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九四一章 难题
        瞧见眼前那张熟悉的脸庞,田雪蓉呆了一呆,齐宁却已经含笑问道:“现在可认出来了?”
        熟悉的脸庞,熟悉的声音,田雪蓉这时候恍如在梦中,惊讶道:“侯爷,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一直在这里,只是你不相信自己而已。”齐宁微笑抬起一只手,那张面具便在手中,田雪蓉便是再笨,这时候也终于明白过来,骇然道:“是.....是面具?”她虽然不知道江湖人的易容之术,但毕竟看个玩戏法的艺人,艺人套上面具之后,便可以掩饰本来的面目,只是那些艺人的面具粗陋得很,便是小孩子也能瞧出是在脸上罩了面具,而齐宁这张面具出自钟琊之首,便是连江湖经验十足的高手都不能瞧出来,更何况是田雪蓉。
        田雪蓉虽然从一开始就心存疑惑,但根本没有想过齐宁会是戴着一张面具。
        这时候明白过来,看着齐宁那张脸,惊骇之余,却有一些欢喜,但立马想到这家伙今晚如此戏弄自己,心里生出一丝恼意,一扭头,不去看齐宁。
        齐宁却是贴近过来,轻声道:“不想瞧见我?”
        “你.....你故意欺负人!”田雪蓉一脸委屈道:“你戴着面具,瞒骗我,还.....还说那些话......!”一想到齐宁刚才装神弄鬼套自己的话,而自己竟然中了圈套,当着他面说了不该说的话,脸上火辣辣地发烧。
        月光之下,这美妇人一张俏脸艳若桃霞,齐宁心中一荡,轻声道:“我并非欺瞒你,只是听说你今晚去陈家赴宴,担心你受欺负,又不好真面目过去,所以.....!”
        田雪蓉这时候反应过来,自己今晚脱离魔爪,不正是小侯爷出手救下,又想到在京城的时候,太医院也有一位无耻之徒亦曾在酒楼欲图对自己非礼,亦是齐宁在要命的时候及时出现,前后两次在自己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齐宁都宛若天神下凡般出现在自己身边,如果没有小侯爷,自己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心中顿时生出一阵由衷的感激,声音也柔和许多:“你.....你怎么知道那....那老家伙是个坏人?”
        “不管他是不是坏人,只要你遇到坏人的时候,我定会护在你身边。”齐宁看着田雪蓉艳美的侧面庞,忍不住环臂过去,轻搂住田雪蓉的腰肢,轻声道:“还生我气吗?”
        “你戏弄我,我.....我自然生你气。”月光幽幽,四下里没有一个人,被齐宁搂着腰肢,田雪蓉方才的恐惧之心早已经烟消云散,这时候听着齐宁柔和的声音,竟是不油然生出一股柔情蜜意之感,毫不反感被齐宁搂着腰。
        齐宁听她语气竟略有一丝撒娇的味儿在里面,心头更是一荡,手臂紧了紧,让田雪蓉更是贴近到自己的身边,凑近夫人耳边轻声道:“你方才说的都是真的?”
        夫人当然知道齐宁问的是什么,顿显羞赧之色,低头道:“你.....你说的是什么?”
        “方才不是说心里也喜欢我吗?”齐宁柔声道:“总不是骗我吧?”
        夫人脸蛋泛红霞,也不说话,齐宁轻轻一笑,低声道:“咱们是不是说一诺千金?”
        夫人心下一慌,知道齐宁指的是什么,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含糊道:“你.....你故意骗人,我......!”
        “一诺千金,咱们可都是说好的。”齐宁叹道:“你若不遵守诺言,我可也不遵守诺言了。”
        夫人唇边泛起一丝轻笑,妩媚动人,瞥了齐宁一眼,道:“你如何不遵守诺言?难道你要杀了自己不成?”
        齐宁却是哈哈一笑,凑近过去,却已经亲在了夫人的脸蛋上,夫人猝不及防,怔了一下,随即面红耳赤,想要挣脱齐宁怀抱,齐宁却是双臂搂住,将夫人抱在怀中,田雪蓉的气力本来就不大,更加上药性未散,如何能够挣脱,扭动了一下,轻声道:“你....你放开我,别....别被人看见。”
        “你是说如果没人瞧见,便可以不放手?”齐宁轻声调侃,压低声音道:“不用担心,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人看见。”这时候抱着田雪蓉柔软的娇躯,月光之下,只觉得说不出的惬意。
        田雪蓉扭动两下,终是任由齐宁抱住,似这般在月下被一个男人如此温柔地抱着,田雪蓉又何曾经历过,只觉得心跳厉害,但内心深处却又泛起一丝甜蜜,忍不住轻轻靠在齐宁身上,犹豫一下,才轻声道:“侯爷,今晚.....多谢你!”
        “你我之间,还要说谢字?”齐宁柔声道,在田雪蓉耳边轻声道:“只不过你可别忘了,方才你可说过,若是.....我愿意要你,你可不能拒绝的。”此言一出,田雪蓉只觉身体更是发软,不敢继续说这个话题,轻声问道:“侯爷,你差事何时能办完?”
        “怎么了?”
        “我准备今晚回去之后收拾一下,明天.....明天就返回京城。”
        齐宁皱起眉头,问道:“为何要返回京城?你不想田家药行在东海挂号?”
        “自然是想的。”夫人幽幽叹了口气,苦笑道:“可是今晚.....今晚的情形你也瞧见了,陈琨不安好心,今晚....今晚得罪了他,他绝不会再让田家商行在东海挂号的。”
        齐宁知道陈琨自然就是那个老色鬼,轻笑一声,道:“你带药来东海,是为了救助这里的百姓,遇到这样一点麻烦,你就准备打退堂鼓了?那东海百姓又该怎么办?”
        “不是.....不是打退堂鼓。”夫人无奈道:“陈琨在东海的势力我心里明白,只要他从中作梗,田家药行在东海根本没有任何立足之地......!”双眸看着齐宁,轻声道:“我先回京城,瞧瞧是否还有其他法子。”
        齐宁一只手环住夫人腰肢,手掌在夫人的腰肢轻轻摩挲:“药行商会是否在后天召开会议?”
        “嗯。”夫人轻轻点头:“到时候在场的几乎都是东海药行的人,除了.....除了药行商会的苗会长或许能为我说几句话,其他人定会处处与我为难,而且药行商会的会议是由陈琨来主持,他也.....!”
        “如果只是因为这些缘故,你不用太过担心。”齐宁含笑道:“后天他们召开会议,你尽管过去,不用有任何顾虑,我保证你一定会如愿以偿,将田家药行的名号留在东海。”
        夫人如何不明白齐宁意思,急道:“侯爷,这事儿.....这事儿不用你帮忙的,其实.....!”她顿了顿,欲言又止,终究没有说下去。
        “其实什么?”齐宁此时将夫人抱在怀中,两人脸对脸,田夫人本就白皙的脸庞在月光照射下,竟似乎泛着淡淡的光晕,配上她浑然天成的风韵,实在是美不胜收。
        夫人犹豫一下,目光闪绰,终是低声道:“晚上....晚上陈琨说的你可听见了?”
        “他说了什么?”
        “他说.....他说侯爷一直在背后做我的靠山,我们.....我们之间......!”夫人咬了一下嘴唇,低下头,眼角微微抬起,瞟了一下齐宁,才用细若蚊蚁的声音道:“他说咱们之间不.....不清白!”
        她声音虽小,齐宁却是听得清楚,轻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陈琨既然这样说,想必背后还有许多人在风言风语,你是担心我这次帮你,以后传言会更凶,所以你害怕牵累我名声,不敢让我帮你?”
        夫人轻嗯一声,齐宁哈哈一笑,道:“你若是欺负别人,我自然不会帮你,可是如果有人欺负你,我绝不会置之不理。”看着夫人娇美如花的容颜,齐宁忍不住抬起手,轻轻贴在夫人的脸颊上,夫人娇躯一颤,齐宁凑上前,贴在夫人耳边道:“若真有人说咱们不清白,就让他说去,这一次田家药行在东海,那名号是要挂定了。”
        两人身体相贴,虽然田雪蓉如今在情感上对齐宁并不抗拒,但终究是妇道人家,而且这时候两人身处屋顶,四下里一片空旷,田雪蓉总是感觉不安,齐宁自然也察觉出田雪蓉的不安,轻声问道:“若是这次田家药行在东海落脚,你可有什么谢我的?”
        田雪蓉“啊”了一声,随即低头道:“侯爷.....侯爷什么都不缺,我.....我又有什么.....什么能谢你。”
        齐宁贴在田雪蓉耳边,低语一句,田雪蓉立时面红耳赤,咬了一下嘴唇,也不说话。
        齐宁轻笑道:“怎么,害怕了吗?”
        “不....不是.....!”田雪蓉忽地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我.....我不知道.....!”
        齐宁轻轻一笑,见得田雪蓉双臂可以抬起,心知药效已经消失不少,而田雪蓉这时候也感觉身体可以动弹,怯生生地看了齐宁一眼,低声道:“侯爷,我....我要回去了。”
        她身在屋顶,若是没有齐宁相助,自然无法下去。
        齐宁知道夫人意思,含笑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给我答案,我便放你下去。”
        田雪蓉低头道:“我不知道,你.....你让我想一想好吗?我.....我现在真的.....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齐宁也不强人所难,哈哈一笑,起身来,带着田雪蓉从屋顶下了去,他还记着要前往醉柳阁去找花脸香,这时候夜已深,不好继续耽搁,否则今晚倒未必会如此轻易放过夫人。
        夫人恢复了一些气力,行走并无问题,齐宁远远瞧着夫人进了会馆大门,这才兜转马头,往醉柳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