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灵神话 > 第十六章 存在的意义
    此时的乌沙岭,已经被黑暗的夜幕所笼罩,在一望无际的沙岭中,有一处地方亮如白昼,方圆几里皆处于明亮的状态,隔绝了黑夜。
    

    
    一张石桌,一副棋局,两人相对而坐,如果再用点心去感受,可以发现这里从未有风吹动过。
    

    
    其中一人,浑身上下都被黑色包裹着,头上带着一顶大大的黑色斗笠,面巾包裹着他的脸庞,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这个造型给人的感觉纯粹就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小偷。
    

    
    但细细看去,那黑色外衣就像是燃烧着的火焰一般,不断往外释放着它独有的赤芒,又似流水中的一抹柔布,随着水流而摆动它那与众不同的柔顺感,而唯一不同的,只是那外衣是黑色赤焰而已。
    

    
    黑衣人捏着一枚黑子,缓缓落在棋局之上,盯着对面的人戏谑着道:“睿智如你,想必已经知道,自己还有几子可走了吧!”
    

    
    坐在黑衣人对面的人,挽袖执起白子落在棋局上,堵住了黑子的攻势,回道:“不出意外,十子之内,我便输了!”
    

    
    如果叶逍在这,一定会叫出他的名字,因为坐在黑衣人对面的竟然是白天在倾城客栈出现过的百晓生鸿叶!
    

    
    黑衣人摇头:“明知已成定局,还要做些无用的抵抗,这不是妄费心机,是什么?”
    

    
    鸿叶反问黑衣人:“不然呢?难道就直接放弃?”
    

    
    “对,放弃吧,再挣扎也是徒劳,紫月的气数已尽!”黑衣人说的话,倒有些苦口婆心劝说的意味,只可惜,鸿叶并未领情。
    

    
    “何以见得?倒是你,如此步步紧逼,你就不怕鱼死网破么?”
    

    
    黑衣人顿时笑了:“哈哈,她都已经弃你而去了,你还要维护她么?”
    

    
    鸿叶对紫月说的话坚信不疑:“她说过,这场游戏本就没必要存在,但有人却肆意妄为,妄想霸占不属于他的东西!现在倒好,任何人都逃不出这场游戏了。还有紫月固然因你而伤,但这并不代表她就已经输给了你,她只是去寻找一个反败为胜的契机罢了!”
    

    
    黑衣人大声呵斥了鸿叶,怒道:“住口,休得妄言,尔等凡夫俗子,又如何会懂这场游戏存在的意义?”
    

    
    鸿叶继续说道:“我是不懂,但或许你亦不懂,哪怕是蝼蚁,也会求那一线生机,更何况是芸芸众生,又更何况是紫月呢?”
    

    
    “哼!那又如何,棋局的胜负已定,这场游戏的意义因我而存在,这点,谁也改变不了!”
    

    
    黑衣人没有继续和鸿叶争执些什么,转身离去,下一刻身影便消失在鸿叶的眼前。四周的亮光随着黑衣人的消失而暗淡了下去,眨眼便陷入黑暗的夜幕之中。
    

    
    鸿叶依旧坐在石凳上,将手中的白色棋子缓缓落在棋局之上,嘟嘟道:“但,似乎你忘了,有时候,一棋之差,亦能颠覆乾坤,千万别低估了棋子的力量!特别是你自己手中的棋子!”
    

    
    ......
    

    
    这一夜,叶逍睡的很累,毕竟怀里抱着一个蛋,翻来覆去时还要担心会不会被压坏,所以无论是叶逍是怎么翻转身子,找个舒适的姿势睡觉都是感觉非常的不爽。
    

    
    天微微亮,就被林四叫醒了,如果不出意外,今天中午便能赶到洛城,所以急不可待的林四一大早就把所有人都叫醒了。
    

    
    叶逍在老人那要了一块破布,将那个蛋严严实实的包了起来,系在怀里,叶逍的这个形象倒让丫丫笑了许久。
    

    
    “哈哈,叶哥哥,你这是要生小宝宝了嘛?”
    

    
    “......”
    

    
    叶逍默默的不说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保持着平和的心态,她只是个小孩子,咱不和小孩一般见识。
    

    
    因为他知道如果和丫丫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只会越扯越久,而他已经和林四说好了要学驾驭马车的,所以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和丫丫闲扯上。
    

    
    叶逍一屁股坐上马车,坐在林四旁边,看着他如何驾驭马儿,毕竟以后林四不在,这个驾车的司机是要他来当了。
    

    
    林四拉起马绳,便对叶逍说:“看好了,御马虽然简单,但也要用心去学!”
    

    
    “吁!”随着林四的一句呼喊,甩起的马绳打在马儿身上,马车便开始缓缓向前移动。
    

    
    “对于御马来说,马绳的掌握很重要,就比如,让马儿前行,这就需要用马绳轻拍马背,让马儿左转就要......”
    

    
    经过这一路认真的学习,叶逍已经勉强能够独立驾驭马车了,对此,叶逍倒是向丫丫得意的炫耀了一番,一直以来,现实的生活中除了不能和正常人一样嬉戏玩耍之外,不论是什么,他都能快速学会!这点,也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事。
    

    
    上帝给他关了一道门,同时也给他开了一扇窗,至少,叶逍一直都认为,没有什么是他学不会的。
    

    
    在马车走出乌沙岭的边界时候,林四便和大伙告别了。
    

    
    丫丫主动抱了一会林四,没有哭只是将头靠在林四的怀里,或许是丫丫知道,他的木头叔叔不希望她哭,纵使心里已经异常难过,也仅仅只是抹了一把有些湿润的眼睛,对林四说:“木头叔叔,早点回来,丫丫会想你的!”
    

    
    林四笑笑,摸了摸丫丫头上的发髻,夸赞道:“哟,没哭鼻子,不错,不错!看来丫丫长大了嘛!那木头叔叔就答应丫丫,等办完事情便回来找丫丫,好不好?”
    

    
    “嗯!”
    

    
    一番道别引起的感伤,让大伙一时陷入了沉寂。
    

    
    林四最终还是走了,给叶逍留下了一个包袱,并悉心交代了一番,之后便独自一人,迈向了一条与洛城分岔的路。看着阳光下的林四独自一人行走在大路上,叶逍总觉得那条路有着说不出的艰辛苦涩,就好像是一条漫长的不归路。
    

    
    远远的看见那一座城,看来那便是洛城了,于是,丫丫就开始催促叶逍快些驾马车,对丫丫来说大漠什么的,最无聊了,一心向往热闹的她真的已经沉默太久了。
    

    
    听着耳边传来那丫丫的雀语声,叶逍无奈的摇头,这丫头,永远都是一个情绪的矛盾体,让你永远都预测不到是晴是雨。
    

    
    随着马车与洛城愈来愈近,那厚重的城墙清晰的出现在叶逍的眼中,这城墙由一块块厚重的石头堆砌而成,如果近些距离看,还能看到长在石壁上的青苔,还有城墙上一些细微的裂痕,显然已经是有些岁月了。
    

    
    难民们到洛城城门外才停了下来没有进去,因为洛城的大门是紧紧关闭着的,连外边驻守城门的士兵都没有,如果不是城墙上还站着一排排的士兵,叶逍差点会以为这座洛城只是一座无人的空城而已。
    

    
    难民门开始对着城墙上的士兵呼喊,让士兵把城门打开,但那些士兵却没有然后回答,甚至连一眼都不曾看下来过。
    

    
    高高的城墙上,一位将领对着城墙下的难民喊:“城主有令,洛城封城,不管是谁一律不准进出。”
    

    
    听到将领说的封城之事,城墙下的难民顿时慌了。
    

    
    “这洛城封城了,我们怎么办?”
    

    
    “就是啊,安城战乱,才迁移到洛城的,现在洛城都不让进了!让我们去哪安身?”
    

    
    “现在林四大哥也不在,谁又能帮我们拿个主意呢?”
    

    
    “要不我们就守在这洛城之外吧,我就不信他们一直封城!”
    

    
    ......
    

    
    正在难民们束手无策的时候,叶逍站了出来,对着城墙上的将领喊道:“劳烦大人帮我们禀明一下城主,安城战乱,我们也是被迫迁移的,还望城主体恤难民,允我们进城修养几天,等安城战乱一过,我们便会重新迁回安城的!”
    

    
    那名将领似乎动了恻隐之心,有些犹豫起来。
    

    
    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你犯什么傻?现在是关键之时,不容有半点差错,要是误了主人的事,你担待的起么?”
    

    
    那名将领立马对着那人弯下了腰,恭敬的说道:“小的不敢,小的也是一时糊涂,还望莫将军恕罪,小的这就去驱散城墙下的这些刁民。”
    

    
    说着,那名将领便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对着难民呵斥道:“都给老子滚,滚的远远的,谁还想留在这里的,老子这就带人出城帮你们收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