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幻灵神话 > 第八章 往昔之情
    此时的洛城城门口,依旧是围绕着许多人,似乎是和洛城封城的事情耗上了。
    

    
    萧江停下马车,对马车里面的叶逍说道:“叶公子,我就送你到这里,剩下的事情,只能你自己去办了!”
    

    
    叶逍下了马车,对萧江谢道:“谢谢你送我到这,萧大哥!”
    

    
    “客气啥,我只是为我家主人办事而已,快去快回,我在这等你一会!”
    

    
    “嗯!好!有劳!”叶逍双手抱拳,有模有样的回道。
    

    
    叶逍装做无事的样子,悄悄潜入人群中,叶逍明白鸿叶想要的,安抚民怨,那就要先倾听民怨。
    

    
    人群中,不乏一些煽风点火的人,不断的挑起人们的怨恨。
    

    
    也不乏一些冷眼旁观的人,待了许久,叶逍忽然听到一句话:“飞鱼,怎么办,看来这洛城一时半会是不会打开城门了!”
    

    
    叶逍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感觉非常熟悉,飞鱼?是那个仙途游戏里的好友会飞的鱼么?
    

    
    好奇的叶逍寻声望去,原来是两个穿着同样服饰的青年,看服饰应该类似某种组织的统一服饰。
    

    
    接着,那个叫飞鱼的人回话了:“我也不知道,要不我们先回学院吧!过几天再说!”
    

    
    另一个人有些不甘心:“不行啊,好不容易有个外出任务,我可不想耽搁,要不我们强行闯出去吧!”
    

    
    飞鱼立刻断绝了他的念想:“不妥,你又不是没见过幻世里的人是有多厉害,我们才是初级学徒,别以为学了点初级的武学,就可以横行幻世了!”
    

    
    这下,叶逍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也是玩家,但是不是叶逍以前玩仙途时的好友,就不得而知了。
    

    
    于是,叶逍走了过去,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冒昧问一下,你们也是历练者么?”
    

    
    幻世不允许玩家在幻世里提到玩家和NPC之类的词语,所以叶逍就根据天使奕说的历练者来称呼进入幻世的玩家!
    

    
    另一个人听到叶逍的话,便问道:“对,那你也是圣灵分院的学员么?”
    

    
    叶逍疑惑的问:“圣灵分院?不是圣灵学院么?”
    

    
    他记得姥姥给他写过一封圣灵学院的举荐信,听到这人说的分院,一时还没弄清楚。
    

    
    那人不可思议的说:“圣灵学院是总院,在中州王城,你这样问,难不成你是来自圣灵总院的?”
    

    
    叶逍摇头:“不是,我还没入学院呢!”
    

    
    那人对着叶逍翻了翻白眼,带着嘲笑的意味说:“噗,我还以为是圣灵总院来的天骄,原来是连入门考核都没过的渣渣!”
    

    
    旁边的飞鱼听不下去了,踢了一脚沈霁:“都是历练者,注意你说话的语气!”
    

    
    沈霁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对着叶逍说:“刚才我和你开玩笑的,你别往心里去,我叫沈霁,以前是玩仙途的,游戏名叫初心!你呢?”
    

    
    初心?叶逍当然知道,在玩仙途的时候,打家族战时遇到过几次:“初心?我知道你!”
    

    
    “真的?那你也是仙途的咯!”
    

    
    “嗯!我叫叶逍!”
    

    
    但叶逍更在乎的是沈霁旁边的这位,叫做飞鱼的人。
    

    
    望着飞鱼,说:“如果我没猜错,你也是玩仙途的吧,彼岸丶轮回家族的,游戏名叫会飞的鱼?”
    

    
    飞鱼讶异起来:“你知道我?在仙途里,你叫什么?”
    

    
    叶逍热切的上前,想要和他狠狠的拥抱一下,并激动的说:“真的是你啊!我是逝水啊!我在幻世里玩了几天!”
    

    
    一听到逝水两个字,飞鱼的脸色冷了下来,看着叶逍张开手臂上前,退了一步,避开他的热情拥抱:“你不是退游了么?还回来干嘛?”
    

    
    一旁的沈霁也跟着说:“原来你就是那个闹着要退游的御史大夫?我听说过你,听说因为你,很多仙途的人都退游了!”
    

    
    叶逍见飞鱼躲开自己,先是一愣,然后才尴尬的解释着:“额!你们不是都来玩幻世了么,我来看看你们!”
    

    
    飞鱼没有给叶逍一点留情的余地,阴阳怪气的说:“呵!说的多好听呀,来看看我们,告诉你,逝水!”
    

    
    “彼岸丶轮回这个家族是因为你,才解散的!”
    

    
    “你既然选择了退出,那你还回来干嘛?我希望你退出个干净,让逝水这个名字,成为我们永久的回忆!”
    

    
    叶逍忽然觉得他想到的那些准备和飞鱼解释的借口,都是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索性就闭口不言,或许让飞鱼发泄一下内心的不快,对大家都有好处。
    

    
    飞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说着:“我只记得逝水退游时,离去的坚决,你可记得落孤和东城?”
    

    
    “他们为了你而争执,你可否明白,落孤只是为了家族不分散,才提出换个游戏,来玩这幻世的!”
    

    
    “可到最后,落孤却成了分散家族的罪人!逝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的无情!”
    

    
    “往昔之情,从你逝水退游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画上了句号,彻底封尘了,”
    

    
    飞鱼闭上了眼睛,连说话的语气都感觉不出他的情绪起伏:“我只记得仙途里的逝水,不认识幻世里的叶逍,劳驾以后就当作不认识我,会飞的鱼,就当我飞鱼,与你只是一个毫不相识的陌路人!”
    

    
    飞鱼缓缓睁开眼睛,拉着沈霁的衣角,在路过叶逍的身边时,身形稍稍停顿:“不说了!再见!”
    

    
    倒是沈霁,楞了一下以后才说:“这就走了?”
    

    
    飞鱼的话,说得叶逍无力反驳,虽然没有字字诛心,但却也是宛如刀割,血淋淋的刨开叶逍的内心!
    

    
    飞鱼!你可知,如果不是不得已,我也不会离开!
    

    
    飞鱼!你可知,我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和你们说离散的!
    

    
    当然,这些话,叶逍并没有对飞鱼说出口,或许飞鱼说的对,那往昔之情,就让它随着逝水的退出,而尘封起来吧!
    

    
    以后,叶逍不会再和他人提及他就是仙途里的逝水!以后,幻世里,只有叶逍,和飞鱼,和彼岸丶轮回这个家族毫无干系的陌路人!
    

    
    叶逍没有去挽留飞鱼的离去,任由他与自己就这样擦肩而过,就像是一个陌路人一样。
    

    
    绝情的话语,空旷的街道,昔日的伙伴,转身离去,今后再见,形同陌路,保重吧!飞鱼!
    

    
    而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梦中的那场灾难,好似魔咒一样,时刻提醒着叶逍,不要忘记这笔血债!
    

    
    飞鱼与沈霁走了很远,沈霁才甩下飞鱼的手:“飞鱼,你发什么神经,纵然叶逍退游不对,但也没必要闹成这样吧!”
    

    
    飞鱼转身,有些控制不了情绪:“我这样做不对么?你懂什么?我们的过往,你根本就体会不了!”
    

    
    沈霁自然是不爽飞鱼这样的做法,和他争执起来:“是,我是体会不了,但是我在仙途里听说逝水这人还是不错的,为人仗义,爽快,够意思!退游而已,这又有什么的?”
    

    
    飞鱼说说笑笑,就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这又有什么?呵呵!有过太多太多!”
    

    
    “曾经的热血,至今我都还铭记在心,曾经的万丈豪情,剑指苍穹!你可曾体会过?”
    

    
    “仙途的旷世封神之战,你可知道?”
    

    
    “知道!”作为仙途骨灰级的玩家,这种轰动的事情,沈霁自然是知道的。
    

    
    飞鱼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才说:“那一战,纵使他没拿下第一,但他也宛如神话!我因为他而自豪!”
    

    
    这下沈霁也震惊起来:“封神之战,仙途只公布了第一名的名字,你的意思是叶逍他是第二名?”
    

    
    飞鱼点点头,继续说:“仙途十强的家族之战,你应该知道!因为你们家族也在其中。”
    

    
    “那一战,他曾带领我们,彼岸丶轮回这个家族,走向了巅峰!”
    

    
    沈霁恍然想起:“这我也知道,原来那个强悍的法师,就是叶逍啊!”
    

    
    “还记得仙途的那个天定良缘的活动么?因为雅诗的那句话,才杀进了活动前三,得到了金玉良缘的封号头衔!”
    

    
    “我还记得雅诗说的那句话,逝水,若你想征战苍穹,那我便陪你共舞天涯,缔造神话!”
    

    
    “而他呢?说好的要等雅诗的,可他却没有等下去,这点时间都等不起,根本就不值得雅诗为他做了那么多!”
    

    
    “雅诗为了他,现在也跟着来到了幻世这个游戏!”
    

    
    “谁都可以放弃,唯独他不行,他宛如神话,犹如信仰,他又怎么能够放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