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灵神话 > 第四章 衣冠冢
    迷雾森林中,多出了一片焦土,放眼望去,依稀竖立着几根还未烧完的焦木残枝,孤零零的在这片丛林之中,顽强的迎风摇曳,面目全非完全看不出一丝原先鲜活的色彩,尽显焦黑之色,死寂沉沉,好不凄惨!
    

    
    都说游戏不能当真,当真了你就输了,而此时的叶逍却只能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入戏太深!
    

    
    这个游戏太真实,真实到让叶逍不自觉的就把感情代入进去。
    

    
    叶逍将丫丫的许愿瓶收起来,然后起身,在这片废墟中,找到离湖面较近的地方,拿出匕首,埋头挖土。
    

    
    他要帮丫丫和姥姥他们立一座衣冠冢,叶逍记得书上有一个说法,叫落叶归根,人死了也需要一个安身之所。
    

    
    叶逍不知道这个词是不是这样理解的,但叶逍却是很固执的这样认为着,伤痕累累的手,紧紧握着匕首的刀柄,尽管刀尖很锋利,但叶逍挖起土来,还是很费力。
    

    
    因为疼痛,叶逍支撑了一会便支撑不下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伤痕累累尽是血迹,冷冷的自嘲自笑一番,原来,他也有不怕疼痛的时候,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很懦弱,不愿承担责任,永远都只会逃避。
    

    
    但他做到了,悔恨让他学会了承受伤痛,自责让他学会了面对现实,这也算是一种成长,不是吗?
    

    
    但这种成长,叶逍宁愿不要,因为这过程太过诛心,而且这心灵上的谴责,会让他为之而深深的自责,尽管他已经下定决心去弥补。
    

    
    叶逍回到废墟之中,捧起一抔灰烬,放入刚才挖的那个小小的坑里,双手轻轻的将一旁的泥土推入坑里,埋起来。
    

    
    “丫丫、姥姥,还有大家,是我叶逍对不起你们,但请你们放心!有些事,我一定会去调查清楚的。倘若真的是洛城所为,等将来有一天,我有那个实力为你们报仇的时候,我就亲手帮你们了却这段血海深仇。”
    

    
    终于一座坟墓的锥形在叶逍的手底下完成,差的也就是一块竖立着的墓碑而已。
    

    
    叶逍带着匕首,跑到远处砍了一截木头回来,费力的削平木头,然后在上面歪歪斜斜的雕刻了几个汉字:安城难民之墓!
    

    
    轻轻的插在凸出的泥土堆前,说道:“我现在所能做的,也就是帮你们建个衣冠冢,希望你们在天有灵,原谅我的过错!”
    

    
    叶逍说完还不忘拜了拜,虽然做的有些儿戏,但这是他发自内心的真心实意,该做的,他已经做完了,这里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他留下的东西了。
    

    
    起身,走向湖泊,轻轻的洗着自己的双手,一时之间,黑色和红色染入水中难分难舍。
    

    
    清洗完伤口,叶逍就直直的躺在湖边,他太累了,不止是身体上的劳累,这笔血债也压在叶逍的心底,令他喘不过气来。
    

    
    很快,叶逍便睡着了,天色已经偏向黄昏,而迷雾森林再次泛起迷雾,让这场景朦胧得如梦似幻起来。
    

    
    夕阳,红霞,湖面,废墟焦土,还有那泛起的迷雾,甚至在湖面之上都漂浮着丝丝迷烟,勾勒出一副宁静的画面。
    

    
    叶逍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揉着咕咕叫的肚子,叶逍背起篮兜子,就踏入森林中去觅食了,毕竟从昨天中午开始,叶逍就没有吃过一丁点的东西,纵使悲伤,也是要吃些东西的不是么?不然哪里有力气去查清事实真相呢!
    

    
    好在,费了很多时间才在森林中找到些野果子,勉强填下肚子,叶逍便向洛城的方向出发。
    

    
    路上,叶逍开始清点自己身上的东西,一只篮兜子、一些药草、一把匕首和一封举荐信,便再无其他了。
    

    
    连林四给他的一些防身的毒药和解药,还有碎银也不知在何时遗失!
    

    
    叶逍有些发愁,这幻世和真实的世界一样,需要填报肚子,但没银子,他的日子要怎么活下去?
    

    
    毕竟是涉世太少,叶逍真的想不出要如何谋生,没手艺,又怕吃苦,这是要饿死的节奏啊!
    

    
    罢了,绞尽脑汁也想不到好出路,叶逍索性就不想了,一切事宜先到洛城再说。
    

    
    没有马匹,只能徒步赶路,叶逍走到洛城时,双脚酸痛难忍,脚底更是有种要起泡的感觉,让叶逍觉得再走一步都是艰难。
    

    
    此时的洛城,虽然城门禁闭,但城门口却驻守着几名士兵,看样子还是在封城之中。
    

    
    叶逍只能远远的望着,不敢上前,那日城墙上那名将领说的话,叶逍还记得,但如果洛城一直封城,他该怎么办?
    

    
    正当叶逍束手无策之际,一辆带着车棚的马车向洛城缓缓驶来,不多时便在叶逍身前停了下来。
    

    
    掀开车布帘,从马车内探出一个英俊的男子,叶逍记得,他是那日在倾城客栈讲说故事的百晓生,鸿叶!
    

    
    鸿叶视线望向叶逍,但其实是先望向叶逍身旁的那只紫貂狼身上,然后一脸古怪的说道:“看开你便是选定之人了,想不到那日在倾城客栈,倒是我眼拙了,居然没看出来!上来吧!”
    

    
    叶逍一愣,看看身旁也没有别人,便疑惑的问:“你是在和我说么?”
    

    
    鸿叶点点头:“难道这里还有别人么?快些上来,我带你进城!”
    

    
    紫貂狼听了鸿叶的话,鄙夷的望了他一眼,不温不淡的说:“这话说的,难道我就不是人么?”
    

    
    声音有些响亮,但紫貂狼知道,它说的话,只有鸿叶一人能够听到,所以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鸿叶笑笑,没有说话,等叶逍上了马车,进入车棚以后,才说道:“难道我说错了么,你这家伙,能当人么?”
    

    
    紫貂狼一时语塞:“你!好你个白脸书生!”
    

    
    鸿叶继续刺激它:“白脸书生怎么了,总比你现在这鬼样子强!”
    

    
    这下,紫貂狼就炸毛了:“呸!你除了有落井下石的能耐,你还能干嘛?”
    

    
    “与龙腾对弈了一场,算不算是能耐?而你呢,紫月交给你的任务,看你这样,你是办砸了吧!”
    

    
    紫貂狼一脸不可置信,惊骇道:“什么?不可能,紫月都被龙腾打伤了,况且你只是封号顶阶而已,遇上龙腾你还能活到现在?”
    

    
    见鸿叶不理会他,而是转身进入了马车里,紫貂狼望着落下的车窗帘,再次说道:“我是办砸了,那么你呢?你是不是投靠了龙腾,龙腾才没杀你?”
    

    
    鸿叶没有说话,只是对着马车马夫说道:“好了,赶路吧!”
    

    
    紫貂狼可没有就这样放过鸿叶,见马车向洛城城门口赶去,飞在空中追了上去,再次开口说道:“鸿叶,你个白脸书生,你这个背主的家伙,你居然投靠龙腾,等着,紫月是不会放过你的!”
    

    
    许久之后,紫貂狼耳边忽然响起鸿叶的声音:“哼!紫月都自身难保了,良禽择木而息,我为何不能自己选择自己的路?”
    

    
    紫貂狼刚想骂回去,鸿叶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与龙腾,只是对弈了一场棋局而已,虽然棋并未下完,但我已经输了,而且你这笨狗,只能想到我投靠龙腾么?好歹我也是封号强者啊!”
    

    
    紫貂狼愣愣的说:“不然呢?”
    

    
    “我只是明白了很多事而已,人活着,不一定是为谁而活的,那些什么背负的使命,什么命运都是狗屁,包括紫月也一样,这场众生之棋,谁也逃脱不了,连神也不例外,而我,只是想为自己好好活一次罢了!只为无关命运,无关使命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