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六十二章 这份便当还真是美味
    森林中的空气越来越沉闷,光线也越来越暗,原本翠绿的树叶此刻以一种灰绿的颜色呈现在人的眼前。
    
        树林间时不时有大风刮过,树叶在与大风亲密接触后娑娑作响,青草在风压之下亦是直不起身来。
    
        年轻女子的额头处不断渗出汗珠,闷热的天气令得她非常难受。
    
        她感到阵阵热浪正从地面上升腾而起,直扑自己的面门,身上的伤口在这股热气的影响之下传来格外钻心的疼痛。
    
        年轻女子背靠着大树坐了一会儿,盘算了一下此刻自己所在的位置。
    
        随后她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背后还有追兵……得快离开。
    
        想到这里时,女子一愣,而后自嘲地笑了笑。
    
        想必,之前那个冒险者在逃跑的时候也和自己现在一样吧。
    
        女子这样想到。
    
        年轻女子动作僵硬地向前迈出了步伐——她到现在仍没有适应这具恢复到正常属性的身体,习惯了高属性,尤其是高敏捷的她,感觉自己每做一个动作都得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使肢体勉强地协调起来。
    
        要不是有风属性的斗气为她提升速度,恐怕她早就被那只怪物抓住了。
    
        一想到那只一直在追赶着自己的怪物,女子便不寒而栗。
    
        她不知道那只怪物是从哪里来的,到底是什么,只知道它从看到自己开始便一直在追赶自己。
    
        她身上的伤口都是那只怪物留下的。
    
        她有些不愿回想起那只怪物——不仅仅是因为怪物强大得令只拥有四级斗气的她绝望,而且更重要的是……
    
        她真的很难形容那是一只怎样的怪物。
    
        一阵寒风忽然刮过,吹散了她的思绪,也终于吹散了空气中那股升腾而起的热气。
    
        寒意首次压倒了炎热,突如其来的寒冷感觉令得女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她上半身的衣服在与怪物颤抖的过程中被撕得支离破碎,此⌒▼⌒▼⌒▼⌒▼,m.±.c≦om刻已经只能起到遮住要害部位的作用,几乎赤|裸着上半身的她此时感到非常的寒冷。
    
        她没有选择将双手抱在胸前御寒,而是选择了加大双手摆动的幅度以加快自己的步伐。
    
        她清楚自己此时已经离贝利亚城很近了,再过十几分钟……自己就能回到贝利亚城。
    
        此刻她已经在心中暗自做出了决定——回到贝利亚城后……自己就再也不出来了,这该死的游戏到底要怎么玩就让别人去操心吧。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骤然划破了天空,过于明亮的亮光落入女子的眼中令她感到一阵刺痛,女子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并闭上了双眼。
    
        当她睁开双眼时,震耳欲聋的雷声又于此时响起。
    
        炸雷的声响姗姗来迟,在空中回荡了数声,颇有几分令人心惊肉跳的感觉。
    
        但女子此刻却没有将分毫的注意力放在雷声之上,炸雷的巨响似乎未能对她造成任何的影响。
    
        她紧紧地注视着身前的树林。
    
        树林之间有一双眼。
    
        一双血红色的眼。
    
        虽然已经是第三次看见了,但女子还是不知道要怎样去形容这双眼。
    
        血红双眼的眼神间充满了暴虐与残忍的感觉,似是属于某种残忍嗜杀的魔兽。
    
        但与这一结论格格不入的是……
    
        这双眼偏偏又带着一股难以言状的悲伤,看上去……就好像要哭了一样。
    
        数声惊雷于空中同时响起,巨大的声响相互叠加落入女子耳中令得她的耳边一阵嗡嗡耳鸣。雷声莫名地被拉得很长,一声炸响之后仍要以低沉的声音地蔓延许久才完全消失,竟好似连绵不绝。
    
        ……
    
        许轲扶了扶眼镜,沉吟了许久后了头,算是赞同了雷若雅关于共同敌人的论:“从若雅姐你所的这些线索来看,天蓝大陆的原住民们其实有着一个共同敌人这一确实是得通的,但现在仍有两个问题没有解决。”
    
        虽然许轲非常信服雷若雅的判断,但他生性严谨,仍然选择了提出自己的疑问:
    
        “第一,虽然从种种线索来看,天蓝大陆原住民们的确可能有着一个隐藏的共同敌人,但什么敌人值得全大陆所有种族如此重视?原住民们的敌人到底是什么?而且我翻阅了无数书籍,自认对于天蓝大陆的情况基本了如指掌,却并没有类似全大陆公敌这一类的设定,这所谓的敌人又是从何而来?”
    
        许轲先是竖起了一根手指头,完这段话后又竖起了第二根,脸上始终保持着严肃的神情:“第二,既然有这样的敌人存在,为何我却感觉普通原住民们似乎毫不知情?”
    
        雷若雅闻言后认真地看了一眼许轲,缓缓地开口道:“其实,所谓的天蓝大陆各种族公敌,许轲老师你我二人都很熟悉。”
    
        “你我二人都很熟悉?”许轲一惊。
    
        雷若雅轻轻头:“对,毕竟我们所经历的第一个副本......就是它们的地盘啊。”
    
        许轲思索了一会儿,而后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若雅姐你的……”
    
        到这里时,他明显地停顿了许久,咽了一口口水,才又继续道:“难道是恶魔!?”
    
        “对,就是它们。”雷若雅拍了拍手,“你之所以在书籍上基本没有找到任何关于所谓大陆公敌的记载,就是因为关于恶魔的记载本身就是少之又少。”
    
        到这里,雷若雅笑了笑,评论道:“将恶魔这种天生便是反派的种族作为真正的敌人,这个游戏的路数还真是老套而恶俗啊。”
    
        ……
    
        树木之后走出了一只黑红色的怪物,怪物的身躯接近四米,不过躯干的轮廓倒是与人极其相似,看上去就像是被放大了数倍的人类。
    
        人型怪物通体皮肤均呈黑红的颜色,脸部也和人类相差不大。
    
        但与人类截然不同的是,怪物的头部长着一对狰狞的犄角,且锋利的獠牙从怪物的嘴角处延伸而出!
    
        怪物血红的双眼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味道,它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年轻女子看了许久。
    
        而后冲着女子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声!
    
        而这阵声音……正与之前自森林深处所传来的那阵诡异的声音……
    
        那阵既似野兽吼叫又似鬼怪哀嚎的声音,一模一样!
    
        怪物的吼叫声终于唤醒了被怪物奇怪眼神吸引住的年轻女子,她在此时才想起了……
    
        自己眼前的这只怪物,正是一直将自己视为猎物的可怕存在!
    
        年轻女子的脸色再一次地变得煞白。
    
        怪物在发出了一声吼叫之后,径直向年轻女子伸出了粗壮的右臂。
    
        怪物的动作速度极快,女子甚至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便发现自己的腰部已经被握在了对方的爪中!
    
        怪物将女子举至了它张开的巨嘴附近,而它的嘴中,散发出了一股浓厚的血腥气息!
    
        血腥的气息扑面而来,年轻女子自然地生出了一种反胃的感觉。
    
        但她此刻无暇顾及身体上的不适……怪物锋利的獠牙此刻便就在她的面前,獠牙散发着金属似的光泽,不用想便也知道它可以轻松地撕破女子的躯体,怪物只需一张口便能取走年轻女子的性命——死亡的威胁已然近在咫尺!
    
        年轻女子在怪物的爪中疯狂地挣扎,娇躯颤抖得异常剧烈。
    
        她猛烈地敲打着怪物的爪子,却发现爪子根本就像是铁箍一般牢牢地禁锢着自己!
    
        猛烈的敲击却完全无济于事,情急之下女子忽然想起自己的背后尚还背负着箭袋,于是伸手从中抽出了一支羽箭,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狠狠地将箭尖刺向了怪物的手臂!
    
        而后女子的身上浮现出了浓烈的青色气焰,并极快地蔓延到了整支羽箭之上。
    
        青色的气焰完整地包裹住了箭尖,在箭尖刺出的过程之中竟恍若切割开了周遭的一切空气!
    
        金属的箭尖在覆盖上青色的气焰之后,看上去便给人一种极其锋利尖锐的感觉——附加上风系斗气的这一击,恐怕足以刺穿一些较薄的铁板!
    
        铿!!!!!!!!
    
        箭尖与怪物手臂的皮肤碰撞,竟发出了金属碰撞般的铿锵声响!
    
        箭尖在剧烈碰撞之下瞬间扭曲变形,其上覆盖的青色气焰亦在同时消散于无形。
    
        然而……
    
        怪物的手臂,却仍是毫发无伤!
    
        这样的一击落在怪物的皮肤之上,却甚至连一道白痕都为留下。
    
        但年轻女子的这一击却似乎完全激怒了怪物,怪物冲着女子发出了饱含愤怒的吼叫之声。
    
        一股巨大的力量混合着刺鼻的血腥味道直冲女子的面门,女子的耳膜被震得隐隐发痛,且整个上半身都被吹得向后仰去!
    
        而后,怪物将女子的身体横举至了头!
    
        身体忽然被举至空中的感觉令得女子不由得发出了高声的尖叫,而怪物在女子的尖叫之下似乎变得愈发的狂躁……
    
        再次地发出了一声咆哮之后,它生生地将女子的娇躯……
    
        用双手撕成了两半!
    
        女子嘴中的尖叫声戛然而止,原本极为精致的五官因为痛苦而变得极为扭曲,玲珑的娇躯被怪物自腰部起完全扯断,无数的血液从她的腰部飙射而出!她的腰部甚至露出了几截断裂的肠子!
    
        怪物的动作并未就此结束。
    
        它左手将女子的下肢若垃圾一般扔掉,右手抓起了女子的上半身,丝毫不顾此刻她的躯体仍在疯狂地蠕动……竟张嘴便将之塞入了自己的口中!
    
        并且令人胃部翻腾的是,女子的身躯在被塞入了口中之后,女子在怪物的口腔中仍剧烈地挣扎着——但怪物随后便用力地咀嚼了数下,竟生生地将女子的上半身吞咽了下去!
    
        简直就像是……在进食一样!
    
        电光骤然划破天际,树林间的风力逐渐地越来越强。
    
        在云间酝酿了许久的雨滴终于细密地落下,大部分的雨滴迅速地打在树叶之上碎裂开来,溅成了更为细密的水花。
    
        怪物在此时忽然又用力地咀嚼了几下。
    
        女子的躯体理应被它完全吞下,也不知它此刻是在咀嚼着什么。
    
        似乎是此刻在它嘴里的东西实在是难以嚼烂,在咀嚼了几下之后,怪物张口向地面吐出了一块的铁片。
    
        铁片变形扭曲得极为严重,且表面覆满了鲜红色的血迹,所以根本就看不清它原本的模样。
    
        直到部分的雨滴从为数不多的树叶缝隙间落下,并砸在了铁片的表面。
    
        雨水缓缓地清洗掉了铁片上的血迹,能够勉强地看到……
    
        铁片上有着一幅长刀斩向巨龙的模糊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