本打算迅速抽回手的雷若雅忽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冷从自己指尖毫无征兆地出现!
    
        寒冷的感觉自指尖起不断地向自己的体内延伸,几乎是在瞬间,这种寒冷的感觉便已将自己全身都完全包裹!
    
        这股感觉如同附骨之跙一般不断在身上蔓延,猝不及防的雷若雅在瞬间体验到了如坠冰窖的感觉,全身的寒毛都在那一刻竖立起来!在接触到以狂躁暴虐闻名的兽人时都只是沉重跳动了一下的心脏,在此刻竟然疯狂地剧烈跳动,似乎稍不注意,它便要从嗓子眼中跳出!
    
        还在和城主握手的雷若雅脸色一下变得异常苍白!
    
        “怎么了?“察觉到对方身体上异常的城主关切地问。
    
        自知失态的雷若雅收回手后勉强笑了笑:“不用城主担心,我只是有些累了。“
    
        城主倒也没有起疑,又了两句后便转身走向了其他酒客。脸色阴沉的幕僚疑惑地看了一眼雷若雅,而后跟在城主的身后离开了。
    
        雷若雅不禁得打了个寒颤,哪怕已经过了一会儿,那股冰冷的感觉似乎依旧留在自己的身体中挥之不去。
    
        她拉住了身边的艾克,向他提了个问题:“贝利亚城的城主,必须由人类担任吗?“
    
        听到这个问题后艾克愣了楞,而后夸张地大笑:“噢姐你的这个笑话可不好笑,贝利亚城作为人类帝国的城市,城主当然只能由人类担任。“
    
        最该是人类的城主大人不是人类—这是雷若雅根本就没有预料到的展开。
    
        而且……那位城主大人,到底是什么种族?
    
        想到这里,之前那股寒气似乎又逼近了自己,雷若雅不禁打了个哆嗦。
    
        到底是怎样的种族才能让种族之心有这样大的反应?!
    
        怎么会有那样一个充满了冰冷,黑暗与暴虐的种族?!
    
        忽然间雷若雅的脑海中闪过了无数信息:指引者看似不着边际的提示……森林中的莫名山洞……山洞后的无数森森白骨……
    
        雷若雅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他又向身旁的艾克提出了一个问题:“贝利亚城常驻军队是多少?“
    
        艾克显然已经有些喝醉了,听到少女的提问下意识地便答道:“八千……“
    
        话音未落艾克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他紧张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没有出后半句,意图掩盖自己犯下的错误。
    
        雷若雅原本就明亮的双眼此刻已经变得雪亮!
    
        是了!
    
        贝利亚城作为一个边境的城,而且还在这样和平的大陆大环境下,有八千以上的常驻军队根本不合理!
    
        自踏足这个游戏或者这片大陆起的所有不合理和诡异之处在这一瞬间都在雷若雅的脑海中浮现!
    
        拥有多样的智慧种族却能维持和平的大陆,高度法制化的社会……在和平环境下始终保持训练的大批军队,失踪的士兵……以及根本不是人类的城主。
    
        之前所缺失的最关键的碎片在这一刻已经补齐,所有的线索都串联到了一起!线索组成的钥匙解开了所有重重谜题构成的复杂巨锁。
    
        “收集情报的闲逛时间可以结束了。“
    
        “我想,“雷若雅转头看向自己酱油许久的哥哥,之前被寒冷侵袭而出现的虚弱感觉已完全消失,此刻她整个人都显得神采奕奕,“我知道这个游戏怎么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