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345章 隆盛老店灵异事件【真相篇】
    “呜呜呜……老汉原居沧州府,五年前端阳节带着孙儿在街上看舞狮,谁知竟被那些杀千刀的恶人寻衅拦住,又趁小道与其理论时,拐走了我的乖孙儿!”

    “我丢了孙子,也不敢回家去见妻儿,便四下里颠沛流离,足足找了一年有余,却是半点音讯也无。”

    “后来我在通州大病了一场,险些丢了性命,全赖青云观的道友们施医赠药,才勉强撑了过来,自此之后,我便在青云观做了出家人。”

    “说是出家,可我……我这心里却是一日也未曾忘过家人啊!呜呜呜……”

    却说孙绍宗等人,在那隆盛老店里等来了张凯的妻妹,一问之下,果然那张凯夫妇的独生女,也在四年前被人拐了去。

    如此一来,五人当中便有三个具备了共同的仇怨,足以证明他们之间的口供,存在互相包庇的可能性。

    于是孙绍宗当机立断,重新提审了周八斤、张凯等人,先将他们‘记忆过于深刻’的疑点指出,又抛出了亲人被拐卖的隐情。

    谁知这一提起‘亲人被拐’,现场顿时就变成了‘诉苦大会’!

    这边李道士控制不住情绪,涕泪横流的倾诉着往事,那边厢酒楼伙计王二狗也不甘示弱,将头在地上撞的山响,哭嚷道:“大老爷、青天大老爷啊!小人家里虽然遭了灾,可身边也还有些浮财傍身,原本是想等洪水退了,便回老家安生过日子。”

    “谁成想那几个杀千刀的贼人,趁着小人出外买粮食的时候,硬是掳走了我的妻女!”

    “小人一路打听着追到了涿州地界,就听说有个女子投了河,相貌身段与我家娘子仿佛,小人便忙赶过去辨认。”

    “呜呜呜……结果正是我家娘子啊!”

    “我家娘子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有才有貌,却……却被他们折腾的全身没一块好肉,又……又在那水里泡了……泡了三天两夜,捞出来都……都不成人样了!”

    听他二人说的一个比一个凄惨,莫说是张凯夫妇、周八斤三人感同身受,便是一旁的赵掌柜也是老泪纵横。

    卫若兰更是几次跺脚痛骂,连道那六人万死不足,便是掏心剜肺都是便宜了的。

    孙绍宗和祁师爷虽也为之侧目,可毕竟都是老刑名了,见过的人间惨剧数不胜数,因此倒还勉强把持的住。

    待那众人痛苦了一场,情绪稍稍稳定了,孙绍宗这才开口道:“依你等方才所言,这些恶贼非但曾经多次拐卖幼童,甚至还有命案在身,你等若是发现他们的行踪之后,便立刻禀报官府,这些恶贼必定难逃一死!”

    说着,他身形微微向前一顷,沉声喝问:“原本可以光明正大的将其明正典刑,你等却又因何要如此大费周章,私自杀人?!”

    扇面也似跪在地上的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那周八斤愤愤道:“那些恶贼背后有人撑腰,我们几个平头百姓,手里又没有铁证如山,如何告的倒他们?!”

    “没错!”

    张凯接口道:“我听说好些大户人家,就专爱从他们手里买那有姿色的童男童女,以供……以供……呜呜呜,我那可怜的女儿啊!”

    孙绍宗蹙起眉头,又追问道:“你们这番指责可有实证?”

    “对!”

    卫若兰在一旁继续跳脚道:“快说!到底那个忘八羔子是他们的后台,本公子这便去将他拿了来!”

    周八斤和张凯却都有些语塞,显然并没有实证,不过张凯却仍是梗着脖子道:“若说他们没有后台撑腰,却如何在这河北、京城横行了数年,都没见官府捉拿他们?!”

    “大胆!”

    祁师爷在旁两眼一瞪,呵斥道:“你怎知官府没有捉拿过?孙大人去年在刑名通判任上,便曾破获过数起拐案,救下的幼童近百人!”

    张凯如今也是豁出去了,不理会张周氏在旁边如何拉扯,依旧梗着脖子道:“我不管旁人,我只知道这几个恶贼逍遥快活的很!”

    “你!”

    祁师爷恼怒的一甩袖子,道:“当真是强词夺理!这京师人丁何止百万?孙大人便是再神目如电,也难免会有几个漏网之鱼……”

    谁知不等他说完,张凯又争辩道:“那为何漏的不是旁人,偏是这几个杀千刀的畜生?!”

    “你你你……”

    “好了。”

    孙绍宗摆摆手,示意祁师爷稍安勿躁,这张凯明显已经钻了牛角尖,便是说破天去,他也一样认定那些人贩子和当朝权贵有所勾结。

    不过……

    这指控却也未必是空穴来风。

    眼下各家买来的丫鬟、小厮当中,谁敢保证就没有被人贩子拐卖的?

    不说旁人,香菱便是最好的明证!

    因此孙绍宗也无意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而是开门见山的问道:“那我再问,你等是如何串联起来,将这些拐子诱到此处,又是如何取了他们的性命?”

    几人又是一阵面面相觑,随即张凯第一个拍着胸脯道:“是小人动手杀的人——呸~是小人杀了这几个畜生不如的狗贼!”

    “不!”

    周八斤随即也忙道:“人是我杀的,张大哥只是负责把他们的心肝挖出来罢了!”

    那李老道和王二狗却没这等胆量与担当,在一旁跪伏于地默然不语。

    眼见这二人争着抢着认罪,孙绍宗便又点名道:“周八斤,你来说,从头开始给本官仔细道来!”

    周八斤膝行两步越众而出,慨然道:“半个月前小人忽然听说,这六个恶贼近期要来咱们隆盛老店歇脚,便提前召集了大家伙儿,又准备好了蒙汗药……”

    却原来那六人刚到店里住下不久,便被周八斤用蒙汗药给迷翻了。

    张凯趁夜越墙而入,用绳子将他们绑了起来,又伙同妻子、周八斤、李老道、王二狗等人,连夜运出了他们的衣服、行李,防止事后有人查出他们真正身份。

    这之后,张凯与周八斤又轮流审问了一番,想要逼问出众人被拐走的家人,究竟被卖到了何方。

    结果除了对王二狗的妻女,六人还算有些印象,其余的幼童竟只记了个大概府县,连买主的姓氏都忘了,压根也无从找起。

    周八斤一时怒不可遏,便按照原定计划,用匕首将他们挨个捅穿了心窝,然后再由曾经做过屠户的张凯,将那六颗黑心掏了出来。

    这之后,王二狗自导自演了一出订餐的戏码,将酒菜送到院里,又把六颗心脏用食盒携带出去,喂给了附近的野狗。

    这之后,张凯假装被隔壁动静吵到,又与妻子唱了一出双簧,进一步制造出了那六人还活着的假象。

    最后李老道又来跑了个龙套,将这件案子彻底坐实成了‘灵异事件’!

    听周八斤说到这里,孙绍宗却是冷笑连连:“如此说来,你便是此案的主谋了?那我且问你,你是怎么知道他们要来隆盛老店落脚的?你身为店里大伙计,又是如何出京联络众人,却不被掌柜的发现的?”

    “大人!”

    赵掌柜忙附和道:“我们八斤肯定不是主谋,最近他从未出过京城,这一点小老儿敢拿性命担保!”

    “掌柜的!你……你……”

    “他的确不是主谋!

    周八斤急的直嚷嚷,旁边张凯却是昂然道:“老子才是真正的主谋,一切都是老子谋划的,你们肯定想不出,老子亲手将那些畜生的心肝掏出来时,究竟是何等的快活!哈……哈哈哈……”

    “不是我相公!”

    谁知张凯正自狂笑,那张周氏又尖叫了起来:“是一个蒙面人,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蒙面人,是他找上了我们,又想办法把那六个恶贼引到了客栈里!这一切都是他的主意,他才是真正的主谋!”

    “你这贱人,怎敢恩将仇报?!”

    张凯听自家婆娘竟然把实话说出来了,顿时暴跳如雷,一边喝骂着一边就要上去厮打,却被几个衙役死死的摁在了地上。

    身材高大的蒙面人?!

    旁边孙绍宗和祁师爷面面相觑,却是同时想到了‘踏青案’里昙花一现的蒙面人!