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五十五章 它们……回来了!
    最令幕僚头疼的,是根据那位古怪冒险者所提供的线索找到的那个地方。
    
        其实那位古怪冒险者雷若雅姐存在的本身就令幕僚大人很是头疼——此人的表现非常奇怪,每天都在做普通冒险者根本不会去做的事情。
    
        幕僚大人也曾一度怀疑此人的来历,直到她来到军营后向幕僚展示了那只手臂……那只与人类的手臂极其相似,但却又覆满了灰色羽毛的手臂。
    
        幕僚这才放下了对她的怀疑。
    
        古怪冒险者告诉幕僚她发现了一个堆积了大量来历不明尸体的地方,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幕僚大为振奋。
    
        天蓝大陆很少会有大量来历不明的尸体在同一个地方出现——毕竟这是个法制化的大陆。
    
        所以当幕僚听雷若雅到这里时,他几乎瞬间便联想到了最近的士兵失踪事件上……那些尸体,搞不好便是失踪士兵的遗体。
    
        古怪冒险者将那个地方的地址告诉了幕僚,并对他强调一定要亲自前去确认。
    
        老实这样的要求有些奇怪,毕竟这种事情肯定得优先上报城主大人,但出于对对方的信任,幕僚没有将此事上报给城主,而是带上了自己的几名亲卫亲自前去查探。
    
        几人到了古怪冒险者所的那个地方,走进了那个山洞,而后果真在山洞的深处发现了大量的尸骸。
    
        几百具的尸体完全地占据了狭山洞的通路,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腐烂味道。
    
        从尸体的腐烂程度来看,它们到这里的顺序明显有先有后——有的尸体几乎还是完整的,有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而有的尸体已经只剩下了一堆白骨。
    
        几名亲卫上前确认了一番这些尸体的身份,发现它们的确如幕僚大人的猜测那般,是失踪士兵的遗体。
    
        因为他们辨认出了尸体身上破烂的衣服正是军队的制服,且还从几具几乎完整的尸体中找到了熟悉的面孔。
    
        虽然空气中难闻的味道令得幕僚极为难受,但终于发现了线索的←←←←,m.↘.co∷m他还是流露出了激动的表情。
    
        虽然这里仅仅是士兵失踪事件作案人的抛尸地,并不能直接地作为找出真凶的线索。
    
        但从山洞中的情况来看,凶手应该是将这个山洞作为了唯一的抛尸地,也就是……
    
        只要一直在这里蹲,总能等到凶手前来抛尸!
    
        那个时候,便可将凶手一举拿下!
    
        幕僚留下了亲卫中的几名好手在山洞外潜伏,时刻关注此处的情况,自己则立刻赶回了军营抽调人手。
    
        他本打算回去后便向城主大人禀告此事,但也不知为何,他在这时莫名地又想起了那个古怪的冒险者对自己所的话语:
    
        “还希望幕僚大人,亲自前去确认。”
    
        对方在这句话时,将“亲自”二字咬得很重。
    
        思索了一会儿后,幕僚最终还是决定向城主隐瞒此事。
    
        反正……多调一人手过来,怎么也能抓住凶手,城主大人他知不知道也无所谓了。
    
        他这样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不过这件事情终究没有按照幕僚的料想发展,所以,它成为了最令幕僚大人头疼的事情。
    
        最初的时候,幕僚大人派出的人手在洞口轮班蹲了好几天都没有发现有人进出山洞。
    
        这不禁令得幕僚大为震惊,因为这几天军营中依旧有发生士兵失踪的事件。
    
        幕僚已经确认了那个山洞应该就是凶手唯一的抛尸地,但这几天士兵接连失踪却不见有人前往山洞抛尸。
    
        难道……凶手已经发现有人在蹲了?
    
        幕僚抱着这样的疑惑又再次率人进入了山洞。
    
        却发现……山洞中尸堆的外侧,明显多出了几十具尸体。
    
        留守的亲卫们均信誓旦旦地声称这几天以来的任何时刻都起码有一个人盯着洞口,哪怕是吃饭睡觉上厕所,他们都会提前叫人替,片刻也不敢松懈。
    
        “或许……是隐身之类的能力吧。”发现此事后的幕僚反倒是冷静了下来,这毕竟是一个高武位面,这种略与常识相悖的事情倒也不难解释,“不过他既然依旧选择了在这里抛尸,应该便是没有发现我们。”
    
        幕僚沉吟片刻后决定改变策略,他派出一名擅长伪装的士兵假扮成了尸堆中的一具尸体。
    
        不管对方是用怎样的能力绕开了士兵的监视,但在抛尸的时候总归是要露出一马脚的。派出士兵假扮成尸体,即使不能将对方当场抓获,但近距离地观察对方抛尸的过程总能得到一些线索。
    
        自忖布局已经周全的幕僚还给士兵准备了一枚军用信号弹——这是魔法用品铺老板的产货,使用时无声无息,且发出的并非是常规信号弹一般的烟火,而是可以穿透许多阻隔的无形魔力。
    
        魔力升腾至空中会变成白色,像是夜空中多出了一颗星星,但总的来还是毫不起眼,如果距离隔得不近且没有事先好的话,大多数人根本就注意不到。
    
        这通常是机密军事行动才会用到的东西,幕僚将它交给了假扮尸体的士兵,嘱咐他若是认为有希望当场抓获凶手的话,就释放信号弹,与外面埋伏的士兵里应外合。
    
        但事情依旧没有朝着幕僚希望的方向发展。
    
        ……
    
        假扮成尸体的士兵在山洞中等了整整一个白天也没有等到凶手进入山洞抛尸。
    
        一天没有进食没有睡觉的他感到又累又饿,更让他觉得心烦意乱的是……他这一整个白天都是与尸体相伴度过的。
    
        他是一名从军多年的老兵,面对尸体时的反应比常人要了许多——他参与过剿匪,杀过人,也见过很多的尸体。
    
        但十数个时都躺在尸堆之中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一开始的时候倒还好,毕竟他的心理素质确实过硬。
    
        但持续的时间一久,他便感到四周的那股腐烂味道铺天盖地地朝自己袭来,令人作呕的气息毫不讲理地直冲自己的鼻孔,他的胃部渐渐地出现了痉挛的反应。
    
        有一次他感到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于是下意识地伸手朝脸上抓去……
    
        而后竟抓下了一大把硕大的白色蛆虫!
    
        看着蛆虫肥硕的躯体在自己的手上不断地蠕动,他差当场就吐了出来!
    
        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的神经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紧张——他时刻都在注意着四周有没有出现异常,也时刻都在提防着恶心的蛆虫又落在自己身上。
    
        他便这样绷紧了弦过了整整的一个白天,但山洞中始终没有出现任何异常的状况。
    
        当夜晚来临,困意逐渐地涌上脑海中的时候,士兵用力地眨了眨眼睛防止自己睡着。
    
        士兵是侧身面朝洞口的方向躺着的,在眨眼之前,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的面前只有凹凸不平的岩石路面。
    
        但就在他眨完眼睛后的下一个瞬间,他骤然发现自己的面前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
    
        他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于是又用力地眨了眨酸楚的眼睛。
    
        虽然山洞中黑得吓人,但睁开眼后,他还是敢肯定自己面前确实多出了些什么东西。
    
        他往前挪了挪身子,隐隐地看清了眼前这东西表面的轮廓……
    
        那赫然是一张人脸!
    
        一张带着恐惧的表情,五官接近扭曲,双眼几乎要瞪出眼眶的人脸!
    
        而自己眼前的这东西,竟是一具人类的尸体!
    
        士兵的心脏狂跳,身体因为害怕而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
    
        尸体本身并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地方,要知道这里本身就有一个极大的尸堆,但是这具尸体……
    
        山洞中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任何人影,除了蛆虫爬动进食以及自己微弱的呼吸声外,也没有出现过任何的声音。
    
        这具尸体就在士兵一个眨眼之间便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别抛尸人了,士兵就连这具尸体怎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都不知道!
    
        他顾不得隐藏连忙坐起了身来,发现自己身体的周围不知何时竟多出了十几具尸体出来!
    
        一阵恐怖的感觉顿时笼罩住了他的心脏,他在慌忙之间掏出了幕僚大人交给他的军用信号弹,毫不犹豫地向外面的战友们发出了信号。
    
        山洞外的夜空中顿时多出了一个白色的光。
    
        “信号!”山洞外的士兵们看到光之后立刻便反应了过来,纷纷迅速起身冲入了山洞之中。
    
        但令他们觉得诡异的是,他们一路冲到了尸堆处也没有看到抛尸者的影子,只看到那位扮成尸体的士兵正浑身颤抖地坐在地上,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一旁明显多出了几具尸体。
    
        “怎么回事?我们一路走过来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为首的士兵皱着眉,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呵呵。”假扮尸体的士兵忽然神经质地笑了起来。
    
        “你怎么了?”为首的士兵感觉到对方的状态似乎不大对劲。
    
        假扮尸体的士兵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我也是连人影都没看到啊……但是啊,这些尸体……这些尸体……”
    
        他用畏惧的目光看向了身旁新出现的数具尸体:“这些尸体它们还是出现了!它们就这样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没有一预兆……只是我眨了一下眼睛的功夫,它们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为首的士兵想了想:“会不会是空间魔法?”
    
        “如果真的是空间魔法的话……我会这么害怕吗?就算是空间魔法,也应该会有魔力的波动。“假扮尸体的士兵连声音都开始颤抖了,“我这里的‘毫无征兆’,是真的一预兆都没有……没有魔力波动,也没有魔法阵出现。”
    
        “要不是我百分之百确认这些尸体是刚才才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你它们一直就在这里我都相信。”
    
        “……与其它们是凭空出现,它们更像是一直就存在于这里!怎么会有这么见鬼的事情!?”
    
        ……
    
        在接到关于此事的报告后,幕僚没有多什么,只是吩咐手下记得每天换一个人继续进入洞中监视情况。
    
        但他当时的脸色真的是阴沉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不同于那些士兵,见识更广的他自然知道这并不是什么见鬼的事情——施放魔法却无任何魔力波动的情况是存在的……
    
        如果施术者实力强得可怕的话,的确是可以让魔力完全敛于体内而不外放半。
    
        但空间属性的魔力是出了名的狂暴且难以驾驭,如果有谁能够使用空间魔法且不外放半魔力的话……
    
        按大陆人类的力量体系来看,这人至少也是八级法师。
    
        全贝利亚城只有一位八级法师,那就是魔法用品铺的老板,普利斯特。
    
        ……凶手会是他吗?
    
        如果是他的话,他做这些事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个问题幕僚只考虑了几天便放在了一旁——不是因为幕僚想通了这个问题,而是因为他遇上了更难处理的事情。
    
        奇迹游戏开始后的第七十天,也就是第二幕第十天的早晨,幕僚如往常一般前往山洞处巡视。
    
        幕僚刚走到山洞附近,便撞上了一名神色慌张的亲卫。
    
        亲卫看到幕僚后匆匆地行了一个礼,而后便慌忙地对幕僚道:“幕僚大……大人!下属有事禀报!”
    
        “如此慌张成何体统!”幕僚开口喝斥了士兵一句,而后皱眉问道,“可是山洞中的尸体数量又增加了?”
    
        最近数日,军营中士兵失踪的事件依旧在不断发生,且每天失踪的人数越来越多,每天为此心忧的幕僚下意识地认为亲卫所必为此事。
    
        然而亲卫却用力地摇了摇头:“若是此事下属还不至于如此大惊怪……幕僚大人,今天早上,洞中的尸体……”
    
        亲卫到这里时用力地吞咽了一口口水,眼神中多出了一丝惧怕的情绪:“……全都消失了!山洞里面那位假扮尸体的弟兄也消失了!而且就和之前尸体数量增加时一样,我们没有发现任何人出入山洞!”
    
        “消失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幕僚脸色一变。
    
        “具体的时间属下也不清楚,我们早上派人想要进去换班的时候……便发现里面的尸体全都不见了!里面只剩下了一堆碎石,一堆放过尸体的痕迹都没有……一根毛发,一跟骨头,一块破布,甚至连一只蛆虫都没有留下!”
    
        亲卫停顿了一下,脸色变得非常古怪:“而且……属下还发现,似乎正有黑气不断地自山洞的碎石中渗出!”
    
        “……黑气?”
    
        幕僚皱眉思索了一会儿,而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忽然脸色大变。
    
        他正要开口话,但大地却在此时摇晃了起来!
    
        剧烈的摇晃令得两人险些站立不稳,四周的山壁与树木不住地颤抖,在剧烈的晃动间石壁中发出轰鸣的声响,似乎内部的石块在不断的摇晃中逐渐逐渐碎裂。
    
        也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
    
        幕僚感觉伴随着轰鸣的声响,石壁中似乎传来了低沉的咆哮之音!
    
        咆哮的声音听上去似乎从多处不同的位置传来,且声音时大时,有时还会有多个咆哮的声音交叠出现!
    
        声音不算大,但落入耳中却似是有什么东西在狠狠地激荡着自己的耳膜。
    
        就好像有着无数不知名的野兽在石壁间嘶吼!
    
        “你有没有听见……野兽咆哮的声音?”幕僚朝身旁的亲卫问道。
    
        地面仍在不停地摇晃,亲卫在晃动中蓦然睁大了双眼:“幕僚大人你也听到了吗!?我还以为那是我的幻觉!”
    
        亲卫的话音刚落,四周的空间便又一次地发生了变化!
    
        缕缕黑气自石壁的缝隙之中缓缓渗出!
    
        黑气渗出的速度并不快,但几乎每一个石壁的缝隙中都在渗出同样的黑气,所以不过片刻之后……
    
        此处的空间便已被漆黑所笼罩!
    
        奇怪的是,漆黑的气体看上去便令人无端地感到一阵寒冷,仿佛带着逼人的寒意。
    
        “幕僚大人,这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黑气!”亲卫发出了一声惊呼。
    
        但幕僚却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些漆黑的气体。
    
        “黑气……人类的尸体……激荡耳膜的吼叫……”他的脸色非常难看,仿佛是见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口中正在不断地喃喃自语,“它们……它们……它们……”
    
        “……它们?”
    
        幕僚在剧烈的晃动中没有站稳身形,双目失神地跌坐在了地面之上,但他的关注明显没有放在自己身上——亲卫伸手想要扶起幕僚,却发现幕僚大人根本就没有站起身来的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推开了亲卫的手臂,以异常认真的语气对亲卫道:“快去通知城主大人,就……”
    
        “它们……回来了!”
    
        话间石壁中不断地透出裹满了寒意的漆黑气体,每透出一黑气,石壁便会发出一声轰鸣。
    
        轰鸣与咆哮的声音相互叠加,竟带给人天崩地裂似的听觉感受!
    
        似乎四周的石壁,树木,大地……甚至是天空都在这一刻坍塌陷落!
    
        黑气就如同泼在纸上的一团浓墨,不断地向四面八方沁开,无论所经之处原来是何种颜色,此刻均被染作一片漆黑。
    
        清晨的日光也无法穿透这诡异的黑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遮天蔽日,几乎要掩盖一切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