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奇迹 > 第六十八章 这种角色一看就活不过一章
    雨中的军营异常空荡,先前发出低沉吼叫的家伙也不知去了哪里。
    
        雷杨躯体落在地面,撞击出了一个不自然的深坑。
    
        他的躯体深深地陷入了稀泥之中,土质随着雨水的冲刷越发地变得疏松,几乎要将少年的整个躯体拉入地底。
    
        雨水不断地流入,泥土也大把大把地陷落,就连空气中的血腥味道也好像被深深地掩埋了下去。
    
        雨水、泥土、血腥味、少年,一切似乎都被埋葬在了这片土地之下。
    
        就好像坟墓。
    
        只是深陷其中的少年似乎并不甘心就这样被埋入其中。
    
        就在泥土几乎要完全盖住他的时候,附近稀泥与水流的流动在瞬间变快了些许。
    
        他那之前尚还是一动不动的躯体忽然颤抖了一下。
    
        雷杨躯体的颤抖在初时极为细微,再加上他身体周遭的稀泥与雨水本就在不断地流动,若是不注意看的话,真的很难发现这样的变化。
    
        但很快,他的浑身便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稀泥几乎遮住了他的全身,所以此刻看不见他具体的状态,但可以清楚地看见那陷入土中的身躯正在剧烈地抖动!
    
        但这样的动作反而又是加快了他躯体的陷落,周遭的事物都在加速地流动,似乎恨不得立刻将少年葬身于这天然的坟墓之中!
    
        少年的躯体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到后来时已经明显地在土地里开始了挣扎。
    
        他的胸口不断地上下起伏,陷入泥泞中的头部也渐渐地抬了起来。
    
        雷杨猛地一下坐起身来,下身深深地陷入了坑中,张嘴便喷出一大口鲜红色的血液!
    
        血液落在四周,很快地便被雨水冲刷得失去了痕迹,鲜艳的颜色在这样的环境下也不能显露出丝毫的色彩。
    
        满脸泥污的雷杨在此时骤然睁开了双眼,那双很难透出情感的眼中竟满是心有余悸的神采。
    
        他胸口的泥污缓缓地向下落去,露出了他胸前已经完全破,m.∞.co︾m碎的皮甲。
    
        碎裂的皮甲下是雷杨黄色的皮肤。
    
        有些古怪的是,除了皮肤以外,碎裂皮甲的心口位置,竟是露出了一截散发着寒光的长刀刀锋!
    
        原先包裹长刀的破旧刀鞘下此刻不见了踪影,锋利坚锐的刀锋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长刀的刀尖此刻几乎贴在雷杨的心口,看上去稍不注意便会插入他的心脏。
    
        这事有些怪异,因为这样看上去的话,雷杨似乎是将这柄长刀贴身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
    
        幕僚觉得自己有些心绪不宁。
    
        因为从刚才开始,他批阅文件的速度就明显地慢了下来。
    
        他清楚自己为什么烦躁,但却又不敢细想。
    
        察觉到自己做事效率明显有些不对的幕僚想了想,干脆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站起了身来,决定为自己泡杯热茶。
    
        但才刚站起身来,他便又看见了之前的那杯茶。
    
        那杯茶被城主放在了一堆文件上面,看上去早就已经凉了。
    
        幕僚皱着眉看了一会儿这茶,发现这杯茶城主一口都未动过,心想直接这样倒了似乎有些浪费。
    
        于是他端起了茶杯,想要喝一口试试。
    
        茶水很凉,根本就不能如他所想的那般起到御寒的作用,反倒是让他觉得又冷上了几分;茶水很淡,幕僚没有从中喝出任何的味道,只觉得这茶叶还真是索然无味。
    
        茶叶没味,这日子也没味。
    
        他忽然有些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到底该做什么,有些不清楚自己来了贝利亚城这么久又是为了什么。
    
        幕僚在这时又想起了之前那事,脸色不禁得阴沉了起来。
    
        但他很快便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抛出了脑海。
    
        他看了看茶杯,觉得肯定是这茶有问题,便寻思着想要泡一杯新茶。
    
        但就在这时他感到营帐里刮进了一阵寒风,连同着几滴雨水落在的他的脖子上。
    
        意识到应该是有人进来了的幕僚连忙回过头来,却被来人的模样给吓了一大跳。
    
        他觉得自己看见了一只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
    
        僵尸除了眼睛以外几乎全身都被裹在了稀泥之下,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身上的衣服极为破烂,腰间挂着一把长刀,但长刀的刀鞘看上去也是破破烂烂的。
    
        如若不是那双眼睛尚还算是有神,幕僚估计真会以为这便是一只僵尸。
    
        “什么人!?”幕僚回过神来后第一时间便向对方发出了质问。
    
        僵尸在看到幕僚后明显地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挠了挠头问道:“请问这里是幕僚大人的营帐吗?”
    
        “是的,我就是……”幕僚下意识地了头答道,但话刚了一半他便发现似乎有不对劲——
    
        就算军队里的士兵不是每个都认识他,也不应该有人连他的营帐位置都不清楚。
    
        意识到这一后的他顿时睁大了眼,厉声冲对方喝道:“你不是军队里的人!?”
    
        “你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
    
        这一声大喝似乎把僵尸给吓了一跳,他往后退了退,神色慌张地连连摆手向幕僚解释道:“先生别这么大火……我是江南皮革作坊的雷杨,幕僚大人在我们作坊订了一批货物,吩咐让我亲自送进军营里来,所以……”
    
        幕僚听到这里时,终于想起了这事。
    
        在一个月前,那位雷若雅姐在临走之前再三嘱咐他一定要想个办法让她的哥哥进一次军营。
    
        当问到她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她却只是神神秘秘地了一句:“到时候会有惊喜给你的。”
    
        幕僚不清楚她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当时的幕僚觉得自己既然都已经听信了她其他的话语,放一个冒险者进来倒也是无妨。
    
        于是他便做主向江南皮革作坊下了一批订单,并吩咐让店主亲自送货上门。
    
        于是不等僵尸完,幕僚便阴着脸开了口:“你就是雷杨?”
    
        “对对对……”对方听后连连头,从动作来看,他似是有些惶恐。
    
        也不知那位雷若雅姐在这时让她的哥哥来见自己……到底是有何用意。
    
        幕僚沉吟了片刻,而后道:“吧,你妹妹叫你这种时候来军营干什么?”
    
        “啊?”名叫雷杨的可疑家伙在听到这句话后明显有些惊讶。
    
        “你啊什么?”幕僚不禁又皱起了眉头,心里有些不悦,“难道你妹妹没给你这事吗?”
    
        “不是不是不是……”雷杨的脑袋摇似拨浪鼓。
    
        “那你要什么倒是快啊!”幕僚感觉有些恼火。
    
        “可是……”雷杨闻言后看了幕僚好久后,才吞吞吐吐地道,“若雅她嘱咐我这事情只能告诉幕僚大人,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所以……”
    
        雷杨到这里后顿了顿,反倒是用一种怀疑的目光打量起了幕僚:
    
        “你哪位啊,大叔?“
    
        “……“
    
        ……
    
        贝利亚城城外,大批身着制服的士兵正在树林间有序地行走。
    
        雨仍旧下个不停,在漫地的雨水与稀泥让原本算不上难走的道路此刻显得无比的崎岖。
    
        已经接近了太阳落山的时间,本就昏暗的环境此刻更是几乎没有了丝毫的光线。
    
        但在如此的条件之下,树林里的大批士兵依旧在阵列整齐地有序前行,行进过程中没有一人大声喧哗,也没有一人因为行进过程极为困难而脱离队伍。
    
        贝利亚城作为一个偏远的城市能拥有如此高素质的军队倒的确似是有些不符常理。
    
        斯拉克走在军队的最前方,正努力地辨认着前进的方向,并不断地向后下达着指令,让士兵们跟在自己的身后前进。
    
        斯拉克是城主大人的三位副将之一,也是这一批士兵中的临时指挥官。
    
        他奉命率这批士兵前去与城主大人留在军营外的那批弟兄们会合。
    
        四周不断传来雨敲打树叶的淅沥声响,原本还算悦耳的声音此刻却令得他非常烦躁。
    
        城主大人在这种时候把我们调集出来……到底是想让我们做什么?
    
        斯拉克的心里有些抱怨,因为从城主大人所调动的军队来看——据城主大人所,他们已经是从军营中抽调出的最后一批士兵,前面已经调走了两批大约两千人的样子。
    
        这怎么也是一次大规模的行动。
    
        但如此大规模的行动,城主大人却一都不透露行动的内容……这实在是不过去。
    
        算下来的话前后已经共有四批士兵出来了,但却没有一批军队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
    
        根本……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
    
        而且,斯拉克感觉这次的行军真的很诡异。
    
        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厉害,几乎每走一步都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这让他很不安。
    
        斯拉克是一名四十岁的老兵,虽然由于世界和平的缘故,他并未打过什么真正的硬仗,但多年从军生涯里时刻都保持的高强度训练对于心志和精神的磨练却是实实在在的。
    
        他很难想象自己为什么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感到心惊胆颤。
    
        在行进的过程中,斯拉克时不时地抬起头来看看天色,几乎每看一次,眉头便会紧紧地皱起一次,将他脸上的皱纹衬托得愈发明显。
    
        他发现天空上已经几乎不再发出半的光线,马上就要进入黑夜了,而他们却还没有赶到会合的地,这意味着他们接下来必须要在黑夜中继续行军——这件事让他更加不安了。
    
        就在斯拉克又一次抬头看天时,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某种野兽吼叫的声音。
    
        但他也不是很确定,因为这阵声音且古怪,倒颇像是因为幻听才产生出的声音。
    
        所以他倒也没多想。
    
        但向前走了尚不到二十米,斯拉克便再一次听到了这个声音。
    
        斯拉克很确定这两次应该都是同一种类的生物所发出的声音,因为两次听到这个声音他的心里都生出了同样的古怪感觉,然而明明都是相似的声音……
    
        这一次的声音却是响亮无比!
    
        如果上一次的声音像是野兽低沉的吼叫,那么这一次就是那只野兽趴在他的耳边狠狠咆哮!
    
        夸张的巨大声响蓦然进入了斯拉克的耳朵,猛烈地震荡着他的耳膜!
    
        并且这阵声音在后来的时候竟转变成了凄厉的嚎叫!
    
        嚎叫的声音比起之前的声音音量上倒是弱了几分,但这阵声音就好像真的是由厉鬼发出,那痛苦的哀嚎声仿佛来自于万丈深渊,听得斯拉克毛骨悚然。
    
        斯拉克脸色大变,连忙抬手制止住了队伍的行进:“停止前进!”
    
        身后的士兵们见长官发号施令,很快地便停下了队伍前进的脚步。
    
        野外的行军将队伍拉得很长,千人的队伍自然不可能是真的停就停,每一排都专门有人将指令传达给后面的士兵。
    
        但斯拉克回身时注意到,排头的士兵们在接到自己的这条命令后,脸上都带着疑惑不解的表情。
    
        一种诡异的感觉顿时自他的心头涌了上来:“你们都没有听到什么古怪的声音!?”
    
        排头的士兵们你看看你,我看看我,面色都有些古怪。
    
        “报告大人!我没有听见任何声音!请问大人您听到了什么?”一名胆子稍大的士兵出列向斯拉克敬了个礼后向长官询问道。
    
        斯拉克闻言后心里一惊,因为哪怕是在士兵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他的耳边依旧在不断响起那阵奇怪的声音。
    
        “你们……”斯拉克看着身前的士兵们,沉吟了片刻,缓缓地道,“你们在原地待命,我出去看看。”
    
        “大人?”斯拉克的反应令得士兵们都感到有些奇怪。
    
        “没事,我去去就回。”斯拉克挥了挥手,示意士兵们不用担心,大步地向前走去。
    
        ……
    
        斯拉克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细密的雨滴不断地从树叶的缝隙间流下打在斯拉克的身上,寒冷的感觉伴随着雨滴拍至了他的身体。
    
        他感到有些冷,下意识地伸手握紧了腰间的佩刀。
    
        他的耳边仍在不断地响起那阵诡异的声音:
    
        “吼……吼……吼……”
    
        声音的音量比起之前已经了不少,但依旧弄得他非常难受。
    
        他无头苍蝇似地找了许久,但却发现声音此时又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根本就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斯拉克心里发毛,不过却没有选择后退,而是硬着头皮向前走去。
    
        只有他能听见这阵声音,所以他希望能发现这阵诡异的声音到底是传自哪里、是由什么发出。
    
        他不希望身后的弟兄们遇上什么未知的危险。
    
        斯拉克担任城主大人的副将也有好几年了,他自认在行军作战方面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天赋,他能坐在这个重要的位置上只是因为现在的大陆正处于和平的状态下,资历够老的他便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大家的推选。
    
        他不想辜负士兵们的期待,不想士兵们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遇上危险。
    
        斯拉克想到这里时,忽然觉察到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盯着自己。
    
        他浑身一颤,停下了前行的脚步,缓缓地将身子扭转了过去。
    
        虽然光线已经几近消失,但回过身后的他还是看到了一双血红色的巨眼。
    
        一双妖异的、若磨盘大的眼。
    
        并且就在他看到那双眼的瞬间,斯拉克耳边的嚎叫声又再一次地变得响亮了起来:
    
        “吼!!!!!吼!!!!!吼!!!!!”
    
        这次的吼叫声,几乎要震裂他的耳膜!
    
        附近的树木也在这阵吼叫声中不断地震荡几欲断裂,无数树叶自树冠之上落下,挟着大量的水花铺天盖地地砸落!
    
        斯拉克被吓了一大跳,慌乱之中直接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刀,并狠狠地向面前的那双眼劈去。长刀在挥动的过程中竟激起了一股赤红的气焰,在黑暗之中若是烈火一般地疯狂燃烧,就连四周的温度似乎都在这一瞬间上升了几度!
    
        带上这股气焰后的长刀在陡然间似乎变得锋锐无匹且带上了高温,所经之处的树叶被整齐地割裂开来,水滴则是被蒸发为了阵阵白气。
    
        然而在长刀尚未落至对方双眼之时,斯拉克忽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他借着赤红色的光芒勉强地看清了眼前的生物。
    
        然而就在看清对方全身的这一瞬间,斯拉克的浑身都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剧烈颤抖!
    
        他握刀的手颤抖得尤其厉害,以至于那明明已经挥出的赤红色的一刀,竟偏离了它预定的轨迹!
    
        和大多数人不同,斯拉克清楚此刻自己眼前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斯拉克是军队中为数不多的自前任城主时期便已经身居要职的士兵,他经历了几年前的那件事,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
    
        思及此处,斯拉克顾不得去纠正自己已经劈歪了的一刀,扯着嗓子用颤得厉害的声音发出了大喊!
    
        ……
    
        “快逃!快逃!快逃!快逃!!!!!!”
    
        “是大人的声音!”树林中忽然传出了斯拉克的声音,听出长官声音后的士兵们听后皆是脸色大变。
    
        “大人!您遇到什么事了!”一名士兵上前朝着斯拉克离去的方向大声吼道。
    
        斯拉克的声音很快地便从树林深处传来:“别管我!你们……”
    
        但他的声音却在传出一半时被一阵震耳欲聋的吼叫声给生生打断:
    
        “吼!!!吼!!!吼!!!”
    
        所有的士兵们都听见了这阵吼叫。
    
        吼叫的声音大得几乎不可思议,明明只是声音,却令士兵们感到了一种似是来自天际的重压!
    
        并且随着这声吼叫,无数草叶摩挲与沉闷的撞击声亦是从树林中发出。
    
        士兵们周遭的无数参天大树再此时轰然倒塌!
    
        倒塌的树木之后……
    
        密密麻麻地出现了无数巨大的黑红色怪物!
    
        人型的黑红色怪物!
    
        怪物们在看到士兵们后,皆是睁大了血红色的双眼,仰天发出了响亮的咆哮!
    
        随着它们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冲天的血腥气息自它们的口中发出,毫无征兆地直冲士兵们的鼻腔!
    
        “卧槽,这什么情况!”之前那名胆大的士兵后退了一步,被眼前的情形给吓得脸色煞白,“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不……不知道……”另一位士兵摇了摇头,显然也是被吓得不轻,双股颤颤,几欲先走。
    
        就在这时,斯拉克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快……快走……”
    
        他这时的声音已经断断续续,相较于之前明显已经虚弱了许多。
    
        “大人!?你在哪里!?”听到斯拉克声音后的士兵们似乎找到了主心骨,下意识地向对方问道。
    
        “别……别……管我……快走!”
    
        “在那里!”一名眼尖的士兵顺着声音方向向众人指道,但就在他指出声音方向后的瞬间,他自己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无比。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也都是脸色大变。
    
        他们的长官斯拉克,此刻正被一只怪物抓走手中,并且……
    
        已经只剩下了半身。
    
        他的下半身已不知去了哪里,整个身躯几乎都已残破不堪!
    
        他的腰间露出了一截截断掉的肠子,无数的血液自他的腰部不断地流出!
    
        鲜红色的血液即使在此时,也是异常的显眼。
    
        “你们......快走!他们是……恶……”
    
        斯拉克的最后一个字,随着他残破的上半身被一起吞入了怪物的腹中。
    
        怪物长开了它的血盆大口,将斯拉克的身体吞入了口中,并且还在嘴中狠狠地咀嚼了好几下,在咀嚼完毕后,怪物的喉咙蠕动了一下,似乎已经吞下了对方的身躯。
    
        在做完这所有的动作之后,怪物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
    
        士兵们隔着几十米远都能闻到怪物嘴里那股新鲜的血腥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