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二十一章 果然关键时刻队友还是靠不住
    几人在盾墙的包裹下踏上了已经凝固的血色水面上,凝固的水面虽有些凹凸不平,但踏上去感觉极为坚固。若不是见识过这片水面之前的模样,估计无人可以想到它之前便是号称腐蚀一切的冥河之水。
    
        圣光战车在其间行驶,所过之处骷髅尽皆化为飞灰。
    
        几人往深处走了不远,便发现了明显是通往下个地方的入口。
    
        在血色地面的最中央位置,大家发现了一个窟窿,窟窿内并不是大家所想象的无底黑洞,而是一列修筑得整整齐齐的阶梯,直通向下方。
    
        阶梯通体黑色,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构成。
    
        在这种地方出现一列通往下方的阶梯,可以这列阶梯已经是明摆着的入口,只差在旁边挂一个牌子再写上几个大字“入口由此去“。
    
        “恶魔将军应该就在这下面了。“雷若雅开口道。
    
        “若雅姐,虽然我很相信你和雷杨先生的战力,但仅从常理来推断,我们几个作为刚来到游戏一个月的冒险者便要直面恶魔将军这种boss显然极不合理。“许轲皱了皱眉。
    
        雷若雅想了想,而后道:“先下去吧,我自有打算。“
    
        许轲思索了片刻,了头没再话。
    
        ……
    
        这列阶梯极长,一眼望去根本望不到尽头——显然是通向了地底的极深处。阶梯大约有四米宽,若是供人通过的话倒是显得极为宽敞,但两边并没有修筑任何护栏,阶梯就这样孤零零地,甚至可以有些突兀地矗立在这里。朝阶梯的两边向下看去,虽然仅能看到一片黑暗,但也能想象到这个洞窟的深不见底。
    
        通道内非常阴暗,刚往下走了几级阶梯,入口处的光亮与温度便似乎被完全隔绝开来。
    
        伍芬梅刚一进来,便朝阶梯两边看了看,在她发现无论从阶梯哪一侧落下去多半都会尸骨无存之后,顿时脸一白,双腿紧张地发起抖来,几乎走不动道,最后还是在半精灵的搀扶下才慢慢地向下走去。
    
        许轲有些意外,因为若照平时来看,伍芬梅应该要第一时间扑到他身上才对。不过他也没有多想,举着照明的植物开始心地向下走去。
    
        雷若雅和雷杨还是走在最前面,楠水扶着伍芬梅走在中间,许轲一个人走在最后。
    
        这段路程安静得有些过分,一路上仅能听到几人的脚步声以及轻微的回响。
    
        所以当许轲突然间听到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时,整个人都吓了一跳,脚下一滑险些踩空。
    
        “许轲……许轲……“忽然间传入耳中的是一阵断断续续的少女声音。
    
        少女呼唤许轲名字的声音似乎从遥远处传来,悠长的声音传入许轲的耳中时已变得极为微弱。
    
        “谁!?“许轲心脏猛地一跳,朝四周望去,但却仅能看到大片的黑暗,手中植物提供的银白色光芒在大片的黑暗面前,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
    
        走在最前面的雷若雅似乎察觉到了许轲的不对劲,她回过头用疑惑的眼神望着许轲:“怎么了?“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许轲的表情格外凝重。
    
        雷若雅闻言竖起了耳朵似乎在仔细地聆听,但片刻后她便皱起了眉头:“没有啊。“
    
        其他几人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不过仅从他们疑惑不解的表情上来看便知道他们肯定也没听见任何声音。
    
        “也许是我幻听了。“许轲看上去有精神恍惚,他使劲地摇了摇头振作了一下自己的精神。
    
        “走吧。“雷若雅看了他一眼,而后转过头去继续前行。
    
        许轲再次摇了摇头,并自嘲地笑了笑:“是我神经紧张了吧。“
    
        但就在他打算迈出步伐之时,那道少女的声音忽然又不知从何传来,他刚放松下的神经顿时又紧绷起来!
    
        “许轲……许轲……“
    
        “许轲……许轲……“
    
        “许轲……许轲!“
    
        少女的声音逐渐地由原来的微弱变得越来越响亮,而原本听不出任何感情的呼唤声音,此刻许轲隐约地能从中听出一丝丝的恼怒和羞涩。
    
        这毫无征兆出现的声音令许轲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但许轲身前的队友恍若未闻,仍然在向前走着。
    
        许轲张了张嘴,想要提醒几名队友,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向前迈步并伸出了手想要触摸到离自己最近的楠水和伍芬梅。
    
        许轲的步伐越来越快,到了后来更是跑了起来,但哪怕是以他最快的速度追赶,跑到双腿都不断地涌上酸楚的感觉,两名少女的背影依旧离自己越来越远,他眼睁睁地看着几人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
    
        许轲伸出的右手泄了气似的垂下,一股巨大的疲劳与无力感受包裹住了他。他张大了嘴似乎是想要怒吼出声,却发现即使是喉咙用力嘶吼出了疼痛的感觉,自己也无法发出哪怕一丁的声音。
    
        “许轲!许轲!““许轲!许轲!““许轲!许轲!““许轲!许轲!“
    
        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少女声音变得越来越急促,许轲能从声音中听出其主人不满的情绪,莫名的,他忽然感到这个声音非常的熟悉。
    
        手中的植物不知为何忽然熄灭了光芒,失去了这原本就微弱的光照,许轲顿时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
    
        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没有。
    
        “人啊,总有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不知为何许轲心中忽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这句话是谁的来着……?
    
        许轲揉了揉眼睛,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涌了上来。
    
        “许轲!许轲!!!!!!“少女的声音越来越大,但却不能阻止他沉沉睡去。
    
        ……
    
        “许轲!!!!!!“少女震耳欲聋的呼唤声在耳边响起。
    
        “你干嘛呢!?“原本在草地上熟睡的许轲顿时被吓得不轻,连忙捂着耳朵坐了起来,“叫这么大声干嘛?!“
    
        过了好一会儿,心有余悸的许轲才缓过神来。
    
        他朝旁边望去,却发现眼镜并没有戴上,并且直射而来的耀眼阳光照得自己睁不开眼,只能隐约间看到一个少女的身影。
    
        少女正半蹲在自己的身边,尚还保持着叫醒自己的姿势——两只手做成了喇叭状放在嘴边。
    
        “你都睡了好久了,还不起来呀。“少女直立起了身子,俏皮地将双手背在了身后,笑吟吟地看着许轲。
    
        许轲下意识地想要张嘴反驳对方,但看着少女阳光下的身影不知为何忽然一愣,心中竟生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一阵微风吹过,吹起了少女及腰的长发。些许发丝随风摩挲着许轲的脸庞,令他感到一阵****。
    
        “我睡了多久了?“
    
        少女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而后似乎不大确定地回答道:“一个半时了吧?“
    
        许轲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那还真是睡了好久。“
    
        完许轲又躺了下去,任由柔软的青草轻轻地抚摸着他的皮肤,阳光慵懒地撒在身上。
    
        “你知道吗?我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到你离开我了。“许轲将右手举在眼前仅仅露出了一缝隙,以免落入眼中的阳光太过于刺眼。
    
        “哦?“虽然看不见少女此刻的表情,但许轲能听出少女言语中的笑意。
    
        耳边传来一阵衣料与青草摩挲的声音,少女似乎躺在了自己身边。
    
        少女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手,被少女握住的左手处传来少女肌肤独有的温热柔软的触感。
    
        “不要多想啦,我们都已经订婚了。“许轲能想象到少女出这句话时眼睛一定眯成了好看的月牙儿。
    
        “嗯。“许轲答应了一声,也紧紧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春日独有的温暖包围着许轲,此刻左手上传来的触感显得格外真实。
    
        许轲移开了自己的右手,侧过头去想要看清身旁的少女。但在阳光下少女的脸庞仍然无法看清。
    
        “我们从就约好了,要一直在一起呀。“
    
        虽然看不清楚,但许轲觉得少女在出这句话时脸上挂着明媚的微笑。
    
        对啊,从就约好了……
    
        那又为什么……要离开呢?
    
        秋日的阴霾眨眼间便遮蔽了春日的阳光,温暖转瞬即逝。
    
        天空灰蒙蒙地透着阴郁的光彩,这光彩没有丝毫明亮的感觉,仿佛只是这灰暗世界的一缀。昏暗的云层之间不断有雨滴落下,淡淡的水雾弥漫在空气中的每一个角落。铁灰色的天空下许轲撑着黑色的大伞独自伫立在平日经常与少女共同前来的草地上。
    
        雨滴不断地打在大黑伞的伞布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水珠弹动一下后就失去了接着留在伞布上的兴趣,向伞下流去。
    
        许轲手里紧紧地攥着一张纸,光滑的纸张被他攥出了明显的皱褶。
    
        纸张上印刷着的每一个字在此刻似乎都像是充满了恶意的魔鬼,不断地在他的心中发出巨大的声响;又像是一柄柄尖锐的刀,刀锋狠狠地划在自己的心脏上,渗出鲜红的血液。
    
        许轲不清楚此时的自己心中到底是怎样的情感。
    
        也许是悲伤,也许是愤怒,也许是不甘,又或许……几者都有之。
    
        之前少女冷漠地对自己出退婚的时候,自己比想象中表现得要冷静。当时的自己淡然地接过了那一纸退婚的文书,扶了扶眼镜,了一句:“我知道了。“
    
        那个在记忆中总是明媚微笑的少女当时正戴着黑纱,美丽的脸庞被黑纱完全地遮住。
    
        许轲能感到对方似乎在那一刻似乎有一丝不忍,她撑着伞,离开之时轻轻地了一句话:“人啊,总有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
    
        几滴雨滴越过了大伞浸湿了纸张,同时溅在了许轲的右手上,令他感到了一寒冷。
    
        “愤怒吗?“耳边传来明明应该已经离开的少女的声音。
    
        “悲伤吗?“
    
        “不甘心吗?“
    
        “想要……改变这一切吗?“那个声音接二连三地传来,但四周却没有任何人影。
    
        “呵呵。“许轲冷笑一声,扔掉了手中的大伞,“你的没错。“
    
        大雨淋在许轲身上瞬间将他全身打湿,但他却毫不在意。他的双拳紧紧地握着,苍白的皮肤下露出了细长的青筋,似乎积蓄了非常之多的愤怒。
    
        他冲着空旷的四周歇斯底里地大吼:“对啊!我悲伤!我愤怒!我不甘心!我想要改变这一切!“
    
        “所以呢?然后呢?我又能做什么!?“许轲咆哮着吼出了心中的想法,状如癫狂。
    
        他大口地喘着气,浑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着,无数的雨水自他的身上向地面流去。
    
        他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冷冷地道:“恶魔将军大人,事到如今,又给我看这些干什么?“
    
        咯擦……咯擦……
    
        四周忽然响起了如同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伴随着这个声音,许轲眼中的画面此时逐渐地出现了道道裂痕。
    
        裂痕越来越大,越来越密,数息之后便已布满了整个画面!
    
        裂纹布满的瞬间,画面便似不堪重负一般轰然破碎!
    
        碎片在许轲的眼前飞舞,逐渐地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扇黑色的巨门。
    
        “只要你有力量的话,你便可以改变一切。“少女的声音在此时再次响起。
    
        “你不过是一个恶魔将军而已。“许轲鄙夷地笑了笑,“能给我什么?“
    
        “在奇迹游戏,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响起的依旧是少女的声音,但却多出了一分神秘的味道。
    
        许轲闻言双眼陡然睁大,心脏剧烈地开始跳动!
    
        这个家伙……知道奇迹游戏!?
    
        恶魔将军不应该也是大陆的原住民吗?为什么他会知道这种东西!?
    
        “看到那扇黑色的门了吗?推开他,你就可以拥有你所想的一切,包括改变一切的力量,也包括……“黑色的门前此刻忽然凝聚出一名绝美的少女,少女此刻正轻启着红唇,吐出话语中的最后一个字,“我。“
    
        在幻境中都未看清的少女面庞此刻忽然出现在许轲的眼前,许轲顿时呆滞在了原地。
    
        “来,只要你走过来……我,就是你的。“
    
        少女的话语落入许轲的耳中此刻竟似有一种奇特的魔力,许轲闻言便怔怔地走上前去,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少女站在黑门的正中央,许轲的手渐渐地离她越来越近,已经几乎就要碰到她的胸口。
    
        “许轲!“但忽然之间另一个有些熟悉的少女声音在耳边响起,令得他不由得愣了一下。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许轲不由得开始自言自语。
    
        眼前的少女笑着摇了摇头,轻轻地抓起了他已经伸出的手,一一地靠近着自己的胸口。
    
        “许轲!!!!!!!!“就在此时一阵震耳欲聋的大吼声蓦然传来,并且随着“啪“的一声响。
    
        一记耳光响亮地打在了许轲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受顿时令他清醒了过来。
    
        黑色的大门,熟悉的少女在此刻似乎都化作了碎片全都消失不见。
    
        他在清醒过来的瞬间便脸色大变。
    
        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阶梯的最边缘位置,若是再向前一步,便会跌入那无底的黑暗!
    
        雷若雅的冷笑声从他的声后传来:“果然关键时刻,你们这些队友还是靠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