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魔门败类 >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地损城黑市(中)
    黑市因为是相邻的商铺后院,或者作坊开辟出来的,所以人多的话,多少显得有些拥挤。

    林皓明在进来的时候,的确有人询问,不过因为石笠的关系,倒也没有被为难什么,也看得出,石笠在这地方,多少有些面子。

    地损城的黑市,几乎什么都有的卖,从玄宝到凶兽血肉,从几岁的小孩到貌美的女子,从文人墨宝到珍贵典籍,应有尽有。虽说这些东西,一般也有地方可以买卖的到,但这里的东西大多是来路不明,或者来路直接又问题的。

    譬如此处贩卖的孩童和女子,可能就是有人从别处拐带劫掠来的,当然就算是黑市,也会私下查清楚这些来路不明之人的来路,若是真有身份,或者管家的子女,黑市也会好生招待,并且送回去,听说因此还有别的城池官吏特意感谢地损城解救他们失踪的子女。但若没有什么大来头,那只能乖乖听话,最后期盼能卖个好人家。其它的东西,也大多如此。

    林皓明想起当初自己在西林县时候遇到的事情,恐怕那个时候,那几个家伙也是特意跑来地损城黑市买卖的。

    黑市虽然如何产生的,似乎能查到源头,但黑市为何如此蓬勃,却始终没有人知道,有人说,这是因为黑市背后真正的主宰就是城主大人,可是城主云择已经调离近千年,但这里依旧繁荣,可见并非如此。

    林皓明在石笠的陪同之下,也转了好几个铺子,这铺子白天也几乎做同样的生意,只是晚上买卖显然比白天还要红火的多。

    此时,林皓明站在一处布置的十分典雅的房间之中,房间墙上挂面了各种名家笔墨,房间之中还摆放了数张桌案,上面也同样摊着一些名家书画。

    林皓明却没有一幅幅的去欣赏,反而只是坐在一张桌旁,手里端着一杯茶,慢慢的在品味。

    石笠这个时候倒是站在桌案前面,望着一幅山水图颇为欣赏,至于跟随而来的褚粮,则四下打量,几张仕女图,显然他对这里雅致的环境并不感兴趣,能让他感兴趣的只有这些。

    片刻之后,一名中年男子笑呵呵的走了进来,而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丫鬟,丫鬟分别捧着两个精致的盒子。

    “石先生,林公子,让两位久等!”男子朝着两人拱了拱手,显得颇为客气。

    林皓明此时放下茶杯,望着侍女手中的盒子道:“先看看东西吧!”

    男子点头离开让侍女把两只盒子送到了林皓明桌旁,打开盒子之后,里面放置的并不是书画,而是锦帕。

    丫鬟小心翼翼的现在桌子上铺了一层白绢,这才把锦帕一块块的放在白绢上供客人欣赏。

    林皓明望着这些锦帕,问道:“虽说我来之前,说过不在乎来历,只要品质好,不过若是东西本身不是很感激,本公子也不会要的。”

    “呵呵,公子放心,这里的锦帕绝对都是没有用过的,若是用过,且是有名有姓的,那价格反而更高,我也不瞒公子,这里的货,都是多年前曾被剿灭,如今重新建立的蝶衣宫出品的,这批东西都是从当年查封的货品中流出来的,品质绝对保证,你看这材质,上面绘制的图案,绝对不比一般大师的作品差,特别是这几条,光是画就已经不比这房中其它名作差了,何况还是银缕丝织成的。”掌柜笑呵呵道。

    “嗯,看着的确不错,多少价钱?”林皓明直接问道。

    “公子要选那一条?”掌柜问道。

    “这几条银缕丝织成的,我都要了!”林皓明直接道。

    “公子果然大手笔,七条锦帕,每一条三根日晶,公子全要的话,我只收二十日晶就可以了!”掌柜笑眯眯道。

    “二十日晶,贵了一些!”林皓明淡淡道。

    “呵呵,这也没有办法,毕竟蝶衣宫如今不但重建,还成为东王认可的制衣局,我们当年得到的存货也不多了,是卖一条少一条,而且用蝶衣宫的锦帕,除了本身材质之外,更多的也是身份象征!”掌柜笑眯眯道。

    “你倒是很会说话,我也不多啰嗦了,再加十根日晶,剩余的也都给我吧!”林皓明指了指其它的道。

    “这……好吧!”掌柜犹豫了一下,似乎在计算是否划算。

    “掌柜,林公子可不是一般人,这一笔你赚的不少了,剩下这些,材质不如银缕丝,所绘图案虽美,但却神韵,只是依样画葫芦而已,这个价钱不错了!”这个时候,石笠也跟着开口了。

    听到石笠这话,掌柜倒也没有再犹豫,直接答应了。

    林皓明见他答应,也不啰嗦,直接一根月晶放在桌上。

    掌柜见到对方出手就是月晶,也是一喜,立刻催促丫鬟把锦帕全部装好,递给了林皓明。

    林皓明收好之后,直接离开了这里,出门之后,林皓明微微笑道:“多谢石兄了!”

    石笠则笑了笑道:“带客人到这里来,其实我们也是有抽成的,虽然不多,但像林兄这样一个月晶的生意,我们至少也能拿到数枚时晶,只是林兄之前已经出了那么高的价钱,我自然不能让林兄太吃亏,那掌柜也明白我的情况,所以才没有犹豫!”

    “这不是让石兄你收入少了?”林皓明笑着问道。

    “只是分成的时候会少一些,对于林兄的手臂,我还是多赚了!”石笠十分坦然道。

    林皓明听了,有些惊讶道:“石兄如此坦白,倒是让我有些惊讶!”

    “虽然和林兄接触不久,不过感觉林兄不是简单人,在林兄跟前,还是诚实一些会更好!”石笠道。

    林皓明听了,微微笑了笑,转而问道:“石兄似乎对书画颇为在行,倒是让林某有些意外?”

    “呵呵,石某年幼的时候,曾经当过书童,倒是学到一点,只是这种东西,懂不懂就要以日晶,月晶计算,根本不是我这样的人能玩的!”石笠无奈道。

    林皓明也感受到石笠心中无奈,倒也不方便说下去,于是道:“接下去,石兄可否带我去出售家具的地方,最好是用清神木制成的。”

    “林兄打算在这里住下,所以要置办一些物品?”石笠有些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