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女生小说 > 锦宅 > 第六百七十章 忘记(上月月票+)
    当天下午,苏家二老太爷兄弟去城外王家的实情传出去,人人赞道苏家人仁义。

    苏家六姑爷的父母自儿子儿媳妇去了之后,他们夫妻双双一病不起,还是王家当事人派了人过去帮着打理内外事情。

    苏家二老太爷兄弟原本过去是想要苏家六姑爷父母给一个交待,结果到了那里,见到已经去了大半条病的两人。

    伤心人对着伤心人,再加上王家管事的人非常会做人,当时表达了王家人对苏家人的关心问候,也愿意把苏家六小姐嫁妆以及贴身之物送回苏家。

    苏家二老太爷兄弟到底是通道理的人,他们是气愤苏家六姑爷父母做下的糊涂事情,然而面对同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姻亲,到底是不忍发作出来。

    苏家二老太爷兄弟瞧得明白,苏家六姑爷的父母其实是不想奉还苏家六小姐的嫁妆,只是在王家当家人派来人的警告话语中妥协下来。

    苏家小老太爷瞧着苏家二老太爷的神色,他直接做主下来,按苏家六小姐的嫁妆单子清点。

    苏家二老太爷强忍伤心,他只要嫁妆里的两间小店铺,以及苏家六小姐的一些日用首饰纪念,旁的东西,苏家六小姐既然是王家人,也不用再样样东西送回娘家。

    林望舒夜里跟苏青芷感叹苏家二老太爷兄弟齐心,也感叹苏家二老太爷做了最为明智的决定。

    苏青芷的心情不太好,林望舒努力的寻一些外面的事情跟她说了说。

    苏青芷也不是那一味纠结的人,她很快的就想明白过来,如苏家八小姐所言,好好活着。

    林广辉现在大了一些,他越来越会表达他内心的情绪,再加上有一个林静琅活跃着,苏青芷还真没有别的心思。

    苏家二老太爷这边却没有那般的轻松,女儿没有了,苏家二太夫人执意要跟苏家六姑爷的家人要一个公道来。

    苏家二太夫人特意叫来苏家五小姐说话,苏家五小姐正好也担心着她,她收到口信便急急的赶了过来。

    结果苏家二太夫人逼着她和苏家五姑爷去一趟王家,说这事不能这般轻易的放过那两个糊涂人。

    苏家五小姐满脸诧异的神色瞧着苏家二太夫人,苏家二老太爷已经说了,去的人已经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活,就不要再折腾下去。

    苏家五小姐是生气王家父母糊涂的行事,可是苏家五姑爷宽慰她的时候,也说了:“王家也不想会在路上出这样的事情,要说伤心,两家人是一样的伤心。”

    苏家五小姐瞧着苏家二太夫人的神色,她实话实说:“母亲,父亲跟家里人交待下去,我们和王家日后非必要的情况,就不要再来往走动。”

    苏家二太夫人满脸愤怒神情瞧着苏家五小姐说:“我不会放过他们两人,我好好的一个女儿,在王家受尽了苦头,还这么年青就没有了。”

    苏家五小姐瞧着苏家二太夫人的神色,她想一想说:“母亲,我们这边寻过去挑衅,也要有一个道理可以对外言说。

    我想不出什么理来,妹妹没有了,妹夫一样没有了。官府都说了,这是山匪的罪过。”

    苏家二太夫人那是非常伤心的瞧着苏家五小姐,直白她没有姐妹情意,她不肯帮衬苏家六小姐最后一回。

    苏家二太夫人叫嚷着,苏家五小姐无情意,可是苏家六小姐还有嫡亲的弟弟们。

    苏家五小姐听她的话,他深深的瞅着苏家二太夫人好一会后,她起身走了。

    苏家五小姐原本是想直接走了,可是她想到苏家二太夫人的话,她问了问苏家二老太爷的去处之后,她寻苏家二老太爷说话。

    苏家二老太爷是满脸怔然神色,当日他们兄弟从王家回来之后,他把结果跟苏家二太夫人说了说,她当时就指责苏家二老太爷待女儿无情无义。

    苏家二老太爷瞧着满脸不安神色的苏家五小姐,他表示会看管好苏家二太夫人。

    过些日子,他会安排苏青扶兄弟在学堂住宿用心读书。

    自那一日,苏家五小姐好久不曾回娘家。

    随后的日子里,苏家二太夫人接连找了好几次要与儿子们好好的说话,苏家二老太爷总是能赶了过来。

    苏家二太夫人想说的话,总是寻不到机会说出来。再说苏丰扶兄弟年纪也不小了,他们其实也不太想听苏家二太夫人的那话。

    不管是苏家这边还是王家这边,两家都不想再折腾下去。

    王家那两位身体不太好,上一次,苏家二老太爷兄弟过去的时候,正是瞧明白那两人再也逼不得,才选择就那样的了事。

    苏家二太夫人一直忍,一直忍,总算忍到苏家二老太爷出门的时候,而苏丰扶兄弟在家的时候。

    苏家二太夫人传苏丰扶兄弟进来,她吩咐他们兄弟两人,他们送她去寻苏家六姑爷父母说一说话。

    苏丰扶兄弟顿时惊讶了,他们赶紧跟苏家二太夫人提了那两人病重下不了床的消息。

    苏家二太夫人执意要去,苏丰扶兄弟挡不住,只能悄悄送信给苏家二老太爷,在城门口,苏家二老太爷把苏家二太夫人挡了回来。

    他们父子直接把苏家二太夫人送回她娘家去,有些事情,苏家二太夫人大约也只能听进娘家人的话。

    苏家二老太爷跟苏家二太夫人娘家人说了她做的事情,他一样伤心的说:“女儿没有了,她觉得只有她一人在伤心。

    我跟她一再劝说,我们已经没有了一个女儿了,越发不能因此事,而去毁了另一个女儿的婚姻,还要搭上儿子们的前程。

    小六没有了,女婿也没有了,那一家里面根本没有成事的人,由着他们自行落魄。

    她的心里面想不通,逼不了我,逼不了女儿,她转头逼儿子和自个。”

    苏家二太夫人的娘家人,这时候很是明见的跟苏家二老太爷说:“她这是太过伤心,缓过这一时期,就能明白过来。

    由着她在娘家住一住,我们家人多事多,我们让人常闹一闹她,她有事可以做了,就不会只记得一个女儿,而忘记别的女儿和儿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