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六十六章 前戏的铺垫就是为了迎来高潮
    “雷若雅姐,你让我一直这样强调开店的冒险者是个傻子……这样的做法会不会有些太刻意了?”幕僚在与雷若雅交谈许久后依旧有些不解。
    
        幕僚原以为雷若雅在听到自己的这句话后会出什么反驳的话语,却未料到对方闻言后竟是了头:“是的,您得没错,像我们这样反复强调开店者是个傻子的做法确实很刻意,若是拿出这套辞,只要对方不傻的话都会心生怀疑的。”
    
        幕僚一惊:“那为何还让我这样做?”
    
        “幕僚大人,不要这么慌张,”雷若雅忽然笑了笑,笑容中颇有些云淡风轻的味道,“我原本就没指望只靠这套辞就能服城主大人,这些东西……”
    
        雷若雅停顿了一下,而后重重地继续道:“都只是前戏罢了。”
    
        “前……前戏?”幕僚一愣,显然是没理解雷若雅的法。
    
        “对,通向**必要的前戏。”雷若雅抚掌轻笑,同时向幕僚提出了一个问题,“幕僚大人,我们先假设有一件命案,这件命案有一名重大嫌疑人甲。
    
        甲有证据证明案发当时他并不在现场,但他的不在场证明却略显薄弱:证据似乎是真的,但却又似乎是假的——总之,甲所出示的证明看上去便令人有些怀疑。
    
        并且随着官方调查的不断深入,他的证据明显地出现了疑。
    
        幕僚大人,若是您接手了这个案件,照现有的条件来看,您会怎么做?”
    
        幕僚沉吟了片刻,对雷若雅道:“自然该继续查证甲不在场证明的真实性。”
    
        “不错,幕僚大人您的思路也正是大部分正常人的思路,”雷若雅拍了拍手,“既然甲的证据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疑,那么我们当然就应该从有问题的部分下手彻查。”
    
        幕僚听出了雷若雅的话语里似乎还包含着什么别的意思,于是皱眉问道:“所以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做法当然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啊……”雷若雅话锋一转,“幕僚大人,若→→→→,m.@.c◇om是嫌疑人甲在这种时候忽然又拿出了可信性极高的证据呢?您会是什么反应?”
    
        “……“幕僚一怔。
    
        “我想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这算是完全出乎意料的反转了。这感觉,就好像自己所认定的一切都被瞬间推翻……大部分的人,在猝不及防之下恐怕都会下意识地改变自己之前的看法吧。”雷若雅缓缓地朝对方道,那双漂亮的眼中闪烁着明亮的光彩。“这里面自然也包括他们之前所认定的结论。”
    
        幕僚想了想,觉得雷若雅的法并无问题,但却又觉得有些不对:“那甲既然有这样的证据,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直接拿出来?”
    
        “只要不是绝对无懈可击的证据,证据的强力与否本身就需要对比才能凸显出来。事实上嫌疑人举出再强硬的证据也有可能受到查探者的怀疑,所以啊……”雷若雅轻轻摇头,“不管这个证据本身到底有多强的服力,只要他选择了在一开始的时候便光秃秃地拿出来,便失去了那种感觉上的落差。讲道理的话,办案的时候若是锁定了一个嫌疑人,不论嫌疑人在刚开始的时候拿出了怎样的不在场证据,办案人通常都是会心生怀疑的。但这种东西若是在之后拿出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若是探案人员花了大量的时间去推翻那个脆弱的证据,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却忽然发现甲根本就不需要这个证据……因为他根本就还有更加强大的证据。您,这种时候探案人员会怎么想?”
    
        “……多半是会觉得自己做了无用功吧。”幕僚答道。
    
        “幕僚大人您的法太文雅了,正常人要是遇上这种事肯定会先来一句‘卧槽’。”雷若雅嘴上得轻松,但表情却有些严肃,“就好比若是甲是一件女干|杀案的嫌疑人,他先是举出了一大堆不在场证明,但探案人员一一排查后却发现其实这些都不成立,就在大家都以为凶手即将浮出水面的时候,前方却传来捷报——其实甲只是一个长得颇有些像汉子的女孩子。”
    
        “我想这种时候探案人员的心中都是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吧。”
    
        幕僚听后愣了一下,但关注有些不对:“草泥马是什么?”
    
        “我们家乡的一种怪物……这不重要,”雷若雅无所谓地挥了挥手,继续道,“在这种意料之外反转的影响之下,探案人员接下来必定会对这一事情进行调查,但只要甲的性别查询属实,接下来探案人员八成便会理所当然放弃掉对甲的探查——就算没有完全放弃但相信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也不再会是他们工作的重心。”
    
        “但其实细想的话,就算甲是个妹子,也不能代表她就做不出女干|杀这种事情……不好意思这句话里信息量有大了。虽然这的确也是一项比较强有力的证据,但真要深究的话,哪怕她的性别是女也不能直接否认她便是案件凶手这一假设,若她一开始便拿出这个证据恐怕还是会引起探案人员的怀疑吧——‘好端端地为什么要长成这副模样!?’、‘你这样子实在诡异我看你有极大嫌疑!’。”
    
        “但若是将这个证据在探案人员费尽心思地查探其他证据许久后的时候公布……这就是人的心理作用了,这件事给探案人员造成了极大的心理落差,因为这个证据与之前的相对比会显得非常的强大!所以哪怕这个证据根本就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强硬,但这件事情突然揭开所带来的精神冲击与震撼,却还是足以让他们毫不犹豫地信任她!或者,起码在短时间内,足以取得他们的信任!”
    
        “所以,我前面让您的所有东西,什么傻子也好……皮甲只卖二十铜也好……这种明显有问题的理由就是为了让城主发现疑,就是为了让城主紧揪着这件事不放而不去思考其他的问题,反正他肯定会就此事起疑,那我索性就卖个破绽给他好了!”
    
        雷若雅最后深吸了一口气,以极重的语气朝幕僚道:“您铺垫得越多越好,前戏越丰富当**到来时便越能令人感到愉悦。当城主发现我留下的那些疑,然后咄咄逼人地对您发出质问的时候……
    
        幕僚大人您就告诉他,我家那笨蛋哥哥大人……根本就是个废物!一个连一级的魔力或是斗气都没有的废物!”
    
        幕僚注意到雷若雅在出“废物”二字时表情似乎有些别扭,但她微蹙了一下眉头后便又接着了下去:“这种事情若他一开始就发现了,他肯定会觉得我家哥哥大人是在隐藏实力,或是愈发地觉得这个冒险者非常古怪。
    
        但这种时候拿出来,却是驳倒他的最重筹码——因为和什么‘他是个傻子所以不存在威胁’这种法相比,一个废物才是真的不可能产生任何的威胁!
    
        您的气势越足越好,不管他之前对您多凶,你都以他的两倍给凶回去!
    
        让他体会一下,这突如其来的反差所带来的直达云端的快感!”
    
        ……
    
        雷若雅在一个月以前对自己所的那一大段话,幕僚都是耐着性子才听完了的。
    
        雷若雅的话在当时听来实在是有些天方夜谈——这只是其中一部分的原因。
    
        更重要的是,他从对方的一眼一行中感觉到……
    
        那位雷若雅姐,根本就好像是把城主大人当作了敌人看待!
    
        就因为这,他打心底地有些厌恶这个冒险者,但真的到了城主如她所的那般开始质疑起了自己的时候,他却又不自觉地想起了对方的话语。
    
        想到这里,他皱了皱眉,但嘴上的声音却未降半分音调:“你怀疑的那个冒险者,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名气不,却无半实力,来到天蓝大陆这么久了,却连一级斗气或是魔力都没有!”
    
        “……真的?”城主一怔,心想如此重要的事情自己竟然都没有发现。
    
        “我确实不清楚那个冒险者到底是不是个傻子,我也确实不清楚他皮甲只卖二十铜到底是想干嘛,我甚至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冒险者!但是,有一我非常确信……”幕僚话的气势越来越足,竟生生地以自己瘦削的身躯压迫住了壮硕的城主,“那个家伙,他就是一级斗气或是魔力都没有。”
    
        “我确实觉得他的所作所为都有些怪异,但我同样觉得一个根本就没有实力的废物对我们贝利亚城没有任何影响。现在人手这么紧张,没必要在这种人物身上浪费功夫。”
    
        城主后退了一步,沉默不言,表情看上去非常古怪,就好像吃下了一只巨大的苍蝇,此刻胃部正翻江倒海似的难受。
    
        幕僚在完这一番话语之后,急促地喘了好几口气。
    
        营帐里一下又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幕僚有些粗重的喘息以及雨滴细密的敲击。
    
        “我清楚你现在的心情,也理解你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怀疑……但我以为,在怀疑对象是我的时候,你会更加严谨的。”过了好一会儿后,幕僚才又开口对城主道。
    
        城主没有接话。
    
        沉默的城主令幕僚的心中生出了一股古怪的感觉,他忽然想起了一个月前那场对话的最后一幕。
    
        ——“到底,雷若雅姐你为什么要让我大费周章地准备这件事情呢?”自己在最后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件最关键的事情。
    
        那位雷若雅姐的语气依旧坚决得有些不正常:“因为用得上啊。”
    
        “我感觉雷若雅姐你似乎把城主大人当成了敌人,我们根本没必要这么处处防备着他……还是你真的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在印象里,自己当时似乎是在极力地压着心头的火气。
    
        “我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好做。”雷若雅耸了耸肩,有些无奈地回答道。
    
        这只是她回答内容中的一部分,到这里她的回答还算是正常……
    
        但接下来的部分就实在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幕僚大人,您知道吗?当一个人极力地想要做成一件事情却发现自己好像受到了阻碍的时候,这个人不惜一切的代价也会清除这个阻碍……无论这个阻碍有多么的微不足道。”
    
        “如果您真的遇到了我前面所假设的那些情况……嗯,我想您那个时候肯定会觉得城主大人有这样的反应其实很正常,在那个时候,我希望您能想起我给您的这些,尤其是前面的这段话。总之,我也没让您干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我和我家哥哥大人也都是大大的良民,若是您信我的话,多记几句话总不会是害您。”
    
        当雷若雅的那些之前被幕僚当作笑话听的话语浮现在了脑海中时,他被吓了一大跳。
    
        如果之前还只是感觉的话,那么当幕僚真的回想起雷若雅所的每一句话后,他切切实实地发现……一切真的是在按雷若雅所的发展!
    
        城主大人真的如她所的那般开始怀疑起了冒险者在外开店这件事——当然城主大人的行为现在看来确实也很正常。
    
        不仅如此……她还了“你那个时候肯定会觉得城主大人有这样的反应其实很正常”。
    
        她出这句话……便已经摆明了是知道自己会这样反应!
    
        她分明便是知道一个月后将要发生的事情!
    
        她根本就是知道……
    
        它们将要回来的事情!
    
        但她一个初来乍到,在天蓝满打满算才待了两个月的冒险者……到底凭什么能够提前这么久知道这些!?
    
        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希望自己能够想起来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当一个人极力地想要做成一件事情却发现自己好像受到了阻碍的时候,这个人不惜一切的代价也会清除这个阻碍。”
    
        她是想要表达什么?
    
        在这个时候,幕僚忽然想起了这么久以来便一直在军营里流传的“幕僚大人便是士兵失踪事件幕后黑手”的谣言。
    
        他一下子似乎想到了什么,蓦然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不再吭声的城主。
    
        一阵强风夹杂着雨骤然掀开了营帐的幕帘,毫无防备暴露在寒风之下的幕僚顿时浑身一个激灵。
    
        他觉得有些冷,不敢再接着抬头看下去,生怕更加冰凉的雨拍在自己的脸上。
    
        低下头的幕僚发现那杯茶已经不再飘出白气,似乎早已凉了,心想等城主走了以后,自己先泡上一杯热茶御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