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斩邪问道 > 第416章 坦然现身硬拒绝
    天朝人从古就饱受资源有限之苦。

    收入就那么多,外财不固定,也许有,也许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要吃饱、最好还能时不时改善一下,还得留点钱防意外。

    这就需要有足够的统筹规划能力,需要自我约束,不能任着性子胡来,前半月大鱼大肉,后半月吃风喝蜡烛。

    所以哪怕只有很低级的理财思路,天朝人往往能把日子经营的不错,无论是在故土还是异乡。

    徐长卿也这样,他不铺排,不浪费,他能考虑别人,没有利用先进的技术玩横征暴敛,就地在木星爆工业,而是选择了人类还够不着的偏远星球。

    他不是个猥琐的人,敢于坦言,也不怕站在风口浪尖。所以他选择去宝卫五,绝不是为了刻意低调,以便将来装逼打脸,冲突性够强。

    如果真是那样,他就不会在还没什么的时候,就要火星共和国送人头过来,而是再等等,等到经营出大场面,大格局,兵临城下,等火星共和国集体来跪,你们不是有气概,喜欢护短么?来,生死面前,我看你成色,就算你够硬,你的人命会答应跟你陪葬?我不信。

    那样才真是要你好看,完全下不来台,必然退出政治舞台,以跳崖的方式。

    正是因为他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也有气度和格局从大处着眼,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真要是那种‘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的性子,这个世界的所有人类,都得跪着唱征服,不唱就死,一如狩协的凶残狠戾,之后这个被抽断脊梁的文明怎么办,我管你去死,我装逼完成了。反正在我眼里,人类也不过是强壮些的蚂蚁。

    所以他来了,所以他当着联合国各代表的面,直言不讳的简述了耕种文明和掠夺文明的思路差异,并在最后道:“幸亏我是耕种明文出身,否则无论是在极界第四纪元,还是这个地球未来时代,我都可以肆意妄为,然后任你们面对洪水滔天。”

    “而即便是现在,我也仍就打算作壁上观。我来地球干什么?就是看看这个体系已经烂到了什么程度,推演接下来会上演何种剧目。”

    “我是不朽者,我印证文明思路,我观察文明兴衰。我作我认为有必要的动作,比如说让火星共和国这块肥肉飞走,让再一次需要掠夺财富满足自身需要的联邦无肉可吃。”

    “人类浩劫,种群危机,那是人类应当背负的,是你们的事,不是我的。”

    联邦的一干人,顿时嘴苦的就跟吃了黄连。

    徐长卿在这种时候提出了意识形态的战争,敢情人家是耕种文明之神,跟掠夺文明是对立的。

    早就应该看出来了。徐长青的很多做事风格,其实就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简化版,哪怕是找个落脚地,也是小行星带那种对整个文明而言属于疥癣之地的小飞地,并且还是拿黑帮这类社会毒素开刀。

    至于新巴比伦,同样不过是联邦这头牛深深的一根毛(经济),沙漠中的大部落,并且只不过是出手免了一层上层激斗,中下层受牵累的闹剧,无意王权。

    徐长青的这次表态,其实也表达了对极界第四纪元人类的态度,那里的人类文明,就是掠夺文明,超凡大战,也不过是新老权贵之间的一场狗咬狗式的较量,或者说,资本主义战胜了封建主义。

    所以徐长卿一直是游离于文明之外的,后来开启天人遗迹,也是有着自己的目的,而不是为了人类文明。甚至人类一旦太过依赖天人科技,就会形成造不如买的局面,等于是自废武功。

    然后就算知道了徐长青的态度,两人也不能如何。毕竟徐长卿的态度是建立在自身强大的实力上的,出手是情意,不出手是道理,不欠任何人,也不怕玩硬的。

    联合国的人被逼迫的无话可说了,就开始玩弄花招,就是比较常见的,你跟我讲礼法,我跟你讲人情,有位代表说:“请看在320亿联邦人民的情分上,帮帮我们,他们是无辜的。”

    “无辜?他们做出了选择。当强盗炫耀他们的劫掠品,他们羡慕不已,当强盗多次洗劫他们,他们选择了开门揖盗,加入其行列。我为我做出的选择承担任何后果,他们呢?你们呢?”

    徐长卿说完,就起身离开了。节奏鲜明的脚步声在空阔的廊道上回荡、远去。

    没人敢于阻拦。

    火星共和国的遭遇证明,这位是不吃硬的,这种时候敢于跳出来闹,估计也不用浩劫来临了,这位就能化身浩劫,未必就不敢对着地球展开烧玻璃作战。

    会场气氛尴尬,火星共和国的人也尴尬,从意识形态角度讲,徐长卿跟他们是一个阵营的,并且非常有原则,爱憎分明。反倒是他们,政客当久了,圆滑世故近乎成了本能。

    他们本以为面对这种危急人类的浩劫,徐长卿会顾全大局。

    然而徐长卿的态度表明,那是你们的大局,我有我的大局,我做我愿意做的事,别把我当你们的拐杖。我或许会借把力,但你们自己的路,要自己走。

    从联合国大厦出来,徐长卿就知道扎希德?盖斯这个身份已经废掉了。

    当然也没有什么可惜的,不过是个过度身份,早就完成了核心使命。

    他相信能获得这个身份,是天人安排任务时的一点点方向的指引。

    他,还有那个云观海,应该都是最早响应天人的终极之门资格试炼的,同时也是被看重的,多少有点优势,比如说指明方向。

    那个要寻找的‘变量’,较大概率跟能量生命有关,只不过其演变到那一步才算合适,其过程又是怎样的,不好琢磨。

    现在倒是貌似有了点头绪了。

    之前只是注意到了能量生命,没有想过很有可能还另有要素。

    比如说能量生命对应的要素。

    在他的宇宙观众,整个宇宙,只有一个单数,那就是道所生的那个一,或者说宇宙大爆炸的那个奇点。

    剩下的全部都是双数,万事万物必然有其对立面。这也算是相对论的一个体现。

    假设,能量生命代表着灵魂之始,意志之根,那么与之对应的是什么?肉体之初,生命之源。

    天人要的,可能就是两者碰撞而自然造物时的那段关键信息,关键要素。

    道法自然,天人想拿到自然余韵智慧之种时、促成孕育的存在,不管那是什么。

    并且很显然,这种孕育不是普通层面的孕育,而是超凡层面的。很有可能是神人诞生的过程。

    仙道创造者在开天辟地之后,创造了神人,天人们希望找到神人诞生的关键物质,从而解救自己。

    这样的思路,他觉得是说的通的。毕竟就天人而言,假如他们玩砸了自己的文明,没能做到长存,那么也只有进入更高的层次水准,才能自我拯救,否则就只能一直烂着。

    拉蒂西娅提到的大浩劫,就跟生命之源有关。按照她的说法,事到如今,有些是已经无可挽回,战争必来。

    当然,这战争的残酷度,恐怕会比极界的超凡大战更高,是文明存亡级别的,人类若不能胜,其文明将成为历史书的一页,被就此翻过。

    办法总比问题多,一定有解决之道。

    没错,徐长卿也信这个,但他还信能解决问题的办法未必能及时抓住。个体不会一直幸运下去,集体也一样,人亦在这范畴之内。

    谁都知道联合国没有实权,过去权力最大的,是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总统,现在则是联邦大总统。

    大腿来了,大腿又走了,大总统私下也是个爱毒舌抱怨的凡人,但在公开场合,则是320亿人的领袖,他仍旧显得英明神武,因为有专门的幕僚团在背后出谋划策,所以他提出了Plan B。

    B计划说来也简单,就是向火星共和国买技术。

    联邦的企业出血迈大步,而火星共和国是国家社会主义,关键技术是属于国家的,卖技术以获得更多的资源,加快发展步伐。

    大总统说:“这样一来,联邦有一搏之力,而共和国准备更充分。总好过你们抱着技术死去,我们坐在资源堆上灭亡。”

    共和国官员说,让我们考虑几天。

    会谈就此暂停,共和国召开新国防会议。文明发展又得推后了,新一轮的整军备武开始。

    联邦也召开内部会议,原本是打算大踏步地结束准战争状态的,现在不用了,目前的这个模式就行,微调一下,继续吧。

    大总统和国务卿之流,找大财团的领袖沟通,一家家的去谈,内容已经非常惊悚,死多少人以度过浩劫,底线在哪里,还有,就是文明之种。

    对于联邦这样的巨人而言,花个三五年时间进行姿态转换很正常,之前的两年也算是有所成效,但现在需要更彻底、更深入,剩下三年的时间,要完成的项目超级多,甚至联邦都怀疑还没有三年时间,所以情况非常紧急,不管是什么决定,都需要尽快拿出个态度,以方便安排。

    对大财团而言,压力也是十分巨大,未来的战略规划必然得进行大改动,甚至作废重制定都很正常。

    董事会议迅速召开,先要拿出个态度,是继续在联邦这艘战舰上,还是跳船。

    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反对意见出现了。主要集中在联邦说法的可信度上。

    联邦并没有给出详实的可信情报,以说明大灾祸的必然性和危害性。只是阐述了这是一次怎样级别的危机。

    而且联邦在于火星共和国的对弈中已经搞出了一次乌龙,紧急开战,让很多财团都大受损失,那些卖奢侈品、娱乐行业之流的就更不用说了,破产的都有几十家。那么现在还要信这个邪吗?

    毫无疑问,并不是所有财团的掌门人都是一声令下,群豪追随,这里边拖节奏掉链子的人和事太多。

    其实就连联邦大总统自己,都不相信有调动整个联邦的动员能力,主要就是这些资本人士。老百姓反而倒是很好忽悠,毕竟总的来说他们还是遵守律法的。

    事实也证明,人类在尚未感受到切肤之痛时,是很难提前做出睿智反应的。至少资本社会这种模式下,不行。

    这种模式从上到下都更自由,花在协调说服,达成共识上的时间和精力更多。

    而共和国那边就显得有些野蛮不讲理了,民众也基本习惯了这种被代表模式,比之地球时代,如今官方的进步主要体现在政务透明,财物透明等方面,但在政令上,是不允许下面人指摘或BB的。

    所以,只要官方的信用没有破产,非同一般的政令也能贯彻执行,两年前的闭关锁国,动静就超级大,受波及的几乎是全行业、所有民众。

    相比那次,这次的调整反而算是小的,无非就是建设放缓,强化战斗和生存能力,工程还是工程,制造也还是制造,只是方向改变了。

    另外,奢侈品经营之类的也加大了管控力度,娱乐行业也进一步规范化。

    而徐长卿,则不可避免的迎来了一场危机,有人还是按捺不住对他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