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无禁神话 > 第196章 九尾天狐
    秋陆用生化武器袭击了一座妖兵方阵,导致数百名妖兵昏迷不醒,聂隐娘又趁机引发了后方的蚯兽暴动,前后夹击之下,最后的三座方阵也彻底崩溃。

    战场情势顿时大变,妖兵的阵型被十余只巨大的蚯兽冲击的七零八落,顿时无法再和江都精骑抗衡,瞬间被杀的四散而逃。

    三千妖兵大阵,已成溃败之势!

    另一处战场中,浑身浴血的涂山老祖仰天长啸,发出一声怒吼:“蜈蚣王,你的妖兵已经败了!”

    数十米长的巨型蜈蚣发出一声恼怒的低吼:“不要高兴的太早!只有你我才能决定这场大战的胜负!等我把你千刀万剐之后,就去对付那些不知死活的人类,到时候我要血洗涂山,寸草不留!”

    涂山老祖单目充血,发出一声厉吼。

    蜈蚣王说得没错,就算吴明等人战胜了妖兵,但如果自己输给蜈蚣王,这一切的努力依旧毫无意义。

    此刻它身上已经被蜈蚣王的剑气切割出上百道伤口,鲜血不断涌出,已经变成一只浑身红色的巨狐。

    再拖下去,就是必败无疑,必须要用处最后的手段了!

    绝对不能输!

    涂山老祖独目中闪过一丝厉色:“蜈蚣王,你想要涂山氏留下的密藏么?我现在就让你看个明白!”

    蜈蚣王一愣,还以为对面的老狐狸怕死,终于要认输投降了:“现在再提投降,未免太晚了!”

    涂山老祖哈哈狂笑:“涂山氏自古流传秘术,可以自损寿命提高修为,我本来还担心自己寿命将尽,无法施展这门秘术,多亏你杀掉秋狐子,我才能拿到这颗妖丹……”

    伴随话语声,巨狐扬起手爪,将那颗鸡蛋大小黑气缭绕的妖丹扔入嘴中。

    轰隆——!

    一声巨大无比的惊雷响起,整个旷野地面一阵猛烈起伏,吴明等人的战马一争惊恐嘶鸣,几乎被甩向半空!

    吴明愕然转身望向后方,只见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满天飞沙走石,其中模糊的显出一具庞大无比的妖狐身影,身长超过百丈,通体毛色漆黑如墨,九只巨尾在身后不住摇摆,遮天蔽日!

    “是太奶奶!”后方的婴宁掩口惊呼:“九尾天狐!”

    妖狐者,六尾为大妖,八尾则为地狐,实力等同地仙,九尾则成天狐,实力等同天仙!

    “是秋狐子的妖丹!”

    小十九声音带着哭腔:“太奶奶用了族中的秘术,她打算以死相拼了!”

    巨狐脚下的蜈蚣王发出一声惊恐的吼叫:“你吞了秋狐子的妖丹!那上面有我的剧毒,你死定了!”

    蜈蚣王没有说错,涂山老祖此刻浑身毛色漆黑,明显已经身中剧毒,但即便身中剧毒,它也是一只实打实的九尾天狐!

    “要死的是你!”

    山岳般的巨狐扬起前爪,一击将蜈蚣王按在脚下,就像一只猫在戏弄蚯蚓。

    吱——!

    蜈蚣王发出一声惨叫,身上大片硬壳被按得支离破碎,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它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放开我,我有办法给你解毒!”

    涂山老祖不再多话,巨大的头颅猛地向下一探,一口咬住蜈蚣王的上半身,开始用力撕扯。

    “不要!放开我,饶命——!”

    蜈蚣王惊恐的大叫,上百只巨足胡乱挥舞,向四周射出一道道剑气,但面对山岳一般的巨狐,没有丝毫用处。

    嘭——!

    一声闷响,蜈蚣王的身躯终于经不住巨力的撕扯,被涂山老祖扯断成两半,黑色的血浆疯狂涌出,瞬间将大片土地染成黑色。

    涂山老祖一张嘴,将惨叫连连的蜈蚣王吞入口中,一口咬碎它的头颅,之后吞入腹中。

    嗷呜——!

    山岳般的巨狐昂首发出一声长啸,一时间四野震动,风云变色!

    “大王死了!”

    “快逃命!”

    ……

    蜈蚣王惨死,剩余的妖兵终于彻底失去斗志,向四面八方逃散而去。

    涂山老祖扭动巨大的头颅,望向不远处骑在马上的吴明和其他江都城精骑:“退下!”

    吴明一凛,连忙和燕赤霞带领江都城精骑撤离战场。

    轰——!轰——!

    涂山老祖迈步走到战场中央,将头伏低到地面猛地一吸,将地面上的妖兵源源不断的吸入嘴中。

    这其中有之前已经在战斗中死掉的妖兵,也有被秋陆的毒气晕倒的妖兵,还有丢盔卸甲四处逃窜的妖兵。

    涂山老祖的巨嘴就像一个无底黑洞,将旷野上的一切吸入,数千名或生或死的妖兵,还有那十余只巨大的蚯兽悉数被她吞入腹中!

    呕——!

    山岳般的巨狐突然张开嘴,吐出了一个圆滚滚的黑点。

    黑点落在地面上翻了个滚,正是屁股上中了两箭的秋陆。

    肥硕的秋陆此刻口吐白沫,还在沉睡之中。就连九尾天狐都无法承受秋陆体内的毒气,果然恐怖如斯!

    旷野上的妖兵被吞噬一空,只有少数零星妖兵逃入了远方的荒野,

    涂山老祖抬头扫视一圈,随后转身向涂山方向走去,每走一步身形便缩小一分,待回到涂山族人面前时,已经恢复成一身绫罗锦缎的老太太。

    只是她现在面色铁青,隐隐有一层黑气缭绕,握拐杖的手白的吓人,仿佛体内的血液已经全部流干。

    “太奶奶,您……”婴宁和小十九同时迈步向前,却被老太太抬手阻住。

    涂山老祖独目回头望向空旷的原野,脸上闪过一丝欣慰之色,最终一言不发,迈步走上华贵的凤辇。

    “回去了……”

    寥寥几个字,带着巨大的疲惫。

    八名族人上前抬起凤辇,向着山上方向走去。

    之前一直昏倒在地的章灰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来,看到凤辇从身边经过,条件反射般的开口大喊:“涂山老祖,降龙伏虎!涂山老祖,盖世……”

    嘭——!

    婴宁一拳砸在章灰头顶,又把他打晕了过去。

    远处空无一人的旷野上,晕倒的秋陆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张开了眼睛。

    “咦,我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秋陆坐起身来,一脸迷茫的望向四周:“妖兵呢?蜈蚣王呢?老祖宗呢……”

    嗝——!

    突然秋陆一张嘴,再次喷出一团淡绿色的毒气,他顿时双眼一翻,噗通一声躺倒在地,再度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