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灵神话 > 第九章 心誓
    乌沙岭,土城,沙狼老窝。
    

    
    李晓峰早早就起床了,光着上身在习武场上演练刀法,大刀别于身侧斜指苍穹,清晨的光束照在那锋利的刀尖上,散发出冷冷的寒芒。
    

    
    左手掐着指诀,用劲缓缓向前伸展,恰时停顿一动不动,将体内浑浊的气息呼出,而后又灵动的挥舞着大刀,继续修习。
    

    
    院落的大门被白赋一脚踢开,便听到白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不好了,不好了!”
    

    
    李晓峰继续沿着刀法的招式演练,只是微微皱着眉角,没有去理会跑进来的白赋。
    

    
    白赋根本就不管李晓峰有没有练完刀法,依旧慌忙重复了刚才的话:“峰哥,不好了!”
    

    
    李晓峰的手心又开始泛痒,这白赋,一天不打都不行。
    

    
    “什么事?如果你尽说些无关紧要的事,等会可别怪我心狠!”他倒要听听,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这二货冒着被揍的风险,也要打断他演练刀法。
    

    
    白赋心里先是对李晓峰一阵吐槽,这暴君,动不动就虐人。要是哪天惹毛了老子,老子就不伺候了,带走自己的弟兄,让你丫的当光杆司令去!当然这仅仅也只是想想而已,不管怎么说,峰哥也是传授他功法的师父。
    

    
    然后才快速回答李晓峰,说:“是程哥,程哥出事了!”
    

    
    李晓峰一听,下意识的说话语气就加重了几分,连声音都透着紧张:“一程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你倒是说清楚点!”
    

    
    “今天早上,有人发现程哥躺在大堂门口,浑身都是血迹。”
    

    
    李晓峰顿时炸毛了,吼道:“什么?谁干的?”
    

    
    “不知道是谁,程哥还没醒来,现在已经被人送回他自己的房间里了!”
    

    
    李晓峰听完,立刻拿着大刀,火急火燎的就向李一程的房间冲去。这还了得,要是让李晓峰知道是谁干的,非灭了他不可!
    

    
    只留下白赋,快速的跑向习武场旁边的武器架子,拿起上面的衣服,对着已经跑没影的李晓峰喊:“峰哥,衣服!你的衣服还没穿哩!”
    

    
    房间的门没关,李晓峰大步走了进去,看着李一程静静的躺在床上,浑身都沾满了血迹,冲过去一把推开正在照顾李一程的佣人,将大刀放在床边,扶起李一程运起真力帮他疗伤。
    

    
    白赋拿着衣服姗姗来迟,对着房间里的几个佣人问:“大夫来了没?”
    

    
    佣人回道:“已经有人去请妙心大夫了!”
    

    
    白赋摆摆手:“行了,知道了。都下去吧!”
    

    
    直到佣人们颔首告退,白赋才走到李晓峰的一侧,没有出声打扰,而是安静的呆着,等待着李晓峰的疗伤结束。
    

    
    良久,李一程才缓缓睁开眼睛,或许是扯到了伤口,而发出了一道微弱的声音:“嘶!”
    

    
    李晓峰收起真力,拿了个垫子放在李一程的背后,好让他靠着舒服点。然后才询问:“一程,是谁伤的你?大哥帮你报仇去!”
    

    
    白赋见李晓峰站起来,便上前帮他披上衣服。
    

    
    李一程虚弱的说:“大哥,我也不知道是谁?不过大哥你快去西街看看。”
    

    
    李晓峰张开手任由白赋快速帮他穿好衣服,见李一程顿时没了气力继续说下去,出声关心道:“慢点说,慢点说!怎么会不知道是谁伤的你呢?”
    

    
    “是一个黑衣人,大哥你快去西街,许南,许南他……”
    

    
    “许南他怎么了?”
    

    
    “许南他为了救我,可能已经陨落了!”
    

    
    这个消息,对李晓峰来说无疑是重磅级的噩耗,狠狠砸入脑海,一阵晕眩传来并嗡嗡作响。
    

    
    “什么?你说许南他,他死了?”
    

    
    李一程向李晓峰缓缓讲述起了过程:“嗯!昨晚土城西街忽然闯入了一个黑衣人,我发现的时候,许南已经在和他对打了,我想帮许南的,结果却发现那个黑衣人居然是三星阶的强者,许南为了帮我脱身,估计已经,哎!都怪我无能!”
    

    
    李晓峰拿起大刀,对一旁的白赋说道:“你留在这里照顾一程,我去西街看看。”
    

    
    此时西街的一角,点点鲜血残迹,脏乱的地面尽是残亘断瓦,一些墙壁上还留着深深的剑痕,可以想象,昨晚的杀戮是有多么激烈,这也让李晓峰很容易便确认出这就是打斗的位置。
    

    
    李晓峰停了下来,看着地上插着的一柄断剑,是了,那是许南的软剑,多少年来就是这把软剑陪着许南和他逐鹿天涯,手抚上剑柄,感受着冰冷的温度,这柄剑曾在许南的手里绽放过别样的异彩。
    

    
    一剑拔出,看着已经断了的残剑,而其主人却不知是生是死。
    

    
    握着断剑的手,缓缓暴起了一根根青色的脉络,许南,你真的死了吗?不!他不信!
    

    
    到底是谁?三星阶强者?是叶逍么?还是叶逍背后的那位强者?还是另有其人?
    

    
    李晓峰的心底响起一道声音:“但,不管你是谁,今日起,你便是我李晓峰的仇敌,穷其一生也必要你成为我的刀下亡魂,来祭我最好的兄弟。”
    

    
    ……
    

    
    那一夜之后,叶逍成了这些难民心中的英雄,每个人见到叶逍都会对他尊称一句:“小英雄!”
    

    
    有时候,只要有人推崇备至,便会有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这让叶逍有些飘飘然。
    

    
    难民经过马贼的洗劫,并未损失多少钱财,大伙也自觉掏出没被抢走的钱财,分给那些被夺去钱财的难民,第二天便重整马车队伍继续上路了,而此行的目的,便是洛城。
    

    
    晨曦的光透过云层,照在这片沙地之上,形成一番别致的景色。暖洋洋的晒在叶逍的脸上,还好乌沙岭的清晨,倒是不怎么热。
    

    
    叶逍依旧是和丫丫同坐一辆马车,一路上,叶逍也会和丫丫讲一些小笑话,逗得丫丫这一路笑的没怎么停过。
    

    
    丫丫捂着笑得发酸的脸颊:“叶哥哥,别说了,我的脸都笑的好酸了。”
    

    
    叶逍:“嗯,好吧。”
    

    
    丫丫转头问老人:“姥姥,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洛城啊!”
    

    
    老人约莫着时间:“估计再过一天,便能赶到洛城了!”
    

    
    丫丫拍了拍脸颊,感觉还是很酸:“啊!还要那么久啊。”
    

    
    老人看丫丫气馁,便安慰道:“好了,别不开心了,不是还有你的叶哥哥陪你玩么?”
    

    
    丫丫一听也是,立马转头望着叶逍,兴奋的说:“叶哥哥,你讲笑话那么厉害,那会不会讲故事呀!要不你讲个故事给我听吧。”
    

    
    讲故事?开玩笑,作为一个现代人,怎么可能不会讲故事?什么四大名著啊,什么一千零一夜啊,什么童话世界等等,多了去了,随便选一本肯定可以把这小丫头片子给唬的一愣一愣的。这么简单的事情,那还不是信手捏来。
    

    
    叶逍笑笑:“好啊!叶哥哥就给丫丫讲个故事吧!”
    

    
    叶逍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四大名著,然后慢慢的开口:“从前有座山,叫花果山,山上有只猴子,叫美猴王。”
    

    
    忽然,叶逍打住了声音没有继续再讲下去,西游记的开头是这样的吗?还是要先从石头里蹦出一只猴子这个片段开始讲?顺序好像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哎!好复杂的样子。
    

    
    丫丫见叶逍没有了下文,便歪着脑袋问:“然后呢?”
    

    
    叶逍撇了撇嘴:“算了,我还是给你讲笑话吧!”
    

    
    西游记太长,也太复杂,叶逍想想还是觉得讲个笑话比较简单。
    

    
    丫丫嫌弃的瞪了一眼叶逍说:“不要,丫丫就要听故事。”
    

    
    怎么办,长篇大论的西游记真的不想讲啊,如果讲了,这个丫头以后天天缠着自己要听西游记怎么办?
    

    
    于是,叶逍开始忽悠丫丫:“丫丫,我们来玩十万个为什么吧。”
    

    
    丫丫:“十万个为什么是什么?”
    

    
    叶逍:“就是问题有十万个!”
    

    
    丫丫:“那为什么问题会有十万个呢?”
    

    
    叶逍:“我怎么知道问题会有十万个?不对,十万个为什么只是形容问题有很多很多。”
    

    
    见丫丫一脸的天真无邪,叶逍还是忍不住说:“算了,还是不玩这个了。”
    

    
    丫丫:“那我们玩什么?”
    

    
    叶逍盯着丫丫,忽然发现她脖子上挂着的小瓶子,好像昨晚那个马贼就是要这个东西来着,于是问道:“丫丫,你脖子上的这个是什么?”
    

    
    丫丫拿着脖子上的小瓶子说:“这是丫丫的许愿瓶!”
    

    
    “许愿瓶?是什么?许愿用的吗?”
    

    
    丫丫点点头:“这个许愿瓶里有丫丫的心愿,是给丫丫的娘亲准备的。”
    

    
    “那可以给我看一下吗?”
    

    
    “可以呀!”丫丫爽快的答应了,伸手解下脖子上的红色绳子,然后递给叶逍说:“给!”
    

    
    叶逍看着自己手里的许愿瓶,是一个透明的小瓶子,精致小巧而且还很别致,见里面还有个东西,叶逍便问丫丫:“我可以打开看看嘛?”
    

    
    丫丫立刻从叶逍手里抢回许愿瓶,攥在手心,一脸警惕的说:“不行!许愿瓶之所以叫许愿瓶,就是不能打开看,打开了就不灵了,丫丫的许愿瓶只给娘亲看。”
    

    
    叶逍抿抿嘴:“小气,不看就不看。”
    

    
    说完,叶逍还不忘补充了一句吐槽:“不开心!”
    

    
    丫丫见叶逍生气,眼睛慢慢湿润起来,委屈的说:“这个里面是丫丫的心愿,叶哥哥你别怪我好不好。”
    

    
    这丫头,怎么动不动就哭鼻子?这可轮到叶逍着急了,连忙说:“不怪你,不怪你,叶哥哥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