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 > 第2530章 不死不休,逼迫到底
    无数人色变,谁都没想到,原本无敌般的天祖竟然受到人的镇压。


    天祖回归,无数岁月未曾死去,理应更进一步,比当年可能更为可怕一些,不敢说放眼洪荒人界无敌,但要找到一个真正的对手都很难。


    没想到眼前就存在着这样的一个可怕家伙,一些人看向上方的魔祖,眸光变幻,在思忖着后者的身份。


    似乎……在洪荒人界之中,并没有这样的高手。


    
不过整个洪荒人界浩大无边,总有那种不知名的绝世强者始终隐藏在深山世外之地,不被外人所知道,出现这种强者很正常,只是眼前的这位也着实太可怕了一些。


    “太坤帝朝要崛起了吗?”一些人心中思忖。


    
若是这个可怕的存在真的是属于太坤帝朝的强者,而眼前又有太坤青山这么一尊能踏入弑神榜的绝世妖孽,再加上那天赋也算很恐怖的太坤帝子,堂堂太坤帝朝的未来简直不敢想象。


    
此时,虚天上方,魔祖演化出来的巨大身躯俯瞰一切,属于他的那种独特大势宛若笼罩这片大时空,整个天之一族的一切都如同被后者所覆压在其中。


    “敢动我的弟子,天祖你是想死了。”魔祖冷漠道。


    
古往今来无穷岁月,谁敢如此叫板天祖?曾几何时后者纵横洪荒人界而无敌,但就在临近退隐、消失的那些年,再强的存在见了对方也要给几分面子。


    
所谓天地为大,这天之一族以“天”字为称,本身就代表着一种绝对的自信和底蕴。堂堂天之一族的老祖宗,可不仅仅是境界、底蕴强大那么简单,在天祖的手中,还掌控着无数可怕的手段,有那种近乎于无敌般的禁忌之术更是恐怖。


    真正打起来,就算是当代的最强者,想要镇压天祖恐怕都不可能,顶多也只能让后者重创而已。


    “太坤帝朝,什么时候有一个这样的老祖宗了?”一些人暗暗思忖道。


    
他们并不知道左尘的身份,只以为眼前的乃是太坤帝朝的绝世天才“太坤青山”,那么自然而然就会将此时的魔祖当成是属于太坤帝朝的老不死。


    
天地一片寂静,天之一族的很多人在身躯发抖,不敢轻易出手,虽然说有不止一位主神存在,但是事关重大,出现这么一尊疑似达到“祖”境的强者,他们不敢大意。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不是太坤帝朝的人。”良久之后,天祖的声音再度出现,从那天之一族的后方神秘之地传出来。


    之前大战的不过是他演化出来的一道意志化身而已,并非是本尊出手,若无意外的话他的本尊正存在于这天之一族的一个秘密修炼之地。


    
“我是什么人重要吗?重要的是你惹到了我的身上,滚出来吧,和我一战,让我看看所谓天之一族久负盛名的天祖,究竟有几斤几两。竟然想要炼化我弟子的血脉,无视洪荒人界老人不能对后辈出手的规矩,你们这一族真的是安逸太久了。”魔祖冷漠道。


    这太强势了,根本就不给天祖任何的面子,也不怕招惹眼前这种大圣地级别的势力。


    
“洪荒人界弱肉强食,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这太坤青山,既然是朋友你的弟子,那便是我之前莽撞了,既然一切已经揭开,也便没什么恩怨了,以后反而可以做朋友。”在沉默了良久之后,天祖开口道。


    
“什么?这就没事了?”魔祖一脸的冷笑:“给个说法,我的弟子被你们镇压这么久,进入了一次所谓的天之幻境还差点陨落其中,他的修炼根基都受到了很大的损伤,这怎么弥补?”


    
此间众人惊颤,这太坤青山背后的可怕存在,也实在是太过强势了点吧?放眼整个洪荒人界,顶级强者无数,但就算很多站在极致巅峰的可怕人物,也不至于如此咄咄逼人,如此强势吧?


    
大势力彼此之间若是交战起来,很容易出现你死我亡的局面,事实上除非在那种天地逆乱群雄逐鹿的混乱年代下,正常任何的两个顶级大势力彼此之间都不至于轻易开战。但是眼前太坤青山背后的可怕人物,分明是不虚一切,甚至有一种将要和天之一族彻底为敌的趋势。


    
天之一族乃是大圣地级别的势力,这种势力,在洪荒人界已经是绝对最强的大势力,但凡有“圣地”两个字之称的,往往都会有可怕的禁忌底蕴。真正的势力底蕴远远会比表面上所显现出来的更加可怕。


    “不要太过分!”天祖的声音再度出现。


    “我过分了又如何?”魔祖在虚空中冷笑。


    便在骤然之间,他一条手臂探出前方,滚滚大力冲着眼前的大地之中镇压而去。


    
在那里,站着一个天之一族的年轻天才,正是之前在那个特殊小世界中等待着融合左尘血脉的四大妖孽天才之一。在天之一族的当代后辈之中,天赋仅次于天绝世。


    这种人可以说拥有无限的未来,潜力无法想象。


    可便在一瞬间,魔祖的手掌镇压在了他的头顶之上,带着一股绝杀的味道。


    天之一族不少强者当场色变,谁也没想到魔祖会对他们的后辈出手,这样的天才不能够有任何的损伤。


    一时间,有两个主神同时出手了,冲着魔祖轰杀过来,欲要阻止他。


    “滚回去!”魔祖冷漠道。


    
声音落下的刹那,就有一股极致恐怖的巅峰力量爆发出来,将那天之一族的两个主神震开,紧接着那个年轻的天才当场哗然吐血,整个人身躯崩溃,直接被魔祖一击所打爆。


    “死!”


    就在这一刻,左尘出手了,反正有魔祖的庇佑,哪怕天之一族的祖神在此地他都丝毫不虚。


    
一股霸道无匹的剑气从左尘的眉心中折射而出,他演化出了自己的本命剑胎,斩杀前方天地内的一切,将那个天之一族年轻天才的元武之神当场斩灭。


    
不敢说接下来不死不休,反正已经彻底和这天之一族为敌,左尘今天索性就强势一些,趁机会灭掉这一族的一些年轻天才,断掉他们的未来。


    
看到这一切的发生,这片天地之间到来的无数观战者都是内心颤抖,感情眼前这师徒二人都不是好惹的货色,两个都是杀神级的存在,一言不合便是肆无忌惮直接出手镇杀对手,管你有什么滔天的背景,管你是什么天祖的后辈都一切无惧。


    “你敢对后辈出手?如此光明正大,肆无忌惮?”天之一族,不知道多少人同时怒吼,有之前被震开的一尊主神在愤怒咆哮。


    
“哈哈哈……!”左尘和魔祖对视一眼,同时仰天大笑,而后魔祖玩味道:“你们是不是在逗我?忘记了是谁先对后辈出手的?只许你天之一族肆无忌惮,就不许我对你们的后辈出手,这是什么道理?莫非你们天之一族,乃是这洪荒人界的主宰者,制定一切规矩法则的存在?”


    听了魔祖所说,八方天穹内,很多人都是同样大笑了起来。


    
事实上,天之一族一直以来都是行事作风肆无忌惮,目空一切,早就已经招惹了很多人,今天前来此地的不少强者原本就是为了针对天之一族而来,此时看到天之一族吃瘪,他们都是心中舒爽。


    论起来的话,魔祖这等直接对后辈出手的举动的确不对,然而天之一族有错在先,只能说他们活该。


    
你天之一族不是一直以来都是无比强势,靠着自身可怕的底蕴,镇压了很多人,每一次都是高高在上?现在技不如人,被别人羞辱,那就是活该。


    此间情况彻底变化了,在人群之中,属于太坤帝族的一些老人都是看向了太坤帝子:“你这个朋友,究竟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历?”


    
他们也在颤抖,最初太坤帝子说左尘乃是来自一个神秘无比的大势力,暂时不愿意暴露身份。这些太坤帝朝的老人虽然说深信不疑,但毕竟,在他们的想象中,左尘的来历最强也就是来自某个大圣地之类的,但就算来自圣地,左尘的背景应该和这天之一族在伯仲之间罢了,也不至于如此强势啊,两个大圣地若是真正的开战,那就是天崩地裂日月无光,不止是彼此的伤亡,到时候牵一发而动全身,可能要引起大半个洪荒人界的震动,绝对不夸张。


    现在看来,左尘的背景,恐怕要比想象中的更强一些……。


    “不知道!”太坤帝子在此时摇头,不愿意多说一个字。


    
他总不至于说左尘乃是来自黑暗大虚空,那样的话会引起可怕的后果,就算他是太坤帝朝的帝子,但在现在这个阶段若是和黑暗大虚空有牵连的话,不止是自身要被杀死,甚至会引起整个太坤帝朝的灾难。


    “欺人太甚,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敢如此嚣张,今天,不死不休!”天祖彻底愤怒了。


    
他这种可怕的存在,从古至今,甚至于在刚刚踏上修炼之路的时候,都没有受到过今天这样的屈辱,从来都是他踩着别人的肩膀,哪里有人踩着他的肩膀如此狂妄强势?


    “哈哈……不死不休?你配吗?”魔祖仰天大笑:“不过也好,我今天正是这个想法。让我看看你天之一族有什么不死不休的底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