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灵神话 > 第二十九章 圆月夜之破壳而出
    圆月夜,乌沙岭。
    

    
    月明星稀,以至于在黑灯瞎火的夜幕中,也能看清一道人影。
    

    
    一名老者披星戴月独自行走在这茫茫沙岭之中,就像一位穿梭黑夜的陌路人,丝毫没有惊动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无声无息,宛若幽灵!
    

    
    只因为在他身上,没有一丝人类的气息。
    

    
    老者停了下来,望着眼前的沙岭,嘟嘟自语:“看来就是这了!”
    

    
    若不是感应到那股浓烈的怨念,老者也不会到这荒瘠之地来。
    

    
    仰望着天上那一轮明月,感受着那股怨念愈来愈强,只怕是用不了多久,便能凝结怨灵,成就一道新的生命。
    

    
    但不幸的是,这股怨念终究还是遇上了他。
    

    
    老者伸出干枯的手,凌空一挥,便有一道无形的气息,疯狂的卷起地上的砂石,扫出老者的视线范围。
    

    
    砂石被扫出,竟然显现出一具尸体,老者漫步而行,待临近之际,才从容不迫的打量起这具尸体。
    

    
    破碎的衣服上血迹斑斓,凝结成暗红色的血痂,显然死去有些时日了,怨念极重,想必是含恨而死。
    

    
    老者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非常不错!
    

    
    老者静静的等待着,等着怨念之息达到巅峰的时刻,毅然捏出一记印诀,挥手而出化作一道黑芒,打入尸体的眉心。
    

    
    怨念化作无形的风,凌厉的在这片空间肆意框涌起来,但也仅仅只是吹拂起老者的衣角。
    

    
    老者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神色,隐隐有些期待:“嘿!别不甘心了,你死都死了,注定是成为我的亡仆了。”
    

    
    “苏醒吧,亡仆!”
    

    
    随着老者的呼唤,尸体像僵尸一样,直接就站了起来,只是站起来的时候却猛的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寒芒,机械性的开口,一字一句的说出来:“我,我要报仇!”
    

    
    “叶逍!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老者先是楞了一下,但随即便紧紧的盯着那具尸体,眼中露出极度兴奋的神色,如获至宝!
    

    
    有灵识,居然是有灵识的亡仆!
    

    
    而那具尸体的模样,却是和马贼许南一摸一样。
    

    
    ......
    

    
    叶逍最终还是迷失在夜幕之中,虽然有明月,但依旧看不清路,因为迷雾到现在都还没散去。
    

    
    叶逍索性就没有继续往前走了,因为他现在已经被迷雾迷失了方向,不管怎么走,还是在原地打转着。
    

    
    找个大树,然后坐了下来,仰头望向那天际也被迷雾遮掩,淡淡的一轮圆月。
    

    
    怎么办?又是一个圆月夜,这一次他该怎么办?
    

    
    心理恐惧的作用,让叶逍感觉越来越冷了,是的,他恐惧满月的时候,因为他的病,经常是在满月的时候发作的。
    

    
    而且这几年发作的也越来越频繁了,以前是一年两次,现在基本上每隔一两个月就会发作一次,按照往年的发作规律来看,这个月,月圆之日便是他发作之时,而今晚,恰恰就是圆月夜。
    

    
    叶逍从篮兜子中取出那颗蛋,紧紧的抱在怀里,似乎这样就能让自己好受一些。
    

    
    这个病,从小就伴随着叶逍,所以他从小就很孤独,没有人会和他玩,而且他只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很少很少有接触外面世界的机会,因为罗医生说的禁忌事项就已经把叶逍死死的困在小黑屋里了,尽量避免情绪激动,避免剧烈运动等等。
    

    
    甚至前阵子还要叶逍避免电脑、手机之类的辐射,这也是叶逍离开仙途的原因。
    

    
    如果不是《幻世》这款游戏出现,全真人模式,也就是说没有了传统游戏带来的电脑辐射,如果不是它的出现,叶逍的生活只怕是和陷入黑暗之中一样,了无生趣,并且将永无天日。
    

    
    “咔擦~”
    

    
    忽然有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就像是什么东西破碎了正在裂开一样,声音细微但在这宁静的夜里却显得异常响亮。
    

    
    叶逍的心立马紧绷起来,看向周围,先前那只狼王的出现,已经吓坏了叶逍,若是现在再来一群狼的话,只怕今夜自己将成为群狼的腹中餐了。
    

    
    视线扫寻许久,可想象中的群狼根本就没有出现,直到碎裂的声音再次响起。
    

    
    “咔擦!咔擦~”
    

    
    叶逍掀开裹成一团的棉布被子,向自己抱在怀里的那颗蛋看去,这一眼,还真的将叶逍吓了一跳,直接将蛋连同棉被抛了出去。
    

    
    因为那颗蛋上破了个洞,蛋壳上也裂开了密密麻麻的裂痕,从叶逍的视角上看,破了个口子的蛋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也难怪叶逍会直接甩手扔掉。
    

    
    随着蛋被扔到地上,包裹着的棉被就无力的张开,留下那颗蛋光溜溜的在棉被之上,继续破裂着蛋壳,这时,似乎那迷糊也散了些,微亮的月光照在那颗正破碎着的蛋上。
    

    
    可这声音,传入叶逍耳中,却是那么的奇怪,甚至感觉全身毛孔都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叶逍抖了抖身子,想甩去那种不爽的感觉,然后警惕的望着被自己抛出去的那颗蛋,万一蛋里出来的,真的是什么牛鬼蛇神的,叶逍已经准备好了头也不回的撒腿就跑。
    

    
    蛋壳继续破裂着,直到顶部的那个洞口裂开得越来越大,忽然从蛋里面钻出了一个小脑袋。
    

    
    叶逍对它的第一印象,感觉就像是一只松鼠的脑袋,与众多鼠类的脑袋大同小异,尖细的嘴部上还留着几根微长的茸毛,乌溜溜的两只小小的眼睛,正盯着叶逍看,月光倾洒在它那柔顺的皮毛上,这一刻,这一瞬间,叶逍忽然觉得这世界是那么的奇妙。
    

    
    叶逍一时之间就呆呆的楞在哪里,大脑里面皆是一个又一个的问号,松鼠?是从蛋里面孵出来的吗?
    

    
    他书读得少,没有语文老师也没有数学老师,识文断字都是小姨教他的,但她的小姨似乎并没有和他说过,蛋里面能孵出松鼠来呀!
    

    
    这只松鼠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盯着叶逍,忽然就咧嘴呲牙,似乎很开心见到叶逍。
    

    
    但在叶逍眼中却是完全不一样了,咧嘴露出的小小利牙,在月光下是显得那么的妖异寒冷,怎么看都怎么像是一直狼在发怒时咧嘴露出利牙一样,让叶逍通体生寒。
    

    
    叶逍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这一幕看起来好可怕!看来此地不宜久留,看来他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