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二十四章 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可爱!
    雷杨头后黑门中的声音沉寂了许久。
    
        良久门中才继续传出声音:“你不想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吗?“
    
        “想啊。“雷杨歪了歪头,似是在认真地思考,“可是妹妹了像这种莫名其妙给你好处的人多半都是在骗你。“
    
        “但如果连自己的妹妹都守护不住的话,光是听她的话又有什么用呢?“声音的主人仍不死心,依旧想要诱导雷杨上前开门。
    
        “好像是这个道理……“雷杨愁眉紧锁,思考得异常专注。
    
        “所以过来吧,你想要的一切这里都有……“
    
        雷杨未等声音完便一拍脑袋,似是做出了重要的决定:“但我还是觉得不能随便打开这扇门。“
    
        “……“黑门中传出的声音再次沉默了许久。
    
        雷杨也不话,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黑门,整个空间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良久后,一道雷杨极为熟悉的声音忽然从他的身后传来,打破了沉默。
    
        “哥哥大人,不是好了……要倾尽全力来守护我吗?“
    
        雷杨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便分辨出了这是妹妹的声音。
    
        他的心头一颤,下意识地想要回头,却发现一双手已经牢牢地抱住了自己的脖子,同时一具温热的躯体几乎贴在了自己的背上。
    
        雷杨顿时发现身后的人是****着的——因为即使隔着衣服,雷杨依旧能感受到背后传来少女娇躯独有的柔软触感。
    
        “哥哥大人,你已经后悔了吗?后悔当初要做出那样的决定了吗?“妹妹那熟悉的声音从自己的背后传来,雷杨张了张嘴,却不知该怎样去回答妹妹的问题。
    
        “果然是这样吗……“身后妹妹的声音忽然变得格外的失望。
    
        听到妹妹声音中的失望,雷杨的眼神中顿时闪过一丝慌乱,他正欲开口解释:“不,不是……“
    
        但话还未出口,他便感到脖颈处一阵温热,似乎是妹妹将她的脸颊贴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他隐约感受到除了肌肤之间的触感以外,脖颈处还传来了些许湿润的感觉。
    
        若雅她……哭了?
    
        那个无论面对怎样的事情都从未言败,似乎比任何人都要坚强的女孩……哭了?
    
        雷杨内心深处的柔软在这一刻似乎受到了极大的触动。他轻轻地解下了环抱在自己脖颈间的双手,转过身去看着妹妹那张熟悉的脸庞,紧紧地抱住了她单薄的娇躯。
    
        妹妹****的身躯此刻似乎因为感到寒冷而在不断地颤抖,她的脸颊紧紧地贴着哥哥的胸膛,眼眶处隐隐有晶莹的泪珠涌出。
    
        “所以……去打开那扇门好不好?“妹妹抬起了头,眼角尚挂着泪痕的她此刻看起来楚楚可怜,“好了的,要倾尽全力守护我啊。“
    
        “是啊……我和你好了的……“雷杨怔怔地自言自语。
    
        雷杨的手轻轻地抚摸在妹妹****的背部上,触摸到了那条已经结痂的刀疤。
    
        也不知若雅她在受伤时承受了怎样的痛楚……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便感到一阵心疼。
    
        妹妹忽然踮起了脚尖,努力地昂起了头,美丽的脸庞逐渐地向雷杨的脸贴近。她闭上了眼,嘴唇只差一便要与哥哥的嘴唇相触。
    
        雷杨此刻脑海中一片混乱,自己经历过的无数场景同一时刻在脑海中浮现。
    
        和妹妹在一起时的滴滴,妹妹对自己过的数不清的话语,妹妹的每一次笑,每一次生气……
    
        雷杨不知该怎样应对妹妹这突如其来的吻。
    
        妹妹离自己越来越近,两人的胸膛也紧紧相贴。
    
        但就在这时,雷杨忽然觉得胸前的触感似乎有不对劲。
    
        在意识到这一后,他的双眼陡然睁大,而后向后退了一步,一把推开了即将吻上自己的妹妹!
    
        少女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连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哥哥大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少女在出这句话时,泪水在她漂亮的眼睛里不断地打转,一副委屈的样子。
    
        “抱歉。“雷杨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他微微地闭着双眼,不去看眼前少女那****的娇躯。
    
        雷杨的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不忍:“你真的很像若雅,但你终究不是若雅。“
    
        少女依旧带着那副委屈的表情,带着一丝哭腔对雷杨道:“哥哥大人,我就是若雅啊,你看清楚,我就是若雅啊……“
    
        但雷杨闻言却只是再次后退了一步,而后在对方难以置信的目光下抽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刀,毫不犹豫地一刀斩出!
    
        长刀瞬间落在少女的腰际,冰冷的刀锋硬生生地将少女温热的身躯斩为了上下两半!
    
        “为什么……“眼前的“雷若雅“脸上写满了震惊。
    
        少女的身躯在此刻被拦腰斩断,整个上半身都被抛在了半空中,看上去异常恐怖。
    
        “你的确和若雅几乎一模一样,但你却忽略了一些东西……“雷杨收刀入鞘回过身去,不忍心再看身后少女的惨状。
    
        毕竟她看上去真的就和妹妹一模一样。
    
        “若雅她要是受到这般委屈可不会做出这样一副可怜的样子,按她的脾气估计得把我骂死。而且……“
    
        “虽然看上去都差不多,但若雅她的胸部可比你平得多了。“到这里,雷杨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脸,似是想起了什么不美好的回忆。
    
        身后少女的躯体被斩为了两半,在空中停留片刻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少女双眼中的神色逐渐消失不见。
    
        但诡异的是,少女的躯体并没有流出任何的鲜血,只是渐渐地渗出黑色的气体。
    
        随着黑色气体一地从躯体的表面渗出,这具躯体竟像是被分解了一般的缓缓地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而在这同时,雷杨察觉到自己眼前的一切,包括那扇黑色的巨门,都化作了黑色的气体逐渐地消散开来,露出了原本的漫长阶梯。
    
        ……
    
        “阿嚏!“正在发呆的妹妹忽然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她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酸的鼻子,皱眉道:“我想肯定是我那笨蛋哥哥又对可爱的我产生了什么鬼畜的幻想。“
    
        “若雅姐能若无其事地出这种话,看来你们兄妹的感情还真是很好……“
    
        “毕竟一起生活了十年啊,如果要用一个词语形容我们兄妹之间感情的话,情同母子甚至情同夫妻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若雅姐实话我认为你的兄妹观在认知上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这不重要。“雷若雅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而后做出了沉思的表情,“起来哥哥也差不多该成功打破幻境了吧。“
    
        许轲闻言后笑了笑:“若雅姐你还真是相信雷杨先生呢。“
    
        “哥哥大人他虽然平时派不上什么用场甚至完全可以改名叫'雷卡林',不过每到关键时刻他还是很靠得住的。“到此处雷若雅忽然狠狠地拍了拍手,有些咬牙切齿地道,“再我还派出了队里的两个妹子给他做外援,我连后宫都帮他开好了,他岂有不成事之理?“
    
        “……若雅姐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几人同行若是出现状况自然好相互照料。就如我前面所,心性单纯者亦可不受幻境困扰,楠水和伍芬梅两个妹子显然都是心性单纯简单……怎么,我得不对吗?“雷若雅前半句话尚未完却发现许轲用极为诧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心中一惊连忙改口。
    
        许轲的脸色看起来很古怪:“若雅姐,谁告诉你阿梅那孩子心性单纯的?“
    
        “一个十四岁的女孩不正该处在单纯的时候吗?“
    
        许轲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有些艰难地开口道:“虽然这件事情起来有令人难堪,但我想我还是有必要告诉若雅姐你……“
    
        “阿梅那孩子是我教的学生……她前段时间才刚向我表白了,不过我拒绝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