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二章 星辰剑丸 法宝之别
“我在外镇压魔穴,十六年未曾返回门派,如今怎么一回来就看到这些污风秽气?看来需得面见掌门祖师好好振一振下辈弟子的门风了。”
    一个相貌奇异,目生双瞳的修士飘浮在百丈上空,目注着下方。
    他身上是一件紫金道袍,右手中持有一根嫩绿色的竹枝,斜斜靠在肩头,而脚边却趴着一只懒洋洋,似猫非猫,似虎非虎的灵兽,一身金红相间的斑斓纹华丽异常。
    他又看了几眼,记住了张衍的相貌后,这才飞身而过。
    而灵页岛上,张衍举手一挥,便将十二只装有墨石鲥竹篓凭空摄起,装到了飞舟上。
    将鱼妖美姬聚拢回来后,他便腾空飞起,顺手关闭禁止,驱动飞舟全速赶回英罗岛。
    不出一个时辰,那巨大的青石照壁已映入眼帘。只是扫了几眼后,却发现岛上此刻已是空空荡荡,原本坐而听道的众弟子俱被遣散,只余两名长老及随身道童还坐在那里。
    张衍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意来,难怪这两人将他支开,原来还有这番打算。
    虽然自己当场将冯铭击败,但是并未确定星辰剑丸的归属,而他与陈荀两位长老几句话后又匆匆去捕捉墨石鲥,无人知道究竟结果如何,自然可以将此事对冯铭的不利影响减少到了最低。
    至于日后有弟子四处,如果是张衍自己,只需重拿一枚剑丸给冯铭,再找个机会随意在众人面前展示一下,便不至让人看轻了他。
    见张衍如此快就回转过来,石台上的荀陈两位长老互相对视了一眼,目光中都生出了一分惊讶。
    原本他们也是想为难一下张衍,此刻看来,莫非还真的做成了?
    张衍驱使飞舟从天空缓缓而降,还未到达地面时,他袍袖一推,一阵灵气涌起,将十二只竹篓尽数翻倒,上千条活蹦乱跳的墨石鲥顿时从半空中洒落下来,如雨一般往两名长老身前的石台上泼去。
    他同时朗声说道:“荀长老,你看数目可对?”
    荀长老哈哈一笑,雄浑的笑声响彻云霄,魁伟的身体一晃,站出来道:“如此美味,可不能错过了。”
    他一仰脖,大嘴一张,居然凭空生出一道巨大的白色龙卷,那些墨石鲥还未落地便被卷了进去,只见气旋中似乎有无数青色的细小气旋在卷动飞舞,甚至还有火红色的星火在到处游走。
    那些墨石鲥在龙卷中只是转动一圈,浑身鳞甲便被尽数剥去,再转一圈,白嫩的鱼肉滋滋作响,似乎有一把看不见的火焰在不断炙烤,顷刻间便化作了金黄色,散发出一股美妙的香气,到了第三圈的时候,鱼肉竟被生生从鱼骨上分离开来,最后再投入荀长老那仿佛深不见底的口中。
    待到漫天鱼宴结束,荀长老的脚下堆起了一座高高的鱼骨堆,每一条鱼的鱼骨都完好无损,不见上面有丝毫肉末残余,哪怕最细小的部分都是洁白细腻,光亮如晶,仿佛经过最细心的工匠剔除打磨过一般。
    空气中,只余下那浓浓的炙烤鱼肉的香味。
    张衍明白,这是这位荀长老在向自己展示他对丹煞之气控制之力,暗中亦是给了他一个警告,让他不要多做逾越之事。
    只是他却毫不在意,在修道之路上,当争就争,该夺就夺,只要他不违反门规,照着摆在明面上的道理规矩走,任谁也找不到自己的错处,拿自己也无可奈何。
    此刻飞舟落到地面,张衍踏出来,举手一拱,道:“荀长老,不知墨石鲥的数目可对?”
    荀长老“嘿”了一声,道:“一共是一千八百五十九条,数目不但对了,而且还有过之,张衍,我还是小看你了,如此……”他回转身,笑道:“陈师弟,该他得的总是他的,不该他得的也拿不走。”
    陈长老咳嗽了一声,道:“张衍,此乃是你的机缘,这枚星辰剑丸你且收好,望你好自为之。”他屈指一弹,一点蓝芒飞了出去。
    张衍伸手一接,觉得一凉沁沁的物事落入手心。
    摊开手掌一看,发现这枚剑丸大小似拳,周围灵气弥散,有星屑环绕,细细感受,内中生机勃勃,似乎还有呼吸开合之音,却是一枚水属剑丸,点了点头,收入袖中,准备回去炼化。
    荀长老手再从袖中取出一根玉简,亦是抛给了张衍,道:“此是‘无中生有’法诀,观后毁去,不得外传,否则门规必不饶你!”说到最后,他声如霹雳,震得整个岛屿上草木瑟瑟而动,威势狂猛之极。
    张衍却是泰然自若,不为所动,淡淡一拱手,道:“张衍省的,两位长老,告辞了。”
    话音一落,他脚下一踏,却是生出一团云雾将他托起,飘空而去了。
    荀长老双目一睁,讶然道:“腾云驾雾?这张衍不过明气二重便能如此,难道他修行的是孙师侄的《澜云密册》?”
    陈长老也是皱眉,揪着胡须道:“难道此子是孙师侄布下的暗棋,怎么从未听他说过此事?”
    荀长老摇摇头,道:“看不懂,看不懂,不过这张衍今日显露了这手,却是在告知我等他也不是没根底的,罢了,原本还想寻机再打磨打磨他,如今看来还是免了吧,免得坏了孙师侄什么大事,又如上次那般拿我等出气。”
    陈长老叹道:“唉,如今门中十大弟子,只有四名是我师徒一脉,我等却还在这里互相提防,不能抱作一团,又如何对抗世家?还有两年便是门中大比,如不能再培养出几名得力弟子,迟早会被世家压在身下,翻不了身。”
    荀长老点头,又似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脑袋,道:“听闻庄不凡近日便要回转门派,有他坐镇门中,定能将世家一众弟子的气焰压下去几分。”
    “哦?”陈长老眼前一亮,抚须道:“庄师侄要回转山门了?好好好,如此两年后大比我等师徒一脉的把握便大了一分,如再培养出几个得力弟子,也不是没有希望压倒世家。”
    荀长老点了点头,又从袖中取出一物,道:“冯铭那里,却需处置妥当,免得他有了心魔,那便不好了,我大兄既已为我炼制了一套星辰剑丸,那我先前所用剑丸便无用了,不如你代我转交给他,让他静心修行,少生杂念,他资质绝佳,如能不负我望,必能在大比上挣得一席之地。”
    其实这也是无奈之举,冯铭是他们共同看好,准备扶持的弟子之一,若是他自己不争气那还罢了,偏偏这次并非他的过错,要说有错,和他们的安排也有关系。
    陈长老伸手接过剑丸,沉吟道:“我观他离去时意气消沉,心有郁结,师兄这一番好意,望他能够想得明白吧。”
    荀长老却是哈哈大笑,道:“机缘天定,大道由心,若是他连这一关也过不去,将来又怎么与世家弟子相抗衡?此番变化,正好让我等可看清他的心性究竟如何,当不当得起诸位长老的赞誉!”
    陈长老点头赞同道:“合当如此。”
    张衍一路回返灵页岛,回到洞府之后,关了岛上禁止,见罗萧走了进来,便将手中剑丸取出于她一观,请她品鉴一下。
    罗萧见到这枚剑丸,美目一亮,又拿在手中看了几眼,赞叹道:“恭喜老爷,这枚剑丸灵气充溢不说,且暗含一丝灵性,非元婴高手不能炼制,品质高绝,更难能可贵的是,仍是一颗未经琢磨的浑金璞玉,如用精血炼化了,再日日放在胸中温养,将来便能随修为提升再上层楼,若是能孕养出灵性,生出剑灵,则便是一件威力无穷的法宝。”
    张衍却摇摇头,笑道:“剑灵?谈何容易,那可称得上是‘玄器’了,我这枚星辰剑丸,现在至多只能称得上是法器,以我来看,便是用温养之术壮大其中灵性,也得百年时间才能见功。”
    法宝也有品质高下之分,譬如张衍身上飞剑铜戈,便则俱是“法器”,催动时完全凭借修士自身修为,若无灵气支撑,便如凡物一般。
    而诸如宣命笔、镇魂砚、金磁铜镜、如意神梭,撞心锤之类,则俱为“上等灵器”,因为其自身已有了一点灵性,用精血炼化之后,只需驱动少量元真灵气,便能驭使伤敌。
    而只有当法宝成为了“玄器”,这才可能生出本我意识,此时法宝便有了一丝灵智,之后才如能再进一步,成为“真器”,那么便能化灵为人,有了本我,也可如修士一般修炼成道。
    是以天地间常有一些法宝修生了法灵后,便躲藏在深山大泽之中,避免修士捉回去炼化后为奴为仆。
    听闻“真器”之上,还有玄之又玄的“道器”,这便不是他所能揣测的了。
    不过飞剑之属,还是自己炼制最佳,这才能心性神魂真正完满相合,只是如今他玄功修为未到;只能用他人炼制之物。
    张衍将星辰剑丸拿在手中,正想用精血炼化,此刻却没来由的一阵心血来潮,体内的气机一阵悸动,似乎有什么力量在身后促动着它们,他不由神色一动,微笑道:“天时已至,踏破明气三重境界,便在今朝!”
    ……
    ……
    PS:长辈家去祝寿,回来晚了,抱歉啊。
    另:没意外的话,晚上的更新时段是在8点以后,再有更会在章节后说明。如果白天有更的话,晚上肯定还有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