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四章 暗施奇计斩玄光 下
“杜博,我等也不为难于你,将杜悠留在此处,你自带走,告辞了。”话毕,一道玄色遁光从洞穴深处一闪而过,似乎人踪已逝。
    闻听对方履行承诺,杜博稍稍松了一口气,但仍旧不敢大意,侧耳小心翼翼听了听外间的动静,只是除了一股微弱的呼吸声外,别无其他响动。
    看来真是离去了!
    杜博心头一松,目光移到那两只被他用玄光压住的贝王上,他深吸一口气,胸膛鼓了起来,气息也是粗重了几分,“嘿”的一声,阴阳两只贝王被他一下扯到了面前,两只手掌同时拍在它们的坚壳上,不待它们落地,又分出一道玄光,卷住了它们就远远地抛飞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后,他像是用脱了力,双手颤抖不止,勉强压下翻腾的气血,一道蓝色光芒凭空升起,将他身躯托了出去。
    贝王外壳坚硬,刚才那两掌不过令它们的内腑暂且受了点震动,回过气来之后很快就会折返,他身上元真已然不多,只有趁这个空隙带着杜悠及早离开才是正理。
    从洞穴口飞出,他远远看见杜悠躺在地上,不由一惊,赶上前去仔细查看了一番,却发现杜悠浑身上下虽然沾满了真露和污垢,但只是看起来狼狈而已,实际上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心下一定,暗道:“那人终究不敢把杜氏得罪到底。”
    顺手拍开杜悠被封住气脉,正想带他离去,哪知道杜悠醒来后一见是杜博,便大声叫喊起来:“博叔,快,快,是张衍,是张衍夺取了玄珠,他还搜去了我的法宝……博叔快与我抢回来啊!”
    “张衍?”
    杜博顿时大吃了一惊,脑海中转瞬间闪了无数个念头,一股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沉声道:“贤侄无须再说,一切待我等出了此间再做计较。”
    他正想起身飞遁,却听有人高声说道:“杜先生何必急着离去?还是乖乖留下吧!”
    原本还是灵光遍洒的洞穴陡然一黯,杜博抬头一看,只见一方漆黑如墨砚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头顶,初时只是手掌大小,可是眨眼间便扩展到十丈方圆,正带着碾压万物的霸道气势朝他砸落了下来。
    “荡魂砚!”
    杜博眼角一阵抽搐,他知道杜悠这次出行带了某件家中宝物,但没想到居然是这件法宝!
    这砚台来历大不简单,原本是杜氏中一名叫做杜德的化丹修士所炼制,一旦砸在修士身上,立刻震荡神魂,定住元真,锁拿肉身,半点也动弹不得,只能被活活拍死。
    此砚一出,无疑对方是要把他的性命留在这里。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先前种种原来都是中了张衍的算计,一时间惊怒交加。
    可如今他非但元真枯竭,而且身上玄光耗损了大半,他不惧张衍,却担心那个躲在暗处的玄光期修士,一旦此人出手,他自觉此刻万万难以抵挡,如今不能在此多做纠缠,唯一出路就是冲出地穴,待回到了杜氏族中再做打算!
    想到这里,他手指一弹,一点白光飞出,这是一块由族中赐下的“辟恶玉佩”,无论什么法宝,也能暂且阻上一阻。
    玉佩飞出后,主动往宝砚上一撞,荡魂砚仿似被什么东西托了一把,在空中微微一顿,但是片刻后,那磅礴的力量就将其“咔嚓”一声碾得粉碎,势头不减地落下。
    只是这一挡,却已为杜博争取了时间,趁着这一丝空隙,一道蓝色遁光将他和杜悠裹在一起往洞穴外疾飞而去。
    躲在洞壁中的罗萧见状不由心急,荡魂砚台虽然威力巨大,但是转折腾挪不易,以她的实力尚不能完全驾驭,一时间之间倒也收不了手,只得高喊道:“张道友,万万不可让他逃了!”
    眼看这两人就要正要飞出洞穴,一道青芒却冲着他们背后追了出来,杜博突觉后脊一阵发凉,暗叫不好,勉强偏了偏身体,躲过要害。
    “嗤”一声,那道青芒从他左胸处一穿而过,又顺势一转,将杜悠一条手臂给卸了下来,后者顿时发出一声惊天惨叫。
    杜博亦是一声闷哼,身形在空中一滞,身上玄光如风中火烛般一阵明灭不定,像是随时可能熄灭,而那青芒在空中兜了个半圈子,又重新绕了回来,这次却是冲着他的脑袋飞来。
    “如意神梭?”
    杜博不禁苦笑,他深知神梭的威力,就算是他全盛时期也不好对付,此时哪里敢硬抗?无奈之下只得往后又退入了洞中。
    罗萧见杜博被阻住,不由大喜,出言提醒道:“张道友,如意神梭虽然厉害,但此人已把元真与玄光凝练一处,只要玄光不散,未被斩颅剖心,则性命无忧,万万不可大意。”
    站在洞壁后的张衍一笑,道:“无妨,不过困兽犹斗而已。”
    罗萧一掐法诀,叱喝一声,荡魂砚再次下落,这一次杜博避无可避,他大声狂喝,隐隐可见衣物底下肌肉都绷了起来,肩膀耸起主动往上一顶,而原本宏大的如涛玄光骤然一收,“哗”一下凝聚成巴掌大小护住了那里。
    “砰”!
    荡魂砚正正砸了在了杜博的肩头上,却没想到他玄光凝练,看似薄薄一层,却是那柔韧如水,居然始终护住了肩头,生受了这一击,使得荡魂砚没能直接接触到他的肉身,他一声不吭,双膝跪在地上,背脊往上狠命一挺,竟然又将砚台往上托了托。
    罗萧“咦”了一声,却不惊反喜,杜博看似坚韧不倒,但其实已经是笼中之虎,浅水蛟龙,纵然能一时强撑,也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她暗道:“如此,我需再添一把火,早些送你上路!”
    她素手一挥,另一件宝物被甩上了半空,这是一支尺许长短的云纹朱笔,笔肚饱满,笔杆有金漆绘纹,一到空中,笔尖便上下摆动如人点首,一道气机瞬间便罩定了杜博。
    “宣命笔?”杜博失声惊呼。
    他此时大恨杜萝溺子太深,以至于连这件法宝都讨来送于了杜悠,偏偏又不曾和自己说过,现在却是酿下了苦果。
    值此生死关头,他也只能奋死一搏了,手腕一抖,一支银色小箭滑入掌心,一举手,冲着罗萧甩了过去。
    这支小箭眨眼间便到了罗萧的面前,她不禁脸色一变,只是在这支小箭在堪堪及身的时候,一面如禽张双翼的盾牌悠忽间飞了出来,竖在了她的身前,只听“当”得一声,一箭一盾同时掉落在地。
    “玄鸟盾?”
    见对方用原本他的宝物挡住了原本志在必得的一击,杜博气得眼前一黑,涌上喉头的鲜血再也压不出,从嘴里喷了出来。
    此时那只宣命笔已绕着他的身体绕了一圈,身上那蓝色玄光顿时被削去一层,再一个盘旋,便又黯然了一些,眼见玄光逐渐稀薄,他脸色骤变,如今体内已是如同破烂一般,只是努力从丹窍中榨出的那一丝元真还在坚持,知道自己今天无论如何也跑不出去了。
    想到这里,他当即下了决断,叹息了一声,伸手在杜悠搭在了杜悠肩头,暗道:“只望你母能懂我这一片苦心!”
    他伸手一推,原本环绕周身的玄光分出大半移到了杜悠身上,接着光芒一闪,居然裹着杜悠飞遁了出去。
    做完这番举动后,杜博五官中都往外渗出了血水,他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不过只要能保住杜悠性命,他的家族也能保住,只能希望杜氏知道真相后会为自己报仇。
    随着宣命笔在空中再是一绕,杜博身上最后一层所剩无几的玄光也被削去。
    此时荡魂砚再无阻挡地压了下来,“轰”的一声将杜博整个人砸了个稀烂,连一丝元灵也未能逃出。
    杜悠原本被玄光一送,自觉逃出生天,哪里想到,如意神梭随后追了上来,从他胸腹上一穿而过,他“哇呀”一声,鲜血狂喷,从半空中落了下来。
    眼见得如意神梭在空中一阵盘旋,似又要落下,杜悠眼神中惊惧无比,大喊道:“张衍,你若杀我,我杜氏必定让你神魂俱灭,你今日放了我,回去一定禀明掌门,尊你为下院大弟子,法宝丹药随你取用……”
    张衍对他的胡言乱语理也不理,法诀一掐,如意神梭从杜悠颈脖处如切软泥般一闪而过,一颗大好头颅滚落下来,再一盘旋,将那一点飘出的元灵一起斩碎。
    至此,世上再无杜悠杜博两人。
    大敌已除,张衍心神不禁一松,此二人一死,世上再无第三人知道是他吞了玄珠,自此可放心回转山门。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望了望脚下的尸首,转头向从洞壁中走出来的罗萧问道:“罗道友,可有法子不留痕迹地处理了这两人的尸首?”
    罗萧想了想,眼睛一亮,双掌一拍,道:“倒是有一法。”
    她疾走两步,从地上捡起一包药散,拿在手中道:“这是恶盐散,只需一点,倾水一倒便可将金石蚀烂洞穿,用来毁尸灭迹却是最为恰当不过。”
    “如此,将杜悠杜德二人的尸首化去,却可留下那十二人的尸首。”
    罗萧掩嘴轻笑,道:“张道友此法却是要叫杜博死也背个恶名。”
    张衍微微一笑,正要开口说话,却突然脸色一变,察觉到天地间有种隐隐的悸动,目光不由一凝,沉声道:“雷劫将至!”
    ……
    ……
    PS:谢谢大家关心,今天一觉睡到下午,精神好了点,过了12点还有一更,可能要稍微晚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