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灵神话 > 【卷一番外篇】许南
    我叫许南,中州王城人。
    

    
    我是一个马贼首领,跟着峰哥在中州边界混了十几年,黑白两道都知道我许疯子的名头,杀起人来,丝毫不手软,可我曾经不是这样的,曾经的我可是一个文弱书生,根本没有像现在这样嗜血如狂。
    

    
    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包括李晓峰,他也曾问过我的过去,但我没说。
    

    
    有些刻骨铭心的痛,我真的不想再提,不想再去回忆。
    

    
    本以为慢慢的,随着时间推移,我会忘却那个人给我带来的一切痛苦。
    

    
    可我却发现,是我想多了,因为直到那天,我遇见一个人,一个让我彻底回忆起前尘往事!
    

    
    那天,白赋那小子收到线人的消息,说是有一大批富商,由安城横穿乌沙岭,向西而行。
    

    
    说到这安城,也就前几日吧,安城发生了一场战乱,导致民不聊生,我也曾派人打探过这场战乱的起因,但是无果,只知道背后牵扯着几股力量,在引导着这场战乱。甚至已经在中州边界蔓延了,安城、乌沙岭、洛城、妄川城!甚至是中州的古堰也不例外,处处都渗透着莫名的势力,就像有一股黑暗的力量,在不断侵蚀着灵朝。
    

    
    那天,已是黄昏,但沙狼依旧倾巢而出,披着即将到来的夜幕,快马加鞭驰骋在这大漠上,因为不快些的话,就会错过打劫那些富商的机会。
    

    
    一如往常,沙狼很快就找到了那群富商,并将他们围了起来,但他们落魄的样子显然就是些因战乱所迫而迁移的难民。
    

    
    我知道李晓峰在犹豫,有些不忍心对难民下手,但因为李一程的一句话,李晓峰便做出了绝对,一个洗劫难民的决定!
    

    
    我知道,李晓峰是为了沙狼,毕竟沙狼已经很久没有过收入了,而他是沙狼的首领,自然是不可能让沙狼所有的弟兄去饿肚子,我也深知李晓峰的为人,断不会绝了这些难民的后路,所以并未阻止他,而是对他加以支持,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何时起,变得这般麻木冷血了。
    

    
    李晓峰把收刮财物这事,交给了白赋去做,我本以为这事能够很快完成,然后顺利回土城。可突然从天而降落下一道流光,打断了收刮的进行。
    

    
    这也是我这一生第一次见到流光,相传,流光是天神才拥有的光芒,可光芒消散后显现出的那个人会是天神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我从未在那人身上感应到星阶,毫无星阶的人,会是天神么?
    

    
    看着几乎所有人都跪在地上膜拜他们口中的天神,李晓峰一脸迷茫的问我,你见过天神么?
    

    
    我摇摇头,对他说:“没有,但如果这二货是天神,打死我也不信!”
    

    
    似乎我说的这句话被那人听到了,那个人冷冷的说:“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这一刻,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的心情是多么压抑,那个人的神情,那个人说的话,是多么像十六年前的那个他!
    

    
    回忆就像是冲破决堤的洪水,打破了记忆枷锁,全部涌入我的脑海,前尘往事不断冲洗我的记忆。
    

    
    十六年前的那个人,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冷声怒呵:“你可知道,如果不是念在你还有一点用处,你现在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那本奏折狠狠的砸在我的额头上,鲜血缓缓流下,我并未吱声,心底已是一片冰冷,果然,最是无情帝王家!
    

    
    我早就该想到,会有哪个帝王,愿意让封号强者去瓜分他的江山呢!
    

    
    哎,可是,陌帝,如果你只能看到眼前的这一切,想安安稳稳的静守江山,目光短浅,那么,灵朝覆灭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就是你陌帝只是陌帝,而灵帝则是千古一帝的区别!
    

    
    我没有去在乎额头上的伤,只是静静的听着陌帝说的话:“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写这妄言谬论,枉你还是堂堂状元郎,你可知死字怎么写?可知忠字怎么念?”
    

    
    后面的话,我已经没有听下去了,在我脑海里,只剩下了陌帝那冷漠的眼神,还有那句话!
    

    
    “你可知死字怎么写?”
    

    
    “你可知死字怎么写?”
    

    
    ......
    

    
    陌帝,你可知,我的心,我的梦,我的努力,甚至是我所有的一切,都因你这一句话,因你这个无知的决断,而彻底粉碎!
    

    
    那时的我,很想仰头大笑,但我笑不出来,因为我用了三年的时候,尽心尽力的辅佐着这个君王,出谋划策,鞠躬尽瘁,甚至帮他想到了更长远,我如果笑了,岂不是在笑自己的无知?岂不是在笑自己这个傻子摸不透这帝王之心?
    

    
    回忆中的人和那个从天而降,唠叨不休的人,慢慢重叠了在一起,有那么一瞬间,我在他身上看到了陌帝的影子,都是那样的张狂,那样的冷漠!
    

    
    我终于出手了,身形化作一道虚影,快速的出现在他面前,只手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无情的举了起来,压抑不住心底的无名火,冷冷的问他:“那你经历过绝望吗?”
    

    
    看着他在自己手心时,那讨饶的声音,我的心底有着前所未有的快意,就像是这些年所有的不甘,在这一刻才得以松懈,畅快淋漓,而后戏谑的问他:“那我让你经历一下绝望,如何?”
    

    
    我本来不想杀他的,可惜是他自己自作孽,偏偏对我说一句狠话:“将来有一天,会有一个叫珠爷的人,将你狠狠的踩在脚下!”
    

    
    这句话,彻底让我对他起了杀念,陌帝给我的痛苦,让我毕生难忘,想忘,却被眼前这人给勾起了回忆,他真的该死!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勾起我这段不堪的往事!刺中我心底最黑暗的那块地方!
    

    
    看着他,在我手中缓缓没了气息,我眼睛都没眨一下,直接将他丢向一边,我真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居然会如此冷血无情,嗜血成性!
    

    
    静静的看着白赋继续收刮钱财,而我的思绪则是回到了十九年前,那段悠闲愉悦的岁月!
    

    
    那年,我还不是状元郎,那年我也曾和几个至交好友游历过灵境大陆,我还记得他们,王临枫、林羽、秦雪瑶......
    

    
    可惜,物是人非,回首尽是沧桑,说好的共同进退,可从我不顾林羽的反对,毅然进宫呈献奏折之后,我却成了最先离开他们的人!
    

    
    也不知道,现在的他们,如何了!
    

    
    不多时,白赋那边又出了意外,一个叫叶逍的人,轻松的躲开了白赋的全力一击,这倒让我有些意外,那个叶逍身上,全无星阶,又是如何躲开一星高阶的白赋的呢?
    

    
    我与李晓峰猜测出,应该是有人在背后相助,但隔空操纵,这等实力,让我俩心中皆冒出了一个答案,只怕这背后之人是四星阶的强者!甚至有可能是五星阶!
    

    
    于是,我俩便出手了,只因为想见识见识背后那人是否有这等实力!
    

    
    其实,这一次是我俩冲动了,就算是我俩加起来,也未占得叶逍的一丁点上风,未逼出背后的强者,反倒逼出了叶逍三星阶魔法师的身份!我拼尽了全力,耗尽了所有的真力,也仅仅只是挡住了那叶逍的魔法而已,心底的震撼可不是能用一点两点来用来形容的。
    

    
    我俩败了,败在一个年纪轻轻便已是三星阶魔法师的叶逍手中,这是事实,既然败了,那便也没必要继续留下来了,况且叶逍的背后还有一个强者。
    

    
    灰溜溜的回到沙狼的老窝,和李晓峰道了别,便自己独自回去休息,打算回去以后好好调养一下,补补真力!
    

    
    看着这空荡荡的土城,我又想起了当初奋斗的理想,那段拼搏的旅程,我真的是倾尽了一切,可这一切却被陌帝一句话给无情的破碎了,陌帝,既然你不采纳我的意见,那么就由我自己去创造,我要让你亲眼见证,你所说的,你所认为的,都是错的!
    

    
    忽然我发现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跟随着自己,于是我拉住了马绳,对身后那人冷冷的说:“出来吧!”
    

    
    但我却是看不透那个跟随自己的黑衣人,有星阶感应,但不知具体是什么星阶,看来情况有些不妙,蒙着面显然是因为见不得人,非友即敌,更何况自己的真力已经所剩无几了。
    

    
    我打算拖一下时间,然后想办法让李晓峰知晓我出了事情,但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但凡自己做点什么动静,黑衣人肯定是知晓的,那我又该如何通知李晓峰呢?
    

    
    但似乎,黑衣人早就看穿了我的伎俩,步步紧逼:“别拖延时间了,谁让你惹了你不该惹的人?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逼出我是魔法师的身份!”
    

    
    不该惹的人?是叶逍背后的强者吗?魔法师的身份?他是叶逍?心底的惊骇,让我忍不住说了出来:“你是叶逍?”
    

    
    不,不可能是叶逍,叶逍先前明明有抹杀自己的实力,又何必等到现在呢?
    

    
    但黑衣人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一步一步走来,星阶的气息缓缓上升,我终于感受到了他的星阶,三星初阶!
    

    
    是了,叶逍也是三星初阶的魔法师,那么眼前这个人会是叶逍么?
    

    
    黑衣人缓缓抬起手,三星初阶的气息开始疯狂的凝聚:“你知不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魔,而我,就是叶逍心里的魔!”
    

    
    心里的魔?叶逍,你真的要逼我么?我还有一个保命的符,你再逼我,大不了和你同归于尽便是!
    

    
    那一战,我的剑断了,而我,似乎是和黑衣人同归于尽了,就算黑衣人不死,也是去了半条命,只是可惜了,我还未完成心中的梦想,便要先去见冥王了。
    

    
    我的意识缓缓陷入了黑暗之中,就这样,结束了么?不!我不甘心!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知道我的意识陷入了沉睡,直到有一道声音在呼唤着我!
    

    
    听!那道声音,又传来了:“苏醒吧,亡仆!”
    

    
    亡仆?是谁?是在叫我么?
    

    
    忽然,我睁开了眼睛,我先是感应到了我的思绪开始运转,也感受到了心所在的位置,第一时间,我的脑海里尽是不甘,我忽然说出了心里的渴望,但声音却是有些机械性,就好像是舌头有些不灵活一样:“我,我要报仇!”
    

    
    “叶逍,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再次苏醒的我,从遇到这个老者以后,我的人生再一次发生了转折。
    

    
    因为,在我面前的路,叫做无尽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