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四十三章 我是正经生意人
    江南皮革作坊的屋修筑在城外空旷的平原上,若是平常从城内的城墙上朝这里望来,偌大军营旁的这间寒酸屋落入人的眼中便仅仅是一个的黑。
    
        但这个黑在今天明显向外扩张了好几圈。
    
        各个种族的原住民里三层外三层地将这间屋包围得几乎密不透风,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欲要朝屋内挤去,拥挤的人群中不断地传出嘈杂的呼唤与争吵的声音:
    
        “请让我见一见雷杨先生!我在锻造上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他!”
    
        “我在你的前面好吗!?要见雷杨先生也是我先见,我在药剂调配领域正有一个半年都没能想通的问题要向先生请教!”
    
        “啊呸!半年都没想通是你资质驽钝,雷杨先生可是远近闻名的天才怎会见你这等人物,我在厨师一道上极有天赋虽有几个问题但想必先生只需拨几下便能茅塞顿开,所以你还是让让吧!”
    
        “子,你要是再给我一句……”
    
        “大家安静一下!安静一下!”整个场面极为混乱,在屋外的雷若雅费了极大的功夫也没能服这些情绪异常激动的原住民们,最后只能无奈地祭出了圣光盾将原住民们隔离在外,这才控制住了现场的局面。
    
        “原来雷杨先生已经这么出名了啊。”一旁的许轲显然是被眼前的阵势冲击得没缓过神来,略有些呆滞地道。
    
        “这你就没想到了吧,在冒险者的圈子中,大家的关注都放在了我仅仅花了一个月便几乎攻略了全部npc上面,所有的冒险者或多或少都有些忽视了我家哥哥大人短短几天时间内便能将一门生活技能从入门走到精通的事迹……其实我家哥哥大人才是真正开挂了的存在啊。”雷若雅意气风发地道,“在原住民圈子中,我家哥哥大人三天便能完全继承一位npc衣钵的事迹早已传开,在原住民的眼中,他已经是一位远近闻名的天才少年了啊!”
    
        雷若雅抚掌叹道:“在原住民......尤其是非战斗职业者的圈子里,我家哥哥大▲▲▲▲,m.↘.co↗m人的名头比谁都好用,我只需简单地一提他的名字,这群原住民便自会像打了鸡血一般地涌来!”
    
        近半个月的时间里,雷若雅动用了自己在贝利亚城中庞大的人际关系网——被雷若雅攻略的npc若是堆起来高度将远超城墙。
    
        由于她在城内大肆地宣传了自己的开店事宜,并提到了作坊产品的生产将会由雷杨一手主持,江南皮革作坊的开业引起了很多人的围观。
    
        当然围观群众中的大部分都是原住民——绝大多数的冒险者都加入了屠龙会,这种时候他们应该还在外出执行任务。
    
        作坊的开业俨然变成了雷杨粉丝见面会,情绪激动的原住民们被隔绝在圣光盾墙之外,猛烈地砸击着金色的盾牌,活脱脱一副没能见到偶像的幽怨粉丝模样。
    
        许轲在这时似乎忽然明白了什么,双眼一亮朝身旁的雷若雅问道:“难道所谓的‘江南皮革作坊’其实只是一个单纯的名头,若雅姐实际上是想借助雷杨先生的名气吸引来大批客户,而后围绕着雷杨先生的各种能力建立起一个独特的销售圈从而走上致富之路吗?”
    
        雷若雅摇了摇头,而后斩钉截铁地道:“不,我只卖二十铜一件的皮甲。”
    
        对方如此直截了当地回答令得许轲始料未及:“......为什么?”
    
        雷若雅微笑道:“我是正经生意人,既然我开的是皮革作坊那当然就只做皮革生意,可不会像许轲老师你那样成天打我家哥哥大人的主意,你这样逼我哥哥大人出卖自己身心换得盈利的经营理念与那些堕落的发廊和洗脚城有什么区别!”
    
        “……但我实在不觉得若雅姐你这样的经营理念能够实现以财力制霸大陆的梦想。”
    
        雷若雅没有答话,只是冷笑一声。
    
        而后她的身体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白色光芒,朝四周用力地发出了一声大喊:“在场诸位,请肃静!”
    
        雷若雅清脆的声音在这一刻落在有些嘈杂的环境中,竟仿佛一颗炸弹在密闭的条件下轰然炸裂,发出了爆炸般的声响!
    
        这一声大喊,竟是经过了魔力的增幅!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这一声大喊之下捂住了耳朵,露出了极为难受的表情!
    
        当雷若雅大喊的声音消退之后,现场倒是第一次安静了下来。
    
        “各位!”雷若雅用她正常的声音朝着原住民们道,“我不管你们前来造访我们江南皮革作坊的来意是什么……是来请教我们雷杨大师问题的也好,是来瞻仰贝利亚城天才少年雷杨的也好,还是诚心诚意地想要来购置皮甲的也好……不论你们是来做什么的,我只有一要求。”
    
        “请在进入作坊见到雷杨大师之前,先预付二十铜币购买一件皮甲!”
    
        全场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中,在场诸人都一脸诡异地看着雷若雅。
    
        许轲见雷若雅摆出如此阵势,细细地品味了一会儿对方的话语,而后脸色一变:“若雅姐,你该不会......是要卖假货吧!?”
    
        “我岂会做这等事情!?你如此怀疑我的人品真是令得我好生难过!”雷若雅一瞪眼,脸上却没有任何难过的表情,似乎是为了加强话语的服力,她又冲圣光盾外的人群补充了一句,“请教问题无需额外支付任何费用,只想要购买皮甲的朋友们也无需担忧质量问题……江南皮革作坊出品质量必有保证,若是皮甲不像宣传标语上所那般原价值一银以上,我们作坊必定假一赔十!”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在最早听到这间作坊宣传标语“原价都是一银币,两银币,三银币的皮甲,统统只卖二十铜!统统只卖二十铜!“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只是一笑……
    
        因为这些语句都是商家宣传的基本套路——若真的是原价一银却只卖二十铜的话,那么这间店怎么想也是开不下去的……
    
        标语中所谓的黄鹤大师大多数人也是听都没听过……所以整个标语在刚开始的时候都仅仅是被大家当作了一个噱头而已,更多的原住民来这里都是冲着雷杨的名声。
    
        却未想到眼前的这名少女却忽然来了这么一出——假一赔十不,还附送与雷杨见面请教问题的机会!
    
        人群中有人张嘴便欲反驳,却发现少女不知从哪里忽然摸出了一张纸。
    
        这人一愣,而后下意识地便看向了少女手中的纸张。
    
        纸张上开篇是十几个或潦草或工整或娟秀的签名,而后是一行大字:“贝利亚城店主联名信誉担保。”
    
        ……
    
        在看到雷若雅手中的店主联名担保后,原住民们便安静了下来,无人再提出质疑的声音,开始有序地排队进场。
    
        “信誉担保”这四个字哪怕不加任何解释大家也能明白其中所包含的分量。
    
        倒也不是没人怀疑这张纸张是否作伪,但这些怀疑之人均是话语还未出口便已经发现这张普通的白纸上正散发着几阵极为熟悉的魔力——那是几位精于魔力的店主所留下的印记。
    
        雷若雅每次都只将四周的圣光盾打开一个供一人通过的入口,一人进入后圣光盾墙便又自动闭合。
    
        第一个排队进入屋的人是一名年轻的人类女子。
    
        屋的空间极窄,且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材料与器具,留下的供人站立的空间几乎没有。
    
        那位闻名贝利亚城的天才少年,此刻正赤|裸着上身站在一个灰色的工作台后。
    
        女子在踏进屋的瞬间便看见了少年,而少年似乎也在同时察觉到了什么,很快地抬起了头来注视着进门的女子。
    
        女子细细地打量着这位传闻中的少年。
    
        少年的模样委实有些普通,鼻子不高也不低,嘴唇不薄也不厚,眉毛不粗也不细,只有眼睛比起普通人稍微大了一些。
    
        但这对眼睛却也不像女子心中所想的那般大而有神——少年的眼神略有些呆板,似乎缺了那么几分灵性。
    
        女子看到这里时心里不禁得有些失望。
    
        她不认为这么一个看上去便缺乏灵性的少年会是传闻中的那个学什么都能在几天内精通的天才。
    
        她心目中的天才,哪怕不是英武过人旷世奇才,也不应该看上去如此的普通。
    
        想必……也只是大家以讹传讹罢了吧。
    
        女子和少年对视了数秒,微不可察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雷杨没有话,却突然埋下了自己的脑袋。
    
        女子皱起了眉头,心想此人真是不礼貌,自己一句话还没他便自顾自地开始做起了他的事情。
    
        她面色有些不悦,正想要开口斥责对方两句。
    
        然而当她目光刚刚下移,还未开口的瞬间……
    
        她便不自觉地被少年手上的动作所深深地吸引!
    
        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已将一张极大的牛皮铺在了工作台上,手中握着一把巨大的剪刀,飞速地将牛皮裁剪为了几块。
    
        裁剪完成后,他手中的剪刀换成了一根极细的缝纫针,针尾后正拉着细长的丝线。
    
        他熟练地将手中的细针穿过工作台上的牛皮,细针来回地在牛皮间穿梭,白色的丝线紧随其后。
    
        少年穿针的速度越来越快,银针在他的手中便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自由而欢快地在皮革之间穿梭。由于速度过快,往往在穿过上一针时的白色丝线还未完全落下,下一针便又已经带起了白色高高地扬起。
    
        在女子的眼里,就好像无数条白色的丝线同时在空中飞舞一般!
    
        少年在做出穿针动作的同时,还不断地调整着手中皮革的位置,在必要之时少年还腾出了自己的左手握住了之前那把巨大的剪刀,对皮革进行了几次裁剪。
    
        少年的动作行云流水毫无一丝一毫的滞涩之感,一举一动之间竟都透出了完全与其呆板普通形象不符的灵巧!
    
        女子看到这里时已经不由得瞪大了双眼,原本对少年一切的轻视与失望的感情都统统抛在了脑后。
    
        她从便在贝利亚城的精灵裁缝店中帮工,对于裁缝一事自然是极为精通。精灵老板娘对她很好,始终没有过藏私的行为,关于裁缝的技巧一直都是倾囊相授。
    
        但她确实天资有限,哪怕是学习了多年也依旧达不到精灵老板娘的那个地步……
    
        老板娘她手中的针始终没有活过来。
    
        之前她尚未明白老板娘的意思,直到今天见到了这位少年,她才发现……
    
        原来这世上真有人能将这针用得就像活了一般!
    
        那根针,就似乎真的是在以自己的意志而舞动!
    
        ……
    
        年轻女子双眼失神地走出了屋。
    
        许轲瞧着她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由得关切地问道:“姐?”
    
        女子恍若未闻,依旧表情呆滞。
    
        雷若雅见状也不由得吃了一惊:“我看她这副模样……该不会是哥哥大人对她做了什么鬼畜的事情吧!?”
    
        “……若雅姐你对雷杨先生还真是不信任呢。”
    
        雷若雅闻言却是皱着眉似乎极为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不对啊……“
    
        许轲以为她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怎么不对了?”
    
        ”这才过去了十几分钟而已,我家哥哥大人可比这个持久多了呀!”
    
        “……”
    
        女子呆滞许久后才终于缓过了神来,当她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屋外后,顿时朝四周望去。
    
        看到身旁的雷若雅后,她原本有些呆滞的表情竟在瞬间就变得狰狞了起来!
    
        她的浑身都在不断地颤抖,她抬起右手指向了雷若雅,以一种充斥着愤怒与激动情绪的语气开了口:“这样的皮甲……”
    
        “……ecuseme?”雷若雅满脸的莫名。
    
        女子顿了顿,近乎控诉地朝发出了怒吼:“这样的皮甲……你怎么敢卖二十铜!?”
    
        许轲见女子如此反应顿时大惊:“若雅姐难道你真的在卖假冒伪劣产品!?”
    
        但随后女子便又指着自己的身上道:“这样的皮甲……这样完美的皮甲……你怎么敢只卖二十铜!”
    
        许轲一愣,之前他被女子夸张的表情吸引住了目光,竟没注意到原来女子的身上其实正穿着了一套棕色的皮甲!
    
        皮甲紧紧地贴在了女子的娇躯之上,完美地勾勒出了她姣好的身形。
    
        虽然一眼便能看出皮甲仅仅是用普通的牛皮所制成,但却丝毫不能掩盖其精致的做工。
    
        皮甲表面泛着明亮的光泽,看上去被打磨得极为光滑,且不同于普通劣质的产品,就连它的边角与各个部位的接合之处都被打磨得令人生不出丝毫粗糙的感觉。
    
        皮甲的各个部位之间以极细的白色丝线连接,若照常理来,这样的丝线极易断裂,不宜用作连接皮甲……
    
        但眼前的这些细线,却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皮甲的连接处,细线之间穿孔的间隔几乎不超过一毫米,细线基本将各个部位完美地缝纫在了一起!
    
        很难想象这是何等精细的做工!
    
        是皮甲,许轲却清楚地发现皮甲胸口处的位置镶上了一层铁。
    
        这样能既不影响皮甲的轻便性,又强化了必要的防御力。
    
        而更过分的是……
    
        许轲注意到皮甲腹处的位置上,竟镌刻了一个精细的魔法阵!
    
        虽然许轲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魔法阵,但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女子体表正有着一股淡淡的魔力在自然流动,也就是……
    
        这个魔法阵是货真价实的。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工艺品了,不论是从哪个角度来看……这根本就是一件艺术品啊!这样的作品,怎么能仅售二十铜!?哪怕售价是二十银……五十银……不,十金!”女子激动异常地冲雷若雅大吼,“哪怕是十金我也会毫不犹豫地买下的!”
    
        “这位姐……请注意你的言辞。”雷若雅静静地看着对方,双眼微微眯起,“你只是买了我们店的皮甲而已,凭什么这样对我指手画脚?”
    
        “那你又凭什么给雷杨先生的作品定下这样一个低廉的价格!?即使是不考虑做工的成本,仅仅是看在雷杨先生如此辛苦劳动的份上你也不能这样定价!”
    
        “凭什么?”雷若雅忽然发出了一声冷笑,“呵呵,所以主角模板这种东西就是招蜂引蝶,这还什么都没发生呢你就如此为他着想。”
    
        到这里雷若雅看了一眼对方的胸部,语气中充满了感慨:“啧啧啧,哥哥大人目测女孩胸围的技能真是愈发精湛了。”
    
        女子听后正欲发火,但却在此时突然捕捉到了对方话语中的一个词语,她的气势不由一滞:“哥……哥哥?“
    
        “呵呵,在下姓雷名锋,正是雷杨的妹妹。“雷若雅脸上依旧刮着冷笑,“所以不劳您费心我家哥哥大人的皮甲到底卖多少了。”
    
        “我雷锋如此行为可以让你能够仅花二十铜便接触到我家哥哥大人,你唯一该做的是感激涕零地掏出二十铜乖乖跪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