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三十二章 先生,你的外挂!
    许轲在贝利亚城中只攻略了老学究一个npc,所获得的奖励自然怎么也不能和攻略了几乎全部npc的雷若雅相比。
    
        而他所获得的奖励实际上也只有一杆长枪,名唤“穿刺之死棘枪”。
    
        长枪的效果也只有一个:逆转因果,以必中心脏为前提的“果”决定挥舞长枪攻击的“因”。
    
        换言之,即是出枪便必定会命中对方的心脏。
    
        许轲攻略npc的时候雷若雅是在场的,当雷若雅发现许轲得到的是这杆长枪后似乎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她以一种古怪的语气向许轲道:“你能获得这样的奖励……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才好。”
    
        当时的许轲有些惊讶:“获得这种宝物难道不是好事吗?我看若雅姐你攻略了那么多npc获得的奖励也远不如这杆长枪吧?”
    
        “能在新手村获得这种奖励感觉上的确就和开挂了一样,“雷若雅看了他一眼,话语中颇带有几分语重心长的味道:“但你要知道一……自古枪兵幸运e啊。”
    
        “……若雅姐这是何意?”
    
        “没什么,字面上的意思。”
    
        ……
    
        许轲右手中的长枪毫无征兆地向他右前方的一只双头鹰刺出,在出枪的同时,长枪的整个枪身便似化作了一道赤红色的流光。
    
        从他尚有些笨拙的动作可以看出他其实并不擅长枪法,甚至就连出手的准心都明显的有些问题,但长枪化作的流光却似乎硬生生地将攻击扭转了过来!
    
        枪尖在一瞬间便强行地刺入了双头鹰心脏的位置!
    
        而双头鹰的整个躯体都在这一枪之下彻底地炸裂开来!
    
        但剩下的双头鹰面对此景却只是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许轲。
    
        “很不幸,”四周的双头鹰似是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你并没有找到真的我,所以接下来......”
    
        无数个玛门朝着许轲同时开口,“你又要向这之中的哪一个我出手呢?”
    
        许轲注视着面前密密麻麻的双头鹰们,却没有话,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而后他忽然握紧了手中的长枪,枪尖对准了身前半米远的一片空白之处……
    
        径直地一枪刺出!
    
        他的这一枪看上去没有瞄准任何的目标,仿佛这一枪就是朝着面前空气刺出的一般!
    
        长枪在瞬间化作赤红色的流光撕破空气......
    
        而后骤然地向一旁偏移了一狠狠划过!
    
        但枪尖看上去却依旧只是刺向了空处,并未落在任何一只双头鹰的身上。
    
        然而片刻之后……
    
        长枪的枪尖上竟诡异地渗出黑色的液体出来!
    
        液体看上去极为粘稠,且正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
    
        明明看上去没有命中任何东西,但黑色的液体就这样不断地自枪尖之处涌出,就好像这种黑色的液体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我了,玛门大人你的话我一句也不会信。”许轲没有看向四周任何的一只双头鹰,只是紧紧地注视着枪尖的位置。
    
        在出这句话的同时,四周成千上万的玛门甚至还未做出任何反应……便在这一刻骤然消失!
    
        而许轲枪尖所刺中的空间处,却渐渐地有一道人身双头鹰的身影浮现而出!
    
        这一枪似乎是掀开了舞台的帷幕,无数原本未出现在视野中的东西,此刻近乎凭空地在这个之前一片空白的空间中出现!
    
        玛门正跪坐在许轲身前的地面上,而它周围的地面画满了含义不明的红色符号,符号之间相互结合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看上去像是组成了某种法阵似的东西。
    
        法阵的圆心就在玛门的身后,而伍芬梅便正躺在了法阵的中心位置!
    
        冲天的黑气自少女的娇躯之上渗出,竟隐隐地盖过了四周的白色!
    
        少女在黑气的包围下紧皱着眉头,脸上似乎充满了痛苦与挣扎的表情。
    
        赤红色长枪已经完全地贯穿了眼前这位玛门的心脏,明显是鲜血的黑色液体不断地从它的伤口处涌出。
    
        “你怎么发现我的?”玛门似是难以置信地发出了疑问,但它在出这句话时两双眼中却似乎都没有带有任何的情绪。
    
        许轲有些惊讶于对方平静的表现,但思索了片刻后,他还是向对方解释道:“按通常而言的设定来看的话,六芒星献祭的主持者与祭品都需要处在最中央的位置—事实上从外面来看黑气的确是从中央位置散发而出的,所以我之前便认定了玛门大人您就是处在六芒星最中心的位置。”
    
        “但这并不能让你找到我。”玛门覆盖满灰色羽毛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膝上,看上去异常平静。
    
        “很幸运的是,”许轲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我从对于数字的计算就非常精确,我在外面的时候便已将计算出了六芒星中心处的具体位置。而我在进入黑气之后,虽然大多数的行动都是在陷入幻境时做出,但我向来有计算详细移动距离的习惯……我在进入幻境后向东移动了四百零八米,向西移动了五百四十一米,向北移动了八百二十二米,按照之前进入幻境前的位置来看,六芒星的中心位置就应该在我的前方不到半米处。”
    
        “……”
    
        “再配合我获得的‘穿刺之死棘枪’只要确定目标便必定会命中心脏的特效,我朝那个位置出手而后强行刺中了玛门大人您的心脏。”
    
        ……
    
        金色的屏障伴随着一次剧烈的震荡轰然破碎,一股铺天盖地似的强横气息顿时自屏障的碎裂之处狠狠地朝内压入!
    
        如同被压抑已久的洪水一般,在决堤之时显得汹涌异常!
    
        雷若雅连忙激发了身上的魔力,几面金色的盾牌在四周形成,将这股强横的气息与三人隔绝开来。
    
        四周地面上巨大的骨骼在这时整齐地发出剧烈的声响!
    
        萨麦尔那巨蛇一般的躯体盘踞在高空之中,在其身边环绕的黑色气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浓,头部处那张男人的脸正不断地发出毒蛇般的嘶鸣与沙哑难听的诅咒。
    
        它呼啸一声,而后向星空之中飞去,转眼间便已消失在了几人的视野之中。
    
        “现在这个事态略有些超出我的预料,”雷若雅皱眉沉吟道,“不过我应该还能处理……”
    
        但雷若雅的话还未完一旁的哥哥便打断了她:“若雅……这条蛇和之前的那头双头鹰是不是本质上就是同一只怪物?”
    
        雷若雅被哥哥打断后秀气的眉毛夸张地挑起—因为事实上哥哥很少打断她的话语。
    
        而当她发现哥哥问出的问题竟如此地有深度后,脸上的表情不由得变得更夸张了。
    
        “……若雅你有必要做出这么吃惊的表情吗?”
    
        “当然有。”雷若雅深以为然地了头,“哥哥大人你能提出这个问题的本身就是对你笨蛋形象的一种极大的摧毁欸。”
    
        “……”
    
        “之前的双头鹰和现在的这只巨蛇当然是同一只怪物,要本质的话……”话题回到了哥哥所提出的问题上面,妹妹沉思了一会儿后答道,“应该的确是一样的,我们之前之所以看到它是双头鹰形象,只是因为它的表面布上了这样一层像让我们看到的幻境。”
    
        “楠水心志单纯不受幻境影响,这个怪物在她的眼里便一直是这副形象,而怪物之前所做出的攻击也并没有出现太多让她觉得和认知不符的地方。”
    
        “我好像听到了我的名字……”楠水在一旁呆呆地看着两人。
    
        “……没你的事,一边玩去。”雷若雅挥了挥手,似乎是在驱赶孩子,而后她对着哥哥做出了自己最后的结论,“幻境只是蒙蔽了我们的感知,本质上它们应该始终是同一个家伙。”
    
        雷杨思索了一会儿,似懂非懂地了头地了头,而后望向了天空:“我想我知道怎么对付它了。”
    
        雷若雅听到哥哥莫名的话语顿时吃了一惊:“哥哥大人你这么膨胀不好吧!?刚才这个怪物还能把你吊起来打,它现在连操作者都没有换最多算是换了个id……你何来自信对付这等角色?”
    
        雷杨没有理会妹妹的话语,径直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之前受伤的右手,发现虽然还是有勉强,但挥刀应该还是可以做到了。
    
        清楚了自己身体的状况后,他的右手又重新握紧了长刀,双眼静静地注视着浩瀚的星空。
    
        妹妹看见自己的哥哥如此表现不由得一怔:“哥哥大人你这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让我好生内疚,你该不会是看我们队里已经无人可用所以才带伤上阵的吧!?”
    
        一旁的雷杨没有接话。
    
        无数银色的星光相互汇聚,将黑夜缀得异常明亮,落在雷杨的眼中令得他一阵目眩神迷。
    
        但这副景象雷杨只来得及欣赏了片刻便被空气中不断传来的异常波动所打断。
    
        空气相较于平时明显狂躁了许多,空气似乎是在不停地震颤,隐约间可以听到从高空处传来了阵阵暴鸣般的声响。
    
        雷杨望向星空的瞳孔在这一瞬间缩到了针尖大!
    
        因为他看到了一团黑气汇聚而成的能量球正从高空处冲着三人飞来!
    
        黑气并未像之前的那般凝聚为苍鹰的模样,只是简简单单地形成了一个能量球。
    
        但即使是相隔尚远,雷杨也能察觉到这个其貌不扬的能量球上所蕴含的能量丝毫不弱于之前那只黑色苍鹰!
    
        雷若雅也注意到了半空中的能量球,正想要在身边激发出更多的圣光盾防御这次攻击,却发现一旁的哥哥伸手拦住了自己,她疑惑地看向了对方。
    
        雷杨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妹妹的身上,他此刻正紧紧地盯着那个似乎蕴含了无穷威力的球体。他上前一步,下意识地便将妹妹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妹妹对于哥哥的做法感到有些不解,但却没有开口询问。
    
        球体转瞬之间便已逼近了眼前,并撞击在了圣光盾上,而原本应该起到防御作用的圣光盾却在与球体接触的瞬间便被炸裂开来!
    
        雷若雅见状娇躯不自觉地抖了抖,脸色有些苍白—她能感受到球体上所蕴含的巨大能量,若是以常人的肉身来看,只怕是和球体擦上一都会被狂暴的能量轰炸得粉身碎骨!
    
        而面对这样的攻击,她的身前却仅仅是布下了一面几乎只能起到装饰作用的盾牌!
    
        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强大能量,雷杨握刀的手有些颤抖。
    
        而在能量球已经与三人无比逼近,甚至连上面黑气流转的纹路都清晰可见的时候,他却忽然闭上了眼!
    
        一个诡异的画面在这一刻自他的脑海中涌出——
    
        无数的黑气在自己的眼前流转,不断地汇聚成了各种的形状:有的形成了黑色的苍鹰,有的形成了一团球体,也有的形成了一些更奇怪的形状。而后又在片刻后分离,紧接着形成了其他的模样。
    
        按理,整个画面看上去便应该令人感到十分的凌乱,因为各种不同的形状堆积在了一起,黑气不断地在视线中流动给人以一种杂乱无章的感觉。
    
        但这个画面此刻在雷杨的脑海中却显得异常的清晰,他静静地看着那些各种各样的形状,看着黑气的流动运转。
    
        都是一样的……
    
        自己……看得到……这些东西,都是一样的……
    
        球体与苍鹰两个完全不同的形状在他的脑海中竟诡异地重合了起来!
    
        画面仅仅是在瞬间便在雷杨的脑海中闪过,雷杨在下一个瞬间便已经蓦然睁开了双眼!
    
        当他睁开眼时,发现与自己近在咫尺的能量球在这一刻似乎正逐渐地化为了苍鹰的模样!
    
        苍鹰注视着自己,振翅发出了一声高亢的鸣叫!
    
        黑气之间形成了道道波纹在其躯体上流动,雷杨感到这些波纹在自己的眼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他紧紧地注视着眼前的苍鹰,握刀的右手不再颤抖。
    
        他平静地一刀朝眼中的苍鹰挥出,长刀挥出的速度极快,当雷杨完成了这个下意识的动作,便发现刀锋已经与苍鹰正面相撞!
    
        长刀顺着黑气流转的波纹正落在苍鹰的脖子上,整个苍鹰在这一刀之下,顿时化作了漫天的黑气消散开来!
    
        这一刀,就仿佛是将一只翱翔于天际的苍鹰狠狠地斩落!
    
        身后的雷若雅与楠水同时惊骇地睁大了双眼,在她们的视角上来看,雷杨只是随意地挥出了一刀,便将眼前蕴含着巨大能量的黑色球体生生劈散!
    
        “硬劈能量弹!?”雷若雅表现得极为夸张,“哥哥大人你这样开挂真的不会被系统封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