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正牌美女总裁 > 第九百六十章 赌局太大
    “爱上楚莫嫣?”李正阳撇撇嘴,“我没有爱上她的理由。”

    “你有!”沫沫固执的道,“并且自始至终你一直都爱着楚莫嫣,只不过不愿承认罢了。”

    “我说你又不是我肚里的蛔虫,你怎么会知道?”李正阳一脸不快。

    “因为楚莫嫣就是梦雨橙!”沫沫深吸一口长气,压低声音道,“在楚莫嫣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她了,看到她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了这个略有些忧郁的小女孩,那时我们会背着师父说很多很多话,也正是她,我后面这十来年才好过许多,楚莫嫣平时也极少跟姐妹们交流,我也是她唯一倾诉的对象,她纵然没提过你,不过我从她的眼神看得出来,她心里有个印记,我一直都不明白,那么小的女孩子,怎么会如此感伤,现在我知道了,她心中有你。”

    李正阳嘴里的香烟被北风吹落,他又想起过往的岁月,想到那个总挂着笑容的女孩,记忆中,她是快乐的,没想到分别之后,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般开心,

    李正阳沉默了老大一会儿,方才道:“你那时认识的人叫梦雨橙。”

    “她们是同一个人,你明白吗?”沫沫将李正阳拽过来,正对他,气呼呼的道,“你如果按照设定路线走,以后你们肯定会走向对立面,李正阳,你那般喜欢楚莫嫣,楚莫嫣那般喜欢你,最后两个人拔刀相向,那场景你想过没有?”

    李正阳盯着沫沫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我再重复一遍,我认识的人叫梦雨橙,她跟楚莫嫣不是同一个人。”

    沫沫摇摇头,觉得李正阳太可笑了:“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明白?楚莫嫣和梦雨橙是一个人,只不过她修炼了师门的心法,导致记忆损伤,最近这段时间我正悄悄跟她讲小时候的事,背着师门告诉她以前发生的种种,等她记忆恢复的时候......”

    “等她记忆恢复的时候,武门世界彻底进入乱世,准确来说华夏武门和西方超能组织都要受到牵连。”李正阳想到山洞那段时间的遭遇,声音略带些许颤抖,“你以后别帮楚莫嫣恢复记忆了,你以前认识的那个人叫梦雨橙,是曾经跟我青梅竹马长大的女孩,我承认我心中有她,以前或许是我不懂,也或许是我不愿承认,但现在.......”

    李正阳对着左手的戒指,嘴角泛着几丝幸福:“我承认我喜欢梦雨橙,她在我心中留下的印记很深很深,深到我没回避少时的苦痛,可楚莫嫣不是她,楚莫嫣就是楚莫嫣,她们是一具躯体承载的两个灵魂,只要楚莫嫣活着,梦雨橙就永远不会醒来。”

    沫沫被李正阳绕迷糊了,眨巴着眼道:“我听不懂你的话。”

    “你听不懂我的话很正常,因为接下来你要听到的事情,将是一个惊天秘密,答应我张沫沫,不许对任何人说,心里知道就成,好不好?”李正阳正色道。

    “好。”张沫沫干脆的道。

    李正阳蹲下来,大手掠过些雪,拧成一个雪团,拿在手中把玩:“有关姬若雨的传说,你听过多少?”

    “姬若雨?”沫沫浑身一颤,惊道,“那个武门历史著名的魔头......李正阳,你千万别告诉我,楚莫嫣就是......姬若雨!”

    “我希望她不是,遗憾的是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这一点你的师父紫芸比谁都清楚,甚至内门有一个叫婧婧的弟子也清楚,你之所以还不知道,恐怕你在内门还不是精英弟子。”李正阳饶有意味的看了眼沫沫,“细细想想你也不可能成为精英弟子,一个人内心想什么,都会通过行为表现出来,作为百花谷的内门弟子,你肯定不合格。”

    张沫沫并不反驳李正阳的论断,在内门她纵然天赋很高,却不得不承认门内一些事务,不管师父还是师姐都瞒着自己,先前对此她并不在意,毕竟在武门爬的多高走的多远不是她的目标,可现在她不能不在意,如果楚莫嫣真是姬若雨,毫无疑问姬若雨会将百花谷带入深渊,届时血流成河。

    “李正阳,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们必须阻止她!”张沫沫紧紧握着剑柄,想到传说,浑身直冒冷汗。

    “怎么阻止?”李正阳伸了个懒腰,淡淡问道,“将这个讯息满世界传播,让那些超强的势力消灭楚莫嫣干掉紫芸?”

    张沫沫浑身一颤,迎着呼啸而来的北风,想了许久后,闭上眼睛,一脸的慷慨大义:“如果楚莫嫣真是姬若雨,如果师父真是帮凶,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姬若雨太可怕,她的目的不仅会在隐秘势力掀起滔天巨浪,而且会让世俗也卷进来,届时就是世界的灾难!趁她羽翼未丰,实力还不是太强将其碾杀,是最好的选择,当然......”

    “也是无奈的选择。”张沫沫低着头道。

    “如此一来,梦雨橙就永远不会醒来。”李正阳将雪团捏的粉碎,咬着牙道。

    “那也没办法。”张沫沫的声音在呼啸的北风中有些清冷,“李正阳,我们都是武门中人,多年的修炼让我们的心智较之常人冷静许多,这道选择题我们必须用理智去作答,而非感情,如果梦雨橙终不能醒,就跟她说再见吧,如果姬若雨的灵魂在我身上,我想如果我有一点残存的意识,我会亲手解决掉自己的性命,即便我一点儿都不想死,即便有很多牵挂,但牺牲我一个,让世界得到安宁,这笔交易太划算了。”

    “你真准备真将这个消息放出去?”李正阳抽出身后的弑神,抬头看向张沫沫。

    “难道你不准备放出去?”张沫沫蹙着黛眉反问。

    “如果你放出这个消息,我会杀了你。”李正阳站了起来,盯着沫沫的眼眸冷冷言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可不要忘记,我做什么事都至少两手准备,既然敢对你说,自然准备好了跟紫芸通风报信的人,届时恐怕你还没出尹川,你跟徐国锋已经身首异处。”

    张沫沫看李正阳的眼神就像看陌生人,她摇摇头,无法相信自己的视听:“李正阳,你是不是疯了?难道就因为姬若雨跟梦雨橙是一具躯体,要跟姬若雨这个恶魔站在一起?你有没有想过万千无辜的百姓,有没有想过武门世界,想过隐秘势力的安宁?”

    “别在我面前说这些大道理,我知道的是,隐秘势力已经腐朽不堪,在人类走向文明的今天,隐秘势力的特权以及他们根深蒂固的观点,已经严重阻碍了历史的进步,这一点如果从大的方向看是能看出来的,西方和东方世俗势力的差距,非常有力的证明了这一点,隐秘势力的特权越多,世俗生活越不堪,隐秘势力越开明,世俗生活越幸福,武者或超能,归根究底也是人,为什么跟世俗中的老百姓不能平等的生活在一片天空下,难道就因为他们强?”李正阳摸着手中的弑神,缓缓道,“姬若雨向隐秘势力发起冲击,是我打破规则最佳的时机,在她不断壮大的过程中,我要做的不是阻止,而是推波助澜,在有限的空间不停发展自己,继而再将姬若雨一口吞下,届时整个世界就宁静了,我会在残破不堪的隐秘势力中强行推行新规则,适者生,逆者亡!”

    适者生逆者亡?张沫沫浑身一冷,她将面前的男子又细细打量好几遍,突然发现在他胸腔也有一颗不安分的灵魂!

    “你的志向很伟大,不过伟大的志向必须要有超强的实力保证。”张沫沫在心中将李正阳的力量做了一番估量,摇摇头道,“从目前你的实力判断,你的理想除了会将你拉进深渊,对于拯救世界没有任何意义。”

    “姬若雨还没完全苏醒,她的实力还不是最强,我有时间不断提高。”李正阳握着拳头,面部肌肉绷紧了,“如果最终我的实力还不足以吞掉姬若雨,我就跟她同归于尽,我们不能一起生,一起死也不错。”

    张沫沫紧紧握着剑柄,冷声道:“这场赌局太大,你明白吗?”

    “大又怎样?如果楚莫嫣死了,梦雨橙就死了!”李正阳沉声道。

    “我知道。”张沫沫朝远处看了眼,指着徐国锋和赵囡囡,“好好看看我们面前的人,如果你输了,他们也会死,你不能这么自私!”

    “在积石山,其实梦雨橙醒来了,她要了结自己,是我阻止了她,她那会儿说的话跟你一样,她也问我为什么这么自私。”李正阳咽了口唾沫,手在微微颤抖,凑到张沫沫跟前,小声道,“我为什么不能自私一点呢?在你们喊着高大上的借口或者理由的时候,好好问问自己自私过吗?千万别告诉我你们一直为了他人活着。”

    这话就像一击重锤,将张沫沫准备好的台词砸了个粉碎,她放在剑柄上的手松开了。

    “你们也有自私的时候,就像社会上有些人整天谩骂社会不公,真到特权到手,拒绝的又有几个?”李正阳不屑的撇撇嘴,“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容许我自私一点儿?我不想我喜欢的人死去,这没错啊,既然他们那么伟大,就跟姬若雨斗啊,是不是?千年之前能战胜姬若雨,不可能现在对付不了!姬若雨可以败,但在梦雨橙没醒来之前,她不能死!”

    张沫沫细细掂量李正阳的话语,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你的话语还是有些道理的,或许有些东西真应该动动了,好吧,李正阳,先前我还有些犹豫不决,现在请告诉我,我要怎么做。”

    “我让徐国锋像钉子一般钉在尹川,是因为我的第二基地距离尹川不远,所谓唇亡齿寒,我会竭尽所能壮大徐国锋的实力!”李正阳指着远方,掷地有声的道,“而你,像钉子一样钉在楚莫嫣身边,准确来说是姬若雨身边,关注她的一举一动,我不要你时时刻刻汇报,我要的是关键讯息,如此一来,你的安全也可以保证。”

    张沫沫点点头:“我懂了,我希望时间不会太久。”

    “你跟徐国锋未来一定会团聚,不过现在......你不是还要到仁爱制药学习监控技术吗?届时你们俩可以在仁爱制药享受下难得的美好时光。”李正阳这般说着,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我们待会儿还要去解救邰阿姨,时间不多了,你们俩商量商量,我一个人静一会儿。”

    张沫沫再不多言,转身就走向在远处略有些发呆的徐国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