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 第911章 挟制
    煞城的城头之上。

    那几个家族的玩家们一脸兴奋地站在城楼里面,一边好奇那些煞城的原住民给他们吃的药丸子到底有什么作用,一边静静地感知着自己身体内的变化。

    因为在这个游戏世界内,所有的玩家都能真实地感知到饥饿、疼痛和其他大部分的感觉,所以这些玩家们很快便真的感觉到身体上隐隐有种发热的倾向,很快便有一种充实无比的感觉笼罩到了全身,令他们觉得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力量,更是有一种想要尽快地迸发出来的冲动。

    他们现在想奔跑,想厮杀,想全力地释放那身体里的力量!

    几个守着这些玩家们的煞城原住民们看着他们都是一副燥热难耐的模样,似乎也觉得时机差不多了,相互望了一眼后着,便对着这些冒险者们问道:“你们现在可是觉得感觉很好?身体也充满了力量了?”

    几个玩家赶紧点头,跃跃欲试般地对着这些煞城的原住民们说道:“我们现在只感觉有一种巨大的力量在身体里面,十分地想要把它释放出来,不然就觉得身体太难受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出去杀杀人之类的?”

    “杀人倒是用不着!”一个煞城的守卫闻言顿时笑了笑,满意地看着眼前的冒险者们,脸色个个都微微开始泛红后,这才又继续说道:“你们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杀人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好了!现在,我们整个煞城的安危可就要全靠你们了........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任务!”

    此话一出,在场的几个冒险者们顿时忍不住惊喜地瞪大眼睛,纷纷一脸欢喜无比的样子。

    在他们看来,像这种拯救性的任务的话,奖励自然是不可能太低的。虽然这煞城内的的原住民们已经说了,只要圆满地完成任务,就可以给他们每人一个城镇,但要,如果把事情做得更好一些,这些煞城的原住民们还会吝啬给奖励吗?

    原住民们一般都还是很大方的啊!

    到时候,他们拿到手的肯定不止一个城镇的奖励!等到他们把这个奖励的消息送回到家族里,这得引起多少人的羡慕与惊讶呀?想到各自回到家族后能得到的无数赞誉与丰厚的奖励,在场的所有冒险者们顿时便赤红了眼睛,激动无比地赶紧朝着那几个煞城的原住民们点了点头,激动不已地说道:“需要我们做什么?你们直接说吧!就是拼了这性命,我们也会尽力去完成的!绝对不会拖后腿之类的!”

    “那就好!那就好!”那个煞城的原住民闻言顿时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城楼里的其他煞城的守卫们示意了一眼,看着他们都挨着站到了那几个冒险者们的身边,这才在那几个冒险者们微微有些奇怪的目光下,对着他们说道:“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那条路可能有些不好走,我们会扶着你们过去!要是有什么问题,也免得你们受伤.......“

    “我们可不会受伤,也不怕受伤的!”一个玩家闻言,却是顿时笑着对着那个煞城的原住民说了一句,身子微微一歪便想要躲开那些煞城守卫们伸过来的双臂,却是突然发现他们已经被那煞城的守卫们给抓的紧紧的,根本没有能力挣脱或者是甩开。

    那几个煞城的守卫们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一左一右地便把这些玩家们给全部都给挟制住,然后便架着他们快步走出了城楼,朝城墙远处走去。

    “我们自己能走啊,没事的!更何况,我们都是冒险者,就是在城墙上摔了跤都不用担心的啊!“一个玩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腆着脸对着身边的煞城守卫们说了一句,想要摆脱这煞城守卫们的挟制,却是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是挣扎不动,反而隐隐觉得自己那双手双脚的力气缓缓地开始流失,想要动弹都有些困难了.......

    这可不是什么美妙的感觉!

    ”喂,我怎么感觉有些腿软?肩膀使不上力气了?“有一个玩家顿时微微皱了皱眉头,朝着身旁正架着他的煞城守卫们望去,对着他们问道:“是不是我们刚刚吃了的药丸有什么副作用啊?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了?”

    “副作用?冒险者,你在胡说什么呢?我们煞城的药丸可是别人想买都买不到的呢!怎么可能有什么副作用?”煞城的守卫们闻言,顿时便笑朝着那个玩家安慰道:“冒险者啊,我看你是太紧张了,所以有些想多了吧?心态放轻松些,我们很快便会到目的地的,到时候,就是你们施展你们能力的时候了!”

    “是这样吗?”那个玩家闻言确实皱了皱眉头,扭头朝着身后的其他玩家望去,却似乎也发现其他几个玩家被煞城的守卫们架着,彷佛那双脚也迈不出步子一般。

    于是,那个玩家的脑子里顿时灵光一闪,想要让自己把脚步狠狠地落到地面上而强迫停下来,却是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他的双腿似乎已经丧失了可以移动或者是控制的能力,只能任由着煞城的那些守卫们架着他们,顺着城墙一路往前而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感觉我动不了了?”有玩家确认了这个事实,顿时忍不住朝着身旁的煞城守卫们高声问道,却是再也得不到回应了!

    他们唯一能瞧见的,也就只有煞城守卫们那脸上明显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来.......

    所有玩家们的心里瞬间便升起了一丝不太妙的感觉来!他们不会是要被眼前这些原住民NPC们给坑了吧?

    顺着城墙一路往前走去,在经过了好几座城楼之后,这几个玩家们才总算是终于见到了那城墙上的巨大裂缝!

    看着那个巨大而深幽的城墙缺口,几个玩家们的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不安的想法来!

    清城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原住民的城市,城墙上要是出现这么大的一个缺口来的话,那得是有多大的力量才能把它破坏成这样啊?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玩家能抵抗的呀!更不要说,他们现在个个都腿脚发软,根本无法站起来,哪里还能去抵抗外敌呀?

    难道说,这就是让他们来送死的不成?想到这个可能性,几个玩家们顿时心中一片慌乱之色,他们想不明白这些煞城的原住民们到底想做什么?难不成还能如那些什么童话故事里说的一般,献祭几个人的命给怪物就能万事大吉了不成?

    被架着走到了城墙的缺口边缘处,几个玩家们被煞城的守卫们强制性的压迫者,朝着那个缺口的最下方深处看了一眼,然后那些煞城的守卫们这才把他们几个玩家都给放在了距离那个城墙缺口不远的另一侧城墙边,让他们全部都坐了下来,全身无力地靠着城墙的墙壁。

    “你们到底要让我们做什么?“一个玩家忍不住瞪着双眼,满脸不安又担心地对着身边的煞城的守卫们问道:“我们现在都是煞城的一份子,你们让我们做什么都行啊!可是现在什么都不说,让我们来这里是做什么?还有,我们为什么动不了?这些你们是不是都知道?”

    “为什么动不了?本来就是要让你们动不啊!”一个煞城的守卫顿时笑了起来,对着眼前的这几个玩家们说道:“你们刚刚都看到了吧?就那旁边城墙上的缺口,看见那个缺口有多深多大了吗?”

    几个玩家顿时努力地想要点头,却是根本无能为力。

    他们这些煞城的守卫们强迫性地让他们所有人都去看了那个城墙的缺口,他们怎么可能看不见?

    “看见了就好了!只是,这个就是我们煞城现在最大的危机,你们懂吗?”一个煞城的守卫面色严肃地朝着面前的几个玩家们望去,神色中带着一丝凝重,然后对着他们说道:“你们这些冒险者平日里都喜欢到处跑,肯定应该是也见过无数的城池了吧?那么,你们都应该知道,一座城墙就是一个城市最坚硬的盔甲,也是最重要的防御工事了!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城墙都是很重要的!所以,如果城池的城墙出现了裂缝,或者说是松动损伤之类的,相信所有的人都会尽力地去把它给修补好的,你们说,我这话说的没错吧?!”

    那几个玩家顿时眨眼,算是点头同意了这个说法。

    只是他们都不明白,眼前这个煞城的守卫到底想要说的是什么!难道是想让他们帮忙一起修补城墙吗?可是那么大一个城墙的缺口,他们这几个玩家要如何才能给补上啊?这又得都做多少的时间呀?

    “你们看到那边了吗?”说到这里的那个煞城的守卫却是突然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指了指,哪里此刻有无数的煞城的原住民们,个个都人头攒动地排在了不远处的城墙上,紧挨着站着,手里或多或少都拿着无数的东西,似乎是要准备去修补城墙上那道巨大的裂缝........

    “那些,都是我们煞城的原住民们,接下来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个城墙的缺口给补上!”那个煞城的守卫淡淡地说了一句。

    几个玩家们一脸茫然地看了看那些排列在城墙上的煞城的原住民们,又看了看眼前那个说话的煞城守卫,不明白他与他们说这么多,到底想做什么?城墙坏了,自然是需要人来修补的,有了原住民,又把他们几个冒险者给弄到这里来,到底是要让他们做什么啊?

    “你们这些冒险者们可能不知道,我们这煞城的城墙与其他的城市的城墙是有些不太一样!”那个煞城的守卫似乎是瞧出了眼前这些玩家们的疑惑,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对着他们淡淡地说道:“哦,准确地来说,这个事情大陆上知道的原住民们其实也不多的!!你们看看,我们煞城这城墙上都有什么啊?砖石、泥土砌满后才能成为这样一堵高大的城墙........可是,除了那些砖石泥土以外,我们煞城的城墙还需要一样极为重要的东西,才能把这些砖石与泥土混合在一起,你们想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几个玩家瞬间福至心灵般地集体默契地摇了摇头,表示他们什么都不想知道。

    他们总觉得眼前这个说话的煞城的守卫隐隐有些诡异,与他们说的这些话,听起来似乎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人言常道,知道的越少越好!他们可并不想知道煞城太多的秘密。不然这些原住民们想要收拾他们,岂不是太易如反掌了?

    他们是来挣奖励的,可不是来惹麻烦的。

    “摇头?!你们是不想知道?”那个煞城的守卫挑眉朝着眼前的几个玩家们都看了一眼,嘴角却是微微翘起,带着一丝讥讽般地对着他们说道:“其实啊,冒险者们,你们该顺着我的话继续听的.......你们这样,让我怎么好好地说下去?不过也没事,你们不想知道也不行啊!我就是想要告诉他们.......“

    几个玩家闻言顿时一个哆嗦,恨不得立刻便拿双手把自己的耳朵给堵上。

    只是,此刻的他们确实连动弹一下都不行,只能定定地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那个煞城的守卫缓缓地俯下身来,靠近他们的脸都看了一圈,然后才轻声说道:”冒险者们啊,我们煞城可是一个很嗜血的城市!你们当初来的时候应该都清楚了,在我们煞城,拼的不是谁的实力高,实力好!我们拼的,是谁杀的人越多!越是杀人无数者才越是勇者!我们煞城最喜欢的便是看见原住民们和你们这些冒险者们的鲜血了........”

    “你们看看,我们煞城的这城墙多么宏伟啊!可是,城墙现在却是莫名地裂开了一条口子,你们说说看,我们难道就养这样任由它离开吗?那肯定是不行的啊!所以,我们现在就得想办法把那个缝隙给补上,这样才能让我们所有住在煞城城内的原住民们,与你们这样的冒险者们都能变得更安全一些......你们说,我说的没错吧?”

    几个玩家闻言忍不住咽了咽,心中有了那种很不好的念头刹那间肆意地开始蔓延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